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圓一口喝下杯中的酒,沖服務員叫道。

「不好意思,先生,你們已經消費了五十八萬,需要你們先買一下單,才能繼續消費呢!」

一個服務員走了過來,沖陸圓說道。

「多少?」

陸圓瞬間瞪大了雙眼。

「總共是五十八萬八千八百八十八,因為消費額度較高,我們主動為您抹去了零頭,所以,一共是五十八萬整!」

服務員繼續說道,眼神之中,卻是忍不住的閃過一抹幸災樂禍。

「怎麼可能?我們剛剛就點了幾瓶威士忌,最多也就幾千塊錢,撐死了上萬,麻煩你再核對一下呢!」

陸圓額頭都有些冒汗了。

他所有的身家加起來,也就幾萬塊錢,所以之前點酒的時候,他都是看著價格來點的,怎麼可能這麼貴。

要知道,這可是白老大的場子,要是不搞清楚,被當成喝霸王酒的,那他和陳進兩個人,今天就得交代在這了。

服務員看都沒看,便是繼續肯定的說道:「沒有錯,就是五十八萬,怎麼,想要賴賬嗎?」

陸圓還想要說點什麼的時候,陳進攔住了陸圓。

很明顯,他們是被坑了。

現在解釋,說這些,顯然都是沒有用的。

服務員像是早就料到了這個情況似的,嘴角露出一陣冷笑,對著對講機講了兩句:「虎哥,這有人想要賴賬!」

很快,一個西裝大漢,便是帶著另外幾個人,來到了陳進他們所在的位置。

「小子,想喝霸王酒嗎?那你們就來錯地方了!」

虎哥看著陳進和陸圓兩人,臉上露出一抹獰笑。

「虎哥,這其中肯定有誤會……」陸圓立馬是陪著笑,說道。

「我只給你們十分鐘時間,十分鐘之後,你們要是還沒把這五十八萬的酒錢掏出來,那我就只能留你們一人一條胳膊一條腿,來當做抵押了。」虎哥直接打斷了陸圓。

陸圓的臉色,一下子變的非常難看。

「酒都是我點的,跟他無關,要砍就砍我的手吧。」陸圓忽然是說道。

他知道,就是給他十個小時,十天,他都拿不出五十八萬來,更別說是十分鐘了。

他只能犧牲自己,想要保全陳進。

「陸圓,我說過,沒了我,你就是一個廢物!要是你願意自扇十個耳光,跟我道歉,我就原諒你,並且幫你把買單,怎麼樣?」

這時,附近一個大長腿的美女忽然走了過來,臉上帶著一絲報復的快感說道。

陸圓抬頭一看,竟然是蘇曼菲。

而陳進,嘴角則是掛著一絲冷笑,他的神念,如今何其強大,在察覺到有人坑他們之後,陳進便是放開了神念,立馬感應到了附近的蘇曼菲。

蘇曼菲看到陳進一副漠然的態度,心中更是不爽,出聲道:「還有你,你不僅要自扇十個耳光,還要給我下跪磕頭!」

蘇曼菲胸有成竹,彷彿已經看到了這兩個男人,一個自扇耳光,一個跪在她的身前的畫面。

這可是白老大的場子,誰敢在這裡面鬧事,簡直就是找死。

蘇曼菲就是篤定陸圓和陳進,就算是在這裡吃了虧,也不敢鬧,只能忍著,因此她才花重金,買通了虎哥和服務員他們。

從小到大,都沒人敢扇她耳光,一直對她百依百順的陸圓,今天卻因為陳進,竟然敢打她,她一定要讓這兩人付出代價。

「蘇曼菲,扇你耳光的是我,我自扇十個耳光,給你跪下磕頭,成不?」陸圓咬牙道。

「好啊,既然你想跪的話,那我改變條件了,你們倆,都得給我跪下磕頭,然後自扇十個耳光,這樣,我就幫你們買單,讓虎哥放過你們,否則……」蘇曼菲沒說完,但意思很明顯。

「蘇小姐,想要他們給你跪下磕頭,根本不用那麼麻煩的!」虎哥的臉上,忽然猙獰一笑。

然後,一腳踢向陸圓的腿。

虎哥一看就是個練家子,力量很大,陸圓的腿,要是被這一腳踢上,立馬便會骨折。

陸圓見他一腳踢過來,心中駭然。

先不說能不能躲開,陸圓根本就不敢躲。

他曾經就是在酒吧當服務員的,深知白老大的兇狠,過去幾年,敢在白老大的場子鬧事的,無論你是不是占理,最後統統都消失了,人間蒸發了。

斷腿總比死了好。

陸圓臉色無比蒼白,同時,心中也愧疚到了極點,覺得連累了陳進。

然而,就在陸圓都已經做好雙腿被廢的準備時,他卻始終沒有感覺到腿上傳來的劇痛感,耳邊反而是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

「敢對我兄弟出手,簡直是找死!」 陸圓一聽,就知道這個聲音是陳進的。

「壞了!」

陸圓心中暗道,然後趕緊睜開雙眼。

只見,虎哥整個人瞬間倒飛而出,連帶著他手下的幾個西裝大漢,一起摔在一處。

這裡的動靜,瞬間是吸引了附近一些人的目光。

「我靠,那不是虎哥嘛,誰這麼大膽子?」

「今晚,怕不是又有好戲看了!」

「上一個在零點夢幻鬧事的,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第二天就在新聞上看到關於他跳河意外身亡的新聞了吧。」

眾人紛紛議論道。

即便是陳進剛剛一腳將虎哥踹飛數米之遠,都沒人讚歎,看向他們的眼神之中,反而是充滿了同情和憐憫!

就是一旁的蘇曼菲,也完全沒想到,陳進竟然敢對虎哥動手。

她最多只是想著,讓虎哥他們逼陳進給她下跪磕頭,讓她出一口惡氣,但從來沒想過,陳進敢反抗。

雖然陳進的反應,出乎了她的意料,但卻讓她更是興奮。

陳進,這是他自己在找死啊。

「老大,跑!」

反應過來之後的陸圓,感動之餘,立馬拉上陳進就要往外逃。

陳進為了他,竟然敢對白老大的人動手,陸圓已經可以想到他們兩個的凄慘下場了。

說不定,明天新聞上就能看到他們兩人了。

「沒事!」

陳進不僅沒有跑,反而拉住了陸圓,沖他笑道。

陸圓一看,一張臉頓時苦澀了起來。

這裡發生的動靜,門口的保安,早就注意到了,他們倆就是想跑,也是跑不掉的。

「老大,要死就一起死吧,來世咱們還做兄弟!」

陸圓無奈道。

「小雜碎,老子今天要剁了你們!」

虎哥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爬了起來,滿臉猙獰之色。

四周,陸陸續續的開始涌過來一群身穿西裝的大漢,都是這家酒吧名義上的保安。

「聒噪!」

「看來還是剛剛下手太輕了!」

陳進冷聲道。

然後,虎哥頓時再次倒飛了出去。

這一次,虎哥直接是噴出一口血來,鮮血之中,甚至帶著內髒的碎塊,顯然受傷極重,最後直接暈死過去。

動靜之大,直接是吸引了整個酒吧里,所有人的目光。

眾人或是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或者停下了扭動的身姿,就連在角落裡迫不及待,即將要擦槍走火,渾身散發著荷爾蒙的男女,都是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紛紛看向了這邊。

所有人的目光,瞬間都集中到了虎哥身上。

然後,又從虎哥的身上,轉移到了陳進的身上。

他……他剛剛怎麼做到的?

一部分距離較近的人,看到了之前的經過,非常難以置信,陳進只是動了嘴皮子,但他根本沒動手啊。

虎哥是怎麼被打的倒飛而出的。

就是蘇曼菲和陸圓,也是瞪大了雙眼,極度不可思議。

若不是知道不可能,他們幾乎都要以為,虎哥是個演員,是在配合演戲了。

當然,這並不是大家最關注的重點。

重點是,竟然有人敢在零點夢幻酒吧鬧事。

這還不僅是鬧事,更是直接打了虎哥這個酒吧的小頭目。

這是在挑戰白老大的威嚴啊。

簡直是活的不耐煩了。

陳進根本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怎麼想,而是嘴角帶著冷笑,然後看向蘇曼菲。

「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

佳妻天下 「一,下跪道歉!」

「二,自扇十個耳光!」

「否則,我不介意打女人,更不介意,毀掉一個漂亮女人!」

敢設計坑他,還敢威脅他,那就得付出代價。

陳進的聲音,聽起來冰冷刺骨。

蘇曼菲聽到陳進的聲音后,渾身一哆嗦。

又看到陳進那懾人的目光,以及躺在一邊生死不知的虎哥。

蘇曼菲就一陣頭皮發麻。

陳進連白老大的人都敢打,豈不是說,陳進真的會對她出手。

就在蘇曼菲咬牙,想要認慫的時候。

忽然又是一陣極大的動靜傳來。

「竟然是白老大!」

「我的天,真的是白老大!」

頓時,一陣陣驚呼聲傳來。

一個穿著一身白色休閑服的,三十來歲的男人,帶著一群西裝大漢,朝著這邊走過來。

「看來,我是太久沒有出來活動了啊,什麼人都敢來我的場子里鬧事了,竟然還敢傷我的兄弟!」

白浩走了過來,緩緩說道。

每個月,他都會抽出一天的時間,到他這酒吧街所有的酒吧,挨個挨個走上一圈。

今天,他剛到零點夢幻,看了看,在樓上休息了一下,準備離開,卻沒想到,竟然看到了這樣一幕。

白浩的臉色,非常的不好看。

他背後的靠山,這幾天特意叮囑他,要多多注意,說不定這段時間有人會趁機打他的主意。

他知道自己的靠山,最近家族發生了一些變故,因此,這幾天他格外敏感。

「白老大,事情是這樣的……」

陸圓見到白浩之後,立馬開口說道。

額頭一陣冒汗。

雖然知道沒什麼作用,陸圓還是抱著一點希望,想要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清楚。

然而,陸圓剛開口,便是被白浩打斷了。

「無論你們是誰,無論有什麼理由,今天,你們都得走不了了!」白浩陰惻惻的說道。

白浩話音剛落,頓時,已經聚過來的西裝大漢,紛紛朝著朝著陳進涌了過來。

蘇曼菲見到這一幕,心中立馬又興奮了起來。

還好剛剛自己遲疑了,不然,就真的道歉了,被他得逞了。

蘇曼菲趕緊退開幾步,想要看好戲。

看看陳進的凄慘下場。

陳進見蘇曼菲退開,就要逼上前去。

這時,白浩的手下,攔在了陳進的面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