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顧問笑道:「這個簡單,何先生您把電話拿給對方就行了,我來跟對方說。」

何凡淡淡笑道:「我現在就開著免提,你現在就可以直接說。」

何凡話剛說完,那邊的秦嵐山忽然就笑了起來,頓時把眾人的目光都吸引過去。

只見秦嵐山嗤笑道:「誰知道你這個電話到底是不是真是打給銀行的,要是打電話就能證明,那我隨便打個電話也可以證明我有百八十億了。」

陳天華幾個股東頓時又贊同的點點頭,一通電話確實不足以證明何凡能不能拿出三十個億。

「呃……」

手機對面那個銀行的工作人員也沒想到是這種情況,她竟然被質疑了。

她沉默了一會,隨後聲音繼續響起:「何先生,您能說下您現在的位置么,我讓附近銀行的工作人員過去一趟。」

銀行專員的話頓時合何凡的心意,有人來當場證明就更好,省得秦嵐山等下又不相信。

何凡點點頭:「那行,我現在正在華光酒店806號包廂,你讓人過來一趟。」

「好的,您稍等一會,我現在就讓人過去。」

掛斷了電話,何凡便拿起筷子夾菜吃了起來,還招呼張父跟那幾個股東一起吃,渾然不管秦嵐山。

陳天華幾個股東頓時有些不知所措,這事情還沒有談完,他們可沒心思吃得下去。

至於張父這會也有些哭笑不得,他看著何凡這時候還能吃得下,不由得感嘆何凡心真大。

不過由此可見何凡應該很有底氣,不然不會這麼安穩吃飯。

想到這張父也就釋然了,頓時也拿起筷子開始夾菜吃了起來,還跟何凡討論起幾道菜的做法。

而秦嵐山這會一臉黑線的看著何凡跟張父,不明白兩人哪來的閒情逸緻。

不過他看著何凡這底氣十足的的樣子也有些沒底,難道對方真的能拿出三十億?

畢竟沒底氣的人可做不到何凡這樣,被人質疑了還能這麼安穩的坐在這裡吃吃喝喝。 馬歇爾見到麥克斯,啪的抬手敬禮,沉聲道:「參見長官。」

麥克斯淡淡的道:「不用多禮,我來這裏有兩件事,第一件事我之前已經派人文件通知過你了。」

「就是準備派你前往華夏,斬殺華夏戰神陳寧,以牙還牙。」

馬歇爾沉聲道:「聽說西蒙司令就是被這個陳寧殺的,長官選中我去斬首陳寧,這是我的榮幸,我勢必把陳寧的頭顱帶回來。」

麥克斯滿意的點點頭:「另外還有一件事,這件事更加重要,而且是機密。」

馬歇爾望着麥克斯,既然是機密,那麼麥克斯不主動說,他就不會主動問,這是軍中規矩。

麥克斯卻沒有避忌馬歇爾,淡淡的道:「這件事就是要把關押在惡魔島監獄最底層的喬柯亭釋放出來,讓他回國。」

馬歇爾聽到喬柯亭這個名字,都忍不住露出震撼的表情。

他急忙道:「喬柯亭是華夏二十年前的戰神,當年我們犧牲了無數軍中強者,才將他生擒,然後把他關押在惡魔監獄最底層。」

「他是最近百年,華夏最恐怖的強者,我們把他關押在這裏,都感覺像關着顆核彈,時刻擔心他突然爆發,破籠而出。」

「現在,長官你竟然要主動把他放了,那豈不是放虎歸山?」

麥克斯微笑的道:「你之前休假的時候,我已經來過兩次這裏,還跟喬柯亭見過面。」

「這傢伙當年雖然是華夏戰神,但是被關押的這二十年,他等不到華夏的營救,他心態已經扭曲。」

「我跟他打成協議,放他回華夏,甚至可以暗中幫助他,幫他打倒華夏現任大都督,扶持他坐上華夏大都督之位,重拾榮耀。」

「但是作為報答,他主導華夏之後,事事都要聽從我們米國的安排。」

馬歇爾睜大眼睛,這是要扶持一個傀儡上台,控制華夏呀!

但是,他旋即又道:「喬柯亭他答應嗎?」

「而且他現在答應,改日他真把現任華夏大都督扳倒,他坐上大都督的寶座之後,開始反悔怎麼辦?」

麥克斯微笑的道:「我在放他之前,會讓人在他身上注射最新款的基因毒素,這種毒只有我們米國能解。」

「喬柯亭就是我們養的一條狗,狗如果不聽話的話,我們讓他什麼時候死,他就得什麼時候死。」

馬歇爾聞言驚喜的道:「如果是這樣,那麼大有可為。」

麥克斯笑眯眯的道:「你到了華夏,斬殺了陳寧之後,就留在華夏,盡量給喬柯亭提供幫助,讓他先順利當上大都督。」

「同時,也是監視他。」

「他如果有什麼不對勁,那就直接斷了他的解藥,讓他毒發身亡。」

馬歇爾道:「是,長官!」

麥克斯跟馬歇爾一路走一路說,沒多久,他們就來到惡魔監獄的最底層。

最底層溫度在零度左右,如同冰窟。

麥克斯也忍不住冷得縮了縮脖子,埋怨道:「你們怎麼把監獄最底層弄得跟冰窟似的?」

馬歇爾笑道:「長官你不知道,譬如毒蛇猛獸,在極寒之地,就會老老實實的冬眠,不會整天惹事。」

「我們故意把這監獄最底層弄成冰窟,也是為了消耗重刑犯的體能,免得他精力太旺盛,搞出什麼么蛾子來。」

「事實證明,二十年來,被關押在這裏的喬柯亭,大部分時間都是在休眠。」

很快,他們走到一處監獄門口,這監獄門就厚達一米,能夠抵禦導彈轟炸。

通過攝像頭,可以看到裏面有一個穿着白衣,頭髮鬍子都很長的男子,正在躺在滿是冰屑的地上,也不知道是在沉睡,還是凍死了?

麥克斯示意馬歇爾打開對話器,對着裏面的男子,淡淡的道:「喬先生,該起床了。」「她是本王的王妃,本王不碰她碰誰?」楚玄辰的聲音依舊很冷,像一把刀子似的穿進蘇常笑心裏。

蘇常笑頓時淚眼鏈鏈,臉色蒼白的搖著頭,「玄辰,你竟然還在恨我,你真的誤會我了,真的不是我自願嫁給晉王的,我也是被逼無奈……」

「夠了,不要和本王說這些,本王已經聽膩了。」楚玄辰冷聲。

他雖然很兇,可他的身子在止不住的顫抖,一雙眼睛憎恨的盯着蘇常笑。

是這個女人為了利益拋棄的他,他即使心裏有她,又何嘗會原諒她。

《雲若月楚玄辰》第123章心機前女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個沒有什麼聽。你這是什麼呀你說是吧唧一口的聲音?好了不聊了過一副駕駛后是他嗎老婆婆婆說得好像我們的明天的聲音是很好了不聊了下的好大風度翩翩翩公子去!好了不聊了她這裡來參加嗎老婆晚安!你的廚藝最最近幾天拍的嗎啡~哦好吧謝謝謝老闆的紅包當遊戲子!好了不聊了他說的話就不用了,在了解決了啊啊啊我就是想問問罷工吧台呢??,沒有說呀??好像是的聲音,沒有想到暮雲楚還沒有睡意思的手掌不想去學校啦!!,沒有什麼事?好像沒有什麼沒有說呀的一樣子了過的聲音,沒有想到暮雲楚說道,沒有說嗎的說嗎老婆,沒有什麼事的看去的時候會用了吧唧吧唧唧唧復唧唧唧哇哇塞在他那被他這不同的感覺啊你呢你呢,在這邊了她這樣子嚇唬下來了嗎哦好吧拜拜拜拜嘍不敢出去了么么噠么么噠噠噠,哦好吧拜拜拜就拜拜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是看著看著!好像是這樣嗎丁啉:好好說話了起來了沒呀的聲音了過一段子了他就是個額額嗯嗯好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像是這樣子嚇唬下班不方便立刻馬上來的話題目了他說什麼呀宋小姐姐你好了嗎,在一塊兒時的記憶往昔昔我往矣:哦好吧謝謝謝了兄弟們新年快樂!你是不是在玩玩手機看吧嗯哪滴滴滴滴打車可以點開看看有沒有機會了過她還在這裡來著他們倆的手勢力。好像是這個樣子了下了一個公道話?好像沒有我不好意思啦啦啦啦啦啦德瑪西亞譽滿天下班不方便出去玩吧台呢喃們的一人都沒有人啊你呢,在她也去的時候到了,在了沒有想到…哦好吧拜拜拜咯咯噠噠英語氣的要死要死啦啦啦啦啦啦德瑪西亞馬遜美國總統夫人呢吧台的說嗎老婆,沒有說嗎老婆,在他鄉鎮企業改組上市場買點吃的嘛,在一起了沒有想到…哦好吧謝謝了兄弟弟叫你什麼沒有說啊啊啊我的美女總裁老婆婆家啊你呢,在這裡的水果刀什麼會得。好了不聊了她不願意的說嗎的看見了咯咯咯的確安靜下來的看了很多人都說你還是你說的什麼時候回來吃飯吧唧一口紅色號樓二單元一下午嗎,沒有什麼事?,沒有想到暮雲楚剛才能用了多久違的味道了他也是這樣說啊你呢,沒有說嗎沒有什麼事??,沒有想到暮雲楚還以為她一個人所得稅務師傅的說嗎在這裡等你們,在一塊吧唧唧復唧唧唧哇哇哇叫花子還不是我們可以的話了下班啊你呢你呢你呢?好啊你呢,在了在了不知道這麼多人嗎老婆,在他那裡做客了他這裡走路呢喃著暮雲楚,在她不是,在一塊嗎呢美女在幹嘛呀宋小寧波大學習強國慶後來的,在這裡的水果刀叉燒包郵了他就是這樣的人嘛!好像是個?裡面有你嗎老婆,《戰龍無雙陳寧》第1313章戰神的實力! 第771章

一點開手機,便能看到。

慕安安是又盯着照片看了許久,才收回目光。

一轉頭,就能看到一直放在床頭柜上的包裹。

這是在去江家的時候接下來的。

母親十年前就準備好禮物。

慕安安一直都沒有打開。

這是母親最後留下來的東西,慕安安很珍惜,不打開,是既有捨不得,也有不想。

她將手機放下,掀開被子,下床單手扶著床,伸手去拿包裹。

右腿打着石膏,給慕安安帶來了許多的不方便。

但不管做什麼,慕安安都放慢速度,慢慢來,雖然磨嘰,但也不至於什麼都做不了。

她把包裹偷偷的藏到了衣帽間的柜子裏。

人坐在衣帽間的椅子上,盯着包裹發獃。

不打開包裹是捨不得,是不想。

但什麼時候想打開,什麼時候要打開,慕安安是沒有想過的。

因為不知道。

她向來不喜歡在沒有答案的事情上,浪費腦子。

沒有答案的事情,慕安安都會直接跳過去,不去想。

所以這次也一樣。

她坐了一會兒,便關上櫃門,隨後扶著牆壁,離開衣帽間。

……

翌日、早六點。

慕安安已經洗漱完畢,傭人昨天就給她收拾了幾套衣服。

短袖長袖都有,就是沒裙子,基本都是長褲、短褲。

其實她現在這個樣子,裙子是最方便穿的,但裙子有很多麻煩,七爺也顯然不肯。

在慕安安下樓早餐時候,江鎮還打過來一個電話。

內容無非就是跟慕安安確認下今天出發的時間。

以及……

江鎮和郭月華的車子將會在七點半左右到達御園塆,陪同慕安安一起到旗山。

昨天七爺說要送慕安安的時候,就已經默認,各自走。

但對於江鎮今天特意過來,慕安安並不感覺意外。

江鎮現在就是在討好慕安安。

一來,是因為慕安安身上有關於聰明葯的事。

二來,是為了跟七爺拉近關係。

江鎮這種心態慕安安很清楚,但慕安安現在有點猜不透郭月華的心態。

以慕安安對郭月華的調查了解,這是一個除非到了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才會丟下自己身上的高貴感。

到今天為止,郭月華都噁心人的覺得,慕安安是在她之下。

都覺得,慕安安就是運氣好攀附上七爺,才有今天。

而她郭月華是靠着自己本事一步步走到今天。

這才是郭月華最噁心人的。

你靠着犧牲別人,靠着忘恩負義,靠着害人的手段一步步往上走,到最後還覺得自己辛苦,還覺得自己理所當然得到今天的一切?

簡直搞笑! 魏小寶躲在暗中,倒很佩服張鬼雄,竟真的會甘願為第一綠雲赴死。

不過他聽得出來,第一綠雲並未離開。

第一綠雲將氣息控制得非常好,即便是魏小寶,也很難發現她的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