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衛大爺還是在病房前晃悠,這時候胖子從裏面走出來,看到他以後眼前一亮說大爺你怎麼在這裏呢,只聽見門衛大爺說他喂老婆吃完飯就準備回學校了,突然想到我們還在醫院,就來看看我們,說完還問他你們那個帥小夥呢。

帥小夥兒指的自然是我,胖子知道我和師父就在附近,所以聽他說完就四處看了看,看到我們以後就衝我招了招手,我心想這小子怎麼這麼傻呢,這不是暴露目標了麼,然後一臉無辜的看着師父,意思是說這可是小胖讓我們過去的,跟我沒關係。師父點點頭,臉色變得好一些,然後率先走了上去。

我跟在後面心裏面其實還是很開心的,因爲這個節骨眼兒上,凡是師父重點注意的人和事都可能有貓膩兒,剛剛見師父死死盯着老大爺,我還以爲這門房老頭兒也有問題呢,要真是這樣的話我可就委屈死了,放開這一身傷不說,單單是送出去的那兩盒中華,就得讓我哭上兩天!但現在不同了,師傅臉色緩和下來證明老頭是清白滴,這樣我的大中華送的,纔不冤!

但很快我就又有了疑惑,就是小胖招手,我們往前走的時候大爺猛然扭過頭,看到師父的時候眼中閃過一絲震驚,但也僅僅是一瞬間的事情他的臉上又變得笑呵呵的,而我卻將這一幕看得真真切切,心想我滴個乖乖,難不成這老頭真的有問題?

“你來做什麼?”很快,師父的冷聲質問告訴我這老頭兒估計跟我們這事兒沒關係,但肯定和師父他老人家有一些淵源,看得出來師父很討厭他!然後我在心裏就想這大爺怎麼得罪我師父了這是;一般到了我師父這個年紀,說得難聽點就是半截子入土的人,都會放下所謂的恩怨,再者說師父本就是道家人(雖然師父一再強調自己無門無派,但我依舊能感覺他的招數離不開道統!)就更不會留有惡的因果,心裏不由好奇起來。

“我是給我媳婦兒送飯來的,看到我們學校幾個孩子在就來看看,倒是你個老不死的,來這裏幹嘛?”

沒想到老大爺一開口就直呼師父爲老不死的,着實讓我大吃一驚,內心八卦之心瘋狂的涌起,相信小胖心中和我有着一樣的想法,因爲他那雙綠豆大的眼睛正咕嚕咕嚕亂轉,並且透露着無知。不過可悲的是老大爺說完這句話轉身推開師父就下了樓,留給我無盡的好奇··

“師父,你和門衛大爺之前認識麼?”目送他離開以後,我小心翼翼的開口;想要從師父口中問出來一些東西,誰知道他先是往地上吐了口吐沫然後那腳丫子使勁兒踩了幾下,才冷冷的開口:“我不認識他,你也不要再問!”說完徑自回了病房,我們兩個談完以後其實就準備叫上劉鑫他們擡着毛蛋一起去找他的魂魄,畢竟放在醫院很有可能再次不翼而飛。跟着師父走進病房,卻發現之前還躺在牀上的毛蛋,消失了!

我一下子就緊張起來,不過看到在一旁聊天的小穎和劉鑫,稍微放下心來,畢竟有人看着,八成是毛蛋那小子屎尿多,又去廁所了吧,走上前問他們:“你倆別聊了,毛蛋出去多久了?”

“毛蛋不就在···”劉鑫說着指着牀看過去,但話說到一半戛然而止,整個人都愣住了!小穎在邊上也是滿臉驚恐的看着空蕩蕩的牀,喃喃開口:“這··怎麼可能,剛剛··還在··”

“媽的!”我聽了一拳打在牆上,毫無疑問,毛蛋再次不翼而飛了!更重要的是這次是在我們眼皮子底下丟的,根本不存在毛蛋夢遊的可能!我一臉絕望地看着師父,希望他能想辦法救毛蛋,在這麼折騰下去他肯定活不了!

只見師父閉着眼睛,昂着頭似乎在想什麼,過了一會兒睜開眼睛,長長的嘆了口氣,然後朝劉鑫揮了揮手:“快去學校,去晚了就來不及了!”師父這麼說,那證明還有救,我們一夥人慌慌張張的下了樓,坐上車後劉鑫也是相當給力,直接油門踩到底一路紅燈加逆行,完全不顧交通規則,分分鐘趕到了學校。

只是,在我們下樓的一瞬間,樓層水房裏突然走出一個身着雨衣的影子,看着我們的背影消失在醫院;只是,在我們路過學校外面的小石橋的時候,橋墩子下面一個身着雨衣的影子,看着我們離開···

由於此刻已經是深夜,值班的人早就睡了,不得已劉鑫只好將車子停在學校大門外的廣場上,正準備下車的時候,眼尖的小穎突然呀了一聲,然後伸手指着學校門衛室的位置,牙齒不自覺得抖動起來!

衆人全部看過去,紛紛吸了一口冷氣,只見門衛室的門開着,裏面卻是一片漆黑,而門口的位置,站着兩個影子,一個影子身穿雨衣,也就是小胖口中的‘鬼毛蛋’,此刻他背對着我們,正對着警衛室;而在他的身邊,竟然是剛來之前消失的毛蛋!

此刻他正對着我們,大光頭上面的紗布已經被鮮血滲透,在月光的折射下,異常的鮮紅!可能是看到我們的車,他此刻正直勾勾的盯着我們的車,目光呆滯渙散,嘴裏似乎咀嚼着什麼東西,整身散發出一股說不出的詭異,不只是我心理作用還是怎麼回事,我只覺得我看向他的瞬間,他猛然間跟我對視了一下,我從他的眼神裏面讀出了無盡的恨意還有殺氣!

正當我想問下邊上的胖子,看他有沒有看到那種眼神的時候,毛蛋卻突然咯咯一笑,轉身隨同雨衣人一起,進了門衛室。

“看來這是那東西在逼我呀,也罷!我去會會他們!”師父看着毛蛋進屋後,嘴角抽動了幾下,沉聲說道;說完就讓我起身,他下了車;下車後師父一臉慈愛的看着我,似乎想要說什麼,但嘴巴動了動,最終什麼也沒說,只是伸手指了指我的口袋,轉身離開。 第546章

「走開,走開……」有人過去想要幫她穿上衣服,直接就被她給推開了。

嘴裡喊著走開,身體還呈大字形的躺在地上,那姿勢……那叫一個開放啊……

「敗類!」剛才解除婚約的帝族老者怒道,他很慶幸自己說的早,不然帝族都跟著丟臉。

歐陽家族的人們,一個個臉上都火辣辣的,墨九狸的眼神微冷,如果對方只是說她也就算了,還敢說寶寶是野種,真是找死……

不過,墨九狸的眼神看向了對面的帝琛,她剛才沒感知錯的話,還有一股藥味是來自帝琛的,看起來那老頭兒還不錯……

歐陽美琳如同一個笑話般的,躺在地上,歐陽家族的老祖宗對視一眼,其中一人抬手準備將她殺死,這樣的話,也免得她自己受苦,歐陽家族丟臉了……

可是就在他剛想動手時,驚恐的一幕出現在他的眼前,嚇得老者的手遲遲沒有落下,只見歐陽美琳的身體一點點開始枯萎,皮膚瞬間變得褶皺如同百歲老人般,不過瞬間,她的血肉就萎縮的只剩下一副皮包著骨頭了,看起來十分的滲人……

最讓人意外的是,歐陽美琳此刻還是清醒無比的,她張嘴喊啊罵啊沒有聲音,可是自己身體的變化,她卻看的清清楚楚,好像有人牽著她的神識,讓她把自己看清楚一般……

她簡直噁心的想死,從來也沒有見過這麼噁心的人,而這麼噁心的居然是她自己,歐陽美琳到死眼睛都沒有閉上,已經是神魂崩潰,魂飛湮滅了……

瞬間,她的身體化為一灘粉塵,飄散在空氣中,死的不能再死了……

帝琛心裡也是微微驚訝的,他對歐陽美琳動手,是因為她罵自己徒兒的女兒是野種了,只是他的毒沒這麼恐怖的下場啊?看起來那對母女果然在這裡,也不知道那個是她們啊,還真是性格讓人喜歡的丫頭啊……

還沒見面,帝琛已經對墨九狸的印象好了幾分了,加上墨九狸拿出的丹藥,又讓帝琛多了幾分好奇……

別人不知道,但是墨族的人卻是知道的,歐陽美琳死的那麼恐怖和乾淨,定然跟墨九狸脫不了干係……

墨小夜盯著墨蕭逸,可是墨蕭逸愣是沒感覺似的眼觀鼻鼻觀心的,一個字也沒打算說,氣的墨小夜牙疼……

這時,半空中的光幕,也再次出現了文字,上面寫著:「玄氣比試結束,獲勝的人準備接受獎勵!」

光幕上面的文字消失后沒過多久,四個擂台上的人頭頂,落下一個托盤,裡面放著一瓶丹藥,上面的人欣喜的打開藥瓶,服下丹藥……

只有沉香,忘川,和白小天三人拿著藥瓶有些猶豫不決,白小天則是想跟墨小夜一起離開這裡……

而沉香和忘川,剛和墨九狸團聚沒有多久,不想馬上離開!

墨九狸看向沉香和忘川微微一笑,在心裡對兩人說道:「沒事的,只不過是接連晉級,你們兩人就算晉級也不一定能離開的!放心吧……」 看着師父他獨自一人走向漆黑的門衛室,我心裏不由得抽了一下,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看似不大的門衛室此刻暗藏殺機,只是不知道那東西爲什麼會在這裏,同時心裏又有些替那老大爺感到慶幸,幸虧今晚不是他值班,不然豈不危險?

很快師父就走到門口,停了下來,回過頭先是往車子這邊指了指,然後又指了指自己的口袋,最後轉身走進門衛室,原地一下子變得空蕩蕩的,似乎從未有人來過;而此刻的門衛室更像是一個巨大的黑洞,無論是誰進去,都會頃刻間被吞噬··

而我知道師父進去之前扭頭做的那些動作,是給我看的;因爲我口袋裏裝着他給我的小本子,此刻不由好奇起來那上面寫的到底是什麼,會讓師傅一再叮囑我,下意識的把手伸進兜兒裏,就要拿出來;這時突然有一隻手握住了我的手用力的往下摁了摁,擡頭一看是小胖!

剛想開口,卻發現小胖子的眼睛咕嚕嚕的轉來轉去,明顯的再衝我使眼色,我會意,緩緩把手從兜兒裏拿出來然後裝作隨意的躺在座位上的瞬間往前看了看,果然,劉鑫正透過後視鏡往我這裏看!當下我心裏一驚,因爲他雖然在極力的掩飾,可眼睛裏面依舊流露出了貪婪;劉鑫一直想拜我師父爲師,這個師父在醫院已經告訴了我,想到這裏不由得有點心虛,這小子要真的準備搶我這東西,我夠嗆能搶過他··

爲了安全起見,我不再去想那個小本子的事情,轉而看向門衛室,發現那裏跟之前一樣,靜悄悄的,就好像是附近去之後找了個地方睡覺了一樣;等待是最無聊的,而我在這無聊中想到了毛蛋進去前看我那一眼,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本來胖子的手搭在我肩上,他已經快要睡着了,被我這一個寒顫給整醒了,胖子驚醒後第一句話就是:“怎麼了,怎麼了?”

“沒事!”我嘆了口氣,拍了拍胖子,心裏有些心疼;這小子別看胖,但長得細皮嫩肉的顯然是家裏面有錢,當寶貝一樣寵着,自打認識我一來三天兩頭出事,本來這個時候他要麼優哉遊哉的躺着看A·V;要麼就是邊打呼嚕便跟周公女兒約會,哪裏會像現在一樣睡不好吃不好,隨時面臨被髒東西碰上的危險。

本打算讓胖子繼續睡得,可是現在處於神經緊繃的階段,他之前能夠睡着就已經算造化,現在卻睡不着了,並且很精神,搖頭晃腦的問我剛纔怎麼了;這不問還好,一問我腦海裏就又出現毛蛋進去時候那詭異的眼神,就問胖子毛蛋進去的時候發現什麼異常沒有,胖子想了想說沒有,那小子眼睛呆不愣登的,能發現什麼。我點點頭不再說什麼,心想應該是自己對於穎兒這件事上有些對不住毛蛋,所以纔會出現那種感覺吧。

等了能有一個多小時,前面的劉鑫早就睡着了,小穎在經歷了不間斷的小雞啄米以後,也趴在了車上,只剩下我跟胖子倆人在後面抽着煙,但我們都沒說話,可能是因爲心裏緊張不知道說什麼把,又看了一眼門衛室,依舊跟之前一樣一片漆黑,鴉雀無聲!

其實到了現在對我來說似乎,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雖然這裏要比圖書館安全得多,可我心裏就是不停地告訴自己,這裏危險···

等不出結果,慢慢覺得眼皮子開始打架,忍不住打了個哈欠;胖子拿胳膊頂了*說你困了?我點頭說有點吧,胖子舔了舔嘴脣說,我告訴你一件事情吧。不知怎的,他一說完我整個人都變得精神起來,看着他笑了笑說胖子你可真神了,一句話就把我弄的精神了,他也不反駁嘿嘿一笑,然後瞅了瞅前面的小穎說:“你媳婦兒出問題了。”

“啥?”

“是這樣,今天你們去圖書館以後,我們兩個在車裏···”

胖子見我激動,也沒再賣關子,把之前看到的小穎脖子上面長眼睛的事情告訴了我,我聽完猛然想起早在第一次在圖書館三樓抱住小穎的時候,就發現他脖子上的指甲印處往外流血,就知道她中毒,結果到現在如果不是胖子提醒我,恐怕我還想不起來,擔心穎兒的同時我狠狠的在心裏吧自己批評了一頓,顯然自打我救了她以後小穎就對我有了感情,這是我無論怎麼答應毛蛋和她保持距離,都不可抹殺的事實;可是我,距離一個合格的男朋友或者一個合格的,讓她依靠的人,差的還有很多!

當下我深呼了口氣,身子探到前面輕輕拍了下她,小穎睡得很淺,很快就醒了;迷迷糊糊的問我幹嗎,我看了看胖子說你跟小穎換一下座位,我給她看看,胖子點頭拉開車門下了車;小穎雖然不明所以,但還是按我說的做了,坐到後面以後她眨着眼睛問我怎麼了,我卻沒有回答。

因爲此刻,我正目不轉睛的盯着她脖子處的傷口,清楚的看着她脖子上面有一隻眼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心裏一陣痛,因爲那隻鬼眼的速度越快就證明小穎中毒越深,小穎多聰明,一見我這麼看着自己,就知道我發現了她脖子上的祕密,緩緩低下了頭,然後紅着眼睛開口:“浪浪,我··”

“對不起小穎,是我不好,是我不夠關心你!”不知爲何,而時尚且不相信眼淚的我,此刻竟然忍不住落下了眼淚,接着我伸出手輕輕捧住她的臉頰,柔聲開口:“對不起!”

小穎不反抗,任由我捧着她的臉,但眼淚流得更厲害,全部打在我的手上,我心裏一陣絞痛,當下心底突然涌起一股巨大的衝動:我要和小穎在一起,我要保護她!我再也不讓她哭!所以我昂頭往回收了下眼淚,然後因爲剛剛流過眼淚,有些沙啞的開口:“小穎,和我在一起,讓我保護你,好麼?”

她沒有回話···

我楞了一下,之後輕輕捧起她的臉,深情的吻了上去,小穎用自己的迴應,作出了回答。

相擁良久,在前面胖子的乾咳聲中,我不得不鬆開小穎,然後瞅着他說你嗓子裏塞*了還是怎麼,他嘿嘿一笑說你們有時間在恩愛,現在先把正事做了,說完還朝着小穎的脖子怒了努嘴,我說這用得着你說麼還,浪哥媳婦兒必須由浪哥親自照顧,說完我看着小穎開口:“閉上眼睛,可能會有點痛,你痛了就咬住我的胳膊。”說着我把袖子擼起來,把胳膊伸到她嘴巴面前,小穎點頭,並甜甜一笑,這讓我想起來開學的時候小穎見我一次損我一次的樣子,心裏覺得滿滿都是幸福。

雖然心裏很是甜蜜,可等小穎閉上眼睛以後,我卻發了愁,畢竟我沒有吸過屍毒,不知從何下口;想了下決定等小穎睡着,那隻眼睛再出來的時候在說,就讓小穎睡,這孩子也是真的困了,沒過多久就睡着了,慢慢的她脖子處的傷口顏色開始變深,然後從中間開裂,露出了那隻醜陋的眼睛!

而那隻眼睛出來以後,果然如小胖所說,穎兒開始伸手去撓,我開始刻意沒有去管她,眼瞅着小穎的指甲插進眼睛之中,然後那眼睛便開始往外冒血,烏黑的鮮血!

很好發現的是,每當小穎撓一下,脖子上的傷口就會顏色變淺一些,這證明用最往外吸裏面的毒液是有用的,我不再猶豫,兩隻手分別抓住小穎的手,不讓她繼續撓下去,然後將嘴巴放在她傷口位置。

可就在這時,胖子突然發出一聲尖叫,緊接着我便感覺到了一股強烈的陰風襲來! 第547章

聞言,沉香和忘川一想也是,反正他們現在的等級,再晉級,也不會馬上離開的。於是兩人點頭直接服下丹藥……

「沒事,我很快也會去的!」墨小夜看到白小天的猶豫,想了想氣呼呼的說道。

白小天聞言微微一笑,這才服下丹藥,十個人全部服下了丹藥之後,沒過多久,一道道晉級的光芒便亮起了……

頓時四個擂台上面,晉級光芒此起彼伏,煞是好看,墨九狸微微皺著眉頭,雖然丹藥能夠讓人瞬間提升實力和晉級,但是這也太快了吧?還是不只晉級一個等級,這還是丹藥嗎?這都已經趕上現代的激素了吧……

「夫人,你說他們吃的丹藥,到底是什麼煉製的,怎麼會晉級的這麼快呢?」顧琰也在一邊好奇的說道。

帝琛和神醫門的毒長老,兩人也是紛紛皺著眉頭,在他們看來,這些人晉級的也有些快了……

如果說第一和第二兩個擂台上面的老傢伙兒們,服下丹藥晉級的快,還情有可原,畢竟他們都是活了千年的老傢伙兒們,玄氣沉積的多,可是就連沉香還有那些年輕人,也在瞬間晉級了,這就有些讓人匪夷所思了……

墨九狸一直看著沉香和忘川兩人,感知著兩人的情況,如果有什麼危險,就是拼了暴露她也會救他們的……

晉級的光芒,一直沒有停下,眾人都羨慕不已,唯一臉色難看的,就要數神醫門,歐陽家族和落花谷了……

神醫門的人來參加煉丹比試的,而歐陽家族是煉器世家,是來參加煉器比試的,至於落花谷的人,則是因為他們只有一個老祖宗獲勝,想要除掉帝族的人,卻被半路殺出來的墨族給救了,真是鬱悶的想死……

許久,擂台上面的晉級光芒才慢慢停止,擂台上面的人都不敢怠慢,因為頭頂聚集的雲層,和暗了下來的天空,都以為著雷劫要來了……

墨九狸看著漆黑的天幕,瞬間變得烏雲滾滾,或許等會兒小雷來了,她可以問一下小雷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大概一炷香后,大片烏雲聚集在四座擂台上面,直到雷劫落下,墨九狸才發現,這一次來的並非是小雷,墨九狸心裡更加的疑惑了,她記得小雷說過,整個浩天大陸的雷劫,都是它管的,為什麼這次換做別的雷靈了呢?

墨九狸不知道的是,小雷上面也是有管理它的,最近它就被臨時調走了,大概浩天大會結束,它才會回來的,自然不能來落雷劫了……

墨九狸發現這些勒緊,雖然聲音響,威力卻並不大,這也讓她微微放心,這樣的雷劫,別說是沉香和忘川了,所有人都能過……

只不過這樣的雷劫,對於那些老者來說卻並非好事,他們的年紀大,體魄弱,不能被雷劫好好淬鍊,對於他們飛升到上界以後,並沒有什麼好處,修鍊也會慢的……

墨九狸思緒飛轉間,雷劫已經劈了整整半天的時間,眼看著夜幕降臨,雷劫才終於停了下來…… “看我幹啥,關門!”見他無動於衷,我只得再次開口喊道,可喊完以後這小子還是呆呆的看着我,難道···想到這裏我只覺得後背嗖嗖的冒冷汗,胖子分明不是看我,而是看我身後!那身後會是什麼東西呢,正在我猶豫要不要回頭的時候,突然覺得後背一陣冰涼,就像大冬天裏有人拿着雪塊往你脖子裏丟那感覺一樣一樣兒的,我忍不住想要回頭,可是一直不說話的胖子聽大吼一聲:“趴下!”

我聽後跟沒就沒有加以思考的低下了頭,因爲他開口的同一時間我就覺得腦後殺氣襲來,低頭的一瞬間我只覺得一道黑影閃過,再擡頭的時候卻發現那東西已經坐在我的邊上,準確的說不是發現,是感覺!只覺得我身邊一冷,緊接着巨大的壓力向我擠壓過來,截至到現在我還沒有看清這東西的面目,沒等扭頭就看到前面的胖子哭了!他哭着說爲什麼,爲什麼會這樣!

“告訴我,爲什麼!”其實之前我一直沒看清來的是誰,不是我看不到,只是我不願意去看;我怕看到以後會心寒,我怕我看到的,是自己的好兄弟,毛蛋!但胖子的表情以及言語,打破了我的所有幻想,所以我是說完之後,扭得頭。毫無疑問,坐在我邊上的,正是身着雨衣的毛蛋!

在前面睡着的劉鑫已經醒了,本來還挺生氣的嚷嚷着我們喊什麼喊,可是扭頭看到毛蛋以後,不吭聲了,額頭很快留下了汗水!小穎也醒了,雖然她沒有睜眼睛但我知道她醒了,因爲我看到她脖子處的眼睛,消失了!所以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撫摸了下穎兒的臉,實則是在告訴她,有我在你別害怕。

“你們別害怕,我只找··”

“你他媽的回答我!”毛蛋緩緩開口,顯然是想告訴大家他只是找我的麻煩,而此刻我也確定了之前他進門衛室之前,那驚魂一眼不是我心裏所想,而是確實存在的!所以沒等他說完,我就粗暴的打斷了他,我周浪對人對事從來沒有那麼多繁文縟節,有事說事,沒事該幹嘛幹嘛,平生最討厭的就是背叛,但目前,顯然最好的兄弟,背叛了我!

“浪浪,咱們算是光屁股玩兒大的,從小你就總搶我東西,我和你搶過麼?沒有!爲什麼你總搶我的東西,我還把你當兄弟?因爲我覺得我們之間沒有那麼多破事兒,我家稍微有點錢,玩兒的東西多,分給你點沒什麼!可是,從小到大我唯一一次和你搶,就是小穎!”說着他便伸手指向了小穎,眼睛瞬間充血張紅,但我卻能看出,他無情眼神下,也有淚光!所以我沒有說話,只是沉默着看着他;我,曾經的兄弟!

一旦背叛,邊做曾經!

“我也沒想着一定就是我,畢竟蘿蔔青菜各有所愛,穎兒看不上我,我也沒啥說的,畢竟都不是小孩子了!但我要的,就是能夠與你,平等的競爭一次,爲愛競爭!可是我卻發現這裏面根本就沒有平等,當初在圖書館,聽到小穎的尖叫聲,我第一個衝上去,不是爲了證明什麼,只是想救她,可惜我連女鬼樣子都沒看清楚,就被迷惑了!而你後來居上,卻俘獲芳心!你知道那一刻,我心裏什麼感覺嗎?”

“恨我!”聽他說完,我心裏也難受起來,他說的並沒有錯;如果真的要我選,我寧可小穎喜歡的是他!沒想到毛蛋搖搖頭說你錯了浪浪,你一直都不瞭解我,因爲我不愛說話不善表達,你就以爲我死心眼兒,從小就是這樣,可是你忘記了我也是個人,我也會有自己的思維!我他媽的又不是傻子,小穎喜歡你

是她的事,我喜歡她是我的事情,這怪不得你,也怪不得她。所以那天我送小穎的時候就表白了,結果小穎說喜歡你,當時說真的我這心裏既難受又開心,你肯定不信我!但我真的替你開心,畢竟你這麼多年沒高過對象,可回去的時候你竟然說以後和小穎保持距離,當時我挺感動,也暗自給自己加油,準備一直追下去!

“這些話,你早該說!”此刻,我已經淚流滿面,面前的毛蛋無疑是鬼,師父卻還在裏面,那迎接他的會是什麼,我不知道!所以我也不知道,毛蛋還能不能活下去!心裏濃濃的全是愧疚,他說的沒錯,悶葫蘆的性格只不過是我們給他下的定義,但他真的就是個悶葫蘆麼?

“我就沒想過要說!兄弟一場,小時候我忍了那麼多年,現在大學我在忍幾年怎麼了?我願意!但是,你不該在我躺在醫院的時候,給小穎打那個電話!你他媽的那個電話,打掉了我僅有的尊嚴!”說着這裏毛蛋的聲音已經近乎瘋狂,他猛的擡手,一下子抽在我臉上!其實我可以躲開,但我沒有躲!

打完我之後他的手再次舉了起來,但遲遲沒有下的來手,冷冷的開口:“你爲什麼不躲?”

“對不起,兄弟!”我沒回答他,伸手在他剛剛打過我的臉上,又狠狠來了一下!打完以後我長的眼睛看着車頂,淚水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白天,小穎和劉鑫送毛蛋去醫院之後,將情況告訴了我;我和胖子在宿舍擔心毛蛋,但是又去不了,只能在心裏擔心,發愁。後來我想了想,毛蛋這次又是因爲穎兒受了重傷,這個時候應該讓小穎多陪陪他,就掏出手機撥了小穎的號,但電話還沒有打通,胖子就搶走我的手機,掛斷電話。

“咋了?”

“你打電話幹啥?”胖子斜眼兒看着我,似乎很緊張的問道。我說這小毛蛋爲了小穎差點光榮了,小穎不應該好好陪陪他麼,我怕這小妮子不知道,先跟他打個招呼。

“這個電話,該打!但,你不能打!”小胖一針見血的說道;我當時雖然明白了小胖的意思但一來呢是害怕小胖打電話穎兒不聽,還有就是我有點私心,想要和小穎說說話···

沒想到我和小穎談話的內容,被毛蛋聽進耳朵裏去了!

“兄弟,就算浪浪錯了,你打他罵他都行,爲什麼把自己變成這個樣子!”胖子在前面眼淚也是刷刷的往下流,他不止一次救過毛蛋的命,卻沒想到他還是死了,心裏自然難過!

“一失足,成千古恨吶!罷了,本來我以爲我能夠下狠心殺了你,可我即便做了鬼,也不忍心!罷了,你好好對小穎,我做我的孤魂野鬼!”說完毛蛋就要離開,此刻一直躺在我懷裏的穎兒動了,她猛然伸手,抓住了毛蛋的胳膊。

“小穎,你···我···”

即便做了鬼,毛蛋還是如此的靦腆,如此的侷促不安。

“你可不可以,做我哥哥!雖然我們今生無緣相愛,可我仍不想放棄這麼在乎我的一個人,好麼?”

毛蛋明顯的愣了一下,之後失落的搖了搖頭!

“爲什麼?”小穎哭着問道,就連前面的劉鑫,此刻也爲之動容,輕輕擦了下眼淚!

“呵呵,這就是命!”毛蛋流着眼淚喊了小穎一聲妹妹,頓了一下開口:“給你們聽聽我的故事吧。”

早在小穎和劉鑫第一次去醫院,也就是送毛蛋進醫院的時候,就被一個人盯上了;他悄悄的跟在了後面,並躲在了水房內,直到小穎和劉鑫離開以後,他意識到機會來了,便從自己的養鬼葫蘆中放出了小鬼,也就是當初我們宿舍給我遞煙的那隻小鬼!

當時毛蛋剛剛睡着,就覺得眼前一亮,緊接着眼前就出現了一個同齡人(因爲這小鬼只有在第一天晚上露過面,但當是毛蛋還沒來學校,所以毛蛋並不認識他!),正對着自己笑。但毛蛋當時剛剛聽完我和小穎的電話,心裏煩躁躁的,對我又氣又恨!根本就沒心情和他交流,勉強回了個笑容就不再說話。

“你恨不恨周浪,我能夠幫你追到蘇小穎,你需不需要我幫助你?”同齡人悠悠的開口。

“你說什麼?”毛蛋猛然間來了興趣···

他說完後的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沉默不語!如果不是我的失誤,他也不會因爲一時生氣而跟小鬼達成協議,同意讓小鬼上他的身!那樣他也不會丟到三魂七魄,無法回到自己的體內,更不會被那惡人操縱!

“你也別有心理負擔!這就是我的命,現在我想得可開了!”毛蛋閃着淚花笑道。

這就是我兄弟,永遠的兄弟!自己即將陷入萬劫不復,卻還在安慰親手送他至此境地的我···

“所以,你就決定甘心的做一隻孤魂野鬼?”突然,師父出現在車外,笑呵呵的問道,他的手裏拎着的,赫然是門衛大爺網醫院送飯的保溫桶。

“師父,您回來了!拎個飯桶做什麼?”我驚喜的喊道。

“飯桶?屁的飯桶!這也是養鬼葫蘆,被那龜兒子做成飯桶的模樣,害老子一頓好找···”

“什麼?”師父的話已經很明白了,門衛大爺就是那幕後人,可是爲什麼呢?

“噗··”回答我的,是師父的一口鮮血! 第548章

四個擂台完好無損,只是在雷劫時微微晃動了幾下,但是一點裂痕都沒有……

此刻,四個擂台上,每一個擂台上面都躺著三個漆黑的屍體……

不多時,十二個人微微動了動,紛紛站起神來,十二個人竟然全部成功度過雷劫,這讓他們十分的開心……

沉香打出一道水屬性的屏障,隔絕眾人的視線,兩人快速的換了衣服,其餘人也見狀,也紛紛學著他們,很快十二個人又恢復了剛才的俊逸模樣……

這時,半空中的光幕中再次出現文字:「所有渡過雷劫的修鍊者,一炷香后飛升離開,下一輪比試煉器比試!」

眾人都羨慕的看著擂台上的十二個人,沉香和忘川縱身跳下擂台,來到了墨九狸的面前……

「主子,我們不想離開!」沉香有些鬱悶的說道。

他們也沒有想到,等級竟然直接飆升到底,他們也要跟著離開……

墨九狸聞言沒有說話,只是不著痕迹的開始為沉香和忘川檢查了一遍身體,只是卻什麼都沒有發現……

墨九狸有些不信邪的,看著沉香說道:「放鬆,不要抵抗我,我看看你們的體內!」

沉香聞言點頭,任由墨九狸的神識進入沉香的體內,墨九狸的神識一點點查看沉香的丹田,果然在他丹田的最深處,發現一個肉眼幾乎看不到的黑點,但是卻沒有辦法馬上幫他取出來,雖然那黑點暫時看著沒有危險,但是墨九狸總覺得那東西不會是什麼好的……

接著,墨九狸的神識又進入忘川的體內,結果一樣,在忘川的丹田深處,也存在著一顆肉眼幾乎無法看到的黑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