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嘴裡說著客氣的話,可是下手卻一點兒也不輕,反倒增加了兩成的威力,向著依依猛刺過去。

鬍子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在剛才的音樂幻境里,看著眼前馬上要被自己刺死的那個小丫頭竟然還在淺笑盈盈地看著自己。

「既然你自己要找死,那可就怪不得我了,看招,啊……」「嘭!!」

鬍子的話音剛落,然後『啊』的一聲就往後倒飛,『砰』的一下就摔在了地上,就連他手中的半圓形雙刃刀也被他拋飛在身後好幾米遠的地方去了。

萌寶駕到:爸比滾去火葬場 鬍子還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就被一陣強大的力量震得倒飛回去,摔得夠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是不是對我用了什麼妖法?妖女,你趕快從實招來,不然可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是不是對我用了什麼妖法?妖女,你趕快從實招來,不然可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鬍子說完,看著眼前完好無損的依依,不信邪似得又提起半圓形雙刃刀,嗷嗷的叫著朝著眼前毫髮無損的小丫頭又沖了過去。

「砰」「嗵」兩聲響,鬍子就又被震得倒飛回來摔倒在地上。

「這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鬍子接連兩次被震的倒飛回來,也明白了些什麼。

強忍著心口翻湧的氣血起身走到自己被彈飛回來的地方,伸手碰了碰。

就只見一道弧形的反光將自己整個人都罩在裡面了。

「這,這,這個是陣法?」鬍子驚恐的道出了這個驚人的發現。

「嗯,的確,沒想到你還挺有見識!」依依可是非常配合的回答道。

「但是剛才我們對戰的時候,這裡根本就沒有陣法,我非常確定!」

「恭喜你答對了,可是沒有獎勵哦!」依依俏皮的說道。

鬍子聽了依依的話,看了看氣定神閑又若無其事的慕辰,只覺得就不會是他動的手。

因為鬍子現在已經能感覺到他很強大,如果他真的想要對自己動手,可能三招都要不了自己就會敗在他手裡。

所以,這個陣法肯定不會是他設的,那就只有眼前這個小丫頭了。

眼前的兩人,一個實力強大似得深不可測,另一個能在戰鬥中分心,快速的布下一個完美的陣法,看來自己這次踢到鐵板上了。

「你問我兩個問題我都已經回答你了。那現在我有一個問題,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下?」

依依依舊淺笑盈盈,彷彿一朵毫無威脅的小花。可是鬍子卻知道,她這朵小花,可是不能隨便摘的,搞不好是會死人的。只能老老實實的回話。

「仙子請說,小的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我就只有一個問題,快說你到底是怎麼找到這峽谷來的。」

鬍子一天就知道要糟,她這是要來算賬來了啊!怎麼辦,怎麼辦。突然鬍子的腦子裡靈光一現,雙眼一轉就有了主意。

「噗通」一聲響,就看到他對著依依兩人跪了下來,一邊兒磕頭作揖,一邊兒涕淚橫流的哭訴著說到:

「兩位金童玉女饒命,小的以後再也不敢了。雖然小人沒有卧病在床需要人照顧的80歲的老母,也沒有嗷嗷待哺的孩子。

可是小人確實有一個身負血海深仇,並且癱瘓在床的未婚妻,小人就是她此生唯一的依靠。二位也是鶼鰈情深,恐怕也能理解我們這共患難的感情吧!

為了我那癱瘓在床的未婚妻,還請二位高抬貴手放過我這一次,我保證,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看著他不顧形象的嚎啕大哭的跪求,依依也不知道心裡怎麼的,就那種漲漲的,難受的想哭的感覺。

沒想到鬍子竟然對他那癱瘓在床的未婚妻這麼用情至深,就算是癱瘓在床,也能對她不離不棄,彼此成為對方的精神支柱和生活依靠,這種感情難能可貴,是理應得到尊重的。

「既然你家裡還有人在等你回家,那以後你就別在做這樣的事情了,這次幸好你遇見的是我們兩個人,若是你遇見別的什麼人,那就可能沒有這麼幸運了!知道了嗎?」

依依被他對她未婚妻的感情打動了,同時也想到自己對慕辰的感情,如果真的是慕辰不在了,自己恐怕也會跟著一起去的吧!

所以依依不想因為鬍子一個人,而讓另一個人無辜喪命,這才放過他這一次。 所以依依不想因為鬍子一個人,而讓另一個人無辜喪命,這才放過他這一次。

看著依依動手撤去陣法,慕辰無奈的搖搖頭,他家依依還真是善良的可愛,竟然輕易的相信了壞人的話,就這麼放過他了。

「謝謝,謝謝仙子的大恩大德,我也替我家未婚妻謝謝仙子的不殺之恩!謝謝,真的謝謝……」

「依依小心……」慕辰因為不相信鬍子,所以一直盯著他。然後就看到他前一刻還在痛哭流涕感激涕零的跪謝,下一刻就準備伸手去拿掉落的半圓形雙刃刀。這意思不是很明顯了嗎?

看到這一幕的慕辰,嗖的一下就衝到依依身前,抬起一腳,就將串在依依手裡那小刀上的鬍子踢了開去。

等等,串在依依手裡那小刀上?

在一看,是真的串在依依的小刀上的。因為被踢開的鬍子身上有一個小刀穿過串兒的傷口。

慕辰也沒有想過會是這樣的結果,看著鬍子雙目圓瞪,伸手指著依依,臉上還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

可是他就只堅持了片刻,然後就垂下頭顱,慢慢的閉上了他的眼睛。

而依依也愣怔在那裡,手裡還拿著的小刀還在往地上滴血。

慕辰害怕她受不了打擊,一把奪過她手裡的小刀扔到了一邊兒。然後把她緊緊的抱在懷裡輕聲安慰道:

「沒事了,沒事了,依依你別怕!有我在呢!」

……

「依依,你別這樣,說話啊!依依…」

……

「依依,你別怕,有我在呢,你看看我,我是你的辰辰啊!依依…」

任憑慕辰怎麼喊,依依就這麼愣著,不哭不鬧,不說不笑!

而現在的依依根本就沒有任何思想,就這麼靠在慕辰胸口,聽著他強勁有力的心跳聲,使得她心中一片安寧。

本來她以為她殺了人,她的心情會害怕、會難過、會無助、會彷徨。但是她現在的心情竟然沒有絲毫的波動。

難道自己竟然是這種冷血無情的人,就連殺人以後,她的心情也沒有半點兒起伏!

「依依,依依,求求你你說句話啊!你可別嚇我啊,我是你家的慕辰啊!依依,依依……」

就依依這神遊天外的時候,慕辰看她的狀態,簡直就太有問題了,著急的就連說話聲都全靠吼出來了。

看著慕辰著急壞了,依依這才開口說到:「辰辰,我沒事。我就是覺得我的心情太平靜了,覺得這樣很不正常,所以才花時間多想了一會兒。」

「你這個樣子,才是真的有問題,算了,這裡風大,我們先回家吧!好不好?」

慕辰害怕依依嚇壞了,立馬就提議回去。

「嗯,好,我們回家吧!」依依仍舊一臉平靜,看不出有任何問題。

可是,慕辰到底是陪了她這麼多年的。他家的依依心地善良,平日里就連雞都沒有殺過,現在更何況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說走就走,拎起胖成球的糰子,挽著一臉平靜的依依就要往回走。

「辰辰等等,我們把那些草帶回去吧!就算我們不能用,也還能給爸爸媽媽和芷筠她們啊!反正都已經拔了,也不能浪費我們的這一趟辛苦啊!」

雖然依依無意識的盡量隱藏自己的情緒,可是那不自覺的顫音已經把她出賣了。

「好好,都依你!帶回去,全部都帶回去,可以了吧!」

怕再次嚇到依依,慕辰的聲音儘可能的溫柔寵溺,讓人聽的都要酥了一般。 「好好,都依你!帶回去,全部都帶回去,可以了吧!」

怕再次嚇到依依,慕辰的聲音儘可能的溫柔寵溺,讓人聽的都要酥了一般。

可是依依卻沒有給他半點兒表情,就好像根本就沒有聽到一樣。

慕辰也無奈了,也不管有沒有泥,三兩下就把地上的一堆枯草一股腦兒的裝進體內空間,然後帶著依依就回了山腳附近的公寓。

回到家以後,慕辰想盡各種辦法都不能讓依依釋懷,無奈之下,只得打電話求助了。

「喂,依依,你今天跑哪兒去了?學校不上課,去排練找不到人,公司你也沒去,是在玩兒失蹤嗎?」

紫語接起電話連人都沒有分清楚就是一通連珠炮似得語言轟炸,讓慕辰連說話的機會都沒有。

「紫語,是我,依依的未婚夫慕辰!」好不容易等到她歇一下,慕辰趕緊的開口說到。

「呃……是慕辰?怎麼,你找我是有什麼事嗎?」聽到電話那頭傳過來的是慕辰的聲音,紫語立馬就收斂了一下下她激動的情緒。

「依依今天找到了一點兒好東西,想讓你們過來一起分享一下。」

「我說有啥事兒呢,不就是讓大家一起吃個飯嗎?我還以為多大個事兒,等著,晚上我們一定到!」紫語想也沒想就答應了慕辰的邀請。

「等一下,紫語。麻煩你打電話把他們一起叫過來吧,人多熱鬧,我們就在望仙峰山腳附近的公寓,你們應該來過,能找到路嗎?」

「安啦安啦,有吃的,我們哪裡找不到?你就等著我們晚上過來吃窮你吧!」

紫語說著笑著,就掛斷了電話,估計是迫不及待給芷筠她們打電話通知去了。

「鈴鈴鈴……」這給紫語打的電話剛剛掛斷,就又有電話打過來了。

「喂!」

「你是慕辰?」

「我是,你是誰?」

「我是昊淼,怎麼依依的手機在你這裡?」

「我剛拿到她的手機打電話叫他們過來吃飯,你就打過來了。因為手機在我這裡,我就接起來了啊!」

「吃飯?」昊淼語氣帶著疑惑的問了一聲。

「啊?哦是讓紫語芷筠她們過來陪陪依依!」

「陪依依?」這下昊淼的語氣更加疑惑了。突然昊淼就發難了:「依依平日里才不會主動叫她們一起聚會,而且現在還有胡少的事情沒有搞定,以她的性子,才不會這個時候搞什麼聚會。你給我老實交代,她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昊淼真不愧是新上任的妹控,愣是將依依的性子摸得一清二楚的。

「……」

還沒等慕辰說話,他就又說道:「算了,不是一起吃個飯嗎?等著,我馬上就過來。」

「嘟嘟嘟……」聽著手機里傳來的忙音,慕辰無語。他根本來不及說話,就被昊淼掛斷了電話。

馬上就過來!他能說他們約的是晚上一起吃飯嗎?顯然,昊淼根本就沒有給他機會。

慕辰還能怎麼說,直接給他說你別過來嗎?那是根本不肯能的事情好不好?既然昊淼已經說了要馬上過來,慕辰也只得去廚房幫忙做午飯了。

總不可能讓客人過來以後餓著肚子等晚上吧!

「你怎麼進來了?是餓了嗎?別著急,等不了多久我們就可以吃飯了!」依依正在切菜呢,就看到慕辰進來了。

「我來幫你,多做兩個菜。等下昊淼哥哥他們要一起過來吃午飯的。」

「呃……我剛才聽你打電話,不是約她們晚上了嗎?」 「我來幫你,多做兩個菜。等下昊淼哥哥他們要一起過來吃午飯的。」說著,慕辰就挽起袖子,開始幫著依依擇菜。

「呃……我剛才聽你打電話,不是約的紫語她們晚上了嗎?怎麼又變成中午昊淼學長了?」依依心中疑惑,她隱約間的確是聽到了慕辰喊的紫語,而不是昊淼。

慕辰聽了,伸出帶著水珠的手指,點了點她的鼻尖:「依依你錯了哦!就在那晚爸爸媽媽他們認下昊淼哥的那一刻開始,你就應該認下他這個哥哥的身份了。這是既定的事實,已經不可能改變的了。」

「好吧,那我盡量改正過來好了!」躲開慕辰的惡作劇,無奈的說道。「呃,不對,剛才我明明聽到是給紫語打的電話,怎麼會變成昊淼學……哥哥的!」

叫習慣了,那個學長都要脫口而出了,可是,臨了,生生的被依依改成哥哥了。

「是啊,我也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啊!我也很無奈啊!」

因為在擇菜,慕辰只能聳聳肩,語氣無奈的說到。

「算了,不管了,既然他們要過來,那就再多炒兩個菜,費不了多大的事兒。」說著,依依加快了手裡的動作。

看著將周叔安排過來的阿姨趕出廚房,自己卻從來沒有下過廚的依依,照著菜譜,做的倒是有模有樣的。

經過早上的事,慕辰又不敢再刺激她,只好任由她做她想做的事情了。

沒過一會兒,廚房裡就已經擺上炒好的好幾道菜了。依依正在準備裝盤,發現都沒有地方放了。

「辰辰,你先把這些菜端出去吧,我這裡還炒一個菜,就可以吃飯了,順便再看看學……哥哥他們來了沒有。」

聽著依依差點兒又喊成學長,又是立馬就換過來的稱呼,慕辰半寵溺半愛憐的揉了揉她的發旋。然後,端起菜盤子就出去了。

如此也好,先讓她早點熟悉一下,如果等她以後知道真相了,才不會遺憾自己沒有早點兒叫他一聲哥哥。

看著已經擺上桌子的這些菜肴,雖然以前依依沒有學過做菜,但是看著也色香…俱全,味就暫時不說了,還沒有嘗過,不能妄自揣測。

「哇,好香啊!依依妹子這是做了什麼好吃的了?我這大老遠的就聞著味道了!」

禹炎,贏磊也不知道他家老大是接了慕辰的電話,察覺到依依有些不對勁才過來的。剛進門就開始打趣道。

「昊淼哥」

「哥哥們過來的倒是時候,如果不是之前打過電話,我都懷疑你們是不是聞著味兒過來的了!」

慕辰剛想打招呼,依依就已經端著最後一個菜肴出來了。聽了禹炎贏磊打趣的話,依依毫不客氣的就給他們懟回去了。

昊淼才沒有管他們之間的拌嘴,向著慕辰無聲的問道『依依到底出了什麼事情?怎麼看著她都有點兒不對勁兒的感覺。』

慕辰『我能說她沒事兒嗎?』

昊淼『你覺得呢?』

「好了,既然菜已經炒好了,人也都到齊了,那就都坐下吃飯了吧!有什麼話吃過飯再說!」

沒有回答昊淼這無聲的詢問,反而招呼著眾人就在依依身旁坐下開吃了。

見已經有人動筷子,昊淼贏磊已經迫不及待的坐下開吃了。既然上次在韓爸爸那裡嘗過阿姨的手藝,那味道簡直是不要太好吃了。如此,依依妹子的手藝應該也不會差到哪兒去才是。 既然上次在韓爸爸那裡嘗過阿姨的手藝,那味道簡直是不要太好吃了。如此,依依妹子的手藝應該也不會差到哪兒去才是。

這個邏輯好像是沒有問題,可是真的會是這樣嗎?

菜剛一入口,慕辰就幾不可見的皺了皺眉頭,然後看了一眼依依仍舊面不改色的繼續吃著,慕辰也就跟著一起吃了下去。

見眾人都已經坐下在吃著飯,昊淼也不再多問,跟著坐下來一起開吃。

正當他夾起菜準備往嘴裡塞的時候,贏磊突然跳將起來,「啊,啊~要死了,水水水,趕快給我水!!」

昊淼看著仍舊淡定吃飯的依依和慕辰兩人,以為這只是贏磊誇大其詞的表演,所以沒有管他,筷子上的菜仍舊繼續往嘴裡塞去。

菜一入口,他就使勁兒的皺起了頭。這菜看著還不錯,可是這味道太咸了。但是,剛才他看見依依吃了好幾口,怎麼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昊淼疑惑,是自己的味覺吃了問題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