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天龍眼神驟冷:“她是我女兒,你不認她可以,最好別兇她,不然別怪我不懂得尊老愛幼。”

王家這些人,陸天龍着實不爽。

真的惹急了他,他纔不管什麼一家人。

“陸天龍,你還想造反不成?”

今天的王昭日格外的有底氣。

上前怒罵:“讓你囂張了幾天,你就以爲自己是個人物了?”

“今天,你說話給我注意點,不然一會跪在我面前求我都沒用。”

“王昭日,你這麼有底氣,也希望你一會學狗叫的時候,聲音放大點,讓大家都看看,你就是條狗。”

陸天龍也沒什麼好語氣。

一句話惹得王昭日大怒:“你……”

“行了。”

眼看兩人就要吵起來,王長河冷聲喊了一句。

接着看向王昭日:“多大的人了,辦事就不能穩重些?”

“別說這些沒用的,有多少實力,你就辦多少事。”

這句話像是在教訓。

更像是在提醒王昭日,別說沒用的,一會直接用實力打他的臉。

王昭日聽得出來,也不接着罵。

只是冷笑看向陸天龍:“一會我希望你還能這麼囂張。”

“拭目以待。”

陸天龍笑着回答一句,拉着王可可還有王昭月坐到一邊。

今晚他是來看笑話的。

“呸,這個陸天龍,還真是能裝。”

王家衆人要當王昭日的舔狗,此時紛紛嘲諷:“是啊,他以爲自己是個什麼玩意。”

“這種時候還敢跟我們裝,一下哭的機會都沒有。”

“王昭日的好兄弟已經拿着合同在來的路上了,等下我倒是要看看,他還敢不敢這麼囂張。”

王家衆人,都覺得今晚的王昭日一定能重振雄風。

王昭月臉色不怎麼好。

但是陸天龍如此自信,她選擇相信。

“昭日,你那兄弟,還沒來嗎?”

等了十來分鐘,王長河顯得有幾分迫不及待。

“好兄弟。”

還沒等王昭日回答,包房門被推開。

陸晨提着一個公文包,滿臉笑意的走了進來。

“好兄弟。”

王昭日笑着上前。

王家衆人則是兩眼放光。

這就是王昭日的好兄弟,那公文包裏面,一定是合同。

他來了他來了,他帶着合同走來了。

兩人見面就是個擁抱。

王昭日拉着陸晨上前:“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爺爺,其他的,都是我們王家的人。”

“王爺爺好。”

陸晨客氣打招呼。

惹得王長河很是滿意:“陸經理,年紀輕輕就有這等作爲,前途無量啊。”

“以後就指望你多多照顧一下我們家昭日了。”

“哈哈,王爺爺客氣了,我跟昭日是好兄弟,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兩人一番客氣。

就像是一家人一般。


王家衆人更是得意:“陸天龍,看到了吧?”

“人家王昭日跟月可集團的經理關係這麼好,你們拿什麼跟人家鬥啊?”

“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等着跪下學狗叫吧。”

衆人開始嘲諷陸天龍。

王昭日也是走上前:“陸天龍,現在我好兄弟來了,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你能跟月可集團合作再說吧。”

陸天龍並不在意,繼續低頭吃東西。

陸晨冷笑着上前,把手裏的公文包舉了起來:“我手裏就是合同,只要王家簽了這合同。”

“一年之內,五個億的合作項目。”

五個億。

王家衆人吃了一驚。

王家資產不過幾千萬。

一下子能掙五個億。

那是翻十倍的存在。

加上月可集團這道關係,以後王家真的就發達了。

一邊的王長河也是激動起來。

但是沒有表現在臉上。

上前怒視着陸天龍:“陸天龍,在陸經理面前,你說話給我客氣點。”

“客氣?”

陸天龍擡頭冷笑:“他還不配。” “草,陸天龍,你是真的能裝啊。”

陸天龍越是囂張。

王昭日就越是看不下去。

扭頭看向陸晨:“好兄弟,拿合同出來,我要狠狠的打他的臉。”

陸晨也不廢話。

直接拿出了一份合同遞給王昭日:“你可以簽字。”

“隨後我們就是合作伙伴了。”

“上面有我們月可集團的公司蓋章,一切有效。”

“好。”

王昭日激動的接過合同,掃視了一眼,刷刷簽上大名。

接着洋洋得意:“陸天龍,還有話說嗎?”

“要不要把合同給你,讓你看看。”

“哈哈,陸天龍,你再裝啊。”

“現在合同白紙黑字,你還有什麼好狡辯的啊?”

王家衆人本就看陸天龍不爽。

都跟着嘲諷起來:“沒話說了吧?”

“沒本事就快點跪下磕頭,學狗叫。”

“就是就是,學狗叫吧。”

“王昭月,現在知道後悔了吧?”

“選擇這樣的廢物當老公,你們一家子都只能是廢物。”

“現在趕緊跪下求昭日,免得被掃地出門,一家子餓死。”

污言穢語。

甚是難聽。

可是王昭月說不出話來。

她選擇了相信陸天龍,就算現在輸了,她也只能認。

“陸天龍,當着王家衆人的面,月可集團的人也在場,履行你說的話吧。”

“過來給老子跪下。”

“跪下跪下。”

王家衆人又是帶起了節奏。


王長河只是冷冷看着,並不阻攔。

王家所有人都站到了王昭日那邊。


吧嗒。

終於,吃着東西的陸天龍放下了筷子,擡頭笑道:“你們這合同,是無效的。”

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