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落天當即感受到了手心溼了。

其他人驚恐的目光一下子全部集中在了雲落天拿着的蛇獸皮袋子上。

尤其是看到從獸皮口袋中流出的黃色液體的時候,眼中的驚恐瞬間被放大到了極致。

“嘶嘶!”然而,盤在雲落天肩頭小燼卻突然興奮了起來。

就連乖順站在一旁沒有動彈過的葉子,眼中也亮了亮。

周圍的沙丘也一下子躁動了起來。

“嗖!”很快一條沙蛇就從拱起的沙丘裏面躥了出來,目標顯然是手裏拿着獸皮袋子的雲落天。

可惜,還沒有等着這個打頭陣的沙蛇有所建功,就被從雲落天肩頭竄出的小燼一口毒液,燒了個乾乾淨淨。

緊接着在大家目瞪口呆之中,小燼叼走了雲落天手上裝着蛇蛋的獸皮口袋。

別看它的個頭小,獠牙撕扯之下,獸皮口袋直接被扯開了。

裏面的沙蛇王蛋迅速滾出,徹底引發了已經再次聚集而來的沙蛇暴動。

而它們的目的顯然是要救下那些即將落地的沙蛇王蛋。

可惜的是,面對燼空蛇王,它們註定失敗而歸。

僅僅噴吐出一圈毒液,就將不斷飛過來的沙蛇攔在了外面。

“嘶嘶~”

一時間,周圍全部都是蛇類的嘶鳴。

小燼卻已經一口一個將沙蛇王蛋全部吞到了肚子裏。

小小的蛇身,被撐成了一節一節的,竟然莫名的又那麼些喜感。

“嘶!”突然一聲更加恐怖的嘶鳴聲響起,一片大型沙丘被拱開,一條人腿粗細的沙蛇頭出現在大家面前。

這條沙蛇的目標很明確,一出現就一聲嘶吼對着小燼飛了過去。


“嘶~”感受到大蛇的殺氣,小燼似乎興奮了起來,衝着這條大沙蛇嘶嘶的叫了起來。

大家作爲這場大戰的圍觀者,即使是聽不懂他們在叫什麼,單看大蛇暴躁的反應,也能知道絕對不是什麼好話。

更大的可能性,還是這條小蛇在挑釁。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人影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兩條正要戰成一團的蛇的中央,朝着那條巨大的沙蛇伸出手…… “葉子?”隔着被沙蛇們掀起的黃沙,雲落天看到了那個站在兩蛇中間的人。

來不及有任何多餘的想法,他趕緊擋在了葉子的前面:“你瘋了?”

各種情緒混在在一起,讓雲落天第一次衝着葉子吼了起來。

不管不顧的將葉子伸出去的手按下去,雲落天轉身正面對上氣勢洶洶的大沙蛇,指揮着剛剛纔將沙蛇王蛋吞了進去,還沒完全消化的小燼繼續攻擊它。

小燼聽到指令顯得格外興奮,立刻興致勃勃的衝了上去。

仗着體型小,小燼肆無忌憚的在這條體型巨大的沙蛇身上耀武揚威。

袁信看了一眼被雲落天護在身後,漸漸拉離兩條蛇戰鬥區域的葉子,不厚道的笑了:讓你裝弱小,現在好了,想強行拉個寵物都拉不到!

那幸災樂禍的模樣,簡直不要太開心。

樂得看笑話的袁信,自然也不會選擇主動上去告知雲落天葉子的情況。

那邊,大沙蛇和小燼之間的戰鬥也慢慢的進入到了白熱化。

不知道是不是經過了充分的運動,小燼那一節一節的肚子慢慢的消了下去,動作也越來越靈活。

而大沙蛇卻在這個過程中越來越暴躁起來。

久攻不下的情況下,大沙蛇竟然調轉蛇頭朝着還沒有離開的雲落天兩人追了過去。

沒料到大沙蛇會有這樣舉動的小燼,反應雖然不慢,輕輕擺動身體就晃到了雲落天和葉子的跟前。

但是卻被大沙蛇一頭撞開了。

“小心!”其他所有一直旁觀的人,瞬間臉色都變了。

剛剛想要有所動作,就對上了早已經悄悄將大家包圍了的沙蛇羣虎視眈眈的眼神。

一時間沒有人敢擅自行動。

因爲沒有人能夠保證他們的動作會不會讓羣蛇暴動,引發更大的動亂。

也正是因爲這個樣子,大家看到雲落天他們那邊緊急的情況時,才格外的焦躁。

屋漏偏逢連夜雨,就在雲落天帶着葉子堪堪躲過了面前這條大沙蛇,後面的沙丘卻無聲無息的拱出另外一條稍微“小”那麼一點兒的沙蛇。

張着血盆大口,露出獠牙,狠狠的朝着雲落天身後的葉子咬了過去。

還沒等這邊的人驚呼出聲,看似一無所覺,一直靠着雲落天保護的葉子,卻突然回過頭,衝着那條小一點兒的沙蛇露出了詭異的微笑。

右手緩緩伸出,恰好點在一頭衝過來的蛇首正中央。

衆人集體失聲,傻愣愣的看着被葉子點到的那一條沙蛇迅速的收起所有的兇相,分分鐘變得溫順。

“嘶~”一聲細細的嘶鳴,那條沙蛇溫柔的將葉子圍了起來。

那條正在瘋狂攻擊雲落天的大沙蛇,聽到這個聲音,就像一下子被按了暫停鍵一樣,停下了所有的動作。

巨大的腦袋,偏向小一點兒的那條沙蛇,竟然露出了寵溺的目光。

“嘶~”蛇信吞吐間,它繞過雲落天,和稍小點兒的沙蛇,親暱的靠在一起。

一向膽小的葉子,被沙蛇環在中央,竟然沒有露出害怕的神情。

甚至還伸出手在沙蛇身上輕輕撫摸,感受着蛇鱗的冰涼,露出了享受的感覺。

“以後你們兩個就跟着我們大家好了!”葉子的態度相當的理所當然。

“嘶~”迴應葉子的是兩條大沙蛇一高一低的嘶鳴聲。

而一邊的沙蛇羣,在聽到兩蛇的嘶鳴之後,悄然隱匿到了沙丘之下。

短短几秒鐘的時間,密密麻麻的沙蛇羣,就消失無蹤了。

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隨時可能化作血腥修羅場的場面,就這樣歸於平靜。

只有小燼扭着自己的身體,眼中露出了幾分怏怏,回到了雲落天的手腕上:沒意思,到嘴的食物沒了!

雲落天顧不上安慰沒精打采的小燼,三兩步來到葉子身旁,看着圍着他那一大一小兩條蛇,帶着警惕和一絲不確定:“葉子?”


“天……天哥!”看到雲落天,面對兩條兇狠的蛇依然能夠淡定從容的葉子,又變得唯唯諾諾起來。

兩手不斷的在身後搓揉,顯然是非常的緊張。

“我……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兒,我只是……只是感覺它們不會傷害到我……”說着說着,已經帶上了哭腔。

“所以,之前你跑過來也是因爲這個原因?”雲落天嘆了口氣,揉了揉他的腦袋。

“是!”似乎感受到了一點兒安慰,但是卻還是有些膽小的縮了縮脖子。

“那我還要謝謝你,要不是你,今天到底會怎麼樣還不知道呢!”雲落天出聲安慰着這個看起來有些害怕的小傢伙。

擡起頭,眼睛亮閃閃的看着面前出聲安慰自己的人,葉子明顯放鬆了下來:“真的嗎?”

“嗯!”

安撫好了忐忑不安的葉子,雲落天帶着他一起和還對剛纔的情況震驚的大家中間。

雲落天這邊成功和邱落等人匯合,易鶴那邊卻已經開始大刀闊斧的有了動作。

聯盟軍事會議上,所有少將以上的軍官都聚集在一起,氣氛卻格外的沉重。

最重要的四個位置上,聯盟最高的四位上將依然還沒有到。

他們手下的各個軍官小聲的討論着,眼神不時飄向和他們格格不入的幾個人,面帶忌憚。

“砰!”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這些人的眼神,讓某人特別不爽。

一腳往桌子底座上踹了一腳,拉開了座椅的距離,然後兩腳直接放到了桌子上,發出巨大的聲音。

這個舉動將已經等得不耐煩的所有人都點炸了,當即就有人一拍桌子站了起來:“龍岑,這裏是軍事會議室!你最好有點兒數!”

“所以呢?”龍岑斜眼瞄了他一眼,脣角一勾,滿臉不屑。

“所以,你把這腳拿到這上面來是什麼意思?”呵斥龍岑的人,用手指着龍岑放到桌上的腳,“這是會議桌!”

“那又如何?不還是桌子?”龍岑顯然是不買這人的賬,“我這人身體不好,坐久了就腳軟,必須伸直了才能舒服!”

“你別把你的臭毛病,拿到這裏來撒潑!”對龍岑的態度不滿意的人,一抓一大把。

尤其是看到他吊兒郎當的樣子的時候,更多的人站起來呵斥。



而這些人,並不僅僅是哪一個陣營裏面的,可以說除了他們自己人之外,都開口指責起來。

彷彿所有人都找到了發泄口一樣,變得羣情激奮起來。

“龍岑中將,你最好認清楚你自己的身份!”

“龍岑,你就是靠着你這臉皮,才混成中將的吧!”

“……”

可惜這個時候,龍岑卻消聲了,帶着冷笑和挑釁冷眼看着這些跳樑小醜一樣的傢伙們,努力的表現他們對自己的不滿意,根本就不搭話。

但是,那臉上的表情,卻反而更加讓人怒氣值爆棚。

“你們在做什麼?鬧哄哄的像什麼樣子,是把這裏當成了菜市場了嗎?”

就在大家羣情激奮的時候,一道爆喝聲響起。

將整個會議室的聲音全部壓了下去。

所有站起來指責龍岑的人,都好像被按了慢放鍵,僵着脖子,轉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那裏,是會議室的入口。

站着四個在場所有人都相當熟悉的人——聯盟如今全力最頂端的四位上將大人。

在轉頭,剛纔還坐姿相當豪放的龍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中規中矩的端坐在了圓桌旁。

看到大家看過來的目光,他還微笑着向大家點頭示意,伸手打了個招呼。

“還看什麼看,坐好!”秦寺陰沉的目光跟着大家一起在龍岑的身上轉了一圈,當即明白髮生了什麼,臉色難看的對着還站着的一羣人呵斥了一句,率先走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了。

被龍岑擺了一道的所有人,即使沒有被追究責任,看到幾位上將大人的眼神,也明白自己做了傻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