電梯朝着下方急墜而下!

電梯,失控了!

鋼絲纜繩斷裂!

直接朝着數百米下方的電梯井,墜落而下!!

這,是殺局!

一場精心安排的殺局!

整個電梯都被控制了,在電梯到達最高處頂點時,突然切斷纜繩和電源!

這是要讓秦蒼穹,死在電梯內,死無葬生啊!

嗖!

整部電梯,此時……徹底失去了控制!

沉重的電梯箱櫃,狠狠朝着數百米下方的電梯井,狠狠失控墜落而下……!!

57樓,距離地面的高度,是170米。

電梯的重量,是3000斤。

只需要,15秒鐘的時間,電梯就能瞬間墜落至地面。

巨大的衝擊力,將讓整座電梯都轟然粉碎。

而,電梯內的一切,包括秦蒼穹,都將被…轟成一片肉渣粉碎、。

可,就在這急速下降的電梯中。

秦蒼穹,卻眸光平靜。

他依舊站在電梯中,淡淡吞吐著煙圈,神色淡然平靜。

彷彿絲毫沒有將電梯下墜這件事,放在心上?

那淡然的模樣,讓人難以置信。

他,是不怕死么?

從這等高度墜落,簡直…神仙難救啊!

就在電梯急速掠過,朝着下方瘋狂墜落之下時。

電梯內,秦蒼穹微微抬眸,掃了一眼電梯上方。

而後,他緩緩吐出一口煙圈。

下一秒,他的瞳孔,倏然一凝!

右手輕輕抬起。

轟!

一股威壓,剎那間從身周四方…席捲而出!

罡氣席捲四散……!!

「轟拉……!」恐怖的罡氣威壓四散!

剎那間,直接將整座電梯都給撐爆了,徹底漲開…!!

整部電梯,猶如氣球被吹開鼓脹一般!

通體,都是險些爆裂開來!

而,此刻。

所有的門板。

直接被一股恐怖氣壓,給撐了開來!

整部電梯,停止了下墜,電梯被狠狠卡死在數十米高的電梯井中央!

電梯,被卡死……懸停在了電梯井中央。

電梯的燈,閃爍跳動了幾下,而後熄滅。

漆黑的電梯中,只有秦蒼穹那根煙蒂的星火,還在緩緩燃燒着。

電梯,停在了大廈30層樓的位置。

徹底卡在電梯井中,無法動彈。

……

而此時,張鋒大廈。

30層樓層外。

無數人海打手,正緊急調動,洶湧而來!

幾乎一剎那!

整個30層樓電梯外,已經圍堵滿了一片洶湧的打手人潮,個個面色冷戾森然,盯着面前的電梯!

得知電梯被停卡在30層樓。

大廈內,打手們,便緊急調派而來!

此時,將整個30層樓的電梯口,給圍堵的水泄不通! 踏入了巡撫司的大門,樓琰明顯感受到了一種壓制。

這種壓制來自於外在,是專門針對樓琰而生的禁制,完全抑制住自身氣海的靈氣。

修行者所看重的兩大關竅,一個位於頭頂的『百穴』,一個位於肚臍下的『氣海』。由百穴溝通天地靈氣后,灌輸到修行者體內的四肢百骸,最終匯聚到『氣海』丹田處成就一片汪洋大海。

倘若修行者的氣海受到了抑制,那麼自身實力自然會大打折扣。

畢竟修為的高低還是取決於靈氣的揮霍。

羅顯弦刻意設置這樣的禁制,就是為了防範樓琰的突然發難。

而這禁制明顯是天師府的方士才會有的手筆,想來選擇站在哪一邊羅顯弦心中已經有了定數。

樓琰心中倒是沒有絲毫驚慌。

想要發難並非單純靠武力一途,還有其他的方式。

……

……

邁入門檻,先是一處前院。

前院的青石磚地被打理得非常好,不見一絲灰塵落在上面。

關鳩打眼望去,便能見到門戶大開的前堂。關鳩視力不錯,很快便捕捉到了坐在高台上的羅顯弦,穿着綉著大紅織金飛魚的飛魚服。

兩鬢有些斑白,只是從眉目當中辨不出他的年歲。若不是那灰白髮色相襯,還真以為他是個年輕人。

坐在高台上氣定神閑地品茶。

除了先前進去報備的張壽外,還有兩個面熟的人,關鳩也認識。

便是那次在城隍廟外一同為樓琰護持的張學究,看起來倒不像那個吳學究一般是個苛刻嚴厲之人。

還有一個是酆都府……

來自刑堂的……

老樹皮。

關鳩沒有想到酆都府派來的竟然是刑堂的老樹皮,還以為是那個之前在五趣轉輪道訓話的賴玄衣。

至於另外有兩個一臉怒氣,從着裝上來看,更像是天師府的方士。

以及一個身穿皂衣,一藍頂官帽的中年男子。

坐在一側閉目養神,看着就像是一尊守門神。

從着裝上來看……

倒像是來自南都府的快班司緝捕……

而且即使相隔有一段距離,關鳩也能感受到那司緝捕身上隱隱繞着一股氣。

從這仗勢上來看,倒沒有像張壽說的這般簡單,這大有一言不合便要將關鳩就地正法的意思。

羅顯弦雖說是坐在高台上悠悠品著茶水,但關鳩敏銳捕捉到了他額角的細汗,想來對於他來說這場過堂也是有相當壓力。

有來自天師府的方士作陪,似乎主導權還不一定在羅顯弦手上。

匆匆一眼掃過大堂內的這些人,便隨着樓琰來到了堂前。

樓琰身份特殊,且身負皇命,在場這些人無不是人精,若不是事先知道,定然是心中猜測出了個七七八八。

羅顯弦率先放下杯盞,從高台上走了下來,擠出一臉喜悅的笑容,像是見到了闊別多年的老友一般,朝樓琰拱了拱手。

其他幾個作陪的人,儘管神色不一,也得跟着站起來做足了禮數。

「哎呀!樓公子千里迢迢自北都而來,羅某未曾接風洗塵,是羅某不是!待會過堂之後,還請樓公子務必留下,接受羅某的款待!」

實在話,修行者突破了三品的修為往後,便是對五穀雜糧五感,隱隱開出一條辟穀之道。

只是身在人世,總是為情所絆,這些個應酬自是難免。

「好說!好說!本公子此次前來,也只是同在座諸位一樣旁聽罷了。這程序該怎麼來,我想羅大人心中有定數。」

「那是自然!請!」

說着,羅顯弦將樓琰請到了高台上坐,畢竟是來自北都的御史,不能輕易怠慢。

對於久浸儒家學風洗禮的上朝來說,這樣最是符合禮儀。

樓琰瞧了眼案台上的茶盞,眉目含笑地問了一句。「羅大人喝的這茶水,聞着味道清香,也不知是從哪裏來。」

「閩南一帶!」羅顯弦坐回高台上后,又拿起杯盞品了一口。

「每日早些時候,都會有人從閩南一帶快馬加鞭往南都運來新鮮的茶葉,這其他幾位一旁的茶盞都是泡著從閩南一帶運來的茶葉,都說味道甘醇,樓公子品嘗一下?」

說着,將案台上多餘的一杯茶盞挪到了樓琰跟前。

樓琰撇了一眼,也只是客氣了一句。

「多謝羅大人美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