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元嬰碎裂,但眼下隨著精華不斷融入肉身,卻是讓他氣勢逐漸暴漲,肉身與天地間感應越發密切,一股玄妙感覺縈繞心頭,讓蕭晨生出一種肉身如魚在水的意境。

雖然痛苦,但感應著體內變化,卻讓蕭晨心中忍不住生出幾分喜意。

「我蕭晨終究要成就合體,你攔不住我!」

蕭晨仰天,單手指出,氣勢如狼似虎,有氣吞山河之勢。

元神之中,神秘戰字訣輕顫,似乎感受到了某種召喚。 第四劫!

血色雷霆顏色越發殷紅,雷體化形,成就一方近乎百丈大小雷蛇,大口張開好似可吞天地一般,直接向蕭晨吞落。

擊殺雷蛇,蕭晨肉身在雷霆之中崩潰,血水長流。

第五劫!

雷霆殷紅若血,黏稠無比,降世之後直接化為一條頭生雙角,身披鱗甲腹下無足雷蛟,咆哮中衝出。這雷蛟宛若活物一般,丈大血色眼眸內森然毫無感情,唯有殺機肆虐。

此刻這天劫好似有了自身靈智,化身而來,欲要將蕭晨擊殺。

雷蛟死滅,蕭晨身體被逼降落七百餘張,口鼻噴血,七竅內滲出血跡,肉身更是受到嚴重傷勢,近乎破碎。

蕭晨面色平靜,似乎沒有感應到自身傷勢,體內血脈之力全力運轉,淡金色血液在體內宛若沸水一般瘋狂轉動,憑藉血肉之內蘊含磅礴生機快速修復肉身傷勢。

但雷蛟雷霆威能實在太強,蕭晨即便不甘,心中卻也只能無奈嘆息。他肉身已經到了承受極限,眼下不能繼續進行下去,否則便不是無畏,而是自尋死路了。

以他本體實力,居然只能承受到第五劫!

蕭晨不甘。

修道至今,生生死死拚命搏殺,一道道畫面閃過心頭,讓他心中逐漸生出一股不屈意念。這意念堅定無比,好似亘古以來便已經存在,無論經歷多少歲月衝擊都絕對不會有半點消散。

下一刻,一股古老、尊貴、森然氣勢瞬間從蕭晨體內爆發而出,讓他滿頭黑髮瞬間化為血色,疾風中瘋狂搖擺,一套略顯虛幻生滿無數花紋鎧甲瞬間凝聚而出。

這鎧甲輕薄密布全身,呈淡淡血色,隨著此物出現,蕭晨體外那昂揚霸道戰意瞬間一顫,繼而瘋狂暴漲,劍指蒼穹!

元神之中,戰字訣靈光閃爍,此刻本體翻騰不休,隱約幻化為一枚「戰」字,散發點點血芒,正是因為這戰字訣激發,才會令蕭晨產生眼下變化。

戰字訣,因戰而存,需心存不甘不屈無所畏懼,戰天戰地戰蒼穹戰世間生靈戰諸天萬界,縱橫霸道,睥睨一切。唯有大毅力、大機緣、大能力之輩方能將其激發,否則得之無用。

此刻合體大劫威能滔天,欲要擊殺蕭晨,反將他心中狠辣不屈之意盡數激發,與天劫硬撼,驗證自身修為。連戰五劫,即便受創亦沒有退後半點,體外大勢不斷升騰,戰意飆升。

正是這一股鏖戰天劫不甘不屈意志,才能在機緣之下得到元神內戰字訣認可,將其成功激發。

蕭晨察覺到元神內戰字訣變化,但此刻他卻來不及多想,隨著鎧甲出現,體外戰意升騰,一股火熱在他心中驀然爆發,讓他每一寸血肉都在顫慄沸騰!在這血肉震顫之中,之前所受嚴重傷害此刻恢復速度驟然加快無數倍,血水倒流,傷口直接癒合,體內仍舊肆虐血色雷霆之力此刻也好似受到鎮壓一般,被強行煉化。

戰!戰!戰!

蕭晨眼眸血色更甚,左手手腕處,一枚隱約宛若烈火燃燒一般的「戰」字元文緩緩凝聚浮現,散發淡淡靈光。

「戰!」

欲要撕裂一切的恐怖戰意從蕭晨體內轟然爆發,森然、暴虐、殺氣騰騰,讓他無法控制自己身體,直欲要酣暢淋漓一戰,戰他個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此刻受到蕭晨體內散發瘋狂戰意,那虛空劫雲竟是猛然一顫,好似這股戰意讓它想到了某種恐怖的回憶,繼而顫慄起來。不過下一刻,這劫雲便是徹底沸騰,雷鳴宛若森冷咆哮。

轟!

第六劫!

雷霆化形,本是天劫之中極少出現的殺劫,一旦問世,應劫之人九死一生,而此番蕭晨渡劫,從第四劫開始,天劫便化身雷蛇,第五劫化為雷蛟。

這第六劫,竟是頭生雙角,腹下有足,雖然僅有五足,卻也足以表明它的身份。

雷龍!

這第六天劫幻化竟是雷龍,即便是最低等級五足雷龍,但品質層次卻完全不是同一個境界,威能暴漲何止數倍。這雷龍雖是雷霆化成,有形無神沒有本源,但此刻展露威能依舊駭人無比。

劫落,方圓五千里空間盡數崩潰。

蕭晨所渡合體大劫不像修士渡劫,反而更似雷霆天怒將下滅世劫難,毀滅一界重開輪迴,這天劫威能程度已經遠遠超出掌控範圍,無限暴漲。

若是之前,面對第六劫蕭晨唯有退避,以小血雷龍身份吞噬雷劫渡過。不過現下戰字訣激發,讓他心生滔天戰意,區區雷劫他尚且沒有放在心上。

無論何物,都一戰了之!

蕭晨一腳塌落,身上甲胄血色連閃,使他看去如同殺神降世,氣息肆虐無比。身影竄出,逆天而上,宛若一支脫弦利箭,以奔雷之勢射出。

轟!

硬撼第六劫,蕭晨體外甲胄噼里啪啦瞬間出現無數裂痕,即便此物抵擋大半毀滅雷霆之力,他依舊受到極為嚴重傷勢,身體瞬間出現十數道裂口,血色雷霆在肉身內部肆虐,身影更是被強行轟飛,壓落千丈!

蕭晨面色慘白,仰首望天,口中驟然一道咆哮。這咆哮好似並非出自他口中,而是自悠悠遠古歲月之前傳遞而來,映射到這一處時空之內。

「天生吾戰!」

「天生吾戰!」

「天生吾戰!」

重生之沁心 耳邊轟隆隆傳來低吼咆哮,起初唯有一人,之後逐漸增多,最後化為千萬人齊聲咆哮,聲浪沖霄,大勢撼天,震懾無盡虛空!

蕭晨口中低吟,「天生吾戰!」

繼而化為低吼,「天生吾戰!」

最終聲嘶揭底咆哮,「天生吾戰!」

元神中,戰字訣徹底爆發。

體外撕裂甲胄瞬間爆發無盡血色,在數息時間內瘋狂融合恢復,撕裂傷口處雷霆之力遭到鎮壓驅逐,血肉內蘊含生機徹底爆發,肉-芽盤根錯節以肉眼可見速度生長。

蕭晨戰意更甚!

「戰!戰!」

「今日我便以修士之身,戰你這惶惶天道大劫,且看今日你能否將我鎮壓!」

「哈哈哈哈哈!」

蕭晨咆哮長笑,霸道無極。

第七劫。

六足雷龍咆哮吞落,蕭晨笑傲迎戰,將其轟碎砸爛。

第八劫。

戰七足雷龍,血色長空,戰字訣所成甲胄近乎徹底潰散,肉身在雷劫之中不斷崩潰、毀滅、修復、重組,期間無盡痛楚文字不足以表明萬一。

極限了!

這第八劫,已經是蕭晨眼下肉身所能承受的極限,即便戰字訣激發,使得蕭晨戰力在短時間內暴漲,肉身恢復能力急速增強,但第九劫他承受不住。

只差最後一劫,撐過之後,這合體大劫便是蕭晨憑藉自己實力渡過,可是這最後一步卻終歸無法跨越!

蕭晨面色不甘。

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蕭晨殘破本近乎殘破肉身,此刻突然間爆發出澎湃能量,這股能量之強,足以令人徹底震撼。

朝夕道丹,這一枚功效達到七品極限靈丹在融入蕭晨血肉之後,此番終於在關鍵時刻爆發!蕭晨肉身傷勢,在這股能量的作用下瞬間逆轉,傷口結疤脫落,甚至於連帶那依舊肆虐雷霆能量被瞬間同化消失不見。

而且在將蕭晨渡劫肉身傷勢治癒之後,此丹藥力並未消散,反而依舊在他血肉之間瘋狂竄行,繼續淬鍊提升肉身品質,在這藥力作用下,蕭晨元嬰與肉身融合速度瞬間暴漲無數,竟是在短短時間內徹底歸一。

眼下,只差渡過最後一劫,他就可立成合體,從此笑傲世間。

蕭晨微呆,隨即心中狂喜,漆黑眼眸璀璨宛若星辰,耀眼無比。

「今日便是我蕭晨成就合體之日,第九劫,困不住我!」

蕭晨指天咆哮! 此番那虛空劫雲似乎也察覺到蕭晨發生變化,這第九劫遲遲沒有落下。而與此同時,劫雲體積不斷縮小,由最開始籠罩方圓萬里空間,後來化為千里,到眼下僅有千丈大小。

星際麒麟 但此番劫雲變小,散發威壓非但沒有降低,反而瘋狂膨脹上揚,顏色也由開始漆黑如墨,化為此刻血海波濤,黏稠猩紅。

這第九劫乃是修士渡劫最後一道難關,也是劫雲轟殺蕭晨的最後機會,所以此次它要積蓄所有能量對發動最強一擊。第九劫尚未落下,但此刻前奏散發威壓便已經足夠驚人。

蕭晨心中無懼,卻絕對不會大意,此刻氣勢升騰與那劫雲針鋒相對,以一己之力硬撼天地之威,竟是半點不落下風。

少頃,待到那劫雲縮小到128丈極限,第九劫難毫無預兆瞬間降臨。

無聲無息,一道純粹血色雷霆蜿蜒而落,瞬間化為雷龍,形體足有數百丈大小,鱗甲森然,腹下赫然生有八足!

這第九劫雷霆幻化卻是一隻八足雷龍!此物出現瞬間,整片空間方圓萬里驀然處於一股沛然壓力之下,無數生靈瑟瑟顫抖,這是一種本性上對於雷霆毀滅之力的敬畏與恐懼。

這雷龍形象已經無限逼近於真正的雷龍存在!

蕭晨瞳孔收縮,卻並無半點遲疑,身影瞬間射出,與這雷龍轟然交戰。

拳落,雷龍痛嚎卻並未潰散,不過卻有大量雷霆之類被硬生生砸碎消融,使得這雷龍氣勢降低。而隨著交手,龐大雷霆之力瞬間將蕭晨包裹,欲要將他毀滅煉化。

肉身受創,自有朝夕道丹藥力爆發,將其瞬間治癒。所以此刻蕭晨可謂是毫無畏懼,全力出手而無需有半點防禦,所要承受的僅是一些痛楚罷了。

轟!

轟!

雲霄之上,有修士戰龍,雷光閃耀,瀰漫九重天!

蕭晨肉身無法抵擋第九劫雷龍毀滅之力,但在朝夕道丹作用下,讓他有了與這雷龍放手一戰的資格。所以此刻他出手暢快淋漓,只覺得修道至今無數年來積壓苦悶之氣盡數排解消散,整個人念頭無比通達。

此刻,每一拳轟出,都能讓蕭晨身體越發輕鬆!

雷龍咆哮,口中連連不甘低吼,即便它並非真正雷龍,但具有雷龍外形,便擁有一絲雷龍驕傲,眼下被區區一介下族渡劫修士暴打,這點讓它無法承受。

不過此刻任由它如何暴怒反擊,卻無法對這人族修士造成致命傷害,反而本體氣息越發虛弱。

第108拳!

拳拳硬撼,沒有花哨簡單冷酷直接,轟落這雷龍全身108處方位。

拳落,蕭晨收手後退,拳頭之上血肉早已被雷霆化為灰燼,此刻露出森然白骨,在朝夕道丹藥力下快速恢復過來。而至此,朝夕道丹藥力完全徹底消散,融入蕭晨肉身,助他渡過合體大劫。

「碎!」

蕭晨袍袖一揮,冷冽開口。

虛空之上,數百丈大小八足雷龍口中發出悲鳴,繼而片片碎裂,化為灰燼消失不見。

天地之間,一股特殊波動陡然降臨,將蕭晨籠罩在內。在這波動之中體內元嬰與肉身徹底融合,一種全新的感覺瞬間縈繞心頭。蕭晨心有所感,嘴角忍不住流露幾分笑意,並且飛快擴大,充斥他整個面龐。

合體!

修道至今無盡磨如今難,他終於成就合體,踏足這世間最強修士之林!

蕭城狂笑,笑的肆意張揚笑的睥睨霸道笑的滿心酸澀苦辣。

被迫退到萬里之外,雷道天尊面色陰沉,這蕭晨竟能渡過天劫,這點當真出乎他意料之外。尤其那爆發戰意,突然幻化而出的甲胄,其中流露氣息讓這老怪心中也是震動不已。

這蕭晨身上絕對隱藏了無數的秘密與機緣,一旦將其擊殺,這一切都將會落入他的手上。

即便成就合體又能如何,他這一具分身已經有了些許合體後期大能的手段,滅殺合體中期修士都簡單無比,更何況是這初入合體境界的蕭晨。

「今日是你成道之日,也將是你死滅之時!」

這老怪猙獰冷笑,此刻便是欲要出手。

林家大殿,林源面色蒼白,但眼眸內卻是充斥狂喜。

師尊居然強橫至斯,硬撼天劫,將九道雷劫轟碎成就合體,這般威能足以震天懾地威鎮寰宇!師尊大道已成,日後這天地間絕對無人能夠阻他老人家半點。

林源心中堅信莫名!

煉丹協會金袍老者面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天劫過了!

那蕭晨一旦成就合體,必然會馬上遁走,到時只要他隱藏行跡,煉丹協會即便權勢滔天想要再度將他尋到無異於-大海撈針希望渺茫。

「該死!當真該死!變異玉質靈體,若老夫可以得到,必定實力暴漲,一舉成為修真界內巨擘存在,縱橫睥睨無人膽敢阻攔半點,可現在這寶物居然被一個小輩奪走!」

「啊啊啊啊!老夫心中不甘!」

金袍修士看似年輕,卻是煉丹協會內部地位尊崇混元長老,修為更是合體後期大能者,不知存活了多少萬年,早已閉關多年不問世事,若非此次變異靈體太過珍貴,也不過驚動這老不死親自出面。

不過現在,似乎他晚了一步。。

煉丹協會、兩大隱殿、某處深山草棚內,以及密布莫羅修真界內的各方合體境界大能者們,此刻面上同時流露震驚之色。

雖然遠隔千萬里,但那雷劫威能他們依舊可以感應,究竟是誰竟是可以引落這般絕殺雷劫,更為令人震撼之處在於此人居然能夠度過成就合體。

能夠有此威能,恐怕這渡劫之人剛入合體,但真正戰力爆發開來絕對遠超尋常初期修士,應對合體中期也未必會落在下風。

積累如此深厚,逆天成道,此番既然沒有殞落,日後成就必定驚人。

林家後山,方圓萬里山林近乎被毀滅殆盡,山體崩潰,密林化為灰燼,河流湖泊乾涸,飛禽走獸游魚全部死滅。畢竟蕭晨合體大劫之強,遠遠超出尋常合體天劫威能極限。

天劫化形已然是萬年不遇,更何況是血雷化龍,破壞毀滅之力可想而知。

但就在此刻,蕭晨初入合體靈感暴漲無數,此番察覺到天際變化,面色瞬間變得極為難看。此番他連渡九劫,合體已成,按照常理這天際劫雲早已應該消散,但此刻,這劫雲表現卻是有些詭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