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霏頓時渾身冒冷汗,大白天的見鬼……

就在陸霏路過他身邊的時候,這個男子反手把陸霏壓制在原地。臂膀被這個傢伙別在身後,雖然不痛。但是她現在經不起耽擱啊!

「喂,你什麼人啊!放開!」

長華上仙今日無事,從無盡峰落入阡華。隱藏自己原本的容貌,今日。看這個小賊,實在是太囂張,砸完人家的東西便跑,也不顧是否有傷風化。

長華上仙不說話,但不代表陸霏是個可以認命的主。「你要是看錯了人,就放開我!」周圍聚集的人越來越多,陸霏的人品,大家是知道的。雖然老是跟文家趙家過不去,但卻是還不錯的丫頭。但這個男子,大家就不認識了。很多人都是在這裡呆了數十年之久,看著陸霏長大的。

陸霏知道耽擱不得,直接投到這個男子的懷裡。

「救命啊!非禮!」

長華上仙被說的一愣,但還是火速的放開陸霏。陸霏嘴角浮現出笑容,隨即立刻腳底抹油。的逃離了現場。就在陸霏閃出去的瞬間,長華上仙嗅到了狐狸的味道。

難道,是狐妖?

隨即眼色便猛的沉下。

荒郊野嶺,陸霏終於氣喘吁吁的停下來。呼,跑不動了。半弓著身子,看著周圍沒半點人家的樣子。「現在那個客卿長老和奇怪的男人應該不會追來了吧?」

呼,好累啊。陸霏坐下來,手關節放在膝蓋上。絲毫沒注意到自己身後有人。

這個時候,從崖底冒出了個火紅的狐狸。

「啊,小狐狸。你又來了!」但是陸霏遺憾的攤開自己的手,「我今天什麼也沒有搶到,沒有肉肉……」隨即,陸霏似乎看到小狐狸的臉上,也是一臉的惋惜之色。

小陸霏歪著腦袋想了想。「走吧,我們去找好吃的。」

悅來客棧。回到城中央,陸霏正閑來無事,讓小狐狸縮小藏在自己的袖口裡。

突然間,人群騷動。是那個客卿長老。那個客卿長老叉著腰,氣喘吁吁的指著剛剛被陸霏說非禮的那個男子。

雖然男子的容貌並不算太出色,但是渾身給人一種飄忽不已的仙人氣質,但是看到趙家的客卿長老,陸霏明顯不想過多的停留。

「你就是跟那個丫頭一夥的!今天我們趙家的損失就應該由你來賠!」

那男子並不說話,只是一臉淡然。陸霏不由得想要買個糖葫蘆,一邊看戲,一邊說這個人是不是傻。哪有被如此誣衊,還不為自己辯解的。但是男子卻是靜默著,然後不知從哪裡拿出個熒光璀璨的石頭。

竟然是營養價值極高的果腹石,直接看傻了方圓百里幾百號人。

待男子隨意把這東西給了客卿長老的時候,那趙家的老頭子,眼睛里明顯露出了貪婪之色。陸霏便是搖頭。她現在越發確定這個人是傻子,財不露白!

果然,那老頭子立刻動手。陸霏見到他跑得這麼快,就是因為這個老頭子已經是元嬰層次的老者。陸霏在他的手裡,半個回合都走不來,這個男子,要慘咯!

陸霏買來個糖葫蘆,正準備在邊上好好看戲。

放心吧,不出三招。這男子必掛。

果然,那老頭還未出手……就躺地上了?

強大的威壓席捲了整個小街,眾人散的比沙子還快。陸霏嗆在原地,動都動不了。

「好戲看完了?」

陸霏眨眨眼,這句話大概可能也許八成不是對自己說的吧……但是環顧四周,好像就只有她一個人。男子要走,陸霏立馬上前跪下。「請師父收陸霏為徒!」陸霏自我感覺,這是她進行膝蓋彎曲動作最有誠心的一次。

但是這個男子不鳥她。

「我已經不收徒弟了。」

男子要走,陸霏直接抓住他的衣角。「師傅在上,請受徒兒一拜!」

然後不等男子拒絕,陸霏已經磕了頭。

……長華上仙已然無話可說。

陸霏跳起來,「徒兒拜完了!師傅,我們現在要去哪裡啊?」

長華上仙靜靜的往前走,陸霏卻是整個場子都不願意閉上嘴。「師傅,徒兒家就在前面,爹娘脾氣可好了,喝口水再走吧?」

「師傅,前面的綠豆糕還不錯。要不要吃點……」

「師傅……」

等到陸霏說第三個師傅的時候,哪裡還有這個男人的影子。陸霏睜大眼睛,難以置信!卧槽你個奶奶,從小到大,只有她甩別人的份!被男人甩,這還是第一次……

哼,陸霏挽起自己的袖口,「放心吧,天涯海角,我一定會找到你的!師傅!」

小狐狸卻在這個時候,從陸霏的袖口跑出去,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陸霏望著它那飛快的身影,頓時瞠目結舌。

不是說好了要去吃東西的嗎?怎麼說跑就跑……

哎,陸霏嘆氣,你們都不要我了。垂頭喪氣的回到陸家,早早聽到爺爺說這個皇城來的法師如何如何神秘,她自然是要好好的躲起來看這個法師,究竟是長得什麼樣的。是不是跟他們一樣,長著兩隻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

但是陸霏從來沒有想過這個法師竟然是這麼年輕並且俊秀!

在陸家巨大的聚靈器上空,是萬魂凰杖。至尊層次,散發著渾濁而渾厚的藍色光芒。看見這個明顯屬於召喚師的法杖,陸霏的心裡咯噔一下。聚靈器在任何家族都是至關重要的。爺爺到底是哪根筋不對,讓皇城的法師這麼公然的站在這裡,要是召喚出來的是什麼窮兇惡極的靈獸,那摧毀聚靈器的某個關鍵的部位都是輕而易舉。

「陸老爺,請您放心。想要更改根基,是必須要藉助聚靈器的力量。要是不行,恐怕陸老爺還要去請咒術師了。」

召喚師的聲音響起,周圍人的臉色頓時不好起來。請這麼個皇城法師,他們已經是快要傾家蕩產。為了個下三靈根的廢柴,根本不值得一家之主這麼做。可是自家的族長心意已決,眾人也無法改變。

畢竟整個家族,對那個孩子確實有所虧欠。要不是當初大敵來襲。陸家的娘親為了同仇敵愾的征戰,也不至於自廢胎兒。可是沒想到陸霏大難不死,卻只是根基受到了嚴重的創傷。但是他們也沒有想到,其實這個胎兒差不多已經死了。只不過是某個星球上的魂魄漂洋過海陰差陽錯的佔據這個胎兒而已。

儀式依舊在有條不紊的進行,突然召喚師開口。「在儀式期間,是不允許任何人來打擾。包括陸家的小輩。」

陸戰天聽到召喚師的話,頓時鬍子翹起來,「陸霏!你給我出來!」陸霏沒想到自己竟然這麼快就被揪出,但是想到她這個爺爺向來是如此,頓時也就釋然。「好啦,爺爺。生那麼大的氣幹啥?小心壽命還沒有鬍子長!」

「你!」陸戰天怒氣像插在滾沸水中的溫度計,徑直上升。但是最後也不得不被強制的消火。最後只好揪著陸霏的耳朵,「你呀!」

陸霏笑起來,往右。靠近爹爹和娘親。爹爹是整個陸家最威武最魁壯的男人,在陸霏的心目中也是最帥最厲害的男人,看著爹爹和娘親其樂融融的樣子,陸霏頓時覺得現在真是開心。畢竟在地球,那對父母日日吵架,已然離異。不過爹爹倒是瞥了她一眼。「又惹你爺爺生氣了?」

「我哪有?」陸霏話音還沒有落全,她娘也插進來嗔怪。陸霏頓時噤聲。但是當陸霏瞟到娘親漲起來的肚子上,便又開始活躍起來。「你趕緊出來噢,跟陸毅和陸霜霜一樣,都是修鍊天才!不要像姐姐,廢柴也就算了,還要花這麼大的代價。」

陸霏的話被陸豪天與陸鈺聽了進去。陸鈺默不作聲,但是已經有淚光泛現。而陸豪天卻是眼神黯淡。

陸霏沒有忽視,爹爹對娘肚子里這個孩子有多麼期待。但聽到她的話,瞬間改變的事實,本以為自己一如既往的還是這個家族的拖油瓶,卻被爹爹接下來的話給莫名的感動到。

「今天之後,或許不是了。」

爹爹本就是個不善言辭的人,所以其中的意味陸霏瞬間便懂。原來陸家真的願意傾家蕩產,也要改變她的根基。可是這真的可能嗎?

召喚師自然也是看到了被逼出來的陸霏,當然在此之前,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緊張的陸霜霜身上。想不到這個小小的陸家竟然能出兩個絕色美女。要是事成之後,向陸家的族長提出婚配的要求,想必也不是難事。畢竟在這個修仙大陸,男女雙修是件很正常的事。畢竟求仙道路漫漫,也不是人人都可以成功的。

但是,眼前的這個聚靈器,卻讓召喚師產生了莫大的興趣。


竟然是這樣,想必這東西在這小小的陸家呆了這麼久,還是不知道這玩意的真正用途吧?召喚師幾乎是想都沒有想,就往上空畫上符咒,往四面八方傳去。連陸霏都知道這個是英雄令。更別說是一家族長陸戰天。陸戰天本來還有疑惑,但也沒想過其他。僅僅是以為召喚師需要幫助而已。

所謂英雄令,也是平時在修仙路途上與自己平時有交情的人,會繪上某種特殊的聯繫。只要英雄令發出,不管是有多遠,還是在某種極為封閉的環境。或者是被某些特殊的手段封閉一切聯繫的像競技場這玩意兒,也無法忽視英雄令的存在。所以這些人可以選擇不理睬,但是不可以選擇不知道。上面自附帶地址,順著感應飛過來就成。

這英雄令可以在各地帶連鎖的雜貨商人購買,也可以由咒術師製作交易。幾乎每個在外面修仙的人都會準備個十幾張的。畢竟誰都不知道自己會在什麼樣的環境下,遇到被人圍殺的情況。

但是現在明顯不屬於這個範圍。

陸霏心存疑惑。這個召喚師究竟是要幹嘛呢。皇城裡頭的聚靈器有那麼多,這小小的邊域根本就沒有召喚師能夠感興趣的東西。但是她也沒能夠引起足夠的警惕。

多年後,她一直為如今這個錯誤而恨不得自刎。

很快,天空中陸陸續續的飛來一些修仙者,而且這些修仙者,沒有一個是比他們的族長實力弱的。僅僅是在上空站著,都能夠給人足夠的威壓。更何況他們這些小輩,更不用說,都是副戰戰兢兢的模樣。

平日里,他們從來沒有見過像此時這麼多的強者。畢竟,他們一直都是出於邊域地帶。

「呵呵,原來是你啊。鬼老頭,好久不見。」召喚師招來了五個人,這五個人並不屬於同個派系。但是這五個人中,除了爺爺請來的皇城法師之外是召喚師,其他的人都不是法師。而是偏向強化自身戰鬥值的,比如靈劍士或者力士。

陸霏聽著他們的話自然是相當的詫異的,他們這十幾年來,都是生活在邊域,怎麼可能會認識到這麼厲害的人?

頓時,整個陸家的小輩。眼睛齊刷刷的盯著族長,想讓族長給自己解釋明白。但是爺爺的表情是從未有過的嚴肅。這樣的表情他們已經十幾年都沒有見到過了。

爹問爺爺,「是朋友嗎?」

「不,恐怕是敵人。」還是相當恐怖的敵人。

陸戰天從來不是畏畏縮縮的人,但是他現在並沒有依仗來抗衡五個跟自己同等實力的人。

「你們究竟想要幹什麼?皇城法師,你可是老夫花重金請來的,要是你違反了條約,老夫可是有權告你!」

召喚師淡定的搖頭,「你不敢的。」他用篤定的口氣說這句話,「鬼天劍在你這裡,而劍中封印著你妻子的魂魄。鬼天劍與靈魂的融合氣息與聚靈器沒什麼區別,但是還是有著本質的不同。或許,這麼多年的安逸,已經讓你忘記了危險。」

說著,他撫摸著自己的萬魂凰杖。血紅的舌頭不斷地舔舐在自己的唇角,就好像馬上要進行一場血腥的廝殺般。

但是召喚師的話卻讓陸戰天大吃一驚。「你怎麼可能知道?你是誰?」

呵呵。我是誰?我可是你最愛的師弟啊,師兄。

「昊天!」看著熟悉的笑容,陸戰天終於認出來了,這個就是那欺師滅祖。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奪走本門秘寶的師弟,那一日麓宗山血流長河,所到之處全部都是屍傀。沒有一個活人。

但是就是沒有人相信這是冷昊天乾的。畢竟昊天自始至終都是憨厚的,弱小的,容易讓人欺負的小子。即便是血流成河的那刻,也沒有人敢相信。

「師兄,其實我盯你已經盯得很久了。麓宗山根本就沒有師傅的寶貝,所以我料想肯定在你這裡。」冷昊天這麼說著,他的臉也漸漸的發生了變化,由原來的英俊瀟洒變得跟陸戰天一樣,滿臉的皺紋。


陸戰天終於明白,這傢伙是服用了某種可以改變人容顏的藥物。但是他嗜血的特性仍然沒有改變。「或許你可以考慮考慮把你身後的那兩個小美人給我玩玩。」陸戰天的臉色立刻變,但是冷昊天好心的安慰他。「放心,對於中意的女人,我是不會輕易的把她們煉成屍傀的。」

!! 不過不把她們兩個練成屍傀已經是最大的恩賜。

但是他又很快的盯上站在陸豪天身邊的大肚子美人兒。歲月並沒有讓這個風姿綽約的美人身上刻下任何難看的痕迹。反而更加的有女人味兒,更加的成熟和韻味。而且還是大肚子的,這樣的女子玩起來,恐怕要更加的刺激。

冷昊天**裸的實現已經出賣了自己的靈魂,但是大肚子美人身邊的男人,實力也不容小覷。

呵呵,冷昊天舔了舔自己的唇角。過了今天,陸家將不復存在!

他為了這天,已經等了很久很久。

「血魔宗,動手吧。」低壓的嗓音響起,帶著血腥的**以及嗜血的眼神。現在的冷昊天已經不需要偽裝成原來那個受人欺負的樣子,背著被扎七十二魂釘針的痛苦。苦苦掙扎,現在血魔宗成了自己堅實的後盾,他可以任意的揉捏任何人。

動手什麼?

還沒有等他們反應過來。聚靈器就崩的一聲,劇烈的膨脹。然後像氣球一樣,碎得四分五裂,強大的氣壓使得數萬的人幾乎站不穩腳跟。然後東歪西倒的倒在地上。

血魔宗懸浮在空中,看著這些弱小的跟螻蟻一般的傢伙,根本沒有絲毫的興趣。幾乎是最喜歡嗜血的他們,竟然沒有動手的**。

聚靈器的碎裂無疑讓整個家族陷入恐慌和恐懼之中,聚靈器之所以神奇,是因為她會自然而然的凝聚屬於它自己的氣旋。這種氣旋高濃度下呈現藍色,但是一遇到空氣,便會燃燒!

這讓所有還在四處逃散的陸家小輩,更加的慌亂。甚至有些人,直接被這些氣旋燒成灰燼!陸霏嚇傻了,從出生到現在,她從未見到過如此大規模的屠殺。那些與自己日月相伴的人,轉眼間灰飛煙滅。連骨頭都不剩。巨大的心慌充斥在心間,卻油然升起無能為力的心理落差。


不,她不想死!她想活下來!

娘親捂著肚子,沒有誰比她現在更不願意看到現在這樣的場面。當年,也正是因為如此,陸霏才……眼見自己的第二個孩子即將出世,她怎麼忍心?陸豪天緊緊地抱住她。


「鈺兒,你跟霏兒趕緊找地方躲起來!」陸豪天幾乎是咬著牙說的,爹爹對娘親的愛始終堅定不移,可是倔強如娘親,她不可能丟下爹爹,獨自逃生!

「哼,一個也別想走!」召喚師舉起自己的萬魂凰杖,使它懸浮在空中。雙手合扣,嘴裡念著咒語。雙手合扣處漸漸凝聚起巨大的能量波動。召喚師終於要召喚出靈獸了,可是,當他手中的能量越來越黑暗,越來越邪惡的時候,眾人才知道不妙。

「不好!是屍傀靈獸!」陸豪天恢宏的聲音響起,娘親的臉色變驀然一白。今日,上蒼要亡我陸家嗎?

召喚師冷笑兩聲。「猜得不錯,可惜,對於你這種即將要死的人,沒什麼用處!」

喝!

隨著召喚師的聲音響起,傀儡靈獸自召喚師打開空間碎裂之時。這個頭便讓人再次的陷入絕望。屍傀靈獸,跟傀儡靈獸有本質的區別。傀儡師沒有靈魂的,而屍傀卻擁有者跟人類一樣高的智商。它們多數長相噁心。這隻,外形,像只變異的青蛙。嘴裡吐著粘稠的深紅色液體,身上多處流膿。散發著惡臭。當它從撕裂的空間碎片出來之時,就不要命的向周圍的螻蟻吞吐火焰。這詭異的火焰呈現黑色,並且火焰之中似乎有無數的骷髏頭不斷生成。

本來陸霏初生牛犢不怕虎,並不是過多懼怕的。可是當她猛然看到,那些被火焰沾染到的人,頓時渾身散發著地獄般渾噩氣息,並且長出鋒利的牙齒和黑色的指甲,眼眶變成紅色,猩紅的舌頭伸出。皮膚變成青色,如同厲鬼,身形獃滯,卻忍不住想咬人,而那些被咬到的,也變成這些行屍走肉一般模樣。

陸霏這才明白,這是有多麼的可怕。世界末日,都不足以為過。

爺爺陸戰天與自己相同戰鬥力的五人,根本難以抗衡。他自然知道自己的子孫弟子變成什麼模樣,卻力不從心。他只希望這些小輩中能有個靈光的,逃出去一個是一個。

娘親不願意走,爹只好轉移到自己的女兒身上。「陸霏!快帶著陸毅和陸霜霜先走!我和你大伯,二伯扛著,快啊!」

陸霏還未動,小五便立即沖了過來。「三小姐,來不及了!走吧!」

小五是自己從小到大的玩伴,也是爹爹從外面帶回來的落難丫頭。聽小五說,她逃出來之前所住的村莊已經全部被兇殘的野獸吃掉了。要不是那些野獸下不了水,她也必死。

陸霏最後看了眼爹和大著肚子的娘親,最後狠心的扯著陸毅和還在呆愣的陸霜霜離開。現在,沒有誰有這個空理他們。現在是逃跑的最佳時機。可是當他們跑到側室庭院的時候,陸毅一下子拍開了陸霏的手。

「現在家族遭遇如此大難,我們怎麼有臉跑?要跟那些該死的傢伙拼了!」

眼見陸毅還要跑回去,陸霏一腳踹出。「陸毅!你回去是找死!爺爺多高的修為?尚不能夠與他們抗衡,更何況那些火焰,易沾染,你也看到了,沾染上去,都是些什麼下場!」

「可是……」

「三妹說的沒有錯。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陸家只要還有人在,就不會被滅。我們還年輕,只要時間足夠!」

現在的問題是,恐怕沒有這個時間了。從側室庭院跑出來的僕人驚慌失措,撞到了他們的小主人還渾然不知。偶爾其中有個稍微清醒的,被陸毅抓過來。「發生什麼事了?」

那僕人頓時臉色刷白。「少爺,小姐你們還是趕緊逃吧!那屍傀靈獸污染了水源,我妻子喝了水……變成,變成……」他的話還沒有說完,突然聲音凝滯在這兒。陸霏有聽到肉被撕開,被俎嚼的聲音。陸霏低下頭,這僕人的下半身頓時沒了!在腰側有個巨大的齒痕,上面還不斷地沁著鮮紅的血。

「嘔!」陸毅、陸霜霜和陸霏根本止不住噁心,抱著柱子就吐。太噁心了,上面還被扯出幾根腸子。黃色,紅色和白色的液體混合在一起。因此生機還未完全殆盡。腸子還在跳,就想噁心的蟲子在這兒蠕動一樣。

「快走!」陸霏幾乎是擠出自己全身的力氣,才蹦出這兩個字。可是前面要麼是被這些怪物吃剩的斷肢殘骸。要麼是不斷進食的怪物。這些怪物樣貌各異,有些長著三條腿,有些長著蜘蛛的八條長矛。有些只有半截身子,還有些上面蠕動著變異的屍蟲。所見之處,凄慘無比。他們又該逃到哪裡去?

陸毅卻看到了韓雯。

因為陸毅的臉色驟然蒼白,陸霜霜和陸霏這次啊把注意力投到陸毅的視線之處。不看還好,一看都是臉色驟變。


「韓雯?她怎麼在這裡?」陸霏的話音還沒有落完全。不知道從哪裡出來了個長著赤色肉翅的人型鳥身怪物。撲閃著翅膀,一下子飛去,瞬間把韓雯吞入腹中。這可是陸毅未婚妻子……就這樣被吃掉了?陸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眼眶通紅,不等陸霜霜和陸霏攔截,就沖了去。

「我要殺了你!」怒火熊熊燃燒了他所有的理智,但是怪物撲閃著肉翅,讓原本是雙腳而變異成的鳥爪一把抓住陸毅,往空中一扔,扔進自己的嘴中。撲騰兩下便吞下腹。整個過程沒有一眨眼的功夫。等陸霜霜和陸霏反應過來時,這世間百便再也沒有陸毅這個人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