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寧冷笑:「西境會!」

「這天空樹大酒店,價值超過百億,其老闆應該也是西境會的成員吧?」

典褚道:「天空樹大酒店的老闆名叫譚鈞元,是西境會的重要成員之一。」

「每次西境會有什麼重大會議,或者商務酒會,都是選擇在天空樹大酒店舉行。」

陳寧眯起眼睛:「我父親是在譚鈞元的酒店出事,譚鈞元又是西境會的成員,如果我父親真的被人害的,我想這譚鈞元應該知道不少東西。」

「我們兩個進去,會會譚鈞元。」

陳寧帶著典褚,徑直的走向酒店。

酒店門口的幾個保安迎了上來,攔住陳寧跟典褚的去路。

為首一個三角蛇眼的魁梧男子,冷冷的說:「對不起,我們這裡是五星級酒店,你們衣著寒酸,恕不接待。」

陳寧還在守孝期,所以他跟典褚穿的都是粗布衣服,跟周圍那些身穿頂級名牌西服的客人們相比,看起來確實有點衣著寒酸。

陳寧淡淡的說:「我在守孝期,所以只能穿粗布衣服。」

「另外,我們來這裡是要見你們老闆譚鈞元。」

三角眼男子聞言咧嘴冷笑:「守孝期?」

「我不管你是死爹了還是死媽了,反正我們酒店的規矩就是衣著寒酸不能進去!」

「還有我們老闆什麼身份,豈是你們這些鄉下窮逼說見就能見的?」

「趕緊滾,不然敲斷你倆的腿。」

千千 這天夜裏。

陸厭躺在屋內,卻沒有任何睡意,索性起身,披着白狐裘衣站在窗口,打開窗子,涼風和冷意,伴隨着雨絲飄進來,吹在臉上,陰陰冷冷。明明很冷,陸厭卻不覺得冷,甚至還覺得心裏很暖。

多少年了。

除了幾個近親知道當年的事情外,那事兒他從不曾對任何人說過。

今天一開始要對她講之前,也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設。以為說出口會遭遇各種嘲笑,可她的反應很平淡。彷彿真像個醫者似的。

讓他受到了不少安慰。

如果這病能治好,那自然是,極好的。

次日一早

陸厭剛走到偏廳,就見齊青杳已經起來了,正在給三隻小傢伙講什麼數學案例,小傢伙們都聽得一臉懵逼,卻又津津有味。陸厭都聽不懂她在扯什麼。

齊青杳看到他進來。

對他招招手。

在陸厭走過來后,她拿着一份厚厚的東西,遞給他。

「治療計劃已經做好了。」

陸厭剛把紙翻開,就聽到齊青杳老神自在的道:「從今天起,你除了搞你家的賬務外,其他時間,聽我吩咐。」

陸厭指了指紙張:「我能看看計劃內容,然後做下心理準備嗎?」

「可以。」齊青杳頗具深意道:「根據你的特殊要求,計劃可以部分修改。」

這份計劃非常的長。

足足七八頁。

各種項目都寫的清楚明白。

只不過,最上面的甲,旁邊寫的是陸厭,乙旁邊,寫的是某某姑娘。

陸厭疑惑的指著乙道:「這個姑娘是誰?」

齊青杳一派輕鬆自在的道:「你選一個。最起碼得是你不討厭的。可以是你親近的丫鬟,可以是旁的誰,總之,得是個姑娘。」

陸厭的表情犯難了一秒:「必須要用姑娘來幫我克服心理障礙。」

「不用姑娘,難道要找個男人來幫你?」齊青杳氣定神閑的打趣:「你要是願意找男人的話,也可以啊。我沒意見。」

「還是……女的,吧。」陸厭的聲音有些虛,又看了一眼這份計劃,是一份循序漸進,並且非常詳細的計劃,額頭開始滲出細汗。

齊青杳煞有其事道;「給你一個時辰時間。找到女的后,我安排住在你隔壁。」就近,好培養感情。

還要找陌生姑娘?陸厭額頭的汗更多了,他想了想,「不用挑了。」指著齊青杳,點名道:「就要你吧。」

「啥?」齊青杳嘴裏的一口茶直接噴了。

三隻小傢伙本來正在掰着手指頭思考娘親說的正負數,見到她茶噴了,頓時抬頭。

齊青杳哈哈一笑,對三隻小傢伙擺擺手,示意繼續玩。

三隻小奶團才低頭繼續研究什麼叫負一。

陸厭面不改色道:「就選你。」

齊青杳放下茶碗,擦了擦下巴的茶水,一臉好奇問:「為什麼選我。」

陸厭輕描淡寫道:「你這個計劃內,包括了牽手和一些擁抱等細節,這是後期需要我做的。我若是選個陌生姑娘,我死都做不到的。還要怕對方萬一愛上我了,事情會變得麻煩。況且,這事兒,我也不想被人知道。所以選你比較方便。你知道我的情況,你又有孩子。還有點鄙視我。你肯定是不會愛上我的。我也不會愛上你……就,很方便當朋友般的接觸。是個合格的好用的角色。」

齊青杳揉着眉心,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還真是一個合情合理的理由。」

陸厭不緊不慢的問:「開個價。多少錢你願意當我的試驗品。」

齊青杳扶額,忖度了半分:「這不是價錢的問題,小厭厭,你知不知道,我寫這個一百天的計劃,其中有一條很重要的,就是要雙方假裝男女朋友。所以我才要你找個你不討厭的人來假裝。你現在找我,就等於,我要假裝你女朋友。來幫你破除心理障礙!!」

陸厭反問:「有問題嗎?」

「當然有問題。」齊青杳一拍桌子:「我有三個娃,若是假裝你女朋友了,在外頭肯定是有接觸的。為了你的名聲,肯定還不能說是假裝的。這在外人眼中就成了事實男女朋友。然後呢,你說青州城的那些權貴們會怎麼想?」

「什麼怎麼想。」陸厭又問。

「你腦癱啊!」被這個蠢貨快氣死了,齊青杳氣定神閑的罵道:「堂堂北涼第一首富的陸少當家,跟我要是在外頭出雙入對,基本上,別人就會以為我是你的小妾。我當然是覺得沒啥問題了。還能借你名聲多吃幾頓免費飯呢。但你呢?人家覺得你口味很重!找個帶娃的寡婦……覺得你有病!」

陸厭道:「只要能治好我的病,別人說什麼,我不在乎。」

「……」

齊青杳看他無恥的這麼一本正經:「竟然有點佩服你了。」

陸厭一本嚴肅的看着她。

在等待着答案。

這好歹是她的病人,瞧着他很嚴肅的模樣,齊青杳也不好意思太嬉皮笑臉,就道:「你得等我思考一下。」

吃早飯時,陸厭在他的房中用餐,齊青杳一家六口坐在飯廳吃飯。吃飯時,丫鬟本來想上前伺候,被江夜乾拒絕了。丫鬟小廝們就全都在外頭候着。

下人們都有些疑惑的心想,新主人和陸當家一樣的毛病,都不喜歡人近前伺候!

不管是吃飯和生活,女主人和兩個戴面具的下人,都不喜歡別人靠近。

那三個小奶娃,也不需要丫鬟小廝。

真……古怪。

和陸當家如出一轍的習慣。

那憑啥說公子……「不行」!

等吃過飯後,叫下人把飯碗收走。桌子被擦乾淨。

幾個人轉移到了偏廳。似錦提着茶壺走過來,倒好茶水后,齊青杳對吃飽了的三隻小奶團招招手。

「全都過來,我要跟你們商量一個事兒。」

江夜乾關好偏廳的門,防止風鑽進來。

這才又摘掉面具。

三個大人和三隻小奶團一塊坐在小圓桌前,江夜乾一邊給小奶團們削蘋果,一邊揚眉看她。

「恩?」

小寶剝著橘子問:「娘親,要說什麼。」

。 一道黑色的龍捲風夾雜着無數閃電似乎將周圍所有的黃沙都卷盡,同時又將更多的暗雲黑氣釋放出來,不知不覺間,整個混沌之地,或許以至整個世界,都被這閃雷萬象的黑暗給包裹了起來。

「這是?……」威特全身止不住地微微顫抖,他心中已又答案,但還是不禁問出口來。

「該來的還是來了……」魁熊喃喃。

這時威特只覺得耳後傳來了一陣異響,與同樣耳尖心細地石蠍同時轉過身去,便見天上兩道道黑影一前一後飛下,與此對應頻率的,還有一道在黑煙繚繞間的廢墟中奔跳而來的人影。

「緋鷹!黑羽!!」石蠍沖着從天而降的兩個身影脫口而出。

而魁熊這時也反應了過來,待從地面一躥過來的黑影大叫一聲:「瘋犬!!」

幾句招呼間,這三隻血鴉同伴已趕到了面前,威特看着久違的黑羽,不禁百感交集,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石蠍率先打破了沉默,彙報道:「讓亞拉絲元魂歸位的任務失敗了……亞拉絲元魂已散,陷入了先知沉睡。九尾也被雷神抓走,看起來凶多吉少,他身上的聖石應該已被雷神奪走了。」

黑羽沉重地點了點頭,將目光投向了威特:「雷電,幾個月不見變化真大。告訴我,這幾個月你去了哪裏?發生了什麼?」

威特深呼吸一下,不得不把被困雪拉龍境,為保護聖星石被雷神追殺,最後躲入了境中境,與聖神周旋的事情大略說了一遍。

聽聞了修羅、鬼狸、灰蛇、冥貓和紅狐的犧牲,瘋犬氣得直跺腳,緋鷹也不免嘆氣,只有黑羽似乎早已做足了心理準備,沒有流露出一絲情緒。

「事情果然如同我想像的那樣,向著最壞的方向演化了……」黑羽用她一貫既緩又冷的口氣說道,「那幫先知整天神神叨叨的宿命,最終還是發生了。」

魁熊於是問:「黑羽,你最近這個月跑去尋求各個先知的幫助,他們是答應應戰了嗎?」

「算是答應了吧。」黑羽遲疑了一下,又說,「不過最終究竟會不會來,我也不能控制,全憑造化吧。」

石蠍這時也看向緋鷹,問道:「你和瘋犬前去支援兩國大戰如何?曼切斯特大軍攻城天啟的局面解除了嗎?基恩勝了嗎?」

這回輪到緋鷹沉默了一下,才回應說:「我們離開的時候正是戰事焦灼的狀態,但是得到了黑羽的飛鴿傳書,我們還是即刻趕了過來。不過,跟我們一同應戰的鬼面左慈,還有他那個一同轉神成功的法師晴空暫時留在了天啟戰場。左慈承諾我,一旦戰事局面緩解,就第一時間趕來混沌之地。」

這時,黑羽接過話來說:「其實,應該無論如何都將他們帶到這裏來,這是與雷神的終極一戰,七顱惡龍恐怕就要現世,按照先知艾絲蒂爾的預測,這次得以重生的惡龍戰力或許加倍於之前,就算先知到齊也未必能勝,可說是相當危急的局勢了。」

「你的意思是,我們需要面對與七顱惡龍和雷神兩大Boss同時開戰的局面?」威特不禁皺起了眉頭,雷神的厲害他已經見識過,七顱惡龍在未強化前的狀態他也見識過……於此,對手的強大產生的無形恐懼與壓力迅速在他內心蔓延。

「這事我仔細研究過——雷神如此急迫的復活七顱惡龍除了要閉死羅生門的通路,讓它吃掉所有異族冒險者的靈魂之外,他也需要七顱惡龍將七顆聖石的能量發揮到極致,然後轉作己用。」黑羽回答,「復活七顱惡龍,將其強化到最終形態,需要創世神的血祭,所以雷神或許會用自己的血肉進行着最終召喚的儀式,也就是說七顱惡龍復活升天的瞬間是他最虛弱的時候,聰明如他,是不會在這個時候出來應戰的。」

「但是,雷神會很快的恢復狀態對不對?甚至會變得比之前更強大……對不對?」威特追問。

「沒錯,所以留給我們的間隙時間並不多。如果七顱惡龍現世,我們必須用最快的速度擊敗他,一旦拖到雷神復元,後果不堪設想。」黑羽回應。

「天……的確,我們應該死活將左慈和晴空拉過來的,現在我們就需要集中力量,一擊必成啊!」瘋犬不禁煩地狂撓後腦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