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嘴,沒點本事,還想過刀山火海。”67.356

“你把我們放下來。”

他橫眉冷眼看着我:“你想被刀穿透腳心,還是想烤成火人?”

我抱着鬼娃娃,有些後怕了,氣勢上也弱了些。

看着山的那頭,像燒紅的岩漿一樣茫茫大火,兇悍的底氣不那麼足了。

鬼娃娃在我懷裏嘻嘻的笑了。

他軟萌小聲的對我說:“媽媽,我們一家終於在一起了,寶寶好幸福。”

我心底某處被鬼娃娃觸動了,手摸摸他的小臉,娃娃甜笑着。

擡眼,看着君無邪,他斜長的血脣輕輕勾起,雖然角度不太明顯,被我看了個正着。

這幅圖景,還真像一家三口。

有了君無邪的,我很順利的過了鬼道,接着是人道,修羅道,還有天道。

人道里,我們穿到了古代的一個炮火連天的戰場,有君無邪的結界保護,我毫髮無損的滿地殘肢斷臂,血流成河的戰場。

我第一此見到如此宏大場面,如果我獨自穿過,一定是過不去的。

修羅道里,也叫修羅煉獄場,全是墮落和邪惡的厲鬼,到處充斥着血腥。

這些鬼魂以吞噬對方而生。

大多來自地獄場擂臺上死去的鬼魂。

層層選拔下來,活到最後的,才能得到去爲冥王效力的機會。

君無邪一來,把他們全部震住了,他龍魂劍一下劈斬下去,全部厲鬼消滅。

天道的最後一關,我不知有什麼潛在的威脅,只是祈禱能順利過關。

鬼娃娃告訴我,天道理住着一位神仙,是位墮落的天人,是他用建築的幻境六道。

把自己捆在天道里,娃娃也沒進去過。

要通關六道,讓六道徹底消失覆滅,唯獨途徑,就是打敗那墮落的仙人。

屆時,狐狸沒有了棲身之所,君無邪也無須提防着狐狸和冥王聯手。

東方會所就避免被爆破的危險。

我們到達天道幻境,君無邪也做好了交戰的準備。

萬萬沒想到,那位仙人已經成爲一具枯骨,把自己靈魂封死在一座塔內。

他讓君無邪直接把塔擊破,幻境覆滅,我們迴歸到初始地。

君無邪沒有讓他死,把他的靈魂聚集在蛇膽內,說他捆了鬼娃娃上千年,養銀狐助紂爲虐。

如今,銀狐勢力越來越大,和冥王勾結,妄想吞併冥界。

讓那仙人幻滅,太便宜了。

當君無邪把仙人最後一縷靈魂吸收後,虛幻空間,瞬間毀滅。

我和他沒有落入東方會所,而是被他瞬移到北冥之地的天池邊。

冰天雪地的天池邊上,寒風呼嘯,他把披風脫下來,穿在我身上,幫我束好。

他先開的口:“你闖北冥殿,讓衆多鬼臣對你心神不滿,說你擔當不了鬼後之位,本尊不追究,但孩子你不能帶出去凡間。”

那幫老鬼,我就知道溝通不了。

但他要把孩子給搶了去,我自然不會答應。

“不,孩子我要帶走,我會好好養着他的。”

“龍小幽,他能吸收鬼王之戒的能量,註定此生不凡。”

“我不管寶寶是什麼出生,我告訴你君無邪,孩子要帶走。”

“不行,爲夫要好好查查他的身世。當年是不是漏了什麼。”

“你查歸查,孩子我必須帶走。”

我們倆人爲了孩子的事,在天池邊上吵起來了。

剛閉目休息的娃娃,被我們吵醒。

他哭着鼻子道:“媽媽,你們別吵了。”

孩子哭聲斷斷續續的,伴着羸弱哭聲,我們兩人停止爭吵。

君無邪來到我面前,從我懷中把孩子抱過去。

他摸着孩子身上脈絡,蹙眉道:“三魂七魄,三魂受損,七魄傷了四魄,要是跟你去陽間,他受不了陽間的陽氣,會幻滅的。他只能留在這裏,本尊會讓鬼醫把他醫好。”

我看着他弱小的身體,滿是傷痕,我心裏並不好受。

加上鬼醫不知從那裏冒出來,一步步遊說我,說陽間陽氣太重,對娃娃的病毫無用處,還會把他身體拖垮,叫我深思。

看傷痕累累,病懨懨的娃娃。

我妥協了,答應把孩子留下。

我哭了很久,很不捨,人鬼速途,他不能跟我一起去凡間。

我抱着他哭的撕心裂肺:“寶寶我希望一輩子是你的媽媽。”

娃娃幫我擦眼淚,和我道別:“嗯,媽媽我愛你。” 當我出來後,落入東方會所的走道里,我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幸好東方會所還沒爆破。

四周黑乎乎的,沒有任何燈光,連應急照明燈都沒亮。

我分不清白天還是黑夜,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我站的位置是幾層樓。

師傅她們也不知道在那。

準備把手機掏出來,看看時間。我破了好幾個大洞的揹包裏滾出對講機。

上面不知道誰在大聲喊話:“爆破準備完畢,各部門注意,準備倒數計時,10,9,8……”

我聽到這裏,嚇的立即把對講機撿起來,按住驚慌失措的大喊:“我在這,我還在裏面,不要爆破,喂……救命啊!”

對講機裏的報數依舊沒有停下來,繼續大喊:“7,6,5……”

突地,我的腰肢瞬間被抱起,風馳電擎,我還沒反映過來。

嘭!

一聲巨響,接着的玻璃迸裂的聲音。

抱我的那人用手臂幫我擋住玻璃,抱着我勢如破竹的從窗戶下跳去。

啊……

我扯着嗓子淒厲的尖叫,嚇脫了魂,緊緊抱着他。

東方會所外面沒有任何燈光,已經是晚上了,黑漆漆的。

幾片玻璃渣子刮在我臉上,我顧不上疼痛。

我們這樣跳下去會不會被摔死……

“小幽!”

突然,我聽背後一聲淒涼吶喊,瞬間擡頭。

君無邪懸立在半空中,夜風把他披風漾的很長,蒼白的臉色深邃,高孤悽冷的望着我。

我看不清他眼裏的眸光……

而後,他看着抱着我的男人,眸色陰沉,打開雙手往後一擺,瞬間消失在夜空。

彷如,我看見的一幕只是錯覺。

大樓終是沒有爆破,從高樓上跳下來,至已經墜下了幾十米,我沒有聽到任何爆炸聲。

我稍微安心,不知道救我的是誰!

當我擡頭一看,看見的俊逸的下巴,我大感意外!

居然是鍾景。

鍾師兄!

我吃驚道:“師兄,謝謝你救我,可是我們會不會給摔死?”

“不會,小姑在下面接我們。”

我外頭看着下面,十二月寒風呼呼的刮在我的臉上。

鍾景說師傅會在下面接我們,可師傅年紀都這麼大了,怎麼接?67.356

摔下去一屍三命的。

嘭,一聲巨響,一張大網把我們接住。

網每一小角,有個小鬼扯住網角,有隻還是在鬼廟認識的,他衝我擠眉弄眼。

大網把我們緩緩的往下降去。

過了幾秒,我和鍾景同時安全落地。

我還沒站穩,唐風師傅把鍾景給扶起來,李盛煊,孫慕楓,還有唐小花衝過來。

幾個人緊緊把我圍住。

唐小花朝我圍了一圈,把掛在我身上破破爛爛的揹包給提了過去,她問我:“姐姐,你感覺怎麼樣,摔疼了沒有。”

我裂了裂嘴:“沒事兒,安全降落。”

師傅把他們幾個都扒開,雙手塔在我手臂上,紅着眼把我上下打量一圈,見我傷痕累累,把身上道袍披在我身上,拉出大網。

她眼角含淚,拉着我的手,上上下下的把我打量了幾遍,卻定我沒事,哽咽道:“回來就好,能回來就好。”

常極道長和俞瑩不知從那個角落出現,兩人一身狼狽,衣服破破爛爛,臉上沒塊乾淨。

常極道袍碎了好幾片,手臂上還有血跡,俞瑩半邊臉都是腫的,好像被打的。

常極走到我和師傅面前,重重的甩了袖子道:“哼,現在纔回來,連累我們等這麼久。”

俞瑩瞪了我一眼,冷着臉站在常極身邊,眼睛卻一直停留在鍾景身上。

師傅拍了拍我的手心,安慰道:“別理他,越是沒本事的人,叫的越厲害,千年老二,師傅從來沒把他放在眼裏。”

唐風師傅和唐小花頓時給逗樂了。

我摸到師傅的手背纏着紗布,緊張的問:“師傅,你怎麼了。手怎麼受傷了?”

師傅把手一蓋,對我慈目道:“幻境六道覆滅了?”

是娃娃和君無邪幫了我,但這事我要不要告訴師傅。

我猶豫道:“滅了,但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

“爲師知道,你在厲害,不過是個凡人,那畜生的幻境,人是不能過去的。隱匿了一千多年的境界,一直是我鍾家的心腹大患,這個大患終於拔了,爲師對得起列祖列宗了,小幽,以後師傅的衣鉢就靠你繼承了。”

她拉着我的手高興的朝大門口走去,鍾景扶着師傅站在另一邊,也很高興。

師傅繼續說:“師傅這麼輩子算是圓滿了,收了你這麼個徒弟,把封靈村和幻境六道拔除,完成我鍾家夙願。師傅高興啊……哈哈哈。走,餓了把,我們去吃好吃的,好好犒勞你一頓。”

我們幾人走羣東方會所,會所大門外,左右兩排直接黑衣人整整齊齊的站着,正中間車子裏下來戴墨鏡的老頭,正是上次給我們訂金的那位。

我認出來了,他是李盛煊他外公,居然親自候着我們。

我感到挺意外的。

李盛煊兩三步走上前,喊道:“外公,出來了,都安全出來了,除了鍾天師受了點輕傷。大家都沒事。”

孫慕楓挽着傲雪道:“呵呵,幸好沒有爆破,不然龍小幽和鍾景在裏面,天師又不肯離開,我們一羣人都會死在裏面。”

小老頭哼了一聲,表情明顯不悅:“超過了預期時間,都快到十二點了,要不是小煊苦苦求我不要爆破,不然後果你們知道。”

小老頭很嚴肅的,軍人對時間果然是苛刻。

我低着頭,沒在說什麼。

師傅當場黑臉了,她擡高眼,都不看小老頭一眼,大搖大擺的從面前走過去。

我和鍾景只得跟着她從兩隊黑衣人面前出去。

小老頭在我們身後喊:“鍾天師那六千萬,您這是想物歸原主了?”

六千萬?

我一聽到這數字,腳像生了根般,走不動路了,當場就停下來。

鍾景看了我一眼,也沒在前行。

而常極和俞瑩在聽到六千萬後,迅速從後面跑上前,朝小老頭點頭哈腰道,指着師傅憤憤不平道:“您別聽她們胡說八道,這事不是姓鐘的能辦的,都是我和我徒弟,把地獄道的那些惡鬼全部剷除了,您看看,我全身上下都是傷,對不,徒弟?”

俞瑩連忙點頭:“對,地獄道都是我師傅清除乾淨的,那夥人跟我們分開了,他們到那裏,有沒有進去,還不知道呢。”

常極厚顏無恥道:“所以,那六千萬,全部歸我們師徒倆。” 俞瑩附和道:“沒錯,畢竟我和師傅努力了這麼久,鍾天師和唐師傅影子都沒見一個,這六千萬歸他們,有失公平。”

我當時心裏就罵了,怎麼就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幻境六道怎麼覆滅的?

還不是君無邪的幫助下,我和鬼娃娃九死一生的打通關,他們怎麼就這麼無恥呢!

六千萬全歸他們?

我呸!

小老頭沒吭聲,師傅也沒說話。

不過師傅臉上更黑了。

總裁騙妻枕上 唐小花在後面憤憤不平道:“胡說八道,我們進地獄道時,你們影都沒見一個,是不是去的地獄道還不知道呢,別把在東方會所裏遇見的鬼,說成是地獄道里的,那就笑掉大牙了。”

唐風師傅說道:“天道輪迴,報應不爽,太貪心了容易遭天譴,這個道理常道長不會不懂。”

常極道長突地發怒,手指唐風師傅鼻子罵道:“你,我告訴你唐風,別以爲你站在鍾婉那邊,我就會妥協,這六千萬,我一個子兒都不會給你們。”

他當真還以爲六千萬都是他的?

唐小花罵道:“你放屁,你充其量只進去了地獄道,到底有沒有進還是未知數。誰瞧見了,你們誰瞧見了?”

他斜眉冷眼威脅我:“小娃兒,我勸你別和我作對,你敢出言不遜?我們無極山一派在江湖上是有地位的。以後你出山,在道上混不混的開,本道長一句話的事。”

“哎呀,阿爸,我好怕啊。”

我一聽他威脅我,一股火兒喉嚨裏直串,直接罵:“地獄道里有什麼?你知道?地獄道下一關是什麼?你又知道?別以爲說話大聲就有理了,我們都要妥協!我告訴你,這六千萬跟你一毛錢關係都沒有。就算我師傅不要,全部捐給孤兒院了,一分錢都不會給你。”

這時,鍾景在我師傅旁邊說:“常極和他師兄爲了掙掌門之位,現在鬧的很兇,無極山和武陵山一代都傳遍了,掌門中意的是他師兄,但無極山上道觀長年失修,政府款項遲遲沒有下來,開發旅遊項目被擱置,他很想得到這筆錢。”

師傅點頭:“修復無極山的道觀,如果不修路的話,六千萬也是夠了。”

我憤憤不平道:“可是師傅,全部給他我不甘心,這都是我九死一生拿命博來的。”

師傅沉浸了幾秒,語重心長的對我說:“一個人的福祿財運和命運息息相關,小幽你的命運雖坎坷,是大富大貴之相,時間未到,你還沒有命花這筆錢,之前的訂金已經是上限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