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king看着一臉認真的楊暖暖,他勾脣輕笑,阿king手伸進口袋。

楊暖暖看着掏東西的阿king,她情不自禁的往後退了半步。

阿king從口袋裏的掏出一部手機,楊暖暖認識,他手裏拿着的手機就是她的。

阿king把手機遞給楊暖暖:“給你,報警吧,不用謝。” 楊暖暖上前一把奪過阿king手裏的手機:“報就報,你以爲我怕你啊。”

阿king在楊暖暖把手機奪過去之後,他反手一抽,阿king再次把手機搶了回來。

“你幹嗎,害怕了嗎?”楊暖暖怒氣衝衝地大聲問。

阿king把牛奶遞在楊暖暖的面前:“把它喝了,我給你手機。”

楊暖暖看着杯子裏的牛奶,她警惕的問:“這牛奶,不會被你下了毒吧。”

阿king聽到楊暖暖這樣問,他把牛奶倒在自己的掌心一點,他仰頭將手心的牛奶喝了。

阿king喝完一口牛奶,他脣瓣上染着奶-漬,阿king再次把杯子遞給楊暖暖:“這樣,可以放心喝了嗎?”

楊暖暖接過牛奶,她端着杯子,咕嚕咕嚕的一口氣喝完了牛奶。

楊暖暖把空杯子重重的還給阿king,她問:“現在能把手機還給我了嗎?”楊暖暖說着用袖口的擦了一把嘴巴。

阿king把手機遞給楊暖暖,他端着空杯子轉身離開。

楊暖暖拿到手機立馬查看,手機電量是滿格的,信號也是滿格。

楊暖暖拿着手機看着阿king離開的背影:“你以爲我會不敢報警抓你這隻老鬼嗎?”

“呵呵,你也太天真了。”楊暖暖笑着自言自語,她低垂着眼睛,按下了110。

“對不起,您的電話不在服務區……”楊暖暖聽着電話中傳來的機械女聲,她的臉一下子垮了下來。

這個男人到底把我帶到了什麼鬼地方?爲什麼連中國移動的信號都無法覆蓋!

蘇月獨自一人打車來到的玳瑁衚衕外,出租車司機不願意開車進衚衕,所以在衚衕外下了車。

蘇月望着眼前這一條看起來很滄桑古樸的衚衕,她擡腿慢慢地往衚衕中走。

蘇月可不會害怕隱匿在這條衚衕中的兇鬼們,那些兇鬼根本就無法感覺到蘇月的存在。

蘇月一個人往玳瑁衚衕走,她走了大約五分鐘,蘇月高聲喊:“顧栩!顧栩!你在哪?”

龍家,龍少軒陪“楊暖暖”吃了一頓奢華的西餐,吃過西餐之後,龍少軒讓傭人伺候她洗澡換衣。

等“楊暖暖”洗好澡換上一身舒適的家居服之後,龍少軒牽着“楊暖暖”的手把她帶進了自己的臥室。

“楊暖暖”躺在牀上睡着了,龍少軒靜坐在牀上,他低眼盯着“楊暖暖”的睡顏。

看着看着,龍少軒的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這個女生真的是楊暖暖嗎?爲什麼我能從她的臉上看到些許陰邪之氣呢?

她一定是楊暖暖!她不是楊暖暖會是誰呢?

對!她一定是楊暖暖!龍少軒刷地從站起來,他轉身快步離開這間臥室,一定是我看錯了,暖暖的臉上怎麼會帶着邪氣呢。

腹黑總裁戲呆妻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龍少軒很快就離開了,他才從臥室離開,睡着的“楊暖暖”就睜開了眼睛,剛剛她一直都在裝睡!

“楊暖暖”從牀上坐了起來,她攏了攏垂在臉頰的長髮。

“楊暖暖”的臉上帶着邪氣十足的笑意,她掀開被子,被子之下是一具衣-衫-不-整,酥-胸-半-露的美-豔-嬌-體。

“我的身體,這麼的完美,你爲什麼不偷偷地看一眼呢?”“楊暖暖”的手撫摸着自己的身體,她喃喃自語。

一直呆在一樓的李成看到龍少軒下樓,他隨手端起一杯茶,轉身快步的走上二樓。

“咚咚。”李成站在臥室外敲門。

“楊暖暖”看了一眼房門,她大喜於色,難道是龍少爺回來了,這樣一想她立馬躺下牀,繼續裝睡。

李成端着茶走到牀邊,他居高臨下的看了一眼躺在牀上裝睡的“楊暖暖”。

李成砰的一聲將茶杯重重地放在櫃子上,他道:“行了,你別裝睡了,我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是我對你的出現還是很滿意的。”

躺在牀上的“楊暖暖”睜開了眼睛,她輕輕一笑:“李管家你再說什麼呀,我是楊暖暖啊,你怎麼會不知道我是誰呢?”

李成道:“你可能不知道你和楊暖暖的差距有多大,說是雲泥之別都不足爲過。

只要認識楊暖暖,且和她說過兩句話的人,都一眼便能看出你是個假貨!

所以,這位小姐,你要是想繼續跟在我家少爺的身後伺候他,最好老老實實的聽我的話!

如果沒有我的幫助,我敢擔保,你不出三天就會在我家少爺面前暴露!”

“楊暖暖”的臉色發生了變化,她慢悠悠地坐了起來。

“楊暖暖”看着李成問:“李管家,你想要我做什麼?”

李成說:“我說了,關於你的出現我很滿意。所以,你不用擔心我會暴露你,至於你應該做些什麼,只要你乖乖地聽話,我當然會一點一點的全部告訴你。

我家少爺需要的是個乖巧的女人,你只需要像只聽話的小貓小狗一樣依偎在他懷裏就夠了。

跟着龍少軒,你會享受到這世界上最尊貴的生活,當然,如果你想要擁有着一切的話,必須聽我的話。

如果,你敢做出一絲傷害我家少爺的事,我保證會讓你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楊暖暖”盯着面容憔悴的李成,她突然一笑:“這樣啊,那我一定可以做到。”

李成問:“這麼說,你是答應了?”

“楊暖暖”笑着說:“我當然答應了,李管家,我又不是傻子,這樣對我百利無一害的事情,我怎麼可能拒絕呀。”

李成笑着點了點頭:“那好,楊小姐早點休息吧。”

現在,在李成這裏,她就是楊暖暖了!

蘇月一個人走到玳瑁衚衕中,她找了十幾分鍾了,始終沒有看到顧栩的身影。

蘇月突然停住腳步,她仰着頭大聲喊:“顧栩,我找你有事,是關於楊暖暖的事情!”

蘇月的這句話的話音還沒落地,手裏拿着偃月劍的顧栩,從旁邊的岔路中,一下子鑽出來。

不到五秒鐘的時間,顧栩就站在了蘇月面前。

幾天不見,顧栩都長了鬍子。

顧栩聽到蘇月面前問:“楊暖暖怎麼了?”

“楊暖暖到底怎麼了?”顧栩語氣有些癲狂的看着蘇月狂吼問。

蘇月縮了縮脖子,她往後退了半步。 顧栩看蘇月往後退了半步,他突然伸手。顧栩的兩隻手緊緊地牽制住蘇月的肩膀,他用力的將蘇月往自己的面前一帶。

“你說啊,楊暖暖到底怎麼了,再不說,我就殺了你!!!!!!!!!!”顧栩對着蘇月癲狂的狂吼,現在的顧栩看起來就像個瘋子。

蘇月眯着眼睛回答:“楊暖暖失蹤了,楊暖暖失蹤還不要緊,因爲她還活着。但現在糟糕的事情是,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一個假貨。

那個假貨主動找到了龍少軒龍少爺,她想代替楊暖暖留在龍少軒的身邊,我害怕那個假貨會做出一些對楊暖暖不利的事情。

顧栩現在只有你能剷除那個假貨,龍少軒已經被她迷惑了,你和我都知道,楊暖暖不會有事,楊暖暖一定會回來,所以,顧栩我求你,求你去幫楊暖暖掃平前路上的一切坎坷。

楊暖暖的命太苦了,接下來的事情,我很清楚,我相信你也很清楚,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們能做的,只是讓楊暖暖的命少一點挫折,再少一點挫折。”

顧栩盯着蘇月,他的情緒漸漸地穩定了下來,顧栩鬆開了抓住蘇月肩膀的手。

顧栩低頭看着手中的偃月劍,鋒利的雙面劍鋒上染滿了烏黑的血跡,他用自己的衣服仔細的擦拭着劍鋒上的血。

擦着擦着,顧栩突然瘋癲的咧嘴一笑:“既然你知道那個楊暖暖是個假貨的話,你爲什麼不親自動手除了她呢?”

蘇月回到道:“顧栩你是不是太看得起我了,我只是個一無是處的胖子而已。先不說我到現在都不知道那個假冒楊暖暖的到底是個什麼東西,龍少軒能給我動手的機會嗎?

我當然想幫暖暖了,我和暖暖認識了這麼多年,我早就把暖暖當成了自己的親妹妹,只要是能幫暖暖的事情,我肯定會用盡全力的。”

顧栩的邪氣十足的笑着反覆的問:“你早就把暖暖當成親妹妹了嗎?你把暖暖當成親妹妹了嗎,你真的把楊暖暖當成親妹妹了嗎?”

蘇月肯定的回答道:“當然!我一直都把暖暖當成我的親妹妹。”

顧栩臉上幾乎癡狂的笑容戛然而止,他手中的偃月劍猛地朝外迸發出一道寒冽的殺氣。

顧栩猛地擡頭,他突然出手,鋒利的偃月劍穿破空氣,發出一聲難以形容的動靜,僅僅是一剎那的時間,顧栩手中的偃月劍猛地揮向了蘇月。

蘇月被的顧栩突如其來的進攻嚇的一動都不敢動,她身體僵硬的站在的原地,偃月劍距離她的喉嚨還有不到三釐米的距離。

蘇月的雙腿被嚇的直髮抖,她白裏透紅的臉蛋,也被嚇的失了顏色。

蘇月驚慌的擡眼看着顧栩,她聲音的顫抖着問:“顧……顧栩,你要做什麼,你怎麼了?”

顧栩面無表情的盯着蘇月,他眼神陰騭的如同地獄厲鬼。

“蘇月,你敢發誓從認識楊暖暖的第一天開始,你從未做過傷害過她的事情嗎?

你敢發誓,你從來都沒想過利用楊暖暖嗎?你敢發誓,你真的是真心把楊暖暖當成妹妹待嗎?

你敢發誓,你從來都沒有設計陷害過楊暖暖嗎?”顧栩說話時的聲音中透着比偃月劍更加寒冽陰森的獵殺之氣。

“……”蘇月的臉色更加慘白了,她表情不自然的垂下眼睛,不再直視顧栩。

顧栩冷笑着道:“呵,你不敢!因爲你所發的誓言都會成真!”

顧栩說話的時候把偃月劍朝蘇月的脖子移了移,劍刃抵在了蘇月的脖子上。

蘇月能夠清晰的感受到來自於偃月劍的凌冽殺氣,這樣一來,蘇月反而平靜了下來,心裏也沒有那麼緊張了。

蘇月深吸了一口氣,她擡頭盯着顧栩道:“說吧,你到底知道什麼,想做什麼?”

“我想做什麼呢?”顧栩明知故問的反問蘇月。

年年有魚很幸福 沒等蘇月回到,顧栩立即道:“我現在最想做的事情是殺了你!但,我不會,因爲我知道如果你死了,楊暖暖會傷心。

所以,蘇月你應該很慶幸,讓楊暖暖信任了你,因爲楊暖暖對你的信任和關心,所以,我絕對不會親手殺了你!”

“既然這樣,那這個是什麼意思呢?恐嚇我的嗎?”蘇月指了指抵在脖子上的偃月劍問。

顧栩盯着蘇月,他勾脣一笑:“你說這是什麼意思呢?”

“……”蘇月小心翼翼的盯着顧栩,她一動都不敢動,現在的顧栩實在是太危險了。

顧栩笑盯着的蘇月,他收回了抵住蘇月脖子的偃月劍,他放下劍說:“走!你跟我去見見一個熟人!!”

蘇月問:“什麼熟人?我認識嗎,如果我不認識的話,我認爲我沒有的必要去見他!!”

顧栩回頭笑看着蘇月:“你當然認識了,你要是不認識的話,我還會讓你去見她嗎。別囉嗦了,快走!”

蘇月跟在顧栩身後朝玳瑁衚衕深處走去,五分鐘過後,穿巷風帶來了一股很腥很腥的味道,蘇月不自覺的皺緊了眉頭,這是血腥味,還是人血的味道。

在蘇月聞到血腥味之後又過了五分鐘,顧栩停了下來,他停下來之後,給身後的蘇月讓開了位置。

顧栩的身體一讓開,蘇月一眼就看到了一戶人家門前的楊樹上吊着一個血肉模糊的人。

那個人被吊在樹上,頭朝下,腳朝上,看不清有沒有穿着衣服,烏黑的血滴滴答答的順着她的身體往下滴落。

蘇月看了一眼那個一直在流血的人,她問:“他是誰,你爲什麼要把她吊在這裏?”

顧栩回頭看着蘇月,他笑着回答:“你不認識她了嗎,五年前可是你和她內外聯手,把楊暖暖騙去了泰國,你不記得她了嗎?”

“遲緣,遲緣,她是遲緣,天吶!”蘇月驚呼着道,她一邊走,一邊往後退,這太恐怖了,遲緣可是一個人啊,顧栩怎麼能這麼做?

讓蘇月覺得驚懼、恐怖的不是眼前的這幕血腥的場景,而是顧栩,顧栩怎麼可以這麼狠呢,他怎麼可以對一個人做出這樣的事情呢!

恐怖!實在是太恐怖了!

蘇月現在好想走,她好想轉身跑開,她好想逃離這塊地界。 顧栩帶着蘇月看到了被吊在樹下放學的遲緣,蘇月被顧栩狠辣的手段徹底的震撼到了。

曾經的蘇月曾經一而再再而次想過利用楊暖暖,甚至有那麼一兩次,蘇月對楊暖暖的利用已經悄然的開始了。

蘇月看着被掉在樹上的遲緣,她好想跑,好想逃,可蘇月知道自己不能跑,她根本就不可能掏出顧栩的手掌心。

顧栩轉身笑看着驚慌的蘇月,他右手拿着偃月劍,臉上帶着笑,一步一步的朝蘇月走過去。

滅神記(血刃冰鋒) 顧栩距離蘇月的距離越來越近,他臉上的笑容也隨之加深。

錯吻高冷男神 顧栩笑容燦爛的盯着蘇月問:“蘇月,暖暖的好姐姐啊,你怎麼了,你往後退什麼啊,你害怕了嗎?你不是從認識楊暖暖開始就把她當成親妹妹了嗎,你現在怎麼害怕了呀?”

蘇月臉色慘白的看着顧栩,她搖着頭斷斷續續的說:“對不起……對,對,對不起,我錯了,我道歉,我道歉。”

顧栩慢慢地舉起了偃月劍,他將劍口對準蘇月,臉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蘇月看到顧栩做出這樣的動作,她的身體一下子就僵住了,蘇月呆呆站在原地,她絕望的看着顧栩。

完了,我今天是死定了,我肯定要死在顧栩的劍下了!

蘇月漸漸地慌了神,顧栩看到蘇月眼眶中的淚花在打轉,他突然一笑:“呵呵呵,蘇月你以爲我要殺你嗎?”

蘇月強忍住顫抖的身體,她聲音顫抖着問:“難道,難道不是嗎?難道你不是要殺我嗎?”

顧栩身體一虛,他在蘇月眨眼的瞬間,咻一下的出現在蘇月的面前,他手裏的劍依舊指着的蘇月。

蘇月看到瞬間移動的顧栩,她一點都不覺得驚訝,顧栩本來就不是人,在蘇月看到顧栩的第一眼的時候,就已經知道顧栩是隻死了一百多年的鬼!

顧栩盯着蘇月笑着說:“我說了我不會殺你,反正不殺你,你也活不到兩年了。在你生命的最後兩年,會是你最痛苦的兩年,現在殺了你,實在是太便宜你了。

你看我像是好人嗎,我當然不會是好人!”

“……”蘇月沉默,被戳了痛處的蘇月表情非常的不自然。

顧栩道:“帶你來這裏,就是爲了給你一個教訓,好好地在這裏觀摩遲緣的精彩表演吧。要是你再敢做出一絲對不起暖暖的事情,那麼,現在遲緣的下場,就是未來你的下場。”

顧栩說完peng的一聲消失不見,顧栩還記着那個假冒楊暖暖的怪胎呢。

顧栩倒要看看是什麼東西吃了熊心豹子膽,居然敢冒充楊暖暖出來招搖撞騙。

喝了那杯牛奶之後,楊暖暖就沒有再見過阿king了,眼看着天就黑了,楊暖暖的肚子餓的咕嚕咕嚕叫。

楊暖暖拿着信號滿格,電量滿格的手機在房間中來回的轉圈,媽的,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怎麼會連中國移動的信號都覆蓋不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