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離不敢動手有兩點,這個小女孩的力量和速度,鍾離是比不過的,不過魅想要傷到鍾離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其次,鍾離發現了地上燃燒著黑色的火焰,這種黑色的火焰鍾離曾經聽說過,據說這種火焰一旦沾到身上就永遠不會滅掉,除非那個人被燒成灰燼!

難道說是涅槃符印?

鍾離能想到的只有這樣了,不過如果裂隙這裡有涅槃符印的主人的話,自己肯定要不出意外地去鍾馗的身邊然後把這一切告訴給他,如果鍾馗得到了涅槃符印的話,他對裂隙的掌控就會更深一步!

來裂隙的人大多都是為了滅世符印,現在除了明珠的反噬符印之外竟然還有另一枚太古符印!對於明珠,鍾馗是不願意動手的,這一點鐘離也知道,不過如果這裡有了第二枚太古符印的話,鍾馗肯定不會無動於衷。

「竟然擁有著七夕至尊的實力?」彥兒不禁驚呼一聲,話引起了所有人的主意,在他們的眼中,鍾離的實力只有三夕至尊,可是為什麼彥兒說他是七夕至尊的實力呢?難道說是無離符印讓彥兒覺察到了鍾離隱藏的實力?

池七有些猶豫,以自己這些人的實力,想要打敗他確實不容易,主要的戰鬥力就全靠魅、聶冉和她了,不過那麼大的等級差距,池七一點把握都沒有。


不過池七很清楚自己來這裡是什麼理由。

池七覺得自己一定要有所作為,夜左就是因為自己判斷失誤而死的,如果不是自己猶豫了讓夜左不對鍾離動手的話,或許現在夜左已經將鍾離殺死了!夜左不應該死啊!

池七怎麼都不敢相信夜左那樣的男人竟然會死,她大概覺得夜左可能是這個世界最不可能死的人了。

「涅槃!」

池七說著便召喚出了涅槃符印,紅黑色的涅槃複印被召喚了出來,當涅槃符印被召喚出來的那一刻,整個世界都暗了下去,周圍的溫度迅速地升高著,在周圍的那些旗子上還有易燃的東西上全都燃燒起了黑色的火焰。

「看來你們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

鍾離咬了咬牙,雖然不想和這些人對抗,但是現在看來自己不得不上了,這場戰鬥對於鍾離來說最差的打算只是受一點傷,對方雖然人多,而且能力奇怪,但是鍾離絲毫都不畏懼他們。

當鍾離發現自己的實力被看穿的時候,鍾離就已經打算動手了!

「唰!」

在鍾離的身上,忽然覆蓋上了一層紫黑色的鎧甲,這層鎧甲閃爍著光芒,看起來確實是一個不錯的東西,不過對於這樣奇怪的鎧甲,池七還是第一次見到。

「喝!」魅攥著拳頭一拳打向鍾離。

「等等!先別過去!」

池七沖著魅喊道,這樣不明清白的攻擊很容易吃虧。

不過池七的話說出口的時候已經晚了,魅的速度非常快,幾乎是在眨眼的時間就來到了鍾離的面前,魅的小拳頭上微微閃出一道紫色的光芒,她沖著鍾離的胸口狠狠地打了過去,一點餘力都沒有留。

「你以為我還會被你打到第二次嗎?」鍾離冷哼了一聲,他同樣攥起拳頭,沖著魅的拳頭打了過去。

「轟!!!」


周圍的地面迅速地塌陷,而身邊的傳送陣則被一個金色的魔法陣保護著,在這巨大的爆炸中並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

「得手了嗎?」

池七眯著眼睛看著一旁的滾滾的煙塵,等到煙霧退去的時候,池七發現魅並沒有傷到鍾離而是被鍾離抓住了拳頭掉在了空中。

鍾離的嘴角揚起一絲冷笑,他握著魅的拳頭用力地把魅甩了出去,魅那嬌小的身體根本經不起這樣強悍的力量,她就像一個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重重地砸在了遠處的一個拍賣場里,那個拍賣場瞬間化為一堆碎石。

如果夜左看到魅被別人這樣打的話,夜左肯定會發狂的!

夜左還沒有見過魅被別人打成這樣,可是現在夜左到底在哪裡呢? 夜左不知道自己經歷了什麼,當夜左睜開眼睛的時候,在他的周圍已經空蕩蕩的了,無論是冰落、冥皇還是冥帝,他們都已經消失了蹤影。感知了一下自己的生命力,夜左發現自己並沒有死。

可是那就奇怪了,冥帝為什麼不把夜左殺死?難道說冥帝是想故意留自己一條命然後等著以後再把自己殺死?夜左想了想感覺不太可能,畢竟冥帝也應該知道夜左是這裡唯一特殊的存在,這個世界的歷史的一切都會按著空靈浮雲的主人,冥帝的意願進行著,但是唯有夜左的存在才會影響到冥帝統治的這個世界。

不管怎麼說,自己活下來的確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夜左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在緊急關頭會用自己的生命換取魅的安全,這種事情如果是以往的夜左的話,他根本不可能去做,這樣的事情夜左是不屑一顧的。

不知道魅怎麼樣了。

夜左站起身來發現自己的身上一點傷痕都沒有,而夜左清晰地記得冥帝曾經用匕首兩次刺穿自己的身體,可是低下頭看看自己的胸口,發現自己的胸口完好無損,除了衣服的前後破出了兩個窟窿。

這就奇怪了。

夜左絕對不相信自己的恢復能力有那麼強!這肯定是發生了什麼!

可是仔細想了想,夜左並不會感覺是自己身上什麼特殊的能力能保護自己,不過既然冥帝離開了沒有殺死自己,這一切對夜左來說都是萬幸了,夜左打算先回去客棧去找魅他們,畢竟魅不能沒有夜左。

離開了那麼長的一段時間還讓魅看到了自己那麼狼狽的樣子,夜左覺得魅一定認為他已經死了,如果不儘快回去的話,魅說不準會辦出什麼事情。


夜左不希望魅傷心。

想到這裡夜左情不自禁加快了腳下的步伐,可惜烏鴉已經回去了,那麼長的一段路夜左還得走上一段時間,這一路上夜左一直在想冥帝為什麼不殺自己的理由,不知不覺,遙遠的路程已經過去一半了。

而與此同時,第二層傳送陣已經亂成了一團!

鍾離一拳打碎了聶冉用冰河符印召喚出的冰霜,然後另一隻手輕輕一抬便架起了任澤羽任氏血脈的力量,金色的巨人體型雖然龐大,但是在鍾離的招架下他根本無法對鍾離造成任何的傷害!

任澤羽已經使出了全力,可是再看看鐘離,他就和沒事人一樣,似乎擋下任澤羽的攻擊就和隨便一抬手就能擋下似的。

「有破綻!」

佳明繞到鍾離的身後,在他的左手和右手上分別凝聚著一股靈氣和一股冥氣,佳明把兩股力量強行融合在了一起,象徵著世界兩個相反的力量融合在一起,這團混合的靈氣和冥氣顯得格外狂暴。

「唰!」

佳明把靈氣和冥氣聚集在掌心然後沖著鍾離的後背便拍了過去,鍾離用眼睛的餘角看了眼佳明不禁冷笑了一聲,還沒等佳明的掌法襲到他的背後,鍾離猛地一轉身,一擊重踢便踢在了佳明的小腹上!

佳明感覺自己的腸胃在抽搐,喉嚨一甜,一口鮮血便噴了出來,他的身體轟的一聲砸進了身後的城主殿,巨大的城主殿為之一震!

「不行,這樣下去的話我們遲早會敗下陣來的!我們雖然人多,但是我們的實力根本無法打敗他,要不我們撤退吧!」聶冉對池七提醒道,他知道池七的心理,其實聶冉也很想為夜左報仇,儘快地擊敗鍾馗然後得知滅世符印的消息,只有這樣才能擊敗冥帝!

可是心急往往是沒有用的,如果這樣下去的話,所有的人都會葬身於此的!

「難道我們就只有這樣的實力?」池七的眼睛迷離的了一下不過很快恢復了理智:「不行!我們荒野殿從未怕過誰,不戰鬥到最後一刻就要逃走,難道說我們要別讓看我們的笑話嗎?在堅持一會,堅持一會就好了!」

池七一邊說著一邊幫魅治療著傷勢,魅剛剛來回地和鍾離大戰了十幾個回合,而這裡能和鍾離近身對決的人也只有魅一個!雖然魅傷到了鍾離幾次,但是畢竟鍾離的身上有一層神秘的鎧甲,而魅身上一點保護都沒有,只是幾件簡單的皮製短衣,即使是兩人互打對方一拳也好,魅總是那個受傷最嚴重的!

「拜託這個世界還沒有人知道什麼是荒野殿好不好!」聶冉無奈地開了一個玩笑,池七怎麼說也是荒野殿的最高首腦,池七的話非常絕對,在荒野殿沒有人不聽她的話。這也是聶冉唯一想不明白的一件事,按照荒野殿的排名,身為八荒野主的自己明明身份要比池七高才對,為什麼無論是他也好還是九荒野主也好,所有的人都那麼順從池七呢?

雖然你那麼說,但是我們的實力可是有限的啊!

聶冉心裡很鬱悶,他不明白為什麼池七那麼堅持,不過既然池七下命令了,聶冉也不得不硬著頭皮上了!

「破曉!」

一層白色的光芒一閃,聶冉的身上覆蓋上了一層銀白色的光芒,在聶冉的右手,一把殘刃便凝了出來,這把殘刃畢竟是一件神器,雖然有所破損,但是打破鍾離身上的那件鎧甲應該是可以的吧!

「嗖!」

聶冉的速度非常快,他的速度現在已經無限的接近於魅了,不過可惜的是聶冉的力量並不及魅的十分之一,魅那恐怖的力量聶冉至今還沒有發現一個人能匹敵!

「哼哼,原來還有這種身法,原來你一開始就隱藏了自己的實力!」鍾離好像來了興趣,不過在鍾離的眼中這一切都一樣,他們無論再怎麼變換招式,他們的實力在鍾離的眼中還是不入流。

就像是一隻野兔在獅子面前,無論它怎麼踢腿,怎麼迂迴,兔子的攻擊總是傷不到獅子的!

「啪!」

鍾離感受著聶冉的氣息,忽然他往前猛地一聲手,聶冉的腳步便被鍾離阻攔了下來,如果不是聶冉停下地及時的話,他的身體一旦撞到鍾離的手臂上,那麼快速的運動撞在他的手臂上就和撞在刀子上沒什麼區別!

可是聶冉想不明白的是鍾離為什麼能預判到自己會來這裡,難道說他的戰鬥經驗比自己還多?!


「小孩子的躲貓貓就不要再玩了吧,很可惜的是你連拖延時間的機會都沒有!」鍾離把一股裂隙的氣息融入到他的鎧甲中,在他的鎧甲上張開了無數個肉眼看不到的小細孔,聶冉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忽然感覺自己的身體一陣劇痛,緊接著無數的血窟窿出現在了聶冉的身上流淌著鮮紅的鮮血。

「難道說是這個鎧甲的能力?」聶冉感覺自己的身體襲來一陣虛脫感,那些刺痛的感覺很多來自於身上的經脈,看樣子鍾離使用辦法把自己身上的經脈全都封住了!

聶冉身上破曉的力量慢慢退去,他軟綿綿的倒在了地上。

鍾離猛地一踢聶冉的身體,聶冉唰地一聲便滑出去了幾百米,撞擊在遠處的路燈上。

「你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怪物……」

任澤羽從沒有見過實力那麼強的人,在他的概念里,這個鐘離就和冥帝一樣高的根本觸及不到。

難道自己真的那麼弱嗎?難道自己身為任氏血脈唯一的傳人,只有這樣的實力嗎?

「可惡啊!」

任澤羽想要用盡全力去攻擊鐘離,可是鍾離的手臂就像是固定在那裡一樣,無論任澤羽怎麼用力他都無法撼動鍾離一絲一毫!

「如果主人在這裡的話……」彥兒從來沒有見過那麼慘烈的場面,一般來說這樣的場面只會出現在夜左的身上。

「是時候該結束這場鬧劇了!」

鍾離說著一腳將任澤羽踢飛,他沒有立即要了聶冉等人的命的意思,他覺得那麼多人忽然來進攻城主殿肯定是受人指使的,他想慢慢地問出到底是誰讓他們來的。

「你!」鍾離慢悠悠地走到彥兒的面前,他一隻覺得這個女孩很奇怪,明明沒有什麼能力卻跟著這些人一起來討伐城主殿,他覺得這個女孩一定有什麼神奇的地方,就如那個小蘿莉一樣,別看身子小,戰鬥力確是最強的一個!


「主人你在哪啊……」

彥兒嚇得坐在了地上,她知道自己根本沒有能力傷到鍾離一絲一毫,她現在甚至都不敢相信夜左已經死了,她是多麼希望夜左現在能站在自己的身前保護自己。

無論對手多麼強大,夜左總是會有辦法的!

「拜託…….拜託…….希望這一切都只是一場夢,夜城主一定會過來就我們的……」彥兒絕望的流下一滴淚水,她不敢相信這一切都那麼簡單地結束了。

「別說了,夜左是不會回來了!」

池七咬著銀齒說道,她沒想到夜左不在這裡她下的決定竟然那麼不靠譜,她本想自己至少是死在討伐鍾馗的路上,可是沒想到自己連鍾馗的一個手下都沒有打敗!

難道這一切都完了嗎?

池七看著懷中還沒有蘇醒的魅,憂傷地嘆了一口氣。

「恕我直言,就晚來那麼一小會就給我捅出那麼大的婁子出來。」

一個散漫的聲音傳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城主殿的頂層,在城主殿高大的屋頂,一個妖異的男人無趣地看著下面發生的一切。

「夜左……」

池七看到夜左的身影便鬆了一口氣,一股壓抑已久的淚水流了下來。

他,果然沒死! 「恕我直言,晚來那麼一小會就給我捅出那麼大的婁子出來。」

夜左在城主殿上觀察著鍾離,他發現鍾離的氣息已經和之前自己感受到的不一樣了,現在感受了一下鍾離的氣息,夜左發現鍾離竟有著七夕至尊巔峰的實力!

夜左輕輕地從城主殿上跳了下來,安然的看著聶冉、佳明還有任澤羽,他們雖然被打昏過去了,但是生死並無大礙,大概是鍾離想留他們一條命然後全部活捉,等這件事過去之後帶到第三層層主殿慢慢審問。

「你就是背後的指使者嗎?」

鍾離同樣觀察著夜左的實力,可是讓鍾離感到意外的是眼前的這個男子實力竟然還不如那個小女孩的實力高,難道說是隱藏了實力?

鍾離不敢輕易定奪,不過看這些人的表現鍾離覺得這個人的地位一定不低!

「這可是在我的計劃之外啊!」

夜左幽怨的眼神看著池七,忽然夜左發現了躺在池七懷中的魅,魅同樣昏了過去,雖然她並沒有受太重的傷,不過夜左卻感覺很憤怒。

魅是夜左的底線,誰敢傷到魅誰就得付出代價!

夜左不允許看到魅受傷,離開那麼一小會魅竟然會被人打昏?這件事得和池七慢慢算賬!

不過在此之前,夜左覺得自己需要解決一下造成這個現象的罪魁禍首!

「夜城主,你不是……」

池七還是不敢相信站在自己眼前的是夜左,她用涅槃符印感受夜左靈魂的時候並沒有發現夜左靈魂的存在,而現在的夜左站在這裡,池七又感受了一下,發現夜左的靈魂還是呆在夜左的身體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