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奕兒十分得意的揚起手,她的手腕上,頓時纏上了一團黑氣。

那團黑氣,是陳奕兒用來搜人的速鬼,全天下跑得最快的速鬼。

陳奕兒說:前些天你不是讓我調查延納和刑老闆嗎?我派速鬼過來,很輕鬆的就找到了刑老闆和延納的藏身之所,同時,我還發現了刑老闆的祕密,他一個人休息的時候,會把頭給取下來放在牀上休息,身體則直愣愣的站着。

可能是刑老闆太過於孤單了,所以他老是喜歡自己跟自己說話。

刑老闆自己說自己是刑天的頭,也說自己最怕驚動了崑崙山的刑天真身,不過刑老闆自己還說——只要他能夠破解黃馨人皮吊墜的祕密,就可以入崑崙仙宮,找到一件寶貝,從此之後,再也不用害怕刑天!

“哦,所以你纔去崑崙山找刑天的?”我問陳奕兒。

“是啊,是啊!”陳奕兒極其調皮的說:我去了崑崙山,調動了五百速鬼,一天時間之內,我就找到了刑天的真身所在。

原來,刑天真身的屍體,埋在崑崙山臨界帕米爾高原的一道山峯上,陳奕兒到哪兒,還是租的直升飛機飛過去的。

刑天的屍身,被埋進了雪裏十幾米深,當時陳奕兒就跪在速鬼查出來的地點,不停的祈禱並且訴說着刑老闆的惡事!

這時候刑天才挺身而出,把陳奕兒扛在了肩膀上,直接飛向了雙龍山頂!收拾了邢黃!

“我去,大奕兒真是冰雪聰明。”我突然發現陳奕兒這小姑娘,別看嬌小玲瓏的,人也特別奔放可愛,但這小姑娘,真是有膽魄。

這人不可貌相啊。

我不停跟陳奕兒道歉,說我以後再也不敢瞧不起陳奕兒了。

陳奕兒雙手叉腰,哈哈大笑:哈哈哈!顫抖吧,凡人們!

哈哈哈!

獵罪者 我們幾人也都哈哈大笑。

這時風影也走到陳奕兒面前,扭扭捏捏的說:陳奕兒陳姑娘是吧,我求你一個事!

“什麼事,講來!”陳奕兒現在還有點小譜嘞。

“你剛纔不是坐在刑天的肩膀上,自拍了一張照片嗎? 上司惹不起 能不能……能不能把他發給我啊?”風影很尷尬的說。

“你要幹什麼?”陳奕兒有點搞不懂。

風影說:我……我把你的圖像p走,再把我的圖像p上去,然後發個朋友圈,顯擺一下!

哈哈哈哈!

我們幾人大樂,石銀一巴掌拍在風影的肩膀上,笑道:我草你奶奶,人家陳奕兒坐在刑天戰神的身上拍張照,那叫美女和野獸,你一大老爺們坐上去幹啥?不知道的還以爲你是個龜公呢!

“滾一邊去,不是很愛和你這種沒文化的人聊天!”風影頓時就怒了。

我們幾人再次哈哈大笑。

歡聲笑語中,我們幾人把密十三、和黃馨都給救了出來。

我解開了密十三背後的繩子,大金牙忙着給黃馨叫魂,他說他又不是叫魂先生,叫魂叫得不利索啊。

不過不管怎麼樣,黃馨還是被大金牙給叫魂叫醒了。

黃馨一醒,就直接撲到了我的懷裏,淚水拼命的流,委屈得根什麼似的。

我心頓時軟得沒邊了,只管緊緊的抱住黃馨。

這時密十三似乎不爽了,走到我面前,把我一把推開:你給我滾開,別佔我妹妹便宜,你們帶這麼多人來對付一個刑老闆,不是俠客所爲!

“哎喲我去!”我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打死密十三?特麼你那叫什麼話?我帶這麼多人來對付刑老闆,不是俠客所爲?你說得輕巧? 星云戰 如果不是真正的戰神刑天過來了,我們這麼多人怕死都搞不定刑老闆呢!

你密十三還活在夢裏面吧?

我正要數落一陣密十三的,結果我們的上空,突然出現了十來架直升飛機。

“下面的人跟我聽清楚了,全部給我趴下,不然,格殺勿論!”

“下面的人跟我聽清楚了,全部給我趴下,不然,格殺勿論!”

我這纔想起來,刑老闆邢黃雖然被刑天拍成了肉醬,但是刑老闆的圓木集團還在啊,這些直升飛機,只怕是刑老闆的手下,要來殲滅我們的吧? 我心裏十分慌亂,別我們沒把命喪在邢黃的手上,卻喪在了這羣小嘍囉的手上。

“下面的人跟我聽清楚了,全部給我趴下,不然,格殺勿論!”

十來架直升飛機就在離我們十來米的空中盤旋着。

我正要說話來着呢。

突然,一道火球再次出現在空中,那是刑天回來了。

他這個火焰巨人,一把扛住了一架直升飛機的機頭,然後落地,砰的一聲,右手將那架直升飛機按在了地上。

直升飛機的螺旋槳被打得粉碎。

“放手,放手!”機艙裏的駕駛員,驚慌失措的拿起了擴音器,大聲嚷嚷起來。

他估計沒見過這麼高大的巨人,也沒見過有人能夠一隻手把直升飛機按在地上的。

其實我也沒見過,我心裏吃驚的程度,不比駕駛員小。

我仔細看了看機艙裏的駕駛員,發現他們都穿着警服,原來他們不是刑老闆的馬仔啊。

我連忙對刑天說:戰神,他們可能都是好人。

“好人?”刑天渾身燃着火焰,問我。

我說是,我連忙跑到直升飛機面前,想鑽到機艙裏面,跟裏面的人說一說。

我不停的拍打着機艙門,嚷嚷:給我把門打開,不想死的就把門打開。

“你要打開這扇門嗎?”刑天問我。

“是啊!”

刑天一拳直接砸了過去!

轟隆!

整個飛機門被砸得粉碎。

我有點驚訝刑天的力量,真不愧是戰神。

我鑽到了機艙裏面,直接搶過了那警察的擴音器。

警察回頭就用槍指着我:你幹什麼?

“我來化解這個誤會的。”

“抱頭,蹲下!”警察直接吆喝。

好傢伙,他剛剛說完,密十三和石銀,一個人拿着大刀,一個人用穿山甲直接撞了進來。

“草你奶奶,說什麼呢?”石銀跟個土匪一樣的,站在警察面前,密十三反手拔出了鬼頭刀,冷冷的看着面前的警察。

警察握槍的手都在顫抖,聲音徹底發尖:你們……你們別……別亂來,我會開槍的,我以前真開過槍的……別亂來。

我直接拿過了警察手中的擴音器,拍了拍他的肩膀說:兄弟,別緊張,別誤會,我們都是正兒八經的良民,我們通過暴力手段來治你們,只是想自保而已。

“知道,知道,應該是誤會。”警察看了一眼兇狠的石銀後,乾笑一聲,很“善解人意”的說道。

我拿起了擴音器和步話機,發現盤旋在我們頭上的警察已經開始下命令了:雙龍山山頂發現可疑生物,請求擊斃,雙龍山山頂發現可疑生物,請求擊斃!

我去,這就擊斃了?沒有理由嗎?就因爲刑天長得高一些嗎?姚明還高呢,也沒見你們去擊斃啊!

我連忙拿着擴音器就喊:諸位警官,我們都是好人,我要見你們警方的韓莉警官!

我倒不是怕他們擊斃我們,我是怕刑天發了怒,直接把這些飛機都給打下來了!這位爺可真不是一般人。

“李善水!是你嗎?”

我話音剛落,就聽見我小姨媽熟悉的聲音。

“韓莉啊,是我啊,趕緊的下來,讓你的手下都走吧!”我連忙對韓莉說。

“行!我讓他們先撤。”

幸虧這次小姨媽也在,不然還真說不明白了,萬一刑天把這些飛機全部打掉了,那我們明天就得上頭條了。

嗡嗡嗡!

所有的飛機,全部撤離。

韓莉和一位中年男人下了飛機,走向了我們這邊。

我指着那架被損毀的飛機,問韓莉:莉啊,這飛機怎麼辦?

“遇上了事故,撞到了山體,導致飛機報銷。”韓莉直接把明天要找的藉口都說出來了。

接着,韓莉介紹了那位中年男人:這位是市局的白局長,上次抓林武海的時候,你也見過。

“哦!哦,白局長。”我倒是知道,白局長是一個好人。

真正爲了和罪惡抗爭的好局長。

韓莉又給白局長介紹我:這位是我的大侄子,叫李善水,是!

“莉啊,你跟白局長這麼介紹我,他能信嗎?”

“我當然信。”白局長跟我熱情的握手,又瞧了瞧身邊的刑天,問:他是……?

“戰神刑天。”我直接跟白局長說了真話。

白局長明顯木訥很久,可能他還無法接受,面前這位四五米高的黃金力士,竟然是傳說當中的刑天。

“可是傳說中和黃帝爭神位的刑天?”

“是!”我對白局長說。

白局長立馬一臉崇拜的模樣,像是追星族見到了偶像一樣:哦,刑天,我從小就特別崇拜你吶!

“哼哼,既然這裏沒事了,那我走了。”刑天看了白局長一眼,又看了我們一眼,直接沖天飛起,再次化成了一道流星,飛向了夜空。

白局長啪的一巴掌,惡狠狠的抽在自己臉上:這真不是做夢啊?

“白局長,你下手也夠狠的,臉都腫了。”我是真佩服白局長,這一巴掌打到大金牙的臉上,能把大金牙打成骨折。

“沒有,沒有,其實你剛纔說他是刑天的時候,我還有一份懷疑,現在我只有十分的相信了。”白局長連忙說。

我對韓莉和白局長把圓木集團幕後黑手刑老闆邢黃的事情,講給了他們聽。

並且告誡他們,只要去調查刑老闆的家,一定能夠找到不少的證據,直接把那個圓木集團給剿滅掉。

“真的?我們跟蹤那圓木集團很久了,一直沒有證據逮捕太猛,派過去的線人和臥底,也都一個個離奇失蹤。你們真是了不起。”白局長連忙和我熱情的握手。

接着韓莉又說:水水,小姨媽可沒發現你這麼能幹啊,直接讓我們喜上加喜啊!

“還有什麼喜?”我問韓莉。

韓莉說:林武海,瘋了!

“瘋了?”我心裏一陣唏噓,林武海怎麼說也是黑幫裏的一代梟雄,就是下手狠辣了點。

wωω ◆ttκǎ n ◆¢ o

上次他的孫子林江,因爲身體被張垚培養出了熊貓血,結果被刑老闆他們直接撕碎了身體,心肝脾肺腎全部摘走,估計就因爲這事,林武海才瘋掉了的!

“這次打掉了圓木集團,那也是大功一件。”白局長直接說道。

韓莉則有些遲疑的說:不過,刑老闆就這麼死了,我們怎麼寫報告呢?刑老闆是誰殺的呢?

“這還不簡單?直接說圓木集團幕後黑手刑老闆畏罪自殺不就行了。”白局長乾笑着說。

“所有的事情,我扛下來了。”

在白局長和韓莉在討論刑老闆怎麼死的,怎麼寫報告的時候,密十三說話了。

韓莉看了我一眼,又看了密十三一眼。

我說這位算是現代刀俠吧!

密十三晃晃悠悠的走到韓莉和白局長的面前,直接掏出了一本證件。

那證件一亮,韓莉直接驚訝的說:殺人證?

“殺人證?我頭一回聽說殺人還得帶執照的。”我有些不理解韓莉的話。

韓莉說這證件是軍方特工纔有的證件,可以先斬後奏,所以叫殺人證。

我看向密十三的眼光變了一幅模樣,感覺這密十三,的確不簡單啊,他竟然是軍方的人?

“所有的事情,軍方一力解決,報告你們自己編。”密十三顯得很威嚴。

韓莉和白局長一個勁的點頭。

於是,整件事情算是了了。

福州之行,也徹底落下了帷幕,我回想着這幾天,真如胡七七說的:人生五十年,彈指一揮間,與天地相較,如夢又似幻。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就算我們見着了刑天,我們還是個小人物,過着市井生活,總不能因爲我們見過刑天,就眼高於頂,那不可能,我們都有自知之明!

我們和韓莉、白局長把事情交代清楚了後,就從雙龍山回了蘇河家,當天晚上,我們舉行了一個隆重的party!

party上,我才發現,陳奕兒竟然是一個女王。

什麼女王?吃貨女王。

這位身體嬌小的小姑娘,真心是個可愛的小吃貨,一晚上吃了一整隻燒雞,喝了兩大瓶“七塊五”的可樂,喪命在她嘴裏的海鮮數不清,螃蟹十四隻,哎喲喂,我就說當時怎麼拿十一個巧克力火鍋,一下子就把她給哄住了呢。

原來她對吃有一種獨特的愛好啊。

這天晚上,我們喝酒也喝得夠盡興的,大金牙喝多了,還老是模仿刑天的動作。

風影喝多了和鸚鵡乾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