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千山的大笑聲剛落下,從門外,十六個魔君魚貫而入,為首之人正是嗤青。【無彈窗.】

「千山長老,你不要高興的太早了,陸青城並沒有死,還是讓他的靈魂逃走了。」

聽說陸青城的靈魂逃走了,陸千山猛地站了起來,指著嗤青大聲道:「嗤青,你們這麼多魔君,竟然沒能殺了陸青城?你們太讓我失望了。」

「千山長老,我誅神閣什麼時候讓你失望過,你們要求我們的,我們哪一樣沒有做到?難道在你們安東城上空的大戰,你們不知道?」

陸千山分辨道:「我當然知道了,不就是有幾個年輕人跟隨著陸青城嗎?多了那幾個人你們就收拾不了了?」

聽到陸千山嘲諷的話,嗤青頓時大叫道:「你懂什麼?你知道那些年輕人都是誰嗎?他們是南宮家族的族長繼承人,尹家的族長繼承人,魏家的族長繼承人,還有那個可惡的陸青峰,還有兩條巨龍,他們每個人都足以對抗神君。」

嗤青一口氣說出了所有前來幫助陸青城的人,最後還覺得不解氣,再次指著陸千山大叫道:「我們在安東城和這些人大戰時,你們都幹什麼去了?為什麼不出來幫著我們,膽小鬼。」

聽了嗤青的話,陸千山心裡也有些後悔,不由得嘆息道:「知道這樣的話,我當初還不如出去幫助你們呢!一下子得罪了這麼多家族,以後我陸家再也不得安寧了。」

「現在再說這些也沒有用了,這一切都是因為你當時一時膽小,你就準備承受這些家族的報復吧。」

大廳里的二人正在唇槍舌劍的談著,突然,嗤青的臉色一變,接下來嘴裡發出了一陣冷笑。

「嘿嘿,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東西,明知道不是對手,竟然還敢主動前來送死,好吧!既然這樣,我就成全了他們。」

嗤青說完,瞬間不見了蹤影,其他十七個魔君也都迅速躥出了大廳,很快就飛到了空中。

大廳里再次剩下了陸千山等三人,老管家看著陸千山,嘴唇張了張,似乎是想要說什麼,最終還是沒有開口。

陸千山看著老管家的神態,無奈的笑了笑道:「我知道你要說什麼,當著嗤青的面,如果我再不出去,就顯得我太軟弱了。」

老管家這才說道:「三老爺,如果你出去了,不就暴露了我們和魔族的關係了嗎?」

陸千山嘆息道:「事到如今,我們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知道就知道吧!到時候再隨機應變吧。」

陸千山說完,回頭對他的兒子,陸青湖說道:「青湖,你不要出去,你還沒有突破到真神,現在出去了只有送死。」

安東城上空,十八個魔君加上陸千山,一共是十九個神君級彆強者,這些人懸浮在空中,看著陸青峰等人來的方向默默不語。

很快陸青峰等人就進入了嗤青的視線,陸青峰等人也同樣看到了嗤青等人,但是,這群年輕人依舊速度不減,仍然向嗤青等人極速飛來。

嗤青看著陸青峰他們,嘴裡發出一聲冷笑道:「陸青峰,我很佩服你們的膽量,剛打過了敗仗,還敢出來送死。」

陸青峰一行在向安東城飛來的時候,並沒有想到,陸家竟然會與誅神閣扯上了關係,所以,他們即使距離安東城很近了,都沒有使用神識掃描。

當陸青峰等人發現了嗤青等十八個魔君時,對方也同樣發現了陸青峰等人,陸青峰知道,就算自己一方現在想要逃走,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陸青峰為自己考慮問題不周十分後悔,一個不留神就有可能使這些兄弟中有人隕落,但是現在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和他在一起的都是超級天才,就算是他要臨陣退縮,恐怕這些兄弟也不會同意。

面對嗤青的嘲諷,陸青峰冷笑道:「嗤青,一場戰鬥並不能決定最終的輸贏,況且你們隕落了兩個魔君,相比之下到底誰是勝利的一方,相信你比我更明白。」

「陸青峰,我知道你的靈牙利齒,鬥嘴我鬥不過你,就讓我們用手裡的靈寶來說話吧。」

「慢著,等一會再動手不遲,」陸青城早就看到了站在眾魔君身後的陸千山,到了現在,就算陸青城再傻也看了出來,陸家有人和魔族勾結上了。

陸青城轉身看向陸千山,指著他怒道:「陸千山,你這個混蛋,竟然敢和魔族勾結,妄為我平日里叫你三叔,看來你就是一個豬狗不如的東西。」

「陸青城,我是你三叔,竟敢以下犯上,你不要把話說得那麼難聽,我和魔族是合作,並不是你說的勾結。」

陸青城臉色鐵青,指著陸千山大罵道:「老東西,你們和魔族勾結在一起,那我父親呢?你們把我父親怎麼樣了?」

「嘿嘿,」陸千山冷笑道:「事情到了現在,我就實話告訴你吧,你們那一脈已經都被我們禁錮了靈魂,不過你放心,他們還死不了,只等抓到了你,再一起處死。」

聽了陸千山的話,陸青城怒極而笑道:「陸千山你好大的口氣,你以為憑你就能抓到我?本少族長現在就宰了你。」

這一次,陸青城也不再去管別人,直接殺向陸千山,繞開了前面的幾個魔君,靈寶長劍如電,直刺陸千山眉心而去。

陸青城和陸千山大戰在一起,直接開啟了安東城上空的第二次大戰,南宮兄弟、魏波和龍嵐、尹家三兄妹、馬通和冰龍九人迅速殺向了各自的對手。

嗤青手裡握著魔劍,看著陸青峰嘿嘿一陣冷笑道:「陸青峰,你看看周圍大戰的場面多好,但是,沒有你我的加入還不夠熱鬧,怎麼樣?開始吧!」

算上冰龍和龍嵐,這一次的大戰,陸青峰一方共有十一個真神,嗤青一方上次是十八個魔君,這次加上陸千山,共有十九人和陸青峰等人大戰在一起。

對方多出來八個魔君,形勢對陸青峰他們十分不利,特別是尹靈金、尹靈玉、龍嵐三人,每個人都分別對戰兩個魔君。

嗤青一方盤算的很是巧妙,陸青峰一方中,三女的實力最弱,反倒派出了最強勁的對手,這樣就能更快的將三女斬殺,從而可以騰出來更多的強者。

這樣一來,騰出來的魔君就可以加入到其他的戰團,從而就可以快速的結束大戰的進程。

戰鬥一開始,陸青峰就發現了嗤青的如意算盤,他絕對不允許上次毀滅肉身的事情發生,為今之計,只有儘快的將嗤青斬殺,才能使誅神閣之人不戰而走。

嗤青如今是魔君中期巔峰的修為,這樣的修為,對如今的陸青峰來說,並不是不可戰勝。

在至真境巔峰時,死在他劍下的神君中期強者就有很多,現在突破到了真神,對上嗤青這樣的更是絲毫不懼。

不過陸青峰也很清楚一點,就像他在至真境時一樣,同樣都是至真境的修為,每人的真實戰鬥力卻是三六九等。

神君強者也是如此,實際戰鬥力的差距更大,詹家老祖詹明仁就是神君中期,陸青峰斬殺此人的時候,只有至真境巔峰的修為。

如果那次陸青峰遇到的不是詹明仁,而是面前的這個嗤青,陸青峰根本就不可能將其斬殺,最大的可能就是死於嗤青的劍下。

嗤青雖然比詹明仁強大了很多,但是,如今的陸青峰也和當時不可同日而語,他已經突破到了真神,體內的力量全部轉化為了混沌神力,比當初強大了數十倍不止。

陸青峰這次打定了主意,說什麼都要殺了這個嗤青,想要儘快的將其斬殺,就必須使用自己最拿手的神通。

陸青峰的心裡剛產生了這個想法,嗤青卻是首先出了手,巨大的魔劍向陸青峰橫掃而來,嘴裡同時大喝道:「魔域誅神。」

隨著嗤青大喝聲的落下,魔劍上頓時湧出一團團魔霧,這團團的魔霧瞬間融合到一起,很快,方圓數里之內都變得漆黑一片。

白磊曾經對陸青峰施展過魔虹蔽日,外表看去,魔虹蔽日在形態上和嗤青的魔域誅神一般無二,只有親身感受過兩人的神通,才會知道這兩種神通的不同。

陸青峰瞬間被魔霧籠罩,再被魔霧籠罩的剎那,頓時感覺如深陷沼澤一般,每行動一步都變得十分困難。

陸青峰也沒有想到,嗤青竟然還會這樣的神通,不過看周圍魔霧的濃度,嗤青施展這樣的神通,一定會耗費他很多的魔力。

五行空間圖也具有魔域這樣的作用,不僅如此,五行空間圖還能夠輕易地破解這種神通。

陸青峰心神一動,五彩戰衣消失在身上,與此同時,天空中瞬間出現一副美麗的畫卷。

五行空間圖漂浮在空中,籠罩的面積和魔域同樣大小,在寶圖的下面,一道道光線垂直落下,強度比太陽光芒耀眼無數倍,就算是真神直視這些光線,也會短暫的失明。

「光明耀日驅魔神」

陸青峰一聲大喝,一道道光線猛然光明大放,不過眨眼之間,籠罩在陸青峰周圍的魔霧頓時消散一空。

魔霧消散的同時,五行空間圖同樣消失在空中,五彩戰衣再次穿在陸青峰神體之上。

「嗤青,你還有什麼手段,都使出來吧!今天你我就在這裡做一個生死了斷。」 ?【最新章節閱讀.】79閱.讀.網看到自己的魔域被陸青峰眨眼間破掉,嗤青頓時大驚失色,這還不算什麼,最讓他心驚膽戰的是空中漂浮的五行空間圖,

嗤青經歷過上次的神魔大戰,那時候的他,修為還十分弱小,只是在那些強者的身後搖旗吶喊,根本就沒有資格在陣前搏殺,

混沌祖神是和魔祖站在相同高度的存在,當年的一戰,陸青峰曾經施展過五行空間圖,嗤青只是在極遠之處領略過寶圖的風采,

現在,五行空間圖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不由得使他想起了百萬年前那場大戰的一幕幕畫面,

「陸青峰,混沌祖神的寶物怎麼會到了你的手上,你和他是什麼關係,」

「寶圖是怎麼到我手上的無關緊要,我和他是什麼關係也不重要,你現在所要關心的就是,你還能不能離開這裡,」

陸青峰說話的同時,北斗七星劍已經對著嗤青揮斬而下,五百柄混沌劍氣短劍瞬間向嗤青射去,

劍氣短劍受陸青峰神識的操控,只要受到攻擊之人的神識不超過他,就不可能全部感知到這五百柄劍氣短劍,其中必然會有所遺漏,

嗤青也不能例外,他只感知道了四百九十五柄短劍,雖然只剩下了五柄,卻是給他造成了致命的傷害,

這五柄混沌劍氣短劍排成了一條直線,依次從嗤青的心臟穿過,現在,陸青峰控制這些短劍,已然達到了爐火純青的程度,

在劍氣短劍進入嗤青心臟的一刻,陸青峰心神一動,劍氣短劍在嗤青體內轟然爆開,第一支剛爆開,第二隻緊隨而至,接著就是再一次的轟鳴聲傳出,

嘭,嘭,嘭,嘭,嘭,

五聲悶響傳出來,嗤青的神體已經炸成了無數的血肉碎塊,魔君中期強者的血肉內含有龐大的能量,爆炸的同時就產生了強大的衝擊波,

無形的衝擊波席捲向四面八方,周圍交戰的人都受到了波及,就算是陸青峰的這些好友也都沒有倖免,全部都不受控制的翻滾出去,

以陸青峰為中心,方圓萬米之內沒有了任何生物,等到這些人穩定下來,全部看向了大戰的中心,

雙方的強者都看到了觸目驚心的一幕,這片地域被濃厚的魔霧瀰漫,陸青峰和嗤青的身影好像蒸發了一樣,

接下來人們看到,無盡的魔霧好像受到了強大漩渦的吸引,紛紛向某處瘋狂的涌去,很快就消失一空,

魔霧散盡后,嗤青和陸青峰的神體同時顯現而出,陸青峰看著對面的嗤青,心裡不由得很是感嘆,

「嗤青,我不得不承認,魔族的肉身確實強大,特別是魔君的神體,竟然承受了我五柄混沌劍氣短劍的疊加轟擊,

五柄混沌劍氣短劍的爆炸,在嗤青的心臟處,轟出了一個直徑半尺的血洞,周圍的魔氣就是被嗤青神體的這個血洞吸收,

吸收了海量的魔氣,傷口迅速縮小,很快就不足茶杯口大小,而這時的嗤青突然停止了療傷,這種情況讓陸青峰十分驚訝,

不過瞬間的功夫,陸青峰就恍然大悟,他判斷,一定是自己的這一劍給嗤青造成的傷害太大,他不敢耗費大部分的魔力恢復魔體,

「嗤青,你覺得陸某的這一劍如何,看來還不足以要了你的老命,既然這樣,陸某就再給你加一把火,」

說罷,北斗七星劍高舉,對著嗤青猛然揮了下去,一朵直徑足有五米的火蓮花呼嘯而出,

火蓮花高速旋轉著,熾熱的高溫彷彿要融化周圍的空間,眨眼間就從嗤青的腰部切割過去,

火蓮花切割的速度風馳電掣般,雖然使嗤青的魔體一分為二,他此時卻是沒有覺得有一點疼痛,仍然好整以暇的盯著陸青峰不斷的冷笑,

「陸青峰,你是不是大話說的太多了,以你的名聲,竟然施展出這麼如此不堪的神通,我站著不動就沒能擊中我,」

只不過片刻后,劇痛就迅速傳進了嗤青的心神,低頭一看,頓時發現自己已經沒了雙腿,這才知道這具肉身已經徹底報廢,

到了現在,嗤青算是徹底知道了陸青峰的可怕,他不敢就這樣遁走靈魂,他知道這樣逃走靈魂根本就逃不掉,肯定會被陸青峰抓住,

雖然沒有了下半身,但是以他魔君中期巔峰的修為,仍然可以憑藉這具肉身和陸青峰殊死搏鬥,

「陸青峰,看來我還是小瞧你了,不過你別得意,魔君強者的能力不是你能想像的,不要以為這樣就毀掉了我的魔體,實話告訴你,還差的很遠呢,」

嗤青面色猙獰,手裡握著魔劍向陸青峰衝去,魔劍化作一道黑芒,直奔陸青峰神體而去,

看到只剩下軀幹的嗤青沖向自己,陸青峰心裡就是大吃一驚:嗤青對雙腿的傷口不管不顧,根本就沒有採取止血的措施,鮮血仍然像噴泉一樣不斷的噴射出來,

看著嗤青的架勢,完全是一副拚命的樣子,真要和嗤青拼起來,肯定是一個兩敗俱傷的結果,即使有五行空間圖和霸體在身,也免不了身受重傷的結局,

看到向自己刺來的魔劍,陸青峰嗖的一聲退到了百米開外,就在這時,嗤青以更快的速度向陸青峰沖了過去,

「我靠,我說嗤青,你還真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啊,剩下了半截身體還這麼生猛,」

嗤青的魔體再次衝到了陸青峰面前,魔劍迎著陸青峰當頭劈了下來,這次陸青峰直接瞬移到千米開外,頓時拉遠了和嗤青的距離,

「嘿嘿,陸青峰,任你是超絕的天才,也有上當的時候,我老人家現在不逃更待何時,」

嗤青心裡一陣冷笑,半截魔體突然停了下來,靈魂瞬間從泥丸宮裡飛出,直奔母乳峰的方向飛去,

嗤青這具靈魂體逃逸的速度太快,靈魂體后拖出長長的漆黑魔霧,魔霧產生了強大推動力,推動著嗤青的魔體,眨眼就消失在眾人面前,

陸青峰停了下來,看著這道劃過天空的漆黑魔霧,馬上就知道自己被嗤青算計了,有心射出一道靈魂之劍,但是看著魔霧的速度,陸青峰頓時打消了這個念頭,

陸青峰對自己的靈魂攻擊很自信,自從他出道以來,還從來沒有失手過,只是這次看到嗤青的靈魂逃走,他心裡沒有一點把握,

陸青峰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既然追不到,也就不再想這件事,只是看著嗤青逃走的方向,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在陸青峰和嗤青打鬥時,其他人也正在進行著激烈的大戰,其中,陸青城和陸千山的打鬥最為激烈,兩人顯然已經殺出了真火,

陸千山越打越是驚訝,他萬萬沒有想到,以自己神君中期的修為,竟然這麼久還拿不下一個剛突破到真神的陸青城,

「陸青城,果然不愧是陸家第一的天才,本來我還想著留下你的靈魂,但是現在一看,我改變了主意,今天卻是留你不得,必須要將你的靈魂具滅,」

「陸千山,現在才知道,可惜晚了,你實話告訴我,我父親現在怎麼樣了,如果你的回答讓我滿意了,我可以考慮留下你的老命,」

陸青城是一個絕頂天才不假,他可以戰勝陸千山,但是想要很輕易的殺了陸千山,還是很難做到,

二人大戰了很久仍然沒有結果,陸青城看著家族叛逆就在面前,自己卻是不能將其拿下,心裡不免有些著急,

就在這個時候,陸青峰將嗤青的下半身斬掉,接著,他的靈魂飄飛出來,迅速逃向母乳山的方向,

此時,還有兩個魔君被冰龍和魏波毀掉了神體,這兩具靈魂體同樣向母乳峰逃走,這一幕,被剩下的十五個魔君看的十分真切,

其中的一個魔君忍不住大聲叫道:「不好了,舵主大人的靈魂體逃回了母乳峰,我們也都跑吧,」

這一聲大叫頓時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所有人都向三人逃走的方向看了過去,果然如此人所說,三具靈魂體眨眼就不見了蹤影,

有一個魔君反應最快,此人正和南宮飛宇戰得正酣,突然就是虛晃一招,轉身就向母乳峰逃走,

一會的功夫,安東城上空的魔族就消失一空,只剩下了陸千山還在被陸青城死死地糾纏著,他不是不想走,而是沒有機會逃走,

看到這樣的情景,陸千山心裡頓時一涼:完了,誅神閣的人一走,只剩下自己,被十幾個天才圍攻,肯定是死路一條,

到了現在,陸千山真怕了,活了數萬年,他不想就這樣死去,但有一線希望,他也想活下去,

「青城,你放過三叔怎麼樣,三叔不會忘記你的大恩,有了機會,三叔一定報答救命之恩,」

「陸千山,剛才你可不是這麼說的,你那時的狂妄勁都到哪裡去了,現在才想起讓我放了你,不覺得太晚了嗎,在你們竊取家族權力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會有今日的下場,」

「陸青城,你不要把事做的太絕了,這樣對你沒有好處,你不要忘了一句話,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你還有臉說這個,我要是你的話,早就買塊豆腐撞死了,你還有臉活著,你們這樣的人渣,都死絕了才好,陸某永遠不要再見到,」

兩人一邊大戰,嘴裡還在唇槍舌劍的打著口水仗,在二人周圍,陸青峰等人已經緊緊地把他們包圍在中間,

到了現在,陸千山註定就是死路一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