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秦巖人在四象,他們這些人是散養的狀態,但是李天霸知道,只要秦巖回來所有的人都會到位的。

小白跟李天霸告別以後回人類世界找子涵了,他現在也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同時雖然牽掛着詩詩,但是心裏還是有一些不舒服。

如果不是詩詩無理取鬧,他怎麼會跟着子涵去蘇格那樣的地方,更不會被詩詩看到,現在到好一切都是他的不是了。

小白無精打采的回到了家裏,沒有見到子涵,小白知道子涵肯定去餐廳了。

小白到家裏後沒想着去餐廳找子涵,他畢竟也是天仙級別的高手了,有小鬼在自己身邊是能夠知道的,當他確定是花精房間內有小鬼後立馬給子涵打電話了。

“小白,你回來了?找到人了嗎?”子涵笑着問道。

“你在餐廳嗎?花精家怎麼回事?”

子涵聽小白問的問題知道小白此時在家裏呢,“不用管了,花精的朋友應該會住一段時間的。”

“哦,那我去餐廳找你吧。”小白一個人在家裏也沒事情可做。

他們兩人能感受到女鬼的存在,同樣花精也能感受到子涵跟小白的存在。

小白出門的時候,花精開了門。

“小白回來了?”花精探出頭問道。

“花精,你在家裏啊?”小白熱情的跟花精打招呼。

“嗯,你去哪裏啊? 總裁寵妻無下限 子涵沒在家嗎?”一會陳奕霖要來家裏看她,家裏有付欣欣在,她不好意思。

本想着子涵小白在家裏,還能幫忙照看一下付欣欣,結果兩人都出門了。

“我去飯店,子涵開的飯店馬上要試營業了,他一個人忙不過來,我去幫他。”以前花精在家裏知道他們回來也不會出來的。

這次花精主動開門說話,小白還真是有些不習慣。

“那替我恭喜他,你去忙吧。”花精說完準備關門。

“花精,你是不是找我有什麼事情啊!”小白覺得花精出來肯定跟小鬼有關係。

“我家裏有位小朋友,以後你跟子涵多多關照一下。”花精微笑着說。

不知道什麼時候,付欣欣已經飄在了花精身後,看到小白後一直微微笑着。

“大哥哥好!”付欣欣在花精的身後有禮貌的說道。

“你好,小美女!”小白本身就是一個很樂於助人的人,對花精的請求他肯定要幫的。

“你這孩子,什麼時候過來的,一點聲音都沒有。”花精回頭對付欣欣說道。

付欣欣委屈的說:“主人,是你說話太入神了,我走路是沒聲音的啊,我飄着走的。”

花精立馬覺得自己說錯話了,對一個小鬼來說,提她的缺點就是在揭她的傷疤。

“不好意思啊,我忘記了。”花精感到抱歉。

“沒關係,沒關係,謝謝主人爲我着想。”付欣欣聽到了花精跟小白的談話。她知道小白也是一位高手,法術不低於花精的。

有這樣的高手罩着她,她覺得自己非常的幸運,再次出現在許碩的面前,是她死後的心願。

雖然不知道自己的法力會進步到什麼程度,只要能再見許碩一面,她就沒有遺憾了。

“你們聊着,我先走了,回來見,有時間到我們房間來玩哦。”小白熱情的邀請着兩人。

慕容雪菡三人沒想到她們根本進不了四象境內,在四象邊界跟守衛者四角獸大戰了三天三夜,直到三人身受重傷後,四角獸才大搖大擺的回到了自己的駐地!

“這個怪物也太厲害了,沒想到我們三個神級別的人都不是它的對手!”慕容雪菡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

“四象內一定全部都是高手,只是不知道秦大哥現在怎麼樣了!”狐小仙擔心的說道!

“他身邊有木景年,應該沒有事情的,我們三人先找地方養傷吧!”詩詩虛弱的對慕容雪菡跟狐小仙說道!

四象三人是進不去了,看樣子只能祈禱着秦巖能夠平安無事了!

在她們看來,一個小小的神獸都這麼厲害,可見四象內的人會更厲害!

恐怖降臨 畢竟神獸都是有主人的,神獸都這麼厲害了,那神獸的主人肯定更厲害了。

“我們去哪裏?我們現在離風人世界是最近的,可是我們跟這裏的人都不熟悉,我們傷的這麼重,並且跟神獸大戰了三天三夜,體力已經透支了。”狐小仙無可奈何的說道。

“只能讓風王派人把我們送到魚人世界了,在魚人世界我們能夠住在仙帝府。”在慕容雪菡看來,只有在仙帝府是最安靜的,他們對魚人世界也是最熟悉的。

“我贊同雪菡姐姐這個主意,我對魚人世界比較熟悉,在那裏也沒有人能打擾我們。”詩詩讚同的說道。

三人商量一致的時候發現,三人此時除了說話的力氣根本沒力氣站起來了。

“壞了!我根本站不起來。”詩詩邊說變笑,她沒想到自己會有今天,她看着身邊的兩人,跟她一樣的姿勢,說話有氣無力,又困又累,又身受重傷。

“我也是!太累了。”說完狐小仙不停地咳嗽了起來。

“我不會死這裏吧,我要是死了,你們此生可見不到我了。”慕容雪菡無奈的說道。 “雪菡,你胡說什麼呢?我們現在什麼也不要想,好好的睡一覺,醒來了趕緊回到風人世界的地盤,我們就安全了。”狐小仙盯着慕容雪菡說道。

“小仙姐姐說的對,我們現在就睡一覺,那個神獸既然沒有殺死我們,證明它並不想殺了我們,我們在這裏大可以安心的休息。”

詩詩臉上的傷口還在留着血,處理不及時很有可能留下疤痕,但是詩詩一點都不擔心,她知道只要去了人類世界,抹上秦巖公司的產品很快就會好的。

唯一擔心的是身體內的血會不會流乾了。

“你們兩人身上的傷要不要緊,如果不行了說話。”慕容雪菡看着詩詩說道。

她能清楚的看到詩詩的臉在不停的流血,這個時候大家又是筋疲力盡的狀態,誰都顧不上誰。

就在這時木景年出現了,她們三人剛到禁地想進入四象的時候,木景年就知道她們來了。

本以爲她們三人發現了神獸的厲害後,就會知難而退,沒想到竟然跟神獸大戰了三天三夜。

木景年本想着第一天就來的,但是那個時候如果讓她們離開,她們肯定不會安心的,只有在她們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出現了。

“你們三個啊,讓我說你們什麼好啊,你們怎麼就不聽秦巖的話呢!”木景年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說道。

“你怎麼現在纔出現?你是來帶我們到四象的嗎?”慕容雪菡看到木景年後已經沒有當初剛認識時候的客套了,現在見到他後是有什麼說什麼。

“我早一點出現,你們怎麼能夠聽我的話呢,現在這個時候送你們回大世界,不是最合適不過嗎?”木景年面帶着笑容,木景年那無公害的的笑,誰見了都會沒有脾氣的。

“爲什麼送我們回去,我們要去四象找主人,你帶我們進入四象吧。”

木景年在這個時候來,不用想守護着路口的神獸就是木景年的了。

“木哥哥,我們都到這裏了,我們受了這麼重的傷,你就讓我們進去吧。”詩詩努力的擠出微笑笑着說。

“你們不能去四象,你們去了秦巖會分心的,只會添亂。”木景年嚴肅的說道。

“我們去了是照顧他的,你告訴我們他現在在幹什麼?”慕容雪菡斜了木景年一眼說道。

“你們去了自己都照顧不了,還想着照顧他,老實的在大世界呆着吧,他現在非常的好,你們不用擔心了。”在木景年看來,他們在大世界內生活是最安全的。

“你怎麼知道我們照顧不好自己,你不是可以幫助我們嗎?我們跟着主人這麼久了,我們一起經歷了很多的困難,還有什麼是我們不能一起面對的。”慕容雪菡不服氣的說道。

她也知道木景年的實力,如果木景年不答應,她們肯定是去不了了。

平日裏在大世界小世界人類世界威風慣了,沒想到神獸一下打敗了他們三人。

三人本來就已經覺得沒有面子了,木景年出來又把他們損了一通,三人暗自發誓將來一定讓木景年知道她們的實力。

木景年聽完慕容雪菡的話笑了笑,一伸手身邊立馬出現了十多個身着侍衛裝扮的人。

“把他們三人送到風人世界的王宮門口,交給那邊的侍衛。”木景年說完後立馬消失了。

就如同他神不知鬼不覺來一樣。

“這個木景年,也真是有意思,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狐小仙笑着說道。

“不管他怎麼來的怎麼走的,至少他是來幫助我們的,他們送我們回去,比我們自己回去要好很多吧。”慕容雪菡笑着說道。

“他都說了秦大哥很好,我們這一趟沒有白來,並且我們也知道怎麼找到木景年了,以後需要他的時候,我們直接來這裏搗亂就好了。”詩詩笑着說道。

四象的侍衛法術也很高,除了法術高,人也非常的傲氣。

他們要是不是奉了木景年的命令,是根本不會管她們三人的死活的。

一個侍衛粗魯的把詩詩抗在了肩上,立馬飛快的向風人世界走去。

詩詩整個都暈了,沒想到四象的侍衛這麼厲害。

“你們慢一點,不要這快啊,我臉上還留着血呢。”詩詩有些生氣,這些人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

“詩詩!”慕容雪菡見詩詩被粗魯的弄走,立馬喊詩詩了,第二個詩字沒有說出來的時候,詩詩已經看不到了,可見侍衛的實力不一般。

“喊什麼喊。”隨後又有一個侍衛直接背上慕容雪菡,一個侍衛揹着狐小仙。

迅速的趕上了揹着詩詩的侍衛,詩詩見慕容雪菡上來了以後笑着說:“雪菡姐,你們這麼快追上來了啊!”

慕容雪菡衝着詩詩點了點頭,“我們到了風人世界就好了。”

在慕容雪菡狐小仙跟上來以後,詩詩仔細觀察這些帶着金屬面罩的侍衛們,一個個帥氣的不行,說話也是非常的簡練。

“帥哥有女朋友嗎?”詩詩問揹着她的侍衛,侍衛聽了詩詩的話微微的愣了一下,隨後沒有回話繼續向前走。

詩詩本想着跟侍衛套套近乎,沒準能被帶進四象呢,沒想到這侍衛還真是傲氣。

大世界的侍衛見了她們哪個不是卑躬屈膝的,這四象的侍衛法術高人也很傲氣。

“跟你說話呢?怎麼不說話?難道你是啞巴?你是聾子?”詩詩故意這麼說想氣氣侍衛。

神醫廢柴妃:鬼王,別纏我 但是侍衛就像是得到命令一樣,就是不跟她回話,詩詩知道他是故意的,他既不是聾子也不是啞巴。

要不然剛纔她問的時候,他就不會微微一愣了。

“你是不是有病啊?爲什麼不說話?讓我猜猜是什麼病吧。”詩詩已經下定決心了,一定要跟侍衛搭上關係,要不然她們去四象的計劃就落空了。

詩詩說話還是有效果的,侍衛也怕詩詩說出什麼難以啓齒的病來被大家笑話,只好回話了,“姑娘,你怎麼話這麼多?”

“我話多嗎?我跟你說話不回話,我只能不停地問了,既然你不是啞巴跟聾子,爲什麼剛剛不回我的話?”詩詩帶着質問的口氣問道。

“我們的任務是來送你們的,送完我們就回,沒有跟你們說話的任務。”侍衛一五一十的說道。 詩詩沒想到侍衛會這麼不給她面子,不過人家厲害,說不說她都沒有辦法。

“你這人怎麼這麼死板呢?他也沒有不允許你們在外面交朋友啊?多條朋友多條路,以後你們來我們這裏,我們還能好好的招待你們一番啊,到時候請你們吃火鍋!”詩詩大聲的說道。

慕容雪菡跟狐小仙此時對詩詩豎起了大拇指,她們沒想到詩詩竟然這麼會與人搭訕。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既然她們自己法術低進入不了四象,但是有了這幾位法術高的的侍衛就不一樣了。

“火鍋?是什麼東西?”不論男女果然是有吃貨的,揹着慕容雪菡的侍衛好奇的問道。

既然侍衛主動問了,證明詩詩的計劃成功了。

“火鍋非常的好吃,你們在四象肯定沒有吃過,只可惜我們今天身受重傷,要不然我們一定留你們吃了火鍋再走。”詩詩嘴上也就這麼一說,風人世界哪裏能夠吃到火鍋呢,她只不過是爲了下一次能夠跟這些侍衛見面。

“你說的這個火鍋,我們聞所未聞,等你們養好傷了,你們一定再來一回。”侍衛說道。

“那我們一言爲定,我們以後怎麼找你們啊!”詩詩趕緊問道,這裏沒有手機,不能隨時隨地的聯繫,只能是先問好怎麼聯繫了。

“在禁地的北面有一座山,是大世界與四象的分界線,你們若想找我們,直接到那裏吹這個哨子就好了。”隨後侍衛把身上的一個哨子給了詩詩。

原來幾人就是守護在邊界的侍衛,怪不得剛纔木景年一召喚就來了好幾個侍衛。

“我們知道了。”詩詩拿過哨子心情非常的激動,原來並不是只有神獸那裏能進入四象,原來由侍衛把守的山也能過去。

幸孕:冷梟的契約情人 雖然侍衛法術很高,但以後處理好關係後,進入四象也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了。

詩詩慕容雪菡狐小仙三人暗自在慶幸,終於跟侍衛搭上關係了。

幾人聽從木景年的吩咐把人送到了風王宮門口後就走了,此時三人已經可以站住了,被他們背了一路,三人清醒了不少。

“你們路上小心,我們傷好了就去找你們。”詩詩揮手跟他們告別。

風人世界出現了一大批的高手,風王雖然不知道狐小仙慕容雪菡詩詩等人會來,但是從他們進入風人世界的時候,他就已經知道了。

三人在宮門口還沒有站住腳,風王立馬就出來了,“幾位大人這是怎麼了?傷的這麼重?”

雖然不想跟風王聯繫,但是木景年把他們送過來了,只能是先住下,身體好一些後再去魚人世界。

“我們想去四象,結果遇到了一隻神獸,它把我們傷的這麼重的。”慕容雪菡面無表情的看着風王說道。

“大人們說的可是四角獸?”風王是知道四角獸的厲害的。

婚寵之老公乖乖就擒 他沒想到慕容雪菡、狐小仙、詩詩三人能夠活着回來,一般跟它交手的人沒有人能夠活下來的。

看來三人的法力真不是一般的好,是非常好了。

“是的,就是這個怪物!”詩詩說完立馬咳嗽了起來。

“快點接三位大人進王宮休息!”風王見三人身體不適,趕緊吩咐身邊的侍衛們。

付欣欣在花精家裏住着,電谷老闆覺得對不起自己的女兒,他想爲自己的女兒做點什麼。

他自己不知道花精家的位置,只好打電話詢問石偉了,他能看出這個花精跟石偉的關係很好。

“石哥,我想問一下你朋友家的地址,我想去看看欣欣。”自從離開石偉辦公室,他還沒有再見過欣欣呢。

“我不知道方不方便,我問一下,一會回給你好吧。”

電谷老闆的行爲,讓石偉更加確定他此時已經知道錯了。

石偉哪裏敢答應電谷老闆的請求呢,雖然他看的是自己的閨女,欣欣想不想見他,花精同不同意都是需要問的。

電谷老闆的兒子從一出生就知道自己還有個姐姐,只不過一直沒有見過面。

聽到電谷老闆打電話後,他走到電谷老闆的身邊,“爸爸,你是不是想去看姐姐!”

雖然沒有見過面,但是姐姐的名字他是知道的。

“是!你在家乖乖聽阿姨的話,我出去一會就回來。”電谷老闆在等他跟他兒子的親子鑑定報告,在這之前他不想說的太明白,傷害孩子心的。

萬一證明真是他們付家的骨肉,他說了什麼不可挽回的話,或者做了不可挽回的事情,他到時候後悔不及。

自己的女兒雖然可以看到,但是她的身份已經發生了變化,隨時都有消失的可能。

“爸爸,我媽媽呢?我想我媽媽,我好幾天不去上學了,我也想我的老師跟同學!”付明星小聲的對電谷老闆說道。

他知道自己的爸爸肯定心情不好,否則他爸爸對他不是這個態度。

以前他是說什麼他爸爸就會做什麼的人,他想吃什麼他爸爸立馬就會出去買的。

他不想走路,他爸爸馱着他走,可以說在父母的愛護下成長的,現在付明星自己也很鬱悶,爲什麼爸爸對他這麼冷淡了。

“過兩天你就可以回到學校了。”電谷老闆現在不想提跟他老婆有任何關係的話題,更何況現在親子鑑定還沒有下來,他什麼話都不能說。

說完他直接走了,他不確定付欣欣是否見他,她現在真的是很想彌補自己犯下的錯誤。

電谷老闆剛拿着車鑰匙按了一下開鎖鍵,石偉電話打了過來,“老付,我剛聯繫了,欣欣不想見你,你還是不要去見她了。”

石偉其實不打這個電話都能夠猜出來,付欣欣對付強已經沒有任何的父女情分了,付強辦的事情也確實是有違道德。

男人可以風流也可以玩,但是不能沒有良心,人一旦沒有良心辦出來的事情就非常的沒有底線。

付強以前不把自己的結髮妻子當回事,如果他對家庭負點責任,就沒有現在這些事了。

“我知道,我犯的錯誤太大了,你現在在哪裏?我心裏很煩想跟你聊聊。”電谷老闆此時非常的難過,一肚子的苦無處發泄。 石偉早已經被電谷老闆給麻煩的不行了,不想見他,但是這個時候把他支的遠遠的又不夠哥們,尤其是他們這個年紀的人很要面子。

“我在咖啡廳等你。”石偉說完就開車過去了。

電谷老闆知道晨晨的咖啡廳,他跟着石偉去過兩次。

兩人前後腳到的,晨晨難得見兩人在一起來咖啡廳,他們常常出入娛樂場所,她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真是難得啊,我這個小店今天蓬蓽生輝啊,竟然來了兩個大老闆。”晨晨笑着說道。

“好久不見了,越來越漂亮了。”這一次見晨晨,電谷老闆格外的驚訝,他知道晨晨的身份,沒有想到晨晨現在跟女性沒什麼兩樣了。

就連聲音也變得柔和了很多,喉結也早已經見不到了,皮膚水靈的可以說能掐出水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