隊長瞥了他一眼,雖然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情況。但是,他能看得出,這個黃良不受人待見。

不然的話,怎麼會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為他說話。

「具體怎麼樣,我們會調查清楚的!」

「不過,在這之前,我希望也能配合!」

「如果最後我們調查出來是你撒謊,到時候,你也要承擔法律責任!」

言罷,隊長就帶著自己人收隊了。

黃良愣在原地,徹底傻眼了。

幾個保安則笑呵呵的,走到老虎身邊。

老虎瞥了黃良一眼:「黃經理,我都說過了。」

「這工地上的事情,不能偷工減料啊!」

「你看,這監控,是你自己找人安的。」

「我也不知道你吃了多少回扣,竟然搞出這麼破爛的東西。」

「正該用的時候,怎麼就壞了呢?」

「哎,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老虎說著,帶著一群保安,大搖大擺地從黃良身邊走過。

黃良氣得肺都快炸了,但最終,他一句話都不敢說。

老虎,比王洲狠多了!

出了這樣的事情,黃良也沒臉留在這裡了。

他驅車趕回家,準備叫許冬雪回來,商量對付林漠。

結果,剛一進屋,就看到許建功三人氣呼呼地坐在房間里。

「爸媽,你們怎麼回來了?」黃良詫異。

許建功怒道:「我還想說你呢!」

「你安排的那保安隊長,到底什麼情況?」

「最後把我們趕出來了,你……」

「咦?你這是怎麼了?」

眾人此時才看到,黃良那狼狽不堪的樣子。

黃良悵然嘆了口氣,把自己被打的事情說了一遍。

屋內三人聽完,皆是暴怒不已。

「媽的,反了天了!」

「這些王八蛋,哪來的這麼大膽子?」

「你是公司總經理,是我派過去的,他們竟然敢這樣對你!」

「這簡直是在打我的臉啊!」

許建功咆哮著。

許冬雪則是心疼地看著黃良:「老公,你怎麼樣?疼不疼?」

「你放心,我肯定為你要一個說法!」

「這次,我親自跟林漠拼了!」

方慧也是面色難堪:「這林漠太過分了!」

「都是一家人,至於下這麼狠的手嗎?」

「看把小黃打成什麼樣了!」

黃良則帶著哭腔:「爸媽,我為工地辛苦操勞,也是為了咱家啊。」

「林漠他這是打擊報復,就是想把我趕出建築公司,好一人獨吞建築公司。」

「你們可要為我做主啊!」

許建功拍著桌子道:「放心,我這次非整死他!」

「你等著,我現在就叫他回來!」

許建功怒氣沖沖地給林漠打電話,但是,沒人接。

再給許半夏打,也沒人接。

現在林漠和許半夏都在公司里,兩人約好,就不接家裡人的電話。

許建功方慧許冬雪,接連打了十幾個電話,都沒人接。

三人都快氣炸了,又給辦公室打電話。

這次接了,但是秘書接的。

許建功怒吼著讓秘書把電話給許半夏,秘書卻很乾脆地道:「不好意思,許先生。」

「許總吩咐過,如果是您,或者您的家人打電話,一律不接!」

「我還有別的事情,再見!」

秘書直接掛斷電話,不給許建功說話的機會。

許建功惱羞成怒,再次打了過去。

剛接通,許建功就破口大罵:「你算什麼東西!」

「你只是我們公司的一條狗而已!」

「信不信我立即開除了你!」

「你個賤貨,不要臉,你爹媽死得早,這麼沒教養?」

秘書語氣平靜:「許先生,我提醒您一下。」

「公司的電話,都是有錄音的。」

「您這樣在電話里,對我進行名譽誹謗和辱罵,我是有權追究您法律責任的!」

許建功怒極大吼:「你他媽算什麼東西?」

「跟我講法律責任?」

「我可去你媽的,你知不知道,公司都是我許家的!」

「你就是一條狗,一條狗你知道不!」

「老子想弄死你,簡直易如反掌,你他媽……」

秘書直接打斷他:「許先生,沒事我就掛了啊。」

「還有,小張,打電話報警。」

「公司電話錄音可以作為證據,讓他們直接去抓人吧!」

把一切話說完,秘書才掛了電話。

這邊,許建功傻眼了。

他沒想到,這秘書竟然這麼大膽,竟然敢真的報警。

旁邊幾人也都聽到了,方慧慌了:「老公,這……這怎麼辦?」

「他們報警了,這事,會不會鬧大啊?」

許建功面色陰沉,他也不知道。

許冬雪撇嘴:「媽,怕她幹啥啊?」

「這公司都是咱家的,她還能怎麼樣?」

「我就不信了,許半夏還能讓爸去坐牢不成?」

「咱們就在家等著,我就不信他們敢報警!」

許建功方慧舒了口氣。

可是,他們在屋裡坐了沒多久,還真有警察上門。

「哪位是許建功先生?」

「我們接到報案,說許先生涉嫌誹謗和侮辱一位女士,我們現在請許先生回去配合調查!」 捲簾來到百花羞的面前淡淡一笑,並未在意,他伸手從天蓬手裡接過百花羞道:

「無妨,等你見到他時,自然會想起來。」

說完,捲簾丟下唐僧,抓起百花羞騰空而起。

「不好了,公主這次真的做做被妖怪抓走了!」

瞬間本來已經安靜下來的街道上瞬間再次亂做一團!做做

這一下,唐僧徹底懵了。

這兩個是什麼情況!說好的救公主呢?

怎麼還直接就給擄走了!

這下貧僧的通關文牒怎麼要啊!

寶象國國王不自己喝弄死自己才怪啊!

天蓬摸了摸鼻子,咧嘴笑了起來。

「和尚,你應該感到高興。」

「本帥和捲簾可是促成了一對苦命鴛鴦,這是有情人終成眷屬嘛。」

「你們佛門不是最講究成人之美了么?」

天蓬看著一臉懵逼的唐僧,嘿嘿笑道。

「呵,呵呵。」

唐僧乾笑兩聲,他哪裡知道奎木狼和百花羞之間的過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