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1 月 5 日 - By :

雲夢澤的這個猜測,已經是現在唯一能解釋的通,這些主宰是如何出現的了。

葉天傾深吸口氣! 「海無涯,我問你……為何你這裏有如此數量的主宰?」 「接近兩千位啊?」 「在如此海難之下……」 葉天傾沉聲詢問。 但不等他說完,海無涯就打斷他傲慢的說道:「告訴你也無妨,我們有一些奇遇,直接就突破了。」 聞言! 葉天傾釋然。 他看着海無涯,看着那一千多位的修者。 「所以,你的目地是想要征服四域對嗎?」 「你帶着這一千多位主宰強者,只需要登陸陸地,就立即可以橫掃各大勢力對嗎?」 葉天傾問道。 「沒錯!」 海無涯滿臉的瘋狂,野心完全就寫在臉上,無論如何都是掩蓋不住的。 「哈哈……聽聞現在四域當中,最強大的勢力已經從天宮,改成一個叫做神龍殿的勢力了。」 「天宮已經成為神龍殿的附屬!」 「也是沒有想到,昔日稱霸大陸多年的天宮,竟然淪為附屬勢力,真不知道雲夢澤那廝是如何混的!」 海無涯傲然的說着。 說罷! 他臉上彷彿是露出回憶的神情,緩緩的說道:「三千多年前的時候,本座還和雲夢澤交過手,那個廢物……當年在我手裏就沒撐過百招就敗了,當時我就覺得那傢伙不行……現在看來,當年我的想法是正確的。」 這話出口。 當即便有數百位強者,紛紛吆喝起來,瘋狂的拍馬屁。 海無涯滿臉享受。 葉天傾轉頭看向旁邊的雲夢澤。 雲夢澤臉色那看:「海無涯,你說……當年雲夢澤不是你的對手,三千年前你只不過掌控七八條大道,那時候雲夢澤掌控九條大道,其中還有半步極致大道,你如何能打敗他那,你的話太扯淡了吧!」 「而且,我問你一句……你真的認識雲夢澤嗎?」 「你知道他長什麼樣嗎?」 「他就站在你面前,你認得出來嗎?」 雲夢澤怒聲喝道。 「哈哈……」 海無涯大笑着:「我自然能認得出來……還有,我三千年前的時候,就已經領悟九條大道了,當時只不過是沒有領悟極致大道罷了,不信的話……你以後可以去問雲夢澤啊。」 他語氣狂妄。 他身邊的那些主宰強者,再度拍馬屁。 海無涯滿臉受用,此刻的他就如同是眾星捧月的太陽一般。 葉天傾,吞天至尊都哭笑不得。 他們哪能看不出來! 海無涯就是在吹牛。 畢竟! 現在雲夢澤就在這裏站着那,就在和他說話那,可海無涯完全不知道……眼前的這個人就是雲夢澤。 就他這般有眼無珠,還敢在這裏大言不慚的說認識雲夢澤,這也的確是有點欠揍的意思。 「呵呵……海無涯,你可真的是太能吹噓了。」 葉天傾忍不住,呵呵冷笑起來。 。 不過蘇沉魚言語清晰,條理清楚,這馬氏豈能說的過她? 等反應過來時,馬氏竟也被自己的大女兒哄騙着答應了這件事情。 退婚的事情這才解決了。 而正如蘇情婉所料到的那樣,今天自己的所做所言傳進了皇上的耳朵里。 太子皺着臉,神情頗為委屈:「父皇,這蘇情婉也太過大逆不道了,竟然敢對兒臣說出如此粗鄙的話。」 太子心中只覺得有一口惡氣,自己實在是明面上治不了這個女人了,倒不如藉著父皇的手把她給處理掉。 他自覺自己的行為聰明絕頂,卻不料皇帝把他心中所想看的是一清二楚。 這個蠢貨! 皇帝看着跪在地上的太子,竟然沒有讓他起身。 「本來這件婚事就是朕提出來的,如今毀掉婚約有損朕金口玉言的名聲。」 「朕本想着你會悄悄解決掉這件事,和蘇丞相好好說道說道,免了傷了老臣的心,卻未料到你竟會大張旗鼓的干出這麼一件荒唐事來。」 太子的臉上有些迷茫,父皇為什麼在訓斥自己?不應該是把那對自己大逆不道的醜女人給關到大牢裏么? 看着自己這個不成器的兒子。皇帝只覺得腦殼子一陣抽抽。 怎麼就生了這麼個蠢貨! 「朕看你的帝王之道是學到狗肚子裏去了!來人!即日起,太子禁足,你給朕好好的學點東西去,別以為自己乾的那些花天酒地的蠢事沒人知道!」 另一邊,雪院。 解決完了婚約這件事情,蘇情婉心中自然是輕鬆了許多,自己身上終於不用再背負着這個蠢婚事了。 連忘川都有些高興,她一點也不覺得自家小姐被退了婚事有損尊嚴。 這個太子為人實在是不咋地,還花天酒地愛好美人,若是自家小姐嫁過去,肯定會難受一輩子!這下正好,也遠離了渣男了。 只是,蘇情婉心中還有一事,便是自己母親留下來的藥鋪——慈安堂還尚未被要回。 這個馬氏也屬實是精明,三番五次的打着哈哈,以各種理由拒絕自己,真當自己是個傻的嗎? 馬氏最近實在是被氣的不輕。 她甚至覺得這個蘇情婉比其母更加難纏,簡直是毫不在乎女子聲譽,行事也彷彿有人相助一般,明明自己這邊屢次精心謀划,卻全都敗在了蘇情婉的手裏。 馬氏想起了白天蘇情婉舌戰群雄的場面,威風的很,自己作為當家主母都壓不過她的風頭。 「呸!你那賤人娘都被我給玩死了,收拾你也不過是件稍微麻煩點的事情罷了。」直到現在,馬氏還是不肯相信這蘇情婉開了竅,只當她是運氣好,才能險險避開這些危難。 聽到蘇情婉來訪的消息,馬氏嘴中的點心差點吐了出來。 「怎麼她又來了?」按下心中的不耐,馬氏還是得在明面上勉強做出好臉色,現在還沒到翻臉的時候,可別叫這個小賤人給告了狀去。 原來,蘇情婉在雪院中翻來覆去的怎麼也休息不好,索性起來,朝馬氏直接討要藥鋪。 馬氏讓幾個丫鬟換上了新的茶葉和甜點,等到蘇情婉進來,便柔聲招呼道:「女兒怎得又來母親這裏了?」 蘇情婉沒有心情,也沒有功夫再和這個女人打太極,畢竟自己的臉需要藥物治理,而且她還需要早些研製出御王的解藥,才能換取到那兩千兩的白銀。 索性直接直入主題。 「母親,別怪我這次說話直,您答應我的藥鋪,是不是也該如期返還了?」 「我的臉上還需要藥物調理,母親也不想看着我一直這麼醜陋吧?」 想,怎麼不想!馬氏氣的險些要把果盤打翻。 這個小賤貨怎麼總喜歡哪壺不開提哪壺?總朝她來討要那個死鬼娘留下的藥鋪,像個要債的黑白無常一樣,總擾的自己不清凈。 只是這話當着眾人,自然是不能說出口的。 馬氏眼睛閃爍了幾下,片刻便思索好了對策。 「母親自然是會給你的,只是這鋪子地契更換的手續十分麻煩,等母親這兩天把地契找出來,與你一同去官府辦了便是,切莫再為這件事情擔憂了。」 蘇情婉低下了頭,很是乖巧:「那便等您的消息。」 你當我傻嗎?這馬氏嘴裏說着些似乎能兌現的話,實則是滿嘴跑火車,怕是她根本不想把這個鋪子交還給自己! 只是……今日你可是承諾了很快把鋪子還我,便也別想再逃避了。 蘇情婉決定這陣子查查事關財產繼承的法律,她不能打沒有保證的仗。這個馬氏陰險狡詐慣了,定是會在這方面做些手腳。 或許雪院中的那些奴僕能有所了解,實在不行……她便去找御王問問。 或許是這陣子總和葉流雲相遇,蘇情婉下意識的便想起了這個男人。雖然在有些方面攝政王很是木訥,但涉及民事商業,天縱奇才的他很是精通。 另一邊,葉流雲打了個噴嚏:「阿嚏。」他無奈的搓了搓手,莫不是天氣變涼了,自己該加衣服了? 可不應該啊,自己明明是習武之人,怎麼會怕凍?葉流雲頗有些納悶。 柴齊看在眼裏,心中十分着急,自家主子不喜歡侍女服侍,於是這偌大的王府里也只有外院有幾個女人,還都是那種粗使婆子。 什麼時候來個女主人,照看一下王爺的身體啊。 身兼數職的柴齊心中可謂是淚流滿面,對於服侍王爺這種事情,他真的不擅長啊! 這還不如讓他去戰場上衝鋒陷陣來的爽快一些。 而馬氏院中。 送走了蘇情婉這尊大佛,馬氏的臉色也漸漸的冷了下來。 她看向蘇府的大門,心中生出了一個餿主意。 你蘇情婉不是總是很牛嗎?這次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是好。 馬氏招了招手,對着自己的幾個親信耳語了幾句,幾人都是有些瞭然的點了點頭,應聲答應了下來。 這馬氏竟是讓幾人去城中散播謠言,說這蘇情婉因為貌丑無人願娶而四處尋找男人! 夜空中,點點星光在星空中閃爍,朦朧的月光灑滿大地,給大地披上一層薄薄的白紗。 這裡,是一個名叫「黑店」客棧門前,我,沐塵,剛剛溜出了蘇家,具體原因,我總不能說是打過人家逃了回來吧,其實我這叫做戰略性撤退,來日方長,時機一到,我就殺回去。 這樣陷入自我安慰的沐塵瞬間提起了精神,回到客棧時,客棧還是老樣子,冷冷清清的沒有一個人,說起來自己住在這裡也有好幾天了,除了自己來過這裡外,好像再也沒有見過其他人來過這裡。 沐塵心中好奇,生意如此慘淡,他們是怎樣活下去的? 客棧內,正在打盹的店小二一見到沐塵回來,雙陡然睜大,連忙小跑來到沐塵面前。 「客官,這是和你一起來的姑娘拖本店留給你的信。」 店小二從懷中掏出一封信遞給沐塵。 沐塵接到手,打開信封后,娟秀的字體謄寫在紙面上: 塵郎,妾身因家族急事暫時離開一段時間,勿念,等處理完事務,妾身便就回到塵郎你的身邊。 看完信,沐塵愣了愣,許久,無奈的發出一聲嘆息。 自己又變成一個孤家寡人了! 自家媳婦兒暫時回去了,蘇妙儀這邊很難說,雪袖姐也閉關了,思來想去,好像就剩下小雨了。 哼! 等到自己傷勢痊癒,非得提劍殺回蘇家! 想起小雨,明大叔當初還是語重心長的把小雨托給自己照顧,可自己來到九玄宗后每天被瑣事纏身,前不久又出宗,仔細想想,好像冷落小雨了許多,幾乎沒有帶她出去玩過一次。 算了算了,回九玄宗吧,還是小雨對自己好,沒有離開自己。 翌日,沐塵動身回到九玄宗。 他喬容一番面貌後來到明小雨的明玉峰,詢問過後,傻眼了。 小雨居然在閉關! 沐塵被這個信息驚嚇的險些一口氣……放心,氣喘了過來。 得! 果然,漂亮小姐姐什麼的,註定跟自己沒有緣分,自己是註定一生孤獨終老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