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墨嗤之以鼻道:「我這是毒藥,又不是大餅。難不成我還管飽,讓她吃個夠?」

簡詩琳拉下臉:「注意你說話的態度。」

陳墨也綳著臉:「你是什麼態度,我就是什麼態度。」

「你搞大了我的肚子,還指望我給你什麼態度!」

「呃……」

陳墨滯了一下,又硬著脖子道:「總之,你怎樣對我,我就怎樣對你。」

簡詩琳當即上前,挺了挺肚子道:「我扎了你一下肚子,你也扎我一下試試!」

「你……」陳墨被氣得不行,他哪敢下手。

別說現在簡詩琳懷孕了,就是沒懷孕,他也做不了這樣的事。

雖然說,他跟簡詩琳之間相處的並不好,但也遠遠沒有到要扎她刀子的地步。

何況簡詩琳只是個普通人。

要是真受了一刀,估計馬上就得送醫院搶救。

對於陳墨這樣的反應,簡詩琳早在預料之中。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她也算是摸透了陳墨的性格,抓住了他的一些弱點。

這廝平時雖然總是一副「打死不吃虧」的強勢模樣,但那僅僅是對待敵人或者討厭的人才會如此。

只要不跟他交惡,其實還是挺好相處的。

更主要的是,她現在肚子里有他的骨肉。

只要一拿這個說事,這廝分分鐘就認慫。

這倒是讓簡詩琳很是受用。

畢竟,能讓這個打死不吃虧的傢伙認慫,還是很有成就感的。

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欺負我!

簡詩琳心裡頗有些得意,臉上卻是冷冷的道:「不敢扎的話,以後就給我注意一下你說話的態度。殺手的事情我不管,我只要你保護好總裁。要是她有什麼差池,我也不活了。到時候一屍兩命,看看誰吃虧。」

「你不是要拿掉孩子么?」陳墨小聲的問了一句。

「那我現在拿掉了嗎?」簡詩琳把手腕伸到陳墨面前,顯然是要讓他把脈。

陳墨也不客氣,抓著簡詩琳的手腕,把起她的脈象來。

結果不用多說。

簡詩琳肚裡的孩子還在,並且脈象看起來也很健康。

只要悉心調養,以後肯定能順產。

「放心吧,那兩個殺手要是再敢來找麻煩,我讓她們生不如死。」陳墨說到後面一句,頗有些殺氣騰騰的味道。

畢竟簡詩琳都說了,明雨卿要是有什麼差池的話,她也不活了。

她要是不活了,孩子自然也活不了。

孩子要活不了,這對陳墨來說,可就是殺子之仇了。

誰敢傷他孩子,他百分百跟人拚命。

天下絕大多數的父親,都是這個樣。

「行了行了,先去看看總裁。」簡詩琳擺了擺手,直接往明雨卿的房間去。

陳墨也跟了上去。

此時明雨卿還在昏睡著,陳墨上前,掐了掐明雨卿的人中。

很快,明雨卿就悠悠地醒了過來。

「我怎麼了?」

「冷鐵不是郭震耀的秘書,而是郭震耀請來的殺手。你剛剛被她給催眠了。」陳墨長話短說,也沒有詳細的解釋。

這種事情,說來話長,而且催眠術這種東西,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反正剛剛他在審問冷鐵的時候,簡詩琳也全程在場。

回頭讓簡詩琳跟明雨卿解釋解釋就行了。

至於跟郭震耀的恩怨,明天再說。

明天,郭震耀肯定會求上門來。

明雨卿也沒有歇息多久,很快就又投入了工作中。

陳墨提供的藥方,具體效力還需要驗證。

不過也花不了多長時間。

因為明月集團作為一個集研發、生產、銷售於一體的美妝集團,本身就擁有深厚的研製實力。

陳墨的藥方有沒有效果,效果怎麼樣,都可以在明月集團的實驗室里給測試出來。 正當明雨卿這邊熱火朝天,準備測試陳墨的祛疤美白等藥方時,郭震耀找過來了。

「見不見?」明雨卿抬頭看向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的陳墨。

「他要見你還是見我?」陳墨問道。

「指名道姓說要見你。」明雨卿道。

「巧了,我正好沒空,拒絕了吧!」陳墨說完,又專心看電視了。

最近他迷上了超級英雄電影。

鋼鐵俠蜘蛛俠奇異博士什麼的,陳墨可謂是看得不亦樂乎。

「知道了。」明雨卿打給了前台,直接把郭震耀給拒了。

打完電話,她才發覺有些不對。

貌似她才是老闆吧?

怎麼現在搞得跟個秘書一樣?

想到這裡,明雨卿便道:「陳墨,你是不是該做飯了?」

陳墨笑呵呵道:「中午咱們叫西餐外賣,吃頓牛排大龍蝦,好好慶祝慶祝。」

明雨卿疑問道:「慶祝咱們合作愉快?」

「這有什麼好慶祝的,我又沒收你半毛錢。」陳墨跟明雨卿說話是越來越隨意了。畢竟這陣子兩人天天同床共枕,說話當然也沒有了以前那種距離感。

「那慶祝什麼?」明雨卿追問道。

「慶祝明月集團更上一層樓唄!」

陳墨笑著給明雨卿列舉道:「龍騰集團的姚海亮和姚志傑都死了,現在他們內部紊亂,根本無暇對付明月集團,而臨江張家雖然底蘊深厚,但沒有了龍騰集團,想要憑藉一己之力搞垮明月集團也不容易。」

「你這分析,有點意思。」

明雨卿先是稱讚了陳墨一句,隨即又接著道:「不過,你不了解龍騰集團。姚海亮只不過是個小角色,真正的話事人,並不會因此受到影響。現在只不過是暴風雨前的寧靜罷了。至於臨江張家,倒是跟你說的那樣。沒有龍騰集團幫忙,他們弄不垮明月集團。現在,還不到慶祝的時候。」

「那要是郭氏集團斥巨款,過來投資明月集團,並且將利潤大頭盡數讓給明月集團,那值不值得慶祝?」陳墨說道。

「郭震耀狼子野心,上次他給的合同,直接把明月集團吃得死死的,怎麼可能讓出利潤。」明雨卿搖了搖頭。

上次她就跟郭震耀談過了。

好不容易談妥,郭震耀卻改變主意,擅自更改了合同,要針對明月集團。

現在郭震耀哪有可能讓出利潤?

別說讓出利潤,就是讓雙方保持雙贏,郭震耀都不幹好吧!

「你忘了,郭震耀他兒子的身家性命還在我手裡呢!」陳墨從沙發上起來,走到明雨卿對面坐下,看著她姣好的臉龐,笑著說道:「我倒要看看,是那點臭錢重要,還是他兒子的身家性命重要。」

明雨卿恍然過來,不禁道:「那這次郭震耀過來,就是來找你去給他兒子看病的?」

陳墨道:「九成九。」

明雨卿立即道:「那你還把他給拒了?」

「不著急,反正躺病床上的又不是咱們……呃,反正躺病床上的又不是我兒子。」陳墨沒敢調戲明雨卿。

這個美女總裁,不光氣場足,還不苟言笑,再加上還是他老闆,陳墨可不敢亂來。

就連晚上么么噠啪啪噠之前,還得總裁大人點頭同意,他才敢做呢!

得罪誰,陳墨也不願意得罪明雨卿這個大金主啊!

「也是,吊一弔郭震耀,會有助於後面的談判。」明雨卿點點頭,又道:「我負責擬定新的合同,你負責讓郭震耀簽下來。」

「沒問題。」陳墨信心十足的說道:「你有什麼需求全些合同上,千萬不要客氣。」

「這事要能成,那可得好好慶祝。」明雨卿說道。

「所以說,咱們中午吃西餐唄。」

「外加一瓶紅酒。我請客。」

「OK!我這就下單!」

陳墨拿出手機,很快找到了附近的西餐廳,打電話叫了外賣。

當然,他也沒忘記點簡詩琳的份。

鈴鈴鈴!

辦公室的座機又響了起來。

豪門仇愛:寡婦尤不得 明雨卿接聽電話,然後又轉頭看向陳墨道:「郭震耀又過來了,這次說是要見我。」

陳墨問道:「你跟他有得聊嗎?」

明雨卿道:「本來是沒得聊的,但現在他兒子的性命在你手裡,我覺得我跟他有得聊。」

「合同擬好了?」

「擬得差不多了。」

「那就讓他進來吧!」

「嗯。」

明雨卿讓前台小妹把郭震耀迎上來。

沒多久,郭震耀就風風火火的走進了辦公室。

「我認栽了,你們有什麼條件,儘管提出來。只要能讓我兒子恢復,我什麼都願意干。」

郭震耀直接認慫,比之前的冷鐵還要乾淨利落。

乖乖,他找的超能殺手都對付不了陳墨,哪還敢亂來。

再這樣拖延下去,他兒子郭衍可就撐不住了。

「郭總,這事我負責,你請坐。」明雨卿做了個「請」的手勢。

郭震耀拉開桌子,坐到了明雨卿對面。只是目光卻一直都在旁邊的陳墨身上。

「你別看我,這事由明總負責。她讓我給你兒子治病,我就給你兒子治病。她要是不開口,那你就抓緊時間,好好陪陪你兒子。他那身子骨,說不定哪天就掛掉了呢!」陳墨賤賤的說道。

聽到這話,郭震耀雖然心頭怒火三丈,但還是強忍住,看向明雨卿,說道:「明總,你有什麼條件,說吧!」

「喏,這是我新擬定的合同,你先看看。」明雨卿把桌面上的筆記本電腦翻轉到郭震耀面前。

郭震耀只看了合同的前幾條款項,就不禁失聲道:「你想讓我投資五個億,還一分錢股份都拿不到?這不可能!」

「那就別談了。」明雨卿乾淨利落的合上筆記本,強勢的不行。

「這……」郭震耀稍稍冷靜了下來,又忙道:「明總,你這要價,未免太離譜了。五個億,起碼也能買到明月集團百分之五的股份吧?」

「不好意思,我的股份不多,不想賣掉。」明雨卿道。

不想賣掉你還找我要五個億?

郭震耀氣得抓狂,卻不敢撕破臉皮。

現在自家兒子的身家性命,還在陳墨手裡呢!

要是談崩了,那他的兒子郭衍,豈不是一輩子都得躺病床上?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郭震耀在生意場上,就是個不擇手段,卑鄙無恥的人。

他的兒子郭衍,更是仗著家裡有錢,到處惹是生非,為非作歹。

這對父子做的惡事數不勝數,別說現在讓他們吐出點錢,就是把他們殺了,都是活該!

陳墨作為一個五好青年。

殺人這種事他當然不幹。只能讓這郭震耀出出血,也算是懲惡揚善,出一口氣了。

「郭總,我家總裁事務繁忙,你要是覺得她開的條件不行,那就離開吧,別影響我家總裁工作。」 重生之國際倒爺 陳墨淡淡的說道。

「陳墨,你莫不是要徹底得罪我!」郭震耀忍不住心頭的火氣,沉下了臉。

「我這人其實很安分,人不犯我我就不犯人。怪只怪你貪得無厭,想欺負我家總裁。也怪你兒子不長眼,招惹了我朋友。」

陳墨直接撂下狠話,道:「今天我就把話放在這裡,要麼你乖乖任由我家總裁宰割,要麼你以後就在病床前,守著你那人渣兒子過完下半生吧!」

「你……欺人太甚!」郭震耀氣得渾身發抖,眸子里凶光畢露。

「怎麼,平時欺負別人慣了,現在被別人欺負,生氣了?」陳墨沒把郭震耀放在眼裡。

這個老傢伙,完全是咎由自取。

再說了,明雨卿提出的條件雖然苛刻,但明顯沒把郭震耀往死里弄。

畢竟,逼得太狠,難保郭震耀不會弄個魚死網破,兩敗俱傷。

這點尺度,明雨卿還是能夠把控得住的。

郭震耀的臉色青了又紅,紅了又紫,最後重重的吐出一口濁氣,不甘道:「好,我簽這份合同。」

陳墨給了他一個讚賞的眼神,「這樣才對嘛!」

明雨卿也面露微笑,甚至還主動伸出了手,對郭震耀道:「郭總,祝我們合作愉快。」

這份合同里,五個億的贊助是其一,後面還有將近五十條款項,能給明月集團帶來巨大的利益。

明雨卿早就估算過,這份合同簽下來,明月集團在後面三年,起碼能賺二十個億以上。

有了郭氏集團這份合同,明月集團等於是有了更大的發展潛力。

吃了這個大虧,郭震耀哪還有心情跟明雨卿握手。

哪怕她是個超級大美女,郭震耀也沒有興緻了,轉而看向陳墨,沉聲道:「現在合同也簽了,什麼時候給我兒子治病?」

「只要支付診費,我隨時都可以給你兒子做治療啊!」陳墨攤了攤手。

「放心,五個億這周就會到賬。」郭震耀說起這個,心頭就在滴血。

五個億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