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說今天是周雨萌和佟寶兒給林天成踐行,但客人沒到齊就開始吃喝,還是很不禮貌的。

朱家昊的笑容有些陰沉,道:「不是。一個唱歌的,叫他過來應個景兒。」

朱家昊這邊說著,包廂的門就被服務員推開,一個三十幾歲的男子進入包廂。

男子上面穿了件棕色大衣,衣擺差不多到了膝蓋,下面是一件牛仔褲,腳下穿一雙高筒靴,鞋帶刻意沒系,給人的感覺雖然不是胡里花哨,但很彰顯潮流品味。

林天成看著對方有點眼熟,仔細一想,面露異色。

是古浪!

差不多十年前,古浪橫空出世。

他聲音沙啞滄桑,聽起來有一種大漠風沙飽經風霜的感覺。旋律簡單、流暢、耐聽。嗓音未經修飾,有質感、有張力。

特別是軍歌和情歌,唱起來得心應手。

早些年的時候,古浪可謂紅遍大江南北,一些經典歌曲家喻戶曉,隨便走到哪裡,都能聽到播放他的歌曲。

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幾年古浪變的不流行了,但也算是一個大明星。

林天成沒有想到,朱家昊竟然把古浪叫來了,真有本事。

林天成臉上的驚訝,沒有逃出眾人的視野。

大家心裡就想,沒見過世面的土鱉!

如古浪這種級別的歌手,他們隨隨便便可以叫來。事實上,在福滿樓,就算是看見巨星登台獻唱,也不足為怪。

古浪一進來,就面帶笑容,雙手合十致歉,「抱歉,路況不好,再加上被歌迷堵了不少時間,來晚了。」

朱家昊臉色有點陰沉,本來是要發飆的,看見古浪連聲道歉,就忍著沒有做聲。

林天成這才知道,為什麼卜簫讓他坐這邊了,這邊正對著表演台,可以看錶演。

有個公子哥扭過頭,對古浪道,「這頓飯呢,是給林教官踐行的,唱幾個軍歌來聽。」

古浪點了點頭,開始試音。

顯然,這種場面大家都見的多了,大家都不再去看古浪,就好像古浪不是明星,只是一個路邊攤賣唱的歌手。

卜簫對林天成很客氣,開始和林天成談話,「林教官哪裡的?」

「雲城的。」

看見大家面露狐疑之色,林天成又道,「江岸省。」

大家臉上的鄙夷之色就更濃了,江岸省還是相對落後的,算是一個農業大省。

「林教官不算義務兵了吧?」卜簫問。

「不算。」

卜簫就點了點頭,「現在當兵不比以前了,努力提干,還是相當有前途的。」

林天成道:「沒有一官半職,也沒想過提乾的事,就是在軍隊裡面混幾天,可能回去就不來了。」

卜簫就沒有再問了。

三言兩語,他已經探出了林天成的底細。

江岸省,雲城,窮地方。

如林天成年紀這麼大還在當兵,而且淪落到當佟寶兒和周雨萌的教官,顯然在軍營混的很不好。

林天成說回去就不來了,證明林天成向上爬沒有希望,這才有了轉業回地方的打算。

如林天成這個情況,轉業回地方,能夠弄到一個編製就很不錯了。

雖然大家都弄清楚了林天成的底細,不過因為周雨萌佟寶兒對林天成很好,大家當然不會給林天成臉色。

好幾個公子哥,吃飯的時候,目光一直落在冉冬夜的身上。

大家心裡想,這傢伙艷福不淺啊,雖然沒本事,卻帶了三個這麼漂亮的女兵。

佟寶兒的主意,大家是不敢打的,來頭太大。而且卜簫對佟寶兒有意思。

周雨萌也有人預定了。

只剩下冉冬夜。

只是,當大家看見朱家昊對冉冬夜格外熱情的時候,就知道冉冬夜被朱家昊看中了。

今天這個圈子裡面,除了卜簫,就是朱家昊牛,大家只能收起了那點小心思。

「林教官,你嘗嘗這個。」周雨萌給林天成夾菜。

佟寶兒也笑吟吟地夾起一塊排骨。

朱家昊就笑,「寶兒什麼時候連蕭少喜歡吃排骨都知道了?」

卜簫也看著佟寶兒,滿臉開心笑容。

佟寶兒站起身,用筷子夾著排骨,繞過了卜簫的碗,放在了林天成的碗里,「我是夾給林教官吃的。」

朱家昊一擊馬屁拍到馬腿上,臉色一下就難看起來。

卜簫也有些尷尬,自嘲道,「果然什麼情都比不過戰友情啊。早知道這樣,我就應該也去軍營。」

說完,卜簫對林天成舉起酒杯,「林教官,我敬你一個。」

林天成就和卜簫喝了一杯。

林天成一個人帶三個女兵,都是美女,三人都以林天成為核心,這讓大家有點不舒服。

朱家昊對大家使了個眼色,打算灌林天成的酒。

朱家昊起身舉杯,對林天成笑道,「林教官,這杯酒我敬你,我先干為敬了。」

說完他一飲而盡。

林天成又喝了一杯。

馬上又有其他人起來敬酒。

今天是周雨萌和佟寶兒組的局,卜簫等人又如此熱情,林天成臉皮薄,沒好意思拒絕,酒到杯乾。

一圈酒喝下來,林天成又倒了杯酒,起身對大家道,「這麼多朋友,我一個一個敬肯定吃不消,這杯酒我敬大家,謝謝大家的熱情招待,如果大家不介意,去鳳城或者雲城可以找我。我幹了,你們隨意。」

就幾個人臉上就露出不可覺察的譏諷。

去鳳城或者雲城找他?

他還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如果今天不是看在佟寶兒和周雨萌的面子上,他還以為他有資格和大家坐在一起?

朱家昊道:「巧了,其實我在鳳城還真有個朋友,叫蘇俊逸。不知道你認不認識。」

卜簫就皺了下眉。

蘇俊逸他是見過的,那可是鳳城有名的大少,在他們這個圈子裡面,都略有幾分薄面,林天成怎麼會認識呢?

雖然他也對林天成沒有好感,但當周雨萌和佟寶兒的面,是不能讓林天成難堪的。

朱家昊也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連忙道:「行,去鳳城一定找你。不過你們當兵的都是海量,第一杯敬酒要一心一意才行。」

林天成道:「那就少喝一點。」

又有人搖頭,笑道,「第一杯敬酒,不但要一心一意,還要滿心滿意。」

林天成就有點頭疼,他已經喝了六七杯,再喝一圈肯定醉。

這個時候,冉冬夜道:「林教官喝多了,我來代替他敬酒。」

「還有我。」周雨萌道。

「我也要來。」佟寶兒不甘示弱。

卜簫嗔怪地瞪了佟寶兒一眼,「寶兒,別搗亂。你又不會喝酒。我生日都沒見你喝過酒。」

佟寶兒理所當然的道:「那我今天也要喝,我們是一國的。」

大家的笑容就紛紛收斂,饒是卜簫氣場足,心胸開闊,臉上也微微閃過幾分怒意。

冉冬夜三人是林天成的兵,她們三個人主動開口,而且態度堅決,其他人就不好說什麼,等著聽林天成怎麼說。

…… 顧老爺沒有想到自己不過到一個小鎮上運貨,能遇到貴人,讓他以前受的傷好了,如果,如果他真的還能再有孩子,以後,以後他一定會感謝對方的,抱着這樣的想法,顧老爺回去之後就請大夫過來看了藥方,還有那一丸藥,最後確認那怕是治不好病,也不會吃出問題來,顧老爺就真的開始試了。

顧夫人是這些人中最急動的,她自己沒有能生下孩子,老爺的其它女人也沒有能生下孩子,那個孩子根本就不是老爺的種,如果有可能老爺不會願意,她又怎麼可能會甘心,只希望老爺的身體真的能好起來。

顧小少爺還是一個十歲的小少年,只是他和普通的少年不一樣,他無意中知道了自己的身事,那些人聯繫了他,也讓他知道了他會在這裏出現,所有的一切都是族老他們算計的結果,一切都因當感謝他們,可是憑什麼,他有了機緣,怎麼可能會給那些人,所以他一定要更努力,只有讓自己強大了,才能讓那些人知道他可不是自己父親那個蠢貨。

「父親。」這些年父親總是在外面做生意,很少回家,以前他只覺得對方那麼努力,就是想要讓家族更好,後來他發現自己親不是父親親生的孩子,聽那些族老的意思,父親也不會再有自己親生的孩子,他沒有辦法理解父親這樣做的原因,也知道父親怕是不想要見到自己的。

可是他是顧家未來繼承人,在沒有將東西拿到手之前,有的東西那就不是屬於他的,他又怎麼可能會讓這樣一切失控,這個時候的顧小少爺年紀還太小了,他能藏住自己知道身事的想法,討好和努力這些都是可以被看到的,而這個時候所有人都沒有往他已經知道自己身份上想,只覺得這是對父親的親情。

」文成,這段時間表現得很不錯,父親給你帶了禮物,回去好好休息。「顧老爺對這個兒子沒有感情,或者說是討厭的,這就是自己被人算計的證據,有這個孩子的存在,他當年因為輕敵最後鬧得一輩子都不會有孩子的事情,就很有可能會被人發現,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會喜歡這個兒子,那就奇怪了。

冷冷淡淡的相處,這是他們之間的常態,這讓顧小少爺錯過了知道一些事情的機會,也讓後來突然多出那麼多的弟弟妹妹,打了一個錯手不及,也就有了後來鬧得事情很難看埋下了禍根。

當然這個時候的顧小少爺還不知道,更加不知道這些都是因為上輩子他做得太狠了,為了一個女人不將人命當人命的事情,讓一位老太太記恨上了,既然未來是一個威脅,那就將對方的牙拔掉好了。

如果這樣對方還可以活得好好的,她也無語過說,就是對王小花這個小姑娘,她現在也沒有真正的出手,動手的原因還是因為她自己招惹上來的,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上他們家討厭要東西了,雖然都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也足夠讓人覺得噁心的。

」小姑娘,我們家種的苜蓿草是用來養牛羊的,如果你想要吃,那就拿銅板來買,兩文一斤。「宋二媳婦剛剛進家門,知道村子裏鄰里之間要一些東西是因當的,可是這在天過來要東西,那就真的有些過份了,這才決定斷了對方的想法。

」宋二嬸嬸,我家姐姐有送豬草到你們家呀?為什麼就不能給點苜蓿草給我們了?我們要的也不多?「王小花那裏不知道這其中的差別,聽說宋家已經開始將這些做成飼料,那怕是到了冬天,也能養著那些動物,看着宋家越來越好,他們家還是那窮得連肉都吃不起的樣子,她也是想要拿些好處的。

只是那個小白花女主一直沒有出門,她找不到機會接接對方的機會,這才想了這麼個笨辦法,不說能拿到多少好處,至少可以噁心一下宋家人,只是她沒有想到不過兩天,這個死女人就敢向她要錢,怕不是想錢想瘋了?

宋寶兒正在識字,她已經是一個四歲的成熟寶寶了,從去年開始識字學規矩,可是她的年紀還小,更多的時間反而是用來玩了,奶奶給她和哥哥做了很多的玩具,學習之後就是玩的時間,時間按排得很合理,小孩子也不會覺得累,還覺得特別有意思,每天都會和奶奶講他們今天學到的東西。

」寶兒想要出去玩嗎?「躲在家裏從來就不是她的作風,當然掉身份的出去挖野菜,也不是她會做的事情,不能做這些,也不是一點事情都不能做,就比如他們準備去縣城裏轉轉,帶着一個兒媳婦一個兒子,再加上孫子孫女一起,這是很正常的配製。

」奶奶,寶兒想要出去玩,還要哥哥一起。「哥哥正在背書,她的記憶力比哥哥更好一些,早就已經會背了,哥哥覺得不太熟,還在那邊背着。

」好好好,都去,都去。「大孫子天賦不如大孫女好,但這孩子是個刻苦的,有時候天賦很重要,但對於普通的聰明人來說,刻苦反而比聰明來得更重要一些,因為他們可以堅持下去,這個大孫子就是這樣的人,以後那怕是不能成為最厲害的人,也能走得很遠很長。

宋家現在過得很不錯,但他們家想要購買馬匹,也是根本不行的,這個是有身份才能購買的,最低的標準就是秀才,沒有這樣的身份,那怕是你家裏富可敵國,也只能坐牛車和驢車,想要坐上馬上就得進和到士族階層。

所以宋家出行都是坐着牛車的,他們家有兩頭牛,所有是有着兩架牛車的,只是他們家車棚則只有一個,當年就是給原主準備的,後來原主生病了,就不怎麼用了,這次突然要出門,也是早早就開始準備起來,這車棚就是最先準備起來的,只是在準備的時候,這個車棚並不是很大,只能坐一下一個大人兩個小孩子,所以坐有家棚的就是宋綿綿帶着兩個孩子。

老三夫妻兩個則是坐着沒有車棚的牛車,說真的這讓宋三媳婦很不習慣,她家裏條件很不錯,那怕是搬到鎮上,也從來沒有坐過這樣的牛車,是真的很不習慣,沒有辦法只能給自己加了一個圍帽,讓自己能自在一些。

」三哥,咱們這樣真的不會奇怪嗎?「宋三媳女很不自在,轉頭又去問丈夫,想要從對主那裏聽到認同的話,她不想要讓自己不自在,也不想要在村子裏成為特別的人,如果宋三對她不好,她可能還不敢說,可是宋三對她是真的很好,這個時候問出來,一點也不會不自在。

」不會,這樣曬不黑,以後都會是漂漂亮亮的,那裏會有人嫌棄。「宋三臉上帶着笑,他很喜歡妻子的天真,他也會保護好對方的這一份天真,他們家以後也會一直這樣好好的。

宋家出行有兩輛馬上,他們家住得其實是有些騙的,也不會從村中過,一般人家裏也注意不到他們家,也就是離他們家不遠的王家人能注意到,誰沒事天天盯着別人家裏怎麼出行的,除非那個人是特意的。

王小花一直關注著宋家的事情,她想要看出宋家是怎麼賺錢的,也想要看看女主,這女主突然之間出現了,她可不就得好好看看,看到那個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心裏那顆嫉妒的種子一下就起來了,她沒有原主的記憶,那怕是在小說里,她也沒有多少同理心,頂多就是覺得女主好遠。

她都已經穿書了,也可以搶對方的好機緣,以後會比對方過得更好,可是看看對方過得比自己更好,她心裏本來就不心的那顆心,馬上就更不平了,嫉妒的種子也開始生根發芽!

王小花開始回想宋寶兒的一生,小說是從宋寶兒訂親開始寫起的,前面也只是一筆帶過,上面有提到過一句宋家奶奶一病多年,家裏的銀錢都用在了看病和宋四叔讀書上面,現在宋奶奶看起來身體很好,不像是生病的樣子,也就是再過不久這位老太太就會開始生病了。

現在只有一個讀書人怎麼行,再多加一個病人不就更好了,在古代讀書和看病都是很費錢的一件事情,她就想要看到宋家越過越差,對宋家人生病的事情,那自然是喜歡看到的。

不管王小花怎麼想,家裏少了一個人,家裏的事情可是一點沒有少的,她原來因為是雙胞胎的關係,也沒有做什麼事情,可是現在就不一樣了,她每天都有挖一籃子野菜的任務在,以前可以去宋家要些苜蓿草回來,這個也是可以當成野菜的,可是現在她就算是敢去,人家也不會給,不得以只能自己提着籃子去挖野菜。

」福哥兒,咱們往那邊去好不好?那邊有甜草,我給你摘很多。「王四丫因為姐姐被賣掉的事情,總覺得五妹妹就是一個危險人物,不因當和對方離得太近了,本着這樣的想法她總是會帶着弟弟去更遠一些的地方挖野菜,兩人也不會一起出發,可是能挖到野菜的也就那麼一點地方,會遇到的可能性也很大。

雙胞胎的感情是很好的,那怕王小花穿越而來,對這個哥哥不怎麼喜歡,還是架不住哥哥喜歡和她一起玩,這就讓遇到的時候,王四丫不得不和王小花待在一起,她總是會覺得不自在,想要離得遠遠的,一個小孩子的行動,很好理解,也讓王小花不怎麼高興了。

王小花在現代的時候沒什麼文化,但是她待過很多的工廠,那怕是做最基礎的工作,有很多的手工業其實都是知道的,就比如說做一些小吃,她也開始做起來,準備弄好了就拿到鎮上去賣掉。

。 「那是什麼?」閻煜喃喃道。

墟島爆開的氣浪讓他這個作為仙人境修士都覺得心有餘悸。而能直接撕裂墟島的黑色流光豈能是凡物?

「流空梭!」

宋不群低聲解釋道:「這是蠻域強者打造的虛空飛船,據說使用了域外隕鐵鎚煉而成,專門克制墟島!」

流空梭體型小,速度快,短時間的爆發力量能夠撕裂大部分墟島的防禦。這也是許多蒼域皇朝的夢魘。

不過,流空梭也要弊端,只要它出現的地方,就會有股特殊的壓迫感。所以,宋不群可以在第一時間發出警告。

秦楓暗自頜首。

這荒境空間浩蕩無垠,危機四伏。不時爆發的恐怖氣浪讓梁朝和紫鉞將士感覺就像是在刀劍上跳舞。

他們不敢貿然發動攻擊,只能四處遊盪,尋找機會。

但很顯然,這一片區域最不缺的就是人。有一座墟島被轟散了,隨即湧上來掠奪資源的不僅有擊潰他的對手,還有許多遊離四周的大小勢力。

梁朝和紫鉞皇朝想要撿漏,都沒有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