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聲遠不安道:「也怪伯伯治理不周,治下出了這樣的事情,都兩年多了,也沒捉到這殺人的嫌犯。賢侄可有了些眉目嗎?」

蕭天黯然道:「沒有,只知道他至少是木系元素師八階以上。」

這個推論卻是蕭天和玥兒林傑等接觸得多了,對木系元素訣有了一定的了解,玥兒爺爺給他的魅惑之眼中對木素元素訣也頗有涉及。

他這才知道,當日捆住他的那麻妖藤,至少也要木系元素師八階才能驅使。

雷聲遠臉上卻笑得更是慈詳:「賢侄這一次回來多住些日子,雷富以前給你備下的屋子,你還沒有來住過呢!」

蕭天站起身來,走到雷聲遠面前躬身施禮:「雷伯伯安排人為我父母掃墓,晚輩萬分感激!」

雷聲遠笑道:「應當的應當的,霜兒是你的好朋友,你不在跟前,我們理當為你分憂。咦,你怎麼知道是我安排的人?」

蕭天微微一笑:「晚輩習練的元素訣有些特殊之處。」

雷富在旁邊覷著雷聲遠的神色,笑著插嘴:「蕭少爺有所不知,這事情小的本來是安排府中小廝去做的,但老爺擔心小子們毛手毛腳的做不好,特意打發了小的兄弟雷貴親自去的,每隔一天便去一次呢!」

蕭天心下感動,重新施禮:「伯父厚愛,晚輩何以敢當?」

雷聲遠沖著雷富揮了揮手,道:「些許小事,說來做什麼?不能為蕭賢侄報仇雪恨,我枉為一城之主啊!」

正說著,下人來報,飯菜已經好了。

雷富帶著幾人一同去餐廳用飯。青青在青武肩上已經昏昏欲睡,這時聽得有飯吃,登時精神大振,叫道:「快走!終於有飯吃了!」

玥兒瞪了他一眼,小聲道:「饞嘴的傢伙,也不怕人笑話!」

聲音雖小,雷聲遠卻聽到了,他聽不懂青青說話,只當是玥兒教訓青青,向蕭天問道:「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似乎是一隻青烏?」

蕭天向青青伸手招他過來,青青飛了過來落在他肩上,蕭天道:「他是同晚輩一起從師門出來的,晚輩向來當他是兄弟一般。」

雷聲遠哦了一聲,再不說話。


飯菜果然豐盛,香氣撲鼻,琳琅滿目。青青鳥臉上一副大喜過望的神情,看得旁邊侍候的小婢女滿臉的笑意。

幾人入席開吃,下人過來特意為青青準備了一個深些的盤子,一個清秀的小婢女站在青青身邊,專門為青青挾菜。

青青的鳥臉上又是得意又是喜悅,不時揮著翅膀指點著桌上的飯菜,那小婢女被一雙小手在他的指揮下不停地挾著菜,不一會兒,青青面前盤子上的飯菜就堆成了一座小山。

雷聲遠挾了兩筷子菜便即停手,對三人道:「你們慢慢吃,我還有公事要處理要先走了。讓雷富陪你們罷。」

除了青青依舊埋頭大嚼,幾個少年一起起立,送雷聲遠離席。

蕭天本想跟他問一下雷霜的事,又有些說不出口,這時見他走了,不禁悵然若失。

雷富察言觀色,見蕭天面有不豫之色,以為是雷聲遠離席導致他心生不快。雷富知道老爺很重視這天才少年,要不然也不會在少年失蹤的兩年中還一直讓下面的人幫他的父母掃墓。

這樣一個精明得成了精的人物又豈會讓蕭天產生哪怕一絲誤會? 雷富笑呵呵地給蕭天挾菜:「來來來,吃這個雲沙蛹,別處都沒有的,蕭少爺兩年沒回來,可還記得咱雷王城的這特產?」

蕭天笑著:「是啊,夢裡也不知回來過多少次?」

「還是家鄉的人親啊!說起來,老爺最近也是事務繁忙,壓力太大,否則該陪著蕭少爺喝幾杯的。蕭少爺你也是來得不巧,最近幾天有上官來雷王城檢查,老爺忙得幾天沒回家,昨天半夜才回來取一份*,這不,今天一早就趕緊回去了,府衙里還有一群老爺等著伺候呢!」

蕭天一怔,筷子停了下來,他聽出雷富有所誤會,說這話這是在給他解釋。

雖然雷富只是雷府的管家,但他是雷府的老人了,在雷府呆了幾十年,雷霜也是他看著長大的。

蕭天心裡不敢有一點輕視之心,急忙回答:「雷叔說哪裡話,有雷叔您陪著我們,跟城主大人親自陪著也是一樣的。」

這小馬屁拍得極好,雷富心懷大暢,老臉上露出了高興的笑容。

外邊匆匆走進一個僕人,在雷富耳邊悄悄說了幾句話。

雷富的臉色很難看:「王雷那小子又來了?小姐出門已經一年多了,他還來幹什麼?!」

雷富放下筷子:「蕭少爺您先吃著,府里有點事需要處理一下,我先失陪一會兒。」

蕭天也放下筷子:「我已經吃好了,雷叔您忙著吧,我們也告辭了。」他猶豫了一下,終於問了出來:「雷霜小姐什麼時候去的梅尼堅?她在哪個學校讀書?」

雷富道:「大概是在一年前吧,小姐身子和精神都不太好,老爺說讓她出去散散心,便去了查普曼學院。」

幾人從雷府出來,走到長街盡頭,蕭天看了看身後無人注意,拉著幾人轉進了一個小巷裡。

青青奇怪:「天哥,我還沒吃飽呢,你就摞筷子不吃了,現在又鬼鬼祟祟的鑽在這兒幹什麼?」

青武看看蕭天陰沉的臉色,輕輕地拍了拍青青的背:「別胡說,天哥這樣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青青眨著小眼睛看了看蕭天,不做聲了。

玥兒一聲不吭,乖巧地盯著雷府的大門,眼睛一眨不眨。

雷府的大門開了,一個矮小瘦削,黃髮黃眼的少年挺著胸膛走了出來,雷富佝僂著身子慢吞吞地跟在後面,臉上陪著笑:「王雷少爺慢走!」

蕭天眼神陰沉,緊緊地盯著王雷的身影。

王雷陰著臉慢慢地走了過來,瘦削的臉上帶著一股戾氣。

他走過了蕭天等人藏身的小巷。

他漸漸地走遠了。

蕭天對睜大了眼看著他的青武和玥兒小聲說:「咱們跟著他,我懷疑是他害死了我父親。」

青青二話不說,振起雙翅,衝天而去,在遙遠的高空中盤旋著,目光銳利地盯著王雷。

蕭天和青武玥兒啞然互視,過了好一會兒,蕭天才拍拍腦袋:「我忘記有青青了,那咱們就在這兒等著?」

青武點頭:「等著吧,別打草驚蛇,晚上咱們去他家裡堵他!」

……

夜涼如水,寂靜的街道上空無一人。

雷王城是個小城市,城中居民幾乎沒有什麼夜生活,只有寥寥幾家大型酒樓的門口掛著紅燈籠,大門洞開,表明這裡還在營業。

三人一鳥腳步輕盈地在路邊房屋的陰影下走著。

「走過前面這條街,再往左轉,第二個巷子就是了,整個巷子就他家一家,佔了整整一個巷子,可大得很哪!」

青青刻意壓低了聲音,低沉嘶啞的鳥語在寂靜的夜裡聽起來格外滑稽。


三個少年都穿著黑色的夜行服,把自己打扮得像個蒙面大盜似的。

其實根本沒必要這樣,雷王城裡沒人認得他們。只是蕭天擔心王家勢力雄厚,萬一將來查出他們去過雷府就不好了,會給雷聲遠帶來麻煩的。

玥兒雪白的小手緊緊地捉著蕭天的衣角,心裡又是興奮又是害怕。

蕭天的心裡卻很矛盾——如果父親真的是被王雷或者說王雷身後的勢力害死的,那麼他們很有可能會面對一個修為極高的強者。

這樣會不會連累玥兒和青武?

蕭天猶豫不決,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決定要放棄了,等自己的實力再強一些,一個人來探一探?這樣至少不會連累別人。

春風也曾笑我 ,青武對他做了個手勢,小聲說道:「快走,跟上青青。」

青青已經一鳥當先,飛到黑沉沉的小巷中去了,藍月斜掛,夜色幽暗,青青小小的身影似乎被黑暗的小巷吞沒了。

蕭天靜下心來,長呼了一口氣,捉住玥兒冰涼的小手,感覺玥兒的小手在他手中輕輕地顫抖著,他輕聲安慰玥兒:「別怕,有我呢!」


嘴裡安慰著玥兒,蕭天心下也是粟粟——誰知道那個神秘的高手是不是王雷府中的人?

如果是的話,自己這三個人加起來也不夠人家一隻手殺的,怕是只有青青能逃脫,回去報個信兒。

玥兒的小手更緊地握了他一下,小聲說:「我不怕!

蕭天一怔,回頭去看玥兒,小精靈潔白的臉龐一半掩在陰影中,一半卻在月光中,她明亮的大眼睛在黑暗裡閃閃發光,沒有一絲害怕的情緒,相反充滿了興奮激動和喜悅。

蕭天訝然,他忽然反應過來:王雷下午所表現出來的實力,讓玥兒根本沒把他當成一回事,在小丫頭的心裡,恐怕這只是一場有趣的夜探虎穴的遊戲而已。不,恐怕連虎穴都不算,只算是狼窩而已。

這小丫頭手抖是因為激動的!

意識到這個事實,蕭天無聲地苦笑了起來,他忽然無比地後悔今天的行動,自己死了也就罷了,如果再搭上青武和玥兒,那真是死不瞑目了。

可是事情已經由不得他了,青青的身影自從沒入小巷就再也沒有出來過,黑沉沉的小巷像是傳說中幽冥的入口,吞沒了一切。

青青連一聲最微弱的鳥叫都沒有發出來。

王家紫紅色的大門就在前面,三個人加快了腳步。

站在大門前面,看著釘滿了銅釘的兩人高的大門,蕭天心裡暗暗發愁:怎麼進去呢?

吱的一聲輕響,大門開了。青青變得有磨盤大的爪子閃電般地伸出來,將蕭天拉進門內。

玥兒卡在喉嚨里的一聲驚呼還沒發出來,就被青青的鳥爪子捂住了——他的爪子忽然變得肥厚無比,圓嘟嘟的像一隻肥貓的爪子,按在玥兒的小嘴上,青武左右觀察了下,拉著玥兒躍入黑暗中。

青青說得沒錯,王家佔地面積很大,幾乎比雷府還要大上幾分,院內房屋錯落,草木蔥蔥。

青青像一隻夜中的幽靈般無聲地在前面飛著,幾個少年男女跟在後面。

走了大約十幾分鐘,青青停了下來,後院到了。

兩隻體型極大的狼犬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青青對那兩隻狼犬視若不見,向著一間小小的院落飛去。

青武和蕭天對視一眼,心知這兩條狼狗是被青青做了手腳。

這小傢伙手腳還真伶俐!

蕭天心裡安定了許多,這件事也許不會有太大危險的?

小院中有四五間房屋,青青徑直向著正中一間飛去,這一次他沒能進了房間,停在門口的擋雨檐上等著。

蕭天走過去推了推門,門從裡面插著。

他想了想,從黑戒中拿出暗刃,伸進門縫裡,暗刃一陣輕顫,蕭天伸手一推:門開了。

屋裡黑乎乎的什麼都看不清楚,蕭天正想取火石出來,青青落在他肩上,左翅一伸,翅尖上籠著淡淡的白光。

蕭天驚訝地看了青青一眼,借著這點微弱的光線,他勉強看清了屋內。

屋裡面積不小,地上鋪著厚厚的地毯,東牆下有一張大床,厚重的藍色賬子垂在床前,地上是一張小小的圓桌,桌上擺著茶壺茶杯等物件。

賬子中發出輕微的鼾聲。

青青伸出發著光的左翅點了點帳子,那意思很明顯:你要找的人就在裡面。

蕭天輕手輕腳地走過去,輕輕地撩開帳子:王雷那臘黃的臉出現在他的眼前。


這傢伙睡得真夠死的。蕭天一邊想,左手捂住王雷的嘴,右手輕輕地掐住他的脖子。

王雷不耐煩地伸手來打他的手:「別動,讓少爺再睡會,少爺今天沒那興緻,滿足不了你個小浪蹄子!」

玥兒的臉色通紅,眼中殺機顯露,就要動手。

青武伸手拉住了她。

蕭天掐住王雷脖子的手加重了一些,小聲說:「王雷,你看看我是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