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大的聲音十分低弱,「主人,沒關係的,阿大不會死的,就算打回死亡狀態了,阿大隻需要時間休息就能恢復的。主人,趁這個時候你快逃吧!」

「不行,你在這幫我送死,我卻逃,那我算什麼?」

「你是我的主人,我為你死是理所當然的,你快跑。」

「混帳!我雖然是你的主人,但也是你的朋友,我不走!」

「主人,不要鑽牛角尖了,我是純能量體,我死不掉的。如果你不配合不離開的話,你被他們殺死了,那我就是真正的死亡了。」

阿大的話提醒了趙炎,對啊!阿大是純能量體它是死不掉的,而如果我消失了,他也就隨著消失了。

想到這裡,趙炎開啟敏捷靴,快轉身,向遠處跑去。

「阿大,能逃的話你也要逃掉,不要硬拼。」

「放心吧,主人。」

對於突然出現的火人,三人都是詫異不已,領頭人更是獃滯了一會。但他哪裡知道在阿大與自己的大劍對峙的時候,面前的這個男人和火人已經做了一次心靈上的高度交流。。

趙炎的轉身離開,讓他始料不及。

不過……他臉上沒有一絲不安的表情出現。

嗖!

領頭人的後方,黃sè鎧甲戰士雙手抱胸,雙腳像是在地面上滑行一般,迅猛的向趙炎追去。黃鎧甲戰士背後拖拽出一道長長的黃sè光尾,高的滑行導致身體和空氣摩擦,產生一陣陣風嘯聲。

僅僅幾秒,黃鎧甲戰士便出現在趙炎的面前。

趙炎獃滯的站在那裡,他明白了,這是一個風系戰士。他沒有想到,ss級的風系戰士,度居然如此變態。

雖然及不上風系的艾瑪婭,但和土系的娜曼姿卻有得一拼啊!

「想跑?估計沒門。」黃鎧甲戰士雙手抱胸,搖了搖頭,輕蔑的看著趙炎,就像是在看著一個孩子。

不過趙炎在這幾個中年男人面前,也的確還是個小孩子。只是這幾個大人實在太不友好,居然連晚輩都欺負。

黃鎧甲戰士向趙炎使眼sè,抬了抬頭,示意他朝後面看去。

趙炎向後望去,全身的毛頓時豎立,此刻那領頭人已再一次把大劍舉起,對準阿大就準備砍過去。

還來不及等趙炎反應,藍sè大劍就落在了阿大的身上,但這一劍要比開始那劍厲害的多。。阿大的身體分成兩截,領頭人還不放過,又接二連三的劈了幾劍。

趙炎感受到一股揪心的痛,阿大的氣息就這樣在體內一點一點的削弱,趙炎清晰的感受到,阿大還殘餘的那點jīng神能量鑽進了火因原,這就是它所謂的死亡狀態了。

儘管阿大不是真正的死亡,但趙炎還是傷心不已。如果阿大不是純能量體,那他不是就為了保護自己而犧牲了嗎?

可惡!

除了痛苦,趙炎腦袋裡充斥著強烈的憤怒,不知有多少次,阿大都在身前為自己抵擋攻擊。算上波克的那次,這已經是他第二次死亡了,而且每次都是為了我。作為他的主人,我不但救不了他,反而每次都讓他來保護我。這算什麼?這算什麼?這算什麼啊?

啊啊!


趙炎咬著牙,一股強烈的自責感湧上心頭。下一刻,趙炎想到了查克斯的刻苦,想到了修哲的努力,狂龍的進步。

而自己呢?總是被一些其他的事情所纏繞。如果此次能活下來,一定要刻苦的努力,要想不被別人欺負,要想實現自己的理想,在艾雅大6上用自己的意願去生存,就只能做強者,任何人無懈可擊的強者!

領頭人已經向趙炎靠近,與黃鎧甲戰士將他圍在了中間。

黃鎧甲戰士道:「我對他沒興趣,既然你已經動。」

領頭人點點頭,也沒多說什麼,在趙炎的臉上看了一眼,又舉起了大刀。。

悲憤中的趙炎微微低著頭,雙拳的骨頭捏的咯咯作響。

「真讓人覺得丟臉啊!作為一個高級別的戰士,居然欺負無論是年紀還是實力比自己低那麼多的人,而且還是以多戰少,吱吱吱,真是讓人覺得可恥。」

聽到這陣聲音,眾人都偏過頭向出聲音的方向望去。

趙炎左邊的房屋上,一白sè便衣男人雙膝盤坐在那裡,身前擺放著一柄單手劍和一把方盾,右手握著一瓶酒,此刻正在仰頭暢飲著。只是距離太高,看不清他的臉。

領頭人冷冰冰的說道:「難道你看不過眼,想管閑事嗎?」

「哈哈哈哈哈……」白衣人笑道,又往嘴中倒進了幾口酒,道:「老子不但要管,還想打打你們的屁股。」

「哼!」領頭人冷冷一笑,道:「好大的口氣。」

下一刻,領頭人揮出手臂,大劍對準白衣人劈空劃過,頓時一道藍光向白衣人迅猛的飛去。

與此同時,那和領頭人一夥的紅sè鎧甲戰士也湊了過來,站在領頭人的旁邊。

眾人的目光都隨著藍sè光芒迅的移動。領頭人的手法很准,趙炎清晰的看見,藍sè光芒對準白衣人砸去,而當藍sè光芒幾乎逼近的時候,白衣人卻依然還在大口喝著酒。

但下一刻生的事卻讓眾人張大了嘴巴,藍sè光芒在馬上要撞向白衣人的時候,離白衣人的身體不到一個拳頭的距離竟然出現了一層氣流,藍sè光芒撞擊在氣流上,就莫名其妙的化為烏有。。

「這……這是……」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趙炎更是瞠目結舌。他清晰的記得,就是這普通的藍sè光芒將自己炎龍給弄沒了,而此刻竟然就此輕易的被白衣人消散。

趙炎不得不感嘆,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吶!

嗖!

一眨眼的功夫,屋頂上的白衣人向上一躍,眾人的前面便出現了一道白sè身影。也正是這樣的距離,才看清那人的臉。

趙炎一愣,居然是他?其餘三人大概也認識他,本能的向後退了一步。

領頭人皺了皺眉,淡道:「酷赤圖?」

酷赤圖扔掉酒瓶,摸了摸下巴處的鬍鬚,朝領頭人撇了一眼,道:「恩?看來我名氣蠻大的,你認識我?」

趙炎白了酷赤圖一眼,作為古聖羅華戰士學院的校長名氣能小得了嗎?再說……趙炎在酷赤圖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眼,本來皮膚就黑,又穿的一身白,這樣醒目的造型就是想讓別人記不住恐怕都難吶!

領頭人朝身邊二人望望,二人的神情也生了改變。趙炎覺得,他們的身子都在向後微微傾斜。


酷赤圖有這麼可怕嗎?

等趙炎對酷赤圖真正了解后,他就會明白的。。

「快走!」

領頭人幾乎沒有對自己抱一絲希望,向二人使了個眼sè,便飛奔而去。

「喂喂,等等……」酷赤圖一臉的讒樣,伸出手去召喚那三人,才上前邁出一步,三人便離開很遠,只剩下一陣迎面吹來的冷風。

酷赤圖道:「有沒有搞錯,不試試怎麼知道打不過我啊!」

趙炎道:「想和他們打就去追呀,都還沒弄清楚他們是什麼人呢!」

酷赤圖搖搖頭,道:「追多麻煩,我最討厭追來追去了,那是盜賊和shè手愛乾的事。」

趙炎覺得這傢伙很懶,和糟老頭差不多,看來這兩個校長脾氣差不多。

想起剛才的危險,趙炎感激的看了酷赤圖一眼,謝道:「酷赤圖校長,謝謝你救我。」

「哈哈哈哈哈……」酷赤圖笑得很爽快,道:「我當然要救你,古烈斯秋唯一的徒弟要是在我這裡出了什麼事,那老傢伙還不來找我拚命啊!」

「而且……」酷赤圖在趙炎臉上看了一眼,道:「你是來古聖羅華參加比賽的選手,保護你們的安全也是我的義務。」

酷赤圖和古烈斯秋比起來,酷赤圖是個當校長的料,趙炎在心裡堅信。

頓了一下,酷赤圖又道:「你到底結了什麼梁子?竟然惹上比你厲害這麼多的人?」

趙炎一陣苦笑,朝領頭人逃離的方向望去,嘆了口氣,搖搖頭,道:「我也弄不清楚啊……」

「那算了,你現在和我古聖羅華吧,你們那邊的領隊來了。。」

趙炎一驚,道:「隆克到了?」

……

趙炎跟著酷赤圖到達古聖羅華集合大廳的時候,狂龍等人已經到了,而站在狂龍等人面前的正是帝世曼紋預選賽時的總裁判隆克。

「隆克老師好。」趙炎走上前打招呼。

隆克朝趙炎點頭,一個淡淡的微笑,顯得十分和藹。

「你去哪了,怎麼才來啊?」艾瑪婭問道。

趙炎覺得有意思,這八婆怎麼還關心起我了,「你猜猜。」

艾瑪婭白了趙炎一眼,道:「我可沒那閑工夫,鬼知道你去了哪裡。」

趙炎嘆了口氣,「剛才要不是校長及時趕到,恐怕我現在已經成鬼了。」

「怎麼回事?」眾人急忙問道。


趙炎把剛才生的事情說了一遍,一個個都皺起了眉頭。隆克道:「愛櫻城不是曼城,你們都不是太熟。炎,以後行動你們大家最好都在一起,這樣安全一些。」

趙炎點了點頭。

隆克將查克斯奧瑪科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過來,伸出手向大廳長桌前指去,道:「你們看看,他們是其它國家的選手。」

順著隆克的指向望去,那邊的確還有群人。趙炎仔細的朝他們打量,覺得和愛櫻城還有曼城的人區別不是很大。和地球上中國人和美國人的區別完全不能比,那些人大概是注意到了趙炎等人向他們的打量,不太友好的向趙炎撇了一眼,走了過來,道:「看什麼看?」

趙炎覺得極其好笑,老子長著眼睛連看都不能看了?

趙炎向前小走了一步,朝這土黃sè衣服,腦後系著小辮子的男人看了一眼,面帶微笑道:「真是奇了怪了,我就是看人家小姐,也不會像你這樣害羞啊?」趙炎伸出頭,故意湊近他打量,道:「難不成你是女人?」

夢啦夢「噗嗤」一笑。

「桑巴!找死!」小辮子男人向前挺直身子熊著趙炎。

「這麼急著想打架啊?不過還沒到比賽時間,不急,不急。」

「哼!桑巴……」小辮子男人橫了趙炎一眼,隨即轉過身,大搖大擺的離開,嘴裡嘀咕道:「一群垃圾。」

趙炎的語氣調侃,眾人都沉浸在笑樂當中,聞言,都是一愣。趙炎道:「等等,你說誰是垃圾?我們和你開開玩笑,你嘴怎麼這麼不幹凈呢?有素質沒有?讀過書沒?」

「桑巴!」趙炎說了一連串,小辮子男人實在忍受不了了,大喝一聲,立馬轉過身子,雙手抓住腰間的刀柄,怒氣騰騰的瞪著趙炎。跟在小辮子男人後面的幾人也同樣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大廳的一角頓時殺氣騰騰。

狂龍和查克斯也做好了準備,隨時準備掐架。

兩幫人馬的另一邊,倆人緩緩的走了過來。「還真是一群好戰分子啊!古聖羅華雖然是賽場,但卻不是現在,你們也太沒禮貌了吧?」

趙炎偏過頭望去,一男一女,看上去都比較年輕,說話的正是走在前面的藍衣男人。跟在後面的女人穿得十分端莊,臉上的面容也比較平靜。


「桑巴!」小辮子男人怒火異常,不管他來人是誰,開口就是一罵。

「桑巴,桑巴,你是狗啊?就只會吠這一聲?」

聽到這聲罵,趙炎朝藍衣人驚訝的望了一眼,暗暗叫絕。

不等小辮子男人反駁,藍衣人雙手反在背後,一副少年老沉的樣子,道:「我是古聖羅華代表隊的隊長英格瑞爾。」身子朝後面的黃衣女人微微一偏,道:「這是凱瑟琳。」

介紹完后,英格瑞爾又向小辮子男人望去,道:「有緣相聚這是緣分,我們雖然是對手,但也沒必要彼此鬧的這麼橫吧?按理說我是東道主,所以希望你們守規矩,見諒。」

趙炎感覺此人不錯,莫名的感覺從他身上傳來一股吸引力,笑著湊過去,伸出手,笑道:「我們是帝世曼紋代表隊隊的。」趙炎指了一下查克斯,道:「這是我們的隊長。」

查克斯也伸出手和他相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