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靈兒扭頭一看是白小鳳,登時神情就冰冷起來:“呵!男人!”

然後,就扭過頭去,不看白小鳳了。

白小鳳碰了一鼻子灰,悻悻地摸了摸鼻子笑了笑,估計這妞還記着豪庭大酒店的事情呢。

不過,這事關本大爺什麼事啊?

分明是陳正德和宋山河的鍋!

“師父!”

這時,馬夏風的聲音傳來。

白小鳳看向教室後排,馬夏風正對他招手呢。

仔細一看,馬夏風今天的氣色格外的好,簡直可以用白裏透着紅來形容,彷彿被滋潤過的一樣。

走到座位上坐了下來,白小鳳對馬夏風打趣道:“徒弟,看來昨晚大補的很好嘛。”

話音剛落,馬夏風登時諂媚的雙手捧着手機遞到白小鳳面前:“嘿嘿,孝敬師父的,好幾個最新番教授講座呢。”

白小鳳眉頭一擰:“你把我當什麼人了?”

馬夏風一怔,奇怪,難不成師父轉性了?

緊跟着,白小鳳伸手接過了馬夏風的手機,一臉認真地說:“不過,我到學校來上學,就是爲了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的,既然是最新講座,那肯定不能錯過呢。”

“……”馬夏風。

好無恥!

真的厚顏無恥!

馬夏風咧嘴笑了起來,拿出耳機連接在手機上,然後滿臉猥瑣的笑着對白小鳳低聲道:“師父,昨天多虧了你和華娘娘啊,讓我順利的把第一次交代了出去。你是不知道呢,當時我爸看我難受,二話不說直接給我找來了兩個小姐姐,這種奉命而爲的感覺,簡直美滋滋。”

白小鳳一陣無語,你昨天連你爸都不放過了,你爸不幫你"zhao xiao jie"姐,難不成還得親自披甲上陣被摩擦麼?

緊跟着,白小鳳忽然覺得馬夏風這話有些不對勁。

他皺了皺眉:“第一次?那泰山壓頂怎麼算?”

正嘚瑟的馬夏風嬌軀一顫,神情一下子幽怨了起來,眼睛裏一下充盈起了淚光。

腦海中,情不自禁地浮現出上次被白小鳳極樂符整出來的那夢魘般的一幕。

四十多歲的大媽啊!

兩次泰山壓頂啊!

他好氣哦!

深吸了一口氣,馬夏風捂着腦門,低聲道:“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幾多風雨……”

過度章節寫的有些慢,酸菜繼續寫,各位老鐵,求訂閱求推薦票求月票啊! 和馬夏風看了一天的教授講座。

放學下課後。

白小鳳揉了揉發脹的眼睛,嘆道:“馬夏風,這視頻太殘忍了,下次找點別的來,我喜歡那種有劇情的。”

“明白。”馬夏風點點頭,一副我懂的表情。

然後,他又搓了搓手:“師父,爲了報答你昨天的善舉,我請你吃飯好不好?今晚咱們玩一條龍。”

“啥叫一條龍?”白小鳳撓撓頭。

馬夏風尖嘴猴腮的臉上登時浮現出一抹猥瑣的笑容,低聲道:“昨晚那兩個小姐姐教我的,簡直給我打開了一扇新世界大門呢。”

白小鳳登時反應了過來,鄙夷了一眼馬夏風:“你自個玩吧,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說完,他起身就走。

白小鳳雖然喜歡泡妞,但又不意味着他喜歡隨便放縱自我。

這種事,也就馬夏風這瓜皮,樂此不疲了。

沒走兩步遠呢,身後忽然又傳來了馬夏風的聲音:“對了師父,這幾天,濱海應該要變天了呢。”

什麼?!

白小鳳愣了一下,轉身疑惑的看向馬夏風。

馬夏風神情嚴肅,道:“昨天的事情,你也算是間接幫了活閻王的忙,金陵謝傲被活閻王懟了。”

白小鳳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張嶺東和謝傲的事情,昨天他看得一清二楚,謝傲事後被張嶺東收拾了,也沒有出乎他的預料。

況且,昨天的事情那麼嚴重,如果他不出手,在場的人就全都完了。

張嶺東能借着他當時的威風順帶手的對付了謝傲,也算是人家的本事,一般人也沒這腦子,更沒這膽子。

想到張嶺東,他腦子裏莫名其妙的浮現出蘭姐昨天在遊輪甲板上哭的梨花帶雨的樣子。

“靠!我這是想啥呢?”

白小鳳搖搖頭,強壓下胡思亂想,擡眼看向第一排的陳靈兒。

此時陳靈兒正收拾着東西準備離開教室呢。

他笑着走了過去,張口喊道:“靈兒……”

沒等他話說完,陳靈兒就冷漠着一張臉看了他一眼:“呵,男人!”

白小鳳登時就原地凌亂了。

呵,女人!

咋就這麼不講道理呢?

明明是你們老爸的鍋,爲啥非得扣我頭上呢?

等他回過神的時候,陳靈兒已經拿着東西,離開了教室。

白小鳳一陣無語,摸着鼻子苦笑了一下:“看來得找個機會,重新在靈兒面前挽救一下我英明神武的形象呢。”

“師父,你這是把冰山校花得罪狠了啊。”這時,馬夏風跟了上來,笑着說:“早說要挽救形象啊,昨天你要是把冰山校花帶上島了,她非得被你當時英明神武的形象折服的不要不要的,說不定那一頓蛟龍腰子吃下去,昨晚上美好的故事就開始了呢?”

“人醜話還多。”白小鳳對馬夏風翻了一個白眼。

“……”馬夏風。

馬夏風又說:“師父,我送你回家吧?”

白小鳳點點頭,然後就跟馬夏風一起走出了教室。

坐上馬夏風的奧迪車,開出學校。

車子就在馬路上疾馳了起來。

馬夏風這貨一路就跟個話嘮似的,喋喋不休的說着昨晚上的事情,時不時地還得哧溜吸一口口水。

白小鳳在旁邊聽得一個勁翻二白眼,堂堂濱海第一富少,愣是被逼的猥瑣成這樣了,也是奇蹟了。

仔細一想,白小鳳甚至都有些懷疑,馬長生讓馬夏風低調,到底是不是爲了保護馬夏風的安全。

或許,萬一是馬長生覺得自己這兒子太猥瑣了,沒臉拿出手呢?

猶豫了一下,他還是沒把這個猜想告訴馬夏風,畢竟現在還坐在馬夏風車上呢。

萬一這瓜皮受不了刺激,直接一腳油門,那就涼涼了。

這時,電話響起。

白小鳳拿出來一看,是華青月打來的。

他接通了電話:“華娘娘,你們到家了?”

讓他沒想到的是。

“白小鳳,事情有些麻煩了。”

什麼?!

白小鳳愣怔了一下,問:“啥事麻煩了?”

電話那頭,華青月聲音有些低沉:“我一到家,就立刻命人打探天師聯盟的動靜,應該是那個五品天師死的時間不長,天師聯盟這邊還沒有任何異動。”

頓了頓,他又說:“不過,被你殺掉的孟嶽的師門卻是派人去濱海了,沒想到孟嶽的師門還挺大,是一個叫暹羅宗的門派,在帝都都算中級了,這次去濱海的,是暹羅宗的大長老,六品天師,還帶了一票暹羅宗門人。”

“他們來的倒挺快啊。”白小鳳一臉無所謂的笑了笑。

一個六品天師而已,還不至於讓他害怕。

然而。

電話那頭的華青月繼續說道:“不過這次他們去濱海的目的有些詭異,他們不是去爲孟嶽報仇,而是想把孟嶽帶走的寶物,重新奪回暹羅宗。”

奪寶?

孟嶽的寶物?

白小鳳登時有種嗶了狗的感覺:“娘希匹的,這暹羅宗還要不要臉了?孟嶽帶回來的一堆垃圾東西,他們還想着搶回去?”

簡直開國際玩笑啊!

按華青月說的,那個暹羅宗在帝都那個藏龍臥虎的地方都算是中級門派了,按理說不帶這麼摳的吧?

犯的着爲了孟嶽帶回來的十幾件垃圾法寶符籙,就吭哧吭哧的大長老親自帶隊到濱海來搶?

那十幾件法寶,也就賣了幾千萬而已,堂堂帝都中級門派,居然還心疼這幾千萬?

門中弟子都被人宰了,他們不想着給弟子報仇,反倒是爲了幾千萬跑過來。

這摳門嗖嗖的勁,簡直要原地爆炸啊!

“這事我也有些蒙,反正你小心點吧,天師聯盟那邊,我會一直幫你盯着的。”

華青月說完,就掛掉了電話。

白小鳳放下手機,一臉黑人問號???

從小到大,他跟着無良師父走南闖北,見過不少脾氣性格古怪的高人,摳摳嗖嗖的高人也見過不少。

可暹羅宗是一個門派啊,啥時候門派也摳的這麼詭異了?

沒等他想明白呢。

忽然,開車的馬夏風驚咦道:“師父,我是不是眼花了?前邊怎麼有隻發光的蝴蝶?”

蝴蝶?

白小鳳擡眼朝車前看去。

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

馬路兩旁的路燈也亮了起來,隱約間,就看到車頭前大概十米遠的空中,正飛着一隻紅色的蝴蝶,約莫巴掌大,渾身綻放着淡淡的紅光,撲棱棱扇着翅膀,夜色下,顯得極爲詭異……

今天爆更結束 話音剛落。

車前空中的那兩隻發光的紅蝴蝶再次身上盪漾出了紅光漣漪。

旋即,毫無徵兆的,又是兩隻發光蝴蝶,分別從那兩隻蝴蝶身上飛了出來。

“咦!不對勁,變成四隻了,這麼下去,那下次就是八隻了。”

馬夏風開着車,眉頭漸漸擰了起來,乍一看到這發光蝴蝶的時候,或許覺得還很稀奇。

可現在親眼目睹,這蝴蝶泛着紅光變多的詭異情景,要是反應不過來,那就是傻子了。

下意識地,他扭頭看了一眼副駕駛上的白小鳳。

卻發現白小鳳神情冰冷,目光深邃地盯着車前的蝴蝶,嘴角勾勒着一抹戲謔的冷笑。

“師父,現在怎麼辦?”馬夏風擔心地問。

“停車,看它能變多少。”白小鳳淡然地擡手指了指車前的蝴蝶。

什麼?!

馬夏風愣了一下,這場面,按他的想法,就該是一腳油門轟到底,直接跑了。

但白小鳳都發話了,他還是把車停靠在了馬路邊上。

然而。

車剛一停下來,馬夏風就愣住了。

這麼一會兒工夫,車前的幾隻蝴蝶已經翻倍變到了十六隻,聚集在空中,撲棱棱扇着翅膀,彷彿一大張會發光的紅毯似的。

馬夏風渾身汗毛子一下就立了起來,渾身一涼,扭頭緊張的看向白小鳳:“師父,這蝴蝶,到底什麼玩意兒?”

既然白小鳳讓停車看這些蝴蝶到底能變多少,那肯定是知道這蝴蝶的來歷的。

白小鳳神情冰冷,皺眉看着前方的十六隻蝴蝶,喃喃道:“這玩意兒應該是罪獄蝶,我在我師父收藏的典籍中看到過,不過罪獄蝶應該是存在陰間的,現在突然冒到了陽間,暗地裏有人搞事情呢。”

在山裏的時候,無良師父別的沒怎麼收集,不過各類典籍倒是收集了不少。

白小鳳從小到大,閒着沒事的時候,就把那些各種稀奇古怪的典籍拿出來看,純粹就是當成童話故事看得,典籍上的內容,也全都記得一清二楚。

“罪獄蝶?”

馬夏風砸吧了一下嘴,眉頭皺了皺,旋即罵道:“那照師父這意思,是有人故意把這些蝴蝶弄出來對付我們的?媽個雞,玩什麼幺蛾子,我出去把那傢伙找出來,師父你扁他一頓,咱們就走,懶得浪費時間。”

在島上見識過白小鳳三劍屠蛟龍後,白小鳳在馬夏風心裏的形象再次拔高了一大截,儼然和神祗一般。

要換成他一個人的話,遇到這些罪獄蝶,他肯定二話不說,抱頭就是一頓認慫。

可現在白小鳳在身邊,那個人敢在師父面前搞事情,必須把那傢伙搞死搞殘啊!

然而。

白小鳳卻一把拉住了正要下車的馬夏風:“等下,這幺蛾子很厲害的,我試驗給你看。”

說着,他便拿起了馬夏風的蘋果手機,然後打開車窗,徑直就朝前邊十幾只罪獄蝶扔了過去。

嗡!

就在手機碰觸到第一隻罪獄蝶的瞬間,那隻罪獄蝶突然扇動了一下翅膀,盪漾出一圈紅光漣漪裹住了手機。

砰!

毫無徵兆的,飛到空中的蘋果手機直接炸成了一團火焰。

與此同時,十六隻罪獄蝶彷彿受到了刺激,同時撲棱棱扇動着翅膀,盪漾出一圈紅光漣漪。

旋即,彷彿變戲法似的,隨着十六隻罪獄蝶盪漾起紅光,又是十六隻罪獄蝶變化了出來,總共三十二隻漂浮在空中。

馬夏風嚇得一縮脖子,目瞪口呆地看着外邊空中一大片的罪獄蝶:“臥槽,這玩意兒自帶爆炸屬性麼?”

白小鳳笑了笑,問:“現在還要不要下去?”

馬夏風猶豫了一下,咕咚吞了口口水,然後搓了搓手:“我應該在車裏,不應該在車底,一切聽師父指揮。”

開玩笑!

沒看到蘋果手機都被點爆了麼?

這些幺蛾子自帶爆炸屬性,要是下去裝比了,還不得直接給點的原地爆炸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