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狐竟然知道古殿!

要知道,當初我對奇幻空間進行分析的時候,也只是分析出了五大區域,土之沙漠,火之火山,水之冰川,木之荒山,以及,金之古殿,如果說,冰川的下一區域是荒山,那麼,荒山的下一區域,貌似就真的是古殿了!

看來,我胡亂推測的事情,竟然真的變成了現實! “你知道古殿?”我強壓下了心中的震撼,對雪狐出言問道。

“我知道古殿,而且,你應該也知道古殿!”雪狐微微一笑,便繼續對我說道:“冰川的下一區域,是荒山,這件事,你應該也知道吧?我是冰川區域的守護者,這件事,你應該也猜的差不多了吧?”

我並不隱瞞,只是對雪狐緩緩的點了點頭,道:“我猜測,沙漠區域的守護者,應該已經被幹掉了,而且,很有可能和那靈魂之泉以及數萬陰魂有關……而火山區域的守護者,那條僞燭龍,也已經死了……至於冰川區域的守護者,只能是你!”

“那荒山區域的守護者,你知道是誰嗎?”雪狐突然朝着我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望着雪狐的笑容,一時間,我竟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浮上了心頭,不過,我還是誠實的搖了搖頭。

“荒山區域的守護者,是一顆妖樹,嗯,勉強算它是樹吧!”雪狐對我們,或者說對我,沒有露出絲毫的敵意,反倒是開始爲我講述起了荒山區域的事情,“那棵樹,應該已經被最近的那些入侵者,解決了,對了,最近的入侵者中,有幾個傢伙還蠻厲害的,那幾個傢伙,現在應該已經通過了荒山區域,進入到古殿區域了吧?”

我只是一言不發的盯着雪狐,因爲,我知道,雪狐的話,還沒說完!

果不其然,雪狐頓了頓,便指着胡墨,對我繼續說道:“我與她之間,乃是宿命使然,九尾仙狐一脈的傳承,在冥冥之中,註定了我們會在此地相遇,也註定,我們都會完成最終的宿命,只不過,她是主體,我是分魂而已!”

旋即,雪狐突然揚手,指向了我,“而你,你的最終宿命,在古殿,只有古殿中的他,才能幫到你,所以,我覺得,你們應該儘快離開冰川,去往荒山,一路上,千萬不要停下,一直找到荒山之中,最大的那棵樹,走進樹中,便能進入古殿區域了!”

我仍舊沒有回答雪狐的問題,天知道這傢伙是不是騙我,萬一我們離開了冰川,雪狐開始對胡墨下手,那胡墨,又有幾分勝算?

更何況,我現在根本就不知道冰川通向荒山的通道!

雪狐不在開口,而我,也沒有要回答雪狐的意思,就這樣,雪洞之內,再次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忽的,胡墨開口了!

“他們要如何才能離開冰川,去往荒山?”胡墨對雪狐問道。

雪狐深深的看了胡墨一眼,莞爾一笑,旋即,便見雪狐一擡手臂,頓時,雪洞中的穹頂,便產生了變化……

雪白的冰雪,開始產生漩渦,而漩渦的中心點,竟然又是那熟悉無比的黑洞!

逐漸的,漩渦開始不斷的擴散,直到漩渦完全擴散到,覆蓋穹頂的全部面積之後,才停下,也就是說,雪洞的穹頂,已經完全變成了黑洞,也就是,通向荒山區域的黑洞!

“跳上去,就是荒山區域了!”雪狐朝着胡墨眨了眨眼睛,嬌媚一笑道。

望着頭頂上的黑洞,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剛纔,胡墨說的是“他們”這兩個字,而不是“我們”這兩個字!

難道,胡墨不打算和我們一起去荒山區域了嗎?

雪狐話音落地,胡墨便直接朝着我揮手說道:“楚風,你帶大家跳上去,進入荒山區域之後,聽雪狐的,不要停下,直到找到大樹,走進去,去往古殿……這裏,交給我吧!”

“我們是一起來的,就要一起走,而且,我們還要一起離開這裏!”我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的對胡墨低吼了起來。

讓我在這裏,扔下胡墨,對不起,我做不到! 豪門小劣妻 神級明星系統 胡墨聽了我的話,隨後,她回過身來,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突然,胡墨笑了,笑的很開心,也很釋然……

“楚風,我已經找到了我的最終宿命,但你,還沒有,所以,爲了你的最終宿命,你不能在這裏陪着我浪費時間了,古殿,那些傢伙應該已經找到了,你若是再晚去一段時間,恐怕,你就會與你的最終宿命參加而過,這種機會,許多人窮其一生都無法抓住,所以,你要好好把握,去吧,去尋找你的最終宿命吧!”胡墨一邊笑着,一邊輕聲對我說道。

“我們可以幫助你,完成了你的最終宿命之後,再去荒山和古殿,尋找我的最終宿命!”我堅決的對胡墨說道:“無論我能否抓住這次的機會,我都要先幫助你,完成你的最終宿命!”

聽了我的話,胡墨卻是緩緩的搖起了頭,微微嘆息一聲,這纔對我說道:“楚風,我與雪狐之間,未必會有一戰,況且,就算有一戰,又如何?無論是雪狐融合了我,還是我融合了雪狐,當我們兩個融合到一起,完成了九尾仙狐的最終傳承之後,最後的傳承者,都會進行轉生,誰獲得了最後的勝利,都將會在勝利的一瞬間,消失,轉生,所以,戰與不戰,對於我和雪狐而言,都是徒勞無功的!”

轉生……

我默然的注視着胡墨,心中,隱約升起了一股悲涼!

一旦胡墨完成了最終宿命,變成了九尾仙狐,那麼,她就要去轉生了,轉生之後的胡墨,也許會在幾年之後出現,或者幾十年,或者幾百年,甚至,終我們一聲,也無法再相見了!

命運,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有時候,我們因爲命運而結識,並肩戰鬥,相互赴死,可有時候,我們也會因爲命運而分別,甚至是,終其一聲,永不再見!

“去吧!”胡墨再次朝着我揮了揮手,“轉生之後,胡墨,便永遠消失在了世界上,下次我們再見面的時候,我也許已經沒有了這一世的記憶,我也不會再叫做胡墨,我也許,再也不會和你們相見了……所以,楚風,這是我這一世,最後的請求,我希望,你帶着大家,去尋找你的最終宿命,而不是在這裏,因爲我,浪費時間!”

“我感謝命運,能讓我在這一世,遇到你,遇到你們!”

胡墨這番話,讓我,以及其餘人,充分的體會到了一種生離死別的感覺……

沒錯,如果胡墨完成了九尾仙狐的傳承,那麼,她就要去轉生,這一世,我們未必會有機會再見,甚至,我們永遠不會再見了!

對於胡墨最後的請求,我沒有理由拒絕,真的沒有理由!

一時間,我有些哽咽,我刻意的別過頭去,不去看胡墨,因爲,我害怕,我怕我會忍不住流出淚水……

石市師範學院,祖乙大墓,道村,港島,教廷,燕京,疆省,胡墨陪着我走過了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段路途,並且,胡墨還三番幾次的捨命而戰,我和她之間,雖然不是最親密的男女關係,但是,我們卻是可以相互捨命的夥伴! 最終宿命?

許多人,窮其一生,也未必能追尋得到!

夥伴?

許多人,窮其一生,也未必能尋找到的陪伴者!

如果可以選擇,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後者!

只是,可惜,我不能拒絕胡墨最後的請求……

“走!”我猛的轉過了身,不去看胡墨,因爲,我真的會哭出來!

第一寵婚,愛上限量版萌妻 我沒有哭出來,但憨厚耿直的石毅,卻沒有忍住……

“班長!”石毅帶着哭腔,喊出了這熟悉的兩個字……

是啊!

曾幾何時,胡墨還是我們的班長,可如今,只要我們離開冰川,便有可能,再也見不到她了!

“去吧!幫助楚風,完成他的最終宿命!”胡墨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中,但這句話,她卻是對石毅說的。

耳邊響起胡墨的聲音,我其實很想轉過身,再去看她一眼,可是,我知道,我不能,一旦我轉身,我可能,便不會輕易的離開這裏了!

我背對着胡墨,但卻面對的大家,我能清晰的看到,大家的眼中,都有淚花滾動,包括羅藝,亦是如此!

“各位,這是胡墨最後的請求,也是她最後的心願,我們走吧,去荒山!”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對衆人說道:“她已經找到了她的最終宿命,我們應該爲她高興纔對!”

“走!”

“去荒山!”

衆人聲音哽咽的低喝了起來。

這時候,雪狐的聲音,再次響起,“我送你們上去……對了,楚風,到了荒山,你可千萬別停下來……”

雪狐的聲音之中,充滿了一抹狡黠的味道,不過,我卻來不及多想,因爲,在我們幾人的腳下,突然出現了一股神祕的力量,將我們大家,盡數托起,朝着穹頂快速的上升而去!

一瞬間,我們幾人的身體,便已經出現在了黑洞之下,當我的身體,即將被黑洞吞噬的時候,我卻突然下意識的輕聲呢喃了一句,“胡墨,再見!”

聲音尚未消散,我們幾人,連同我們的裝備,便一起進入了黑洞之中……

這一次的黑洞,與以往幾次,有所不同,但感覺卻有差不多,渾渾噩噩之間,我眼前的場景,便產生了變化……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色空間,已經消失無蹤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連綿起伏的翠綠羣山,在陽光的照耀下,這裏的一切,都充滿了生機,與“荒山”二字,倒是有些不太相符……

待我穩住身形之後,先是掃視了一下四周,陸茗軒,石乾坤,石毅,羅藝,以及我們的裝備,都在,直到此時,我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我們大家,都平安無事的進入了荒山區域……

不,並不是“我們”,因爲,胡墨,並沒有跟上來,或者說,她永遠都不會跟上來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儘量讓自己不去想胡墨,因爲,一旦想到胡墨,我怕,我又會忍不住的哭出來!

所以,我決定,爲了分散我的注意力,我選擇,先觀察一下四周……

在我的四周,盡是連綿起伏的山巒,山巒之上,綠草橫生,巨樹遍地,景色怡人,而且,這裏的空氣也格外的新鮮,氣溫也非常適宜,與之前的沙漠,火山和冰川相比,簡直就是天堂!

可是……這裏最大的那棵樹,在哪? 我狐疑的繼續打量着四周,就在這時候,羅藝的聲音,便從我的身邊響了起來……

“楚風!快看那邊!”

羅藝舉着狙擊槍,用狙擊槍的倍鏡,朝着我的左前方觀望而去,循着羅藝的方向,我也手搭涼棚,朝着那個方向眺望而去……

我發現,那裏,真的有一顆比普通的巨樹,大上數倍的樹冠,這麼說來,能夠擁有如此巨大樹冠的樹,那麼,那棵樹應該就是這片區域之中,最大的巨樹了吧?

“走!”

“就去那裏!”

“時間不等人,我們要立刻動身,而且千萬不能停下來!”

衆人紛紛出言,士氣高昂的喊了起來……

其實,我知道,大家只是避免去談胡墨的話題而已,這樣做,也只是大家爲了分散各自的注意力,而不得不採取的行動罷了!

“出發!”我低吼一聲,背上了登山包,便率先朝着那座距離我們還算比較遠的高山,狂奔而去,那裏生長着這片區域之中,最大的巨樹,也就是,我們通向古殿區域的通道所在地!

正所謂,望山跑死馬,我今天算是徹底明白這句話的含義了!

那座高山,看起來距離我們比較遠,可真走起來,我才發現,我用“比較遠”三個字來形容,實在是太不貼切了!

什麼叫比較遠?

簡直就是非常遠!特別遠!

我們這一行五人,從白天走到了黑夜,又從黑夜走到了白天,整整一天一夜,不眠不休,甚至連吃飯喝水,都是在行進中進行的!

而且,在行進的過程中,我還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我的神識,徹底被封印了!

不僅是我,包括陸茗軒等人在內,所有人的神識,都無法開啓了!

看來,打從進入冰川區域,我們的內勁成爲了擺設之後,在這荒山區域,我們的神識,也徹底被廢了!

沒了內勁和神識,也導致我們的戰鬥力大損,只能依靠一些特殊能力,比如,陣法,符籙,道術,以及類似天機眼和鬼脈之力這種力量去戰鬥了!

如果,我們在荒山區域,遇到了以道術而聞名於世的龍虎山,恐怕,我們還真的要經歷一番極其慘烈的死戰了,畢竟,我們的團隊之中,對於道術最精通的李靈兒,不在團隊之中,而擁有創造奇蹟能力的胡墨,也離開了我們……

總而言之,荒山區域,應該不會那麼容易讓我們通過,畢竟,我們這一路走來,前進的速度始終都不慢,正在全力追趕走在我們前面的其餘勢力,而多次受到狙擊,影響了前進速度的其他勢力,估計也比我們快不到哪去!

除非,那些勢力真的如雪狐所言,已經解決掉了荒山區域的守護者妖樹,進入到了古殿區域,否則的話,我們,絕對不會那麼輕易的通過這裏!

趕路,仍在繼續,直到第二天,那座高山,距離我們,仍舊還有很遠的一段距離……

我一邊前進,一邊手搭涼棚,朝着遠處的那座山峯望了一眼,隨後,我便回過身,望向了身後衆人……

其他人倒是還好說,雖然沒了內勁和神識,但大家的身體素質,卻是早就已經達到了人類的極限,甚至是超越,可羅藝……就算她是特種兵,就算她出身軍隊,但仍舊改變不了,她只是普通人的事實,她的體能,遠不能和我們相比!

此時的羅藝,已經是面色發白,腳步虛浮,僅僅靠着堅韌的意志力,在強撐着身體,跟着我們繼續前行罷了! 其實,我們大家都知道,羅藝的身體素質不如我們,也碰巧,我們在冰川區域,丟棄了最重的電暖器和半數電瓶之後,各自的登山包也都空了不少,所以,大家便決定,將羅藝登山包中的東西,都平分到了大家的登山包之中,也就是說,羅藝現在,也只是揹着一支狙擊槍,身上放着兩支沙漠之鷹罷了!

可饒是如此,羅藝,仍舊已經到達了身體的極限!

我有些心疼的看了羅藝一眼,隨後,我便將身後的登山包取了下來,並且朝着石毅扔了過去。

石毅也不廢話,直接抓住了我扔去的登山包,並且背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做完這些之後,我便停下了腳步,反身走向了羅藝,當我走到羅藝身前的時候,二話不說,先是拿下了她肩上的狙擊槍,又將狙擊槍扔向了石乾坤,隨後,我便不由分說的彎下了身體,直接一把將羅藝橫抱了起來!

對於我的舉動,衆人似乎並不驚訝,但羅藝,卻是嚇了一大跳,本應是無精打采的俏臉上,登時浮上了一抹紅暈,那雙之前幾近空洞的雙瞳,也在這一刻,重新煥發了光彩,只不過,她的雙瞳之中,充滿了羞澀……

“別掙扎!”我知道羅藝一定會反抗掙扎,所以,我便在她還沒回過神來掙扎之前,輕聲對她說道:“我知道,你已經到達體能的極限了,所以,在我們沒有離開荒山區域之前,讓我一直抱着你,或者,等你的體能恢復了一部分之後,我再放你下來!”

我的話,很堅決,而且還是用一種不容置疑的口吻,對羅藝說的。

我知道,羅藝很倔強,她也很想拒絕我的好意,但現在,真的不是客氣的時候,我說過,我們幾個人來,就要幾個人走,但胡墨,已經成爲了特例,我不想讓我的隊伍之中,再出現第二個特例了!

聽了我的話,羅藝竟然出人意料的點了點頭,這乖巧的模樣,真的讓我很難和曾經那名高冷的女警花聯想到一起……

不管怎麼說,羅藝不反抗,就是最好的結局了,當即,我便不再有任何的顧忌,當先邁出了步子,朝着那座看起來,離我們仍舊很遠的山峯,移動了去……

枯燥的趕路,仍在繼續,不過,好在我們這一路走來,並沒有碰見任何的敵人,其實,別說是敵人了,就連有活氣的生物,我們都沒有遇見過!

在如此龐大的荒山區域,連他孃的一隻鳥都沒有,這實在是太反常了!

自然而然,這種反常,也讓我們將警覺性,提升至最高!

我抱着羅藝,趕了一白天的路,直到夜晚,羅藝才以恢復了不少體力爲由,從我的懷中跳了下去,可是,我們卻仍舊不敢有任何的懈怠和停留!

因爲,雪狐在我們離開冰川之前說過,讓我們千萬不要停下,一口氣找到巨樹,進入古殿區域,所以,我們也自然沒有違背雪狐的囑咐,馬不停蹄的繼續趕路……

夜以繼日,腳步不停,我們足足走了三天三夜,終於,那座山峯,離我們也越來越近,直到第四天的正午時分,我們,終於來到了那座山峯的山腳下,而在山頂之上,那棵比其他樹木,足足大上幾倍的樹冠,也終於正式的進入到了我們的視線中了…… 站在山腳下,朝着山上望去,那樹冠,就像是那座山峯頂端帽子,幾乎將山峯頂端完全覆蓋在了其中,這最大的巨樹,果然不是浪得虛名,這一次,我敢肯定,我們沒有找錯目標!

“終於……終於到了!”石乾坤無比疲憊的喘着粗氣,一雙小腿,顫抖不止。

“如果再走一天,俺保證,俺絕對堅持不住!”石毅不僅雙腿在輕顫,就連之前那挺的筆直的腰,都彎垮了下去!

陸茗軒倒是沒說什麼,只不過,她蒼白到極點的臉色,已經向我們說明,她,也到達了體力和精神力的臨界點了!

至於我,其實我的狀態也沒比大家好到哪裏去,但是,身爲大家的精神領袖,我不能倒下,哪怕我明知自己已經不行了,但我卻必要要繼續硬挺!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幾天的趕路過程中,羅藝沒再讓我抱過,也許是因爲不好意思,也可能,是因爲那天的休息,讓她的體能又恢復到了巔峯,總而言之,羅藝現在的體能和精神,估計也處於崩潰的邊緣了!

可以想象的出,我們這一路走來,幾乎早就將體力消耗殆盡,支撐我們走到這裏的,只是隱藏在內心中,最後的意志力!

不過,話說回來,如果在這時候,我們碰見了敵人,那麼……

我不敢再往下想了!

“小舅子,反正我們已經到山腳下了,再進一步,就是山頂上的巨樹了,我們,不如休息一下吧!”石乾坤一臉苦逼的對我說道:“你看,我們這一路走來,也沒碰見半個人影,別說人影了,連鬼影動物影都沒碰見過,休息一下,應該不會有事的!”

“不行!”我立刻擺手,拒絕了石乾坤的提議,“我們距離巨樹,也只有一步之遙了,我們不能現在休息,就算要休息,也要等到進入巨樹,或者進入古殿區域之後,再休息……”

我的話還沒說完,便被石毅耿直的打斷了,“可是,楚風,俺們已經在這裏站了不短的一段時間了,這,應該算是停下來,和休息了吧?”

聽了石毅的話,我的心頭,頓時浮上了一抹不祥的預感……的確,我們在山腳下,的確已經站了很久,而且,就在我們大家說話之際,冥冥之中,也算是變相的停下來,休息……總的來說,我們已經打破了雪狐對我們的囑咐!

我清晰的記得,在我們離開冰川區域的前一刻,雪狐還刻意的囑咐了我們一句,並且,雪狐的聲音之中,還帶有一絲的狡黠,雖然我並不知道那一絲狡黠,究竟代表了什麼,但是,我敢肯定,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然而,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忽的,距離我不遠處的密林之中,卻是沒來由的傳出了一陣“沙沙”的聲音……

這陣“沙沙”的聲音,彷彿是來自地獄的招魂曲,一下子便將我們大家嚇的一激靈!

當即,所有人,紛紛如臨大敵一般,朝着我們身邊的那片密林,投去了警惕的目光,甚至,大家已經開始暗中蓄力,羅藝也舉起了手中的狙擊槍,將槍口瞄準了那處位置……

看來,大家已經準備全力一戰了! 沙沙……

樹葉和樹枝之間,相互碰撞摩擦所產生的聲音,仍在繼續……

踏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