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魂石被摳了下來,丟入到空間戒指當中,但是緊接著,韓飛身後卻涌動過來一陣恐怖的能量波動。

「泣血鬼爪!」

「快逃,你不是那老東西的對手!」杜克大叫道。

韓飛沒有遲疑,身體向下方一衝,進入了鐵旗獸沖開的裂縫當中,因為頭頂的逃生路線完全被唐青龍封住了。

身後,唐青龍雙眼血紅,咆哮著,緊追不捨,簡直像瘋了一樣。

一衝入到裂縫當中,韓飛立刻確認一個方向,也是半步不留的飛馳起來,這裡面居然有著像迷宮一樣的通道,四通八達。

嘭!嘭!

身後不斷傳來爆炸聲,一切被波及到的礁石,都被唐青龍掌力震碎,他後悔小瞧了這隻小蝦米,居然在最關鍵的時刻拿走了鎮魂石。

「畜生,放下手裡面的鎮魂石,也許你還有一線生機!」

韓飛把速度提升到了極限,頭也不回地回應道:「鬼才信你的話呢,有本事追到我再說!」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104章禁地

在說話的時候,時不時還釋放出一陣陣閃電,對著後方轟擊,這更是減緩了唐青龍的速度,氣的他咬牙切齒,不斷怒吼。

大約飛馳了半個時辰,前方出現一片白茫茫的水域,還不時傳遞過來陣陣冰冷的氣息,那種寒冷是刺入骨髓的。

「媽的,這老小子怎麼那麼難纏!」

韓飛激發體內烈火神通之力,抵禦寒冷,眼見無路可走,也就一頭扎了進去,頓時鋪天蓋地的寒意從四面八方涌動過來。

嘶……

武者足以抵禦寒冬酷暑,但是那是限於正常的天氣現象,如果是那些蘊含天地之力的寒冷,那就另當別論了。

總裁的獨寵嬌女 ,就倒吸一口涼氣,儘管烈火神通牢牢護住心脈,全身要害,但還是有不少寒冷的力量侵入身體。

「該死,居然沖入到冰水域,你這是自己找死,要是再不出來,我就等著在湖面上給你收屍了……」

「大膽狂徒,這裡是青霞門禁地,誰敢擅闖,必死無疑,如果乖乖交出鎮魂石,還有一條活路,我可以裝作不知道……」

韓飛本以為這老小子會追進來,哪裡知道對方竟然只是在外面叫罵,這讓他心猛地一沉,沒有繼續向前行進。

但他懶得搭理在外面咆哮的唐青龍,只是小心翼翼地觀察周圍。

「看來這老小子也怕門規,沒有敢進來,但是,怎麼才能離開這裡呢?」

既然是禁地,那就表示任何青霞門弟子都不可能會進來,表面上看是最危險的,其實應該算最安全的,起碼暫時是的。

「青霞門禁地?我怎麼沒聽說過有這個地方!難道是近幾年才有的?」本以為從杜克這傢伙身上可以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但是,他居然也對冰水域表現出一無所知。

「這下麻煩了,只能等著老傢伙失去耐心,主動離開后,我們再走了,但是從目前來看,他肯定是要召集青霞門弟子,把水面還有入口都給守住。」韓飛搖了搖頭,故作無奈的樣子:「我看,進入這裡不是凍死,就是被困個十年八年了……」

「那倒未必,不如往前探索看看,說不定會找到其他出口,總比坐以待斃好。」杜克建議道。

「早知道你會這麼說,不過,現在看來也只能這樣了。」韓飛也不著急,不急不緩向前走,鎮定地道:「你確定沒聽說過青霞門禁地?」

「我沒有騙你,你死了對我有什麼好處?」杜克壓了壓心頭的怒火,耐著性子解釋道,他沒想到這小子那麼精明小心。

「隨便問問,別生氣啊。」

韓飛擺了擺手手,就在這時候,前方出現一個水晶檯子,高約五六米,寬四五米,周圍堆積了大量晶石,圍成一個圓形。

「這是怎麼回事?」

他忽然感覺到這裡似乎有些不同尋常之處,皺著眉頭觀察一下水晶檯子后,飛身站了上去。

這一看不要緊,水晶檯子上,有一塊固體的透明水晶,長方形,其中居然躺著一個貌美如仙子的女子,一身潔白的衣裙,如瀑的黑髮自然地散開,美麗出塵,就像是誤落凡塵的仙子一般。

女子表情非常甜美,看上去只是睡著了一般。

「居然有人!」韓飛有些意外,下意識後退幾步,以保持一個安全距離。

但是,很快他有恢復了平靜,因為他感覺不到一絲的精元波動,那女子好像是被某種力量禁錮了。

「生命氣息還在,這說明她還活著,居然會有人把這麼漂亮的女子困在這,太有趣了……」

杜克的話,有些讓人想入非非。

韓飛向前踏出一步,仔細端詳了一下,努力從女子穿著或者配飾上找尋出可以確認她身份的東西,但是最終一無所獲。

哧哧!

就在他手試圖觸碰固體水晶的時候,一道道冰棱忽然凝形出來,將他阻擋住了!

「小心,這是玄冰神通的力量!」杜克第一時間發出警戒。

「玄冰神通?這就對了,難怪周圍都是冰冷無比。」好在韓飛被一道道火焰力量包裹著,這些冰棱在遇到火焰的時候,都被消融了。

這是一種可以御動寒冰力量的神通,憑空形成一道道玄冰,成為見血封喉的利器,甚至冰凍住一切,這是一種所有冰系神通裡面最厲害的一種。

「能夠製造出這樣強大一片域場,形成冰水域的強者,絕對是非常恐怖的,被困在水晶當中那個女子應該也不是簡單的角色,我們還是別自找麻煩,儘快離開這裡吧。」

「你說得也有些道理,反正我們跟這女子素不相識,而且不知道她因為什麼原因被困,但可以肯定的是,這裡肯定是青霞門的人搞出來的,不給他們造成一點麻煩,似乎有些可惜啊。」

韓飛摸了摸下巴,從進入到青霞門的勢力範圍開始,他就對那些人印象非常差,再者對方不擇手段,表面上稱為仙門,暗地裡卻做出各種卑劣的行徑,還跟萬勝樓這樣的殺手組織有千絲萬縷的聯繫,這很難讓人引起好感。

「是不是青霞門的高手貪圖人家美貌,求婚不成,最後劫色,把人藏在這裡呢?如果我把這人帶出去,然後把這醜事公布天下,不知道青霞門那些德高望重的長老臉色會怎麼樣?」

「那你也活不成了,走吧!」杜克催促道。

「好吧。」

韓飛聳了聳肩肩膀,就在轉身之際,身上的諸天星辰居然在發出一陣陣璀璨的光輝。

但是他根本就沒有去催動這件法寶,一道道星辰之力卻從無盡遙遠的星空激射過來,彙集在諸天星辰周圍。

咻咻!咻咻!

幾百道星辰之光閃動,在水中形成了長虹一般的軌跡,照亮大片水域,一種溫暖,強盛的力量在不斷壯大。

噼里啪啦!

星辰之力宛如一條條真龍在擺尾,在水中穿梭來回,原本平靜的水域,陷入到一片狂濤當中!

「你做了什麼!」杜克喝道!

「天知道,我根本就沒有御動諸天星辰,這一切都是它自主發動的!」韓飛確實沒有任何動作,雖然心裏面有不少想法。

「王級法寶已經有了初步的意識,難道是它感應到了什麼?離開這裡,感快!那片冰水域的構造者如果還活著,肯定會感應到這裡的變化的。」

話音剛落,一顆顆水缸大小的星辰從天降落,對著水晶檯子狂轟濫炸起來。

爆炸產生的巨浪,把人向外圍推拒出去,大江翻湧,山呼海嘯,洶湧澎湃的勁氣向著四面八方擴散,方圓幾百米都能感覺到湖底的震動。

轟!轟!

韓飛也被浪濤卷翻了出去幾十米遠,好在沒有受傷。


這裡每一寸水域都遭到星辰之力的轟擊,就像是流星雨一般,那種破壞力超乎了想象,他確認,就算是自己全力出手,駕馭諸天星辰,也不可能造成這樣的破壞力。

很快,這場能量風暴歸於平靜,周圍出現很多坑坑窪窪,水晶檯子顯現出一道道裂紋,就像是被鎚子敲打過的鏡子。

「咔嚓咔嚓!」

檯子在碎裂的聲音非常清脆,與此同時,檯子上那塊固體水晶,也在裂開,上面一股股禁錮玄冰之力似乎在阻止碎裂,但是已經微乎其微了。

轟!

終於,檯子徹底崩塌,那塊固體水晶灰分湮滅,那名女子也脫穎而出,徹底脫困,曼妙的身姿在水中翩翩舞動著,臉色卻有些慘白。

創始靈主 快帶我離開這裡,否則你我都很難活下去!」

她一頭栽向韓飛,用無比虛弱的口吻道。

「啊?」

韓飛一陣啞然,前一刻還在被人追殺,逃到一個不知名的危險區域,現在連身上的法寶也發生異變,居然搞出那麼大動靜,最後又冒出一個絕色女子,撲倒在懷裡面。

這變故實在有些讓人難以接受啊。

「再不走,真的就沒機會了,你相信我,一路向左就是出口!」

看到對方沒有動作,女子焦急起來,催促道。

女子如蘭四麝的香味飛逸出來,讓人有些心猿意馬。

「走!」韓飛知道她應該不是在信口胡言,很有可能她知道製造這片水域的主人會很快追過來。

他抱起女子全力向著外面逃去。

沒多久,身後傳來一陣陣恐怖的波動,之前所在的水域發生崩塌,滅世一般的氣息傳遞過來,應該是有人在那裡出現了。

「再快一點,那人的神識真在搜索整個天水湖……」女子語速很慢,聲音也很輕。

「抱著一個人在水裡面飛奔,我已經儘力了,如果只是一個人的話,速度會更快!」韓飛淡淡地道。

這口吻帶著一點威脅,還有一絲戲謔。

女子狠狠地剜了對方一眼,從空間戒指當中拿出一瓶藥粉,撒在了水裡面。

在藥粉的力量作用之下,方圓幾十百里都陷入一片混沌,韓飛感覺自己神識受到了很大影響,無法憑藉精神力辨別方位。

「別慌,根據我的指示前進,別猶豫,這東西只能幫助我們爭取半小時的時間!現在往右!」女子輕聲道。

「往右,然後呢?」韓飛問道。

「少啰嗦,在沒有得到我新的指令之前,你只管往前沖!」女子語氣冰冷地呵斥道。


韓飛皺了皺眉,本來想一把將她扔出去,然後一走了之,但是想了想,既然禍已經闖了,單靠自己一個人是不可能逃走的,現在周圍都陷入混沌,神識暫時失效,想安全離開,還得靠這人!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105章絕世仙顏

韓飛咬了咬牙,身後噴出一道道氣流,在水中留下一道道軌跡,不斷向前。

「還好那傢伙沒能確定我們的位置,只能大海撈針一樣搜索,不然情況肯定非常危險。」

一路飛馳,又是連續三個時辰過去了,遠處居然出現一抹刺眼的光芒。

「是出口!」

「嘩啦啦!」

宛如一支利箭一般,迅捷無比地冒出水面,韓飛揚天低嘯一聲,沒有做任何的停留,而是直接向著陸地飛去。

「安全了!」

又是飛行了一段很長的距離,他終於來到一片山脈當中,這裡人極罕見,非常偏僻。

「你可以放下我了!」女子淡淡地道。

「我知道!」

韓飛鬆開對方那緊貼在身上的柔軟身軀,開始盤坐在地上,也默默補充起精元來。

這種飛行強度,要是換做其他人,那肯定是吃不消的。

「這女人很強,但是她的力量似乎流失了,應該是在被困住的那些歲月當中消耗掉了。」杜克沉聲道。

「你也看出來了?」韓飛把心神沉入到符籙當中,跟對方交流,一面卻是在吸收天地靈氣:「剛才那名神秘的絕世高手在用神識搜索的時候,她一點都沒受到影響,而我卻感覺到內心顫慄,這一點就很能說明問題。」

兩人休息了一段時間,女子又吞下好幾顆丹藥,其中居然還有還多王級上品的,她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終於,她慢慢睜開眼睛,一臉鎮靜地道:「不好意思,把你也卷進來了,你身上的那件法寶叫諸天星辰對吧?」

「你知道?」韓飛皺眉。

「我剛才借用了一下,說起來,也只有星辰之力能夠跟我生出感應,把我從困境中解脫出來,說吧,你想要什麼報酬?」女子語氣淡然,一直都是一副桀驁不馴,處變不驚的態勢,那感覺就好像是她救了別人,而不是別人救了她。

「額,我可以走了嗎?」

「什麼?」女子黛眉一蹙,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的意思是,我還有別的要緊事要做,所以要離開這裡,至於你說的報酬,給不給都沒關係。」

「你這人很有趣,別人遇到這樣的事情,肯定會趁機大賺一筆,但是你似乎並不感興趣,沒關係,如果你知道我的身份,也許就不會這麼想了……」女子輕輕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上身裙子的胸口開的略低,將她飽滿的一片白皙露了出來,讓人看得心馳目眩。

但是,韓飛卻直接打斷了她的話:「不好意思,你說的這些都不是我所關心的,我真有要緊事,先走一步。」

「我叫莫驚鴻,是星雲閣的一名真傳弟子,能夠見到我而不動心的男人,我還是頭一回看到,難道你就這麼狠心,丟下我一個弱女子在這裡,我的仇家可就在附近啊……」莫驚鴻充滿魅惑的聲音,其中帶著一種靈魂力量,一個字一個字地滴進人的內心,不斷流轉。

這世上居然有這樣的女子,單單是用眼神看著你,就能夠讓人陷入沉淪當中,如果不是韓飛心志堅定,而且擁有各種神通護體,怕真的要被蠱惑了。

好在韓飛在感覺到這股靈魂力量的時候,立刻運轉神識抵禦,這才沒有被那聲音誘惑住。

莫驚鴻的聲音很小,很輕柔,卻能夠像漣漪,隨著她嘴唇,眼神,任何一個細小的動作,向著四面八方傳播出去,尤其是那一汪含情脈脈的眼睛,誰要是看上一眼,足以被勾進去,完全臣服。

「真傳弟子?」韓飛臉上輕鬆,內心卻是大吃一驚,堂堂真傳弟子居然會淪落到這步田地,那絕對是一種高高在上,足以讓眾生仰望的存在。

「怎麼,你不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