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妹妹,你別飛那麼快嘛,名哥哥都趕不上了。”無名氏一隻小鳥怎麼能夠趕上小云這天空霸主了,這也難怪。

“不快點,夢幻之城就保不住了。”小云明白事情的緊迫。

“可我。”無名氏有些委屈,心想我這麼小,你這麼大我那跟的上來嗎。

小云好像看出了無名氏的心思,轉過頭對無名氏呵呵說道:“名哥哥,你嗎就是一個孩子。”

“我纔不是孩子了,我都七歲了。”無名氏滿臉漲得通紅的叫道。

“看你,那麼小誰會相信你有七歲呀。”小云調笑着。

“我“““`我“““““”無名氏也說不出來,確實說自己七歲吧,爲什麼還這麼小。說不是七歲吧,自己明明在七年前就出生了,那時主人楊子才十三歲,現在都跟了他七年了,這一點主人都可以作證,但爲什麼我就是長不大了,爲什麼?無名氏一腦子的疑惑。當然這一點連無名氏的主人楊子都不知道,於是說無名氏長不大這個謎至今還無法解開。

“好了,名哥哥你別生氣了,快過來坐到我背上吧。”小云衝無名氏叫道。

無名氏就是一個倔強的孩子,還在那裏生小云的氣。

“怎麼了,你不想幫你主人救夢幻之城。”小云吆喝道。

無名氏一萬個不樂意,他可不想在小云面前丟失自己男子漢的尊嚴,坐在情妹妹背上讓她揹着,傳出去自己還有顏面嗎,無名氏想着。

“磨磨蹭蹭幹什麼,你這又不是第一次,快過來吧。”小云在催促無名氏。

無名氏還在生小孩子氣,不肯妥協。

小云有些火了,擺着一付要展翅高飛的樣式,叫道:“你不上來,我可生氣了,我可要飛走了。”

‘別。’無名氏可不捨得小云走,他要與小云生生世世,白頭偕老,現在聽說小云不理自己要飛走了,當即驚了大聲叫道:“雲妹妹,別走,我坐上來就是了。”

無名氏隨即騎到了小云背上,小云向飛機一樣劃破藍天向子公山飛去。但小云也很奇怪,爲什麼自己會喜歡上無名氏這一個孩子一樣的傢伙了;想到這裏,小云又回到了從前,那時候小云還剛剛出生,媽媽與爸爸大吵了一架後各奔東西,留下了孤獨的自己,那個時候是自己最堅苦的日子,自己想到了死,想到了一死了之。是名哥哥用大哥哥的關愛與責任千方百計的逗自己歡心,千言萬語的告訴自己活着的必要,是他給予了自己活下去的勇氣與信心。從此自己就愛上了名哥哥,便不能自撥。可是自己漸漸長大了,可名哥哥還是原來那個樣子。如今相愛了,相守了,切受到了同類與異族嘲笑與指責,但不在乎,相信有愛有情就能幸福的走過一生。

“雲妹妹,你說名哥哥是不是很沒用?”無名氏失落地道。

小云的心中一陣感觸,她知道名哥哥總是抱怨自己爲什麼長不大,爲什麼不能像自己一樣遨遊太空;於是溫柔體貼地說:“沒有呀,我覺得你能幹,很勇敢。”

“可“““““““”無名氏不知道怎樣回答小云的話。

“可什麼呀,你別說喪氣話好嗎?我和你主人都知道你很勇敢,很能幹,知道嗎?”小云關切着無名氏。

“可我覺得有困難的時候,我根本就沒能幫到主人,也沒有真正照顧過你。”無名氏很是感傷。

“沒有呀,像這次,你不是表現的很勇敢、能幹嗎。”小云在給名哥哥打氣。

他們就這樣一邊談心一邊向子公山飛去。

子公山就在面前,小云展翅就上了子公山,隨之便在子公山上尋找臭苗花來。他們尋找的很仔細也很快捷,因爲刻不容緩,但臭苗花在那裏了?

“不好了,我發現了緊急軍情,有不明物體飛來了。”一個聲音響起。

“大家快藏起來。”又傳出聲音。

剎那間,子公山上便鴉雀無聲。

小云一聽,切高展着翅膀高呼着:“小飛機,你出來呀,我是小云呀。”

“是小云耶。”這個聲音響起,隨之從草叢中飛出一隻小蜻蜓衝小云高呼道:“喂,小云,小飛機在這裏。”

小云與無名氏便落了下來,來到小飛機面前。

小飛機第一眼就看見了無名氏,叫道:“喂,幹什麼?到我子公山來幹什麼?”

“我叫無名氏,是找一種叫臭苗花的東西的。”無名氏應道。

小飛機看了無名氏一眼,沒有半點好意。

“他是我的朋友。”小云向小飛機介紹無名氏。

“不,是男朋友。”無名氏補充着。

“男朋友?小云怎麼會有你這樣的男朋友?”小飛機沒好氣地看了無名氏一眼應道。

無名氏見小飛機不相信,漲紅了脖子叫嚷着:“我就是小云的男朋友嗎,不信你可以問小云。”

小飛機怎麼可能相信無名氏這一隻小鳥是小云的男朋友,別了無名氏一眼,毫不在意。

“他是我的男朋友。”小云看着無名氏的難看相、齷齪地說。

小飛機愣住了,衝小云叫道:“小云,你瘋了,你怎麼可以做他的女朋友。”

小云難爲情的說:“小飛機,你不知道感情的事。”

“那是爲什麼?”小飛機問。

“我也搞不懂。”小云也糊塗了。

“小云,我看你們在一起是沒有結果的,我勸你還是與他分手吧。”小飛機覺得小云與無名氏在一起不可能會有結果。

“小飛機,別說了我的心也好亂。”小云衝小飛機說道;是的,小云的心也很亂,她不知道自己與名哥哥會不會有結果,怎麼纔能有結果。

“小云““““““““。”小飛機不知說什麼好。

無名氏也看出了小云的難看相,衝小飛機叫道:“我是喜歡雲妹妹的,我一定會對雲妹妹好的。”

“你怎樣對她好,你能照顧她嗎,你能與她生小孩嗎?”小飛機吼叫着。

“我““““““`”無名氏真的不知道怎樣照顧小云,怎樣才能與小云生小孩,還以爲與一個人相守,只要對人好就夠了。

“小飛機,別說了,其實我這次來是要找臭苗花的。”小云打斷了無名氏與小飛機的話說道。

“臭苗花,找它幹什麼?”小飛機不解。

掌心刺 “黑色兵團包圍了夢幻之城,現在只有找到臭苗花才能解夢幻之城之圍。”小云如實相告。

“臭苗花能對付黑色兵團?”小飛機絕不相信。

“別懷疑了,臭苗花那裏有?”小云追問道。

“就在山上面的子公峯,那裏到處都是。”小飛機應道:“不過““““““”

“不過什麼?”小云追問。

“那是黑暗兵團的領地,他們黑暗無比,是不會答應別人動他們的東西的。”小飛機很懼怕黑暗兵團,因爲他們黑暗。

小云沒有在問什麼,便向山上面的子公峯飛去。後面便傳來小飛機的聲音:“小云,你要小心點。”

小云展翅便飛上了子公峯。

“來幹什麼的?”一隻蝙蝠便飛到小云面前。

“來借臭苗花的。”小云叫着。

“我爲什麼要借給你?”蝙蝠憤憤地說。

“夢幻之城被黑色兵團包圍,要用臭苗花去解夢幻之城之圍。”小云如實說道。

“我爲什麼要幫他們夢幻之城。”蝙蝠不滿地叫道。

無名氏有些着急,求道:“求求你們,就借我們臭苗花吧。”

“不借。”蝙蝠吼叫着。

小云這個天空霸主有些盛怒,吼叫道:“那我可要不客氣了。”

“你想幹什麼?”蝙蝠面對天空霸主,毫不泄氣。

小云一展翅,這隻蝙蝠便被扇出數丈之地。

剎那間從子公峯上躥出數不勝數的蝙蝠,爲首的一隻大個子蝙蝠衝黑暗兵團的戰士們吆喝道:“快攔住他。”

“是。”黑暗兵團的士兵便爭先恐後向小云捕了過來。

小云一展翅將這幾隻蝙蝠擊退,隨即衝無名氏叫道:“名哥哥,快去摘臭苗花。”

“哦。”無名氏應了一聲,便用嘴去摘那些臭苗花。

數只蝙蝠向無名氏包抄過來,無名氏一驚,正在這時,小云一個亮翅便擋住了這羣蝙蝠。

黑暗兵團的士兵沒有泄氣,成羣的包圍了小云;小云全付武裝,鋼嘴,鋼瓜向這羣蝙蝠擊殺,只聽一聲聲慘叫,黑暗兵團的戰士被小云擊中時發出的慘叫聲。看子公峯上已經倒下了數十隻蝙蝠,他們都是被小云鋒利的鋼嘴與鋼瓜擊敗的。

“名哥哥,好了沒有。”小云叫道。

“就好了。”無名氏應道。

不一會兒,無名氏已經摘了一大捆臭苗花,小云一個飛越便來到無名氏身邊叫道:“快上來。”

無名氏隨即趴在小云背上,小云再一展翅向天空飛去。

黑暗兵團望風興嘆,因爲他們根本不能追上天空霸主小云。但儘管小云是天空霸主,但面對羣敵她負傷了,她身上處處可見被蝙蝠襲擊留下的傷口,一點一滴的血滲了出來。無名氏很心痛,用嘴巴去輕吻着傷口。小云回過頭看了名哥哥一眼,這一個孩子一樣的男朋友,她沒有說話。反而她想起了小飛機的話,自己與名哥哥會有結果嗎?與一個長不大的孩子相愛會有結果嗎?小云一千次的問自己。……..:〃〃 26百樹窟之奮起抵抗

夢幻之城的險境更加明顯,黑色兵團幾乎從四面八方快要渡過遂溝了,夢幻之城只一步之遙了。(恐怖懸疑)

狂人兵團接到黃大仙的命令,向入侵的黑色兵團已射出了最後一支利箭。怎麼辦?在夢幻之城的裏層,無數的蝴蝶孩子正在叫嚷着媽媽,但是他們有些孩子的媽媽已經犧牲了,在敢死隊與黑色兵團決戰時犧牲了,所以現再也是一個媽媽要照顧幾個媽媽甚至幾十個媽媽的孩子。

“媽媽,外面怎麼這樣吵。”蝴蝶孩子問媽媽。

教練是怎樣煉成的 “那是你的叔叔阿姨們在唱歌了。”蝴蝶媽媽說。

“媽媽,可我沒聽說叔叔阿姨會唱歌呀?”蝴蝶孩子問。

“傻孩子,誰不會唱歌了。”蝴蝶媽媽說。

“哦。”蝴蝶孩子應道。

外面的吵鬧聲越來越大,蝴蝶媽媽黯然淚下,他們在哄着孩子,哼着搖籃曲說:“孩子,快快睡吧,快快睡吧。”

“媽媽,我不想睡,我想快快長大,像媽媽一樣在外面飛翔。”孩子對未來充滿憧憬的說。

“媽媽教你唱楊子之歌吧。”蝴蝶媽媽在困難面前,不想讓孩子感到困難的來臨,只希望孩子能夠快樂的成長,只希望孩子快點長大。

“嗯。”蝴蝶孩子應道。

“你可曾知道夢幻的意義,我用心語來告訴你,楊子“““““。”蝴蝶媽媽唱着。

“你可曾知道夢幻的意義,我用心語來告訴你,楊子“““““。”蝴蝶孩子紛紛跟着唱了起來。

楊子就站在黑壓壓的黑色兵團的正前方,他要第一個迎戰數不勝數的蟻羣。雖然少數的渡河的士兵已被狂人兵團的士兵殺死,但更多的黑色兵團的士兵渡過了遂溝向夢幻之城殺來,而天空再也飄不下一個雨滴,不僅如此竟然萬里碧空無雲。

黑不溜湫坐在八擡大轎上,欣喜若狂叫道:“天助我也“““““““`哈哈。”

楊子看着藍天,無名氏他們飛去的方向,希望他們能帶回臭苗花,解夢幻之城之圍,低頭看了黑色星期五一眼,心存感觸地道:“不知他們有沒有帶回臭苗花?”

“楊子,對不起了,都是我的錯。”黑色星期五慚愧地道:“我不該聽信黑不溜湫的讒言,入侵夢幻之城。”

“算了,你也不要過份自責,這也不全是你的錯。”楊子勸道。

“如果讓我回去,我一定找到我的父親黑人王,讓他幫我奪回黑色兵團,消滅黑不溜湫這一羣敗類。”黑色星期五憤憤地說。

黑人王所領導的兵團是黑色兵團中最厲害的一支兵團,因爲他是食人蟻兵團。食人蟻兵團的特點就是專門攻擊大型動物,其中也包括人類,所以食人蟻兵團也是史上最兇殘歹毒的兵團。但黑色星期五能不能找到他的父親黑人王,藉助食人蟻兵團的力量奪回黑色兵團的控制權了,這當然是後話。

“報,不好了。黑色兵團已經渡過遂溝了。”黃大仙飛過來向楊子報告。

“怎麼辦?”淚無痕在楊子身旁驚叫道。

楊子已經知道了不出三分鐘,黑色兵團就將搶佔夢幻之城,到那時夢幻之城將成爲人間地獄。轉念一想黑色兵團的宗旨是遇神殺神、遇佛殺佛,爲了將夢幻之城的傷亡減到最低,還是叫可以逃生的生物逃生吧,何必大夥一起陪着受死了,於是說道:“淚無痕,你還是快去通知你們夢幻之城的子民,要他們準備逃生吧。”

“可是““““““。”淚無痕絕不想放棄夢幻之城,而媽媽永遠都不會放棄兒女。

“快去。”楊子吼叫道。

淚無痕還有千言萬語,但她也明白了,對於夢幻之城或許只能如此,她一轉身向城堡裏飛去,去讓媽媽們放棄她的家,她的子女。

“黃大仙,狂人兵團也已經盡力了,還是快通知你的戰士,準備返回懸崖峭壁上的狂人洞吧。”楊子感觸地說。

“那楊子你了。”黃大仙驚叫。

“我又不會飛,還是留下來吧。”楊子不會飛,當然只有留下來做垂死之爭。

“可““““““““““”黃大仙與淚無痕一樣有千言萬語,可面對黑色兵團這樣強大的敵人,又能怎麼樣了。

“還有癮君子,你帶你的朋友毛毛蟲也逃命去吧。”楊子向癮君子與毛毛蟲說。

“我們不走,要走一起走。”毛毛蟲心想別看我毛毛蟲很無能,但爲了朋友兩肋插刀也在所不惜,怎麼可以獨自去逃命了。

楊子看了看毛毛蟲、黃大仙、癮君子等,是的楊子感應到了他們都不想走,但他們不走,只會讓夢幻之城的傷亡更加慘重;想到這裏,靈機一動叫道:“你知道你們爲什麼要走嗎?”

“爲什麼?”沒有人知道答案。

“留下來了,爲我報仇,爲夢幻之城報仇,如果你們不能活下來,而我與夢幻之城的仇不能報,那我楊子就永遠不能沉冤得雪。”楊子換過方法在勸說他們。

他們愣住了,但他們有了爲楊子報仇雪恨的意識,應該能更安全的逃出夢幻之城。

張孫靠向楊子,叫道:“師父,他們都可以飛,我們不會飛,就只有等着被黑色兵團吃了嗎。”

“是。”楊子看都沒看張孫一眼應道。

“師父,可徒兒不想死呀,您快想想法子吧。”張孫哭了,眼淚與鼻涕一起流了下來。

“別哭了,吵死人了。”張孫哭聲累累,在這關鍵時刻吵得人更加心煩意亂;楊子不滿地吼道。

“不是我想哭,是忍不住呀。”張孫確實忍不住。

“我怎麼會有你這樣的一個徒弟?”楊子知道張孫愛哭是出了名的,但收他爲徒的時候並不知道他愛哭,要是收徒之前知道他愛哭的話,是絕不會收這樣一個徒弟的,現在也是沒有辦法,總不能因爲他愛哭就把他逐出師門吧,哭可不是犯什麼大錯。

“師父,都是徒弟不對呀,是徒弟連累了師父呀。”張孫沒有忍住哭聲,反而加劇。

楊子心裏極不是滋味,自己的第一個,可能是唯一一個徒弟就這樣無能,自己怎配爲一代宗師呀,想到這裏吼道:“張孫,別哭了,再哭就把你逐出師門。”

“別。”一聽要把自己逐出師門,張孫立即止住了哭聲,驚叫道:“師父您千萬別趕我走,常言道一日爲師,終身爲父,師父您不能這樣呀。”

“只要你不哭,師父就不趕你走。”楊子敷衍了事。

張孫斷斷續續,緩緩止住了哭聲,站在那裏戰戰兢兢。

“楊子,都是我的錯。”黑色星期五後悔莫及,可世上並沒有後悔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