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蝠疾飛而去。

飛了不一會,金蝠嘴中發出咕嚕咕嚕之聲,而後大嘴一張,一陣金色的音波傳蕩而出,消失不見。

片刻之後,金蝠低鳴幾聲,陳方從其情緒中得知,後方的戰勢,並不順利。

眉頭微皺之下,沉吟片刻,陳方示意金蝠給後方大軍傳去消息,只需阻擋那些人的來路,無需死戰。

金蝠會意,喉嚨一鼓,再次噴出一陣音波。

這是它們金錢蝠一族的特殊能力,將聲音凝聚成一小波近乎實質的音波,即便相隔較遠,也能進行交流。

其實有些類似於,那些武修使用的神識傳音。

萬蛇老祖三人,見陳方兩人被金蝠馱着飛,急速拉開距離,都是眉頭一皺。

只見萬蛇老祖大手一揮,一條巨蟒出現在其腳下,他飛躍到巨蟒身上,巨蟒猛地一竄而出。

金蟬老祖身體一躍,掐訣間,一隻若隱若現的大蟲,出現在其腳下,其樣模糊,但細看,可以看出,是一隻大蟬。

大蟬翅膀急速煽動,發出嗡嗡之聲,飛了出去。

長月仙子玉手結印,一輪半透明的彎月,浮現在眼前,她單腳輕輕一蹬,飛落到彎月之上,彎月嗖的一下,急射而去。

三天後。

這兩天來,雖說他們與陳方的距離,沒有被大幅度拉開,但不能否認的是,還是被慢慢拉開着。

“這樣下去,根本追不上那小子!”金蟬老祖慍怒道。

另外兩人,也是臉色不好看。

片刻之後,萬蛇老祖目中露出狠色,收起巨蟒,咬破舌尖,噴出一口精血,包裹着身體,疾衝而去,速度頓時提升了數倍不止。

這種趕路的方法,稱之爲血遁,以消耗自身精血,換取短暫的極致速度。

金蟬老祖和長月仙子兩人,見此也是目中露出果斷,同樣收起各自的飛行物,咬破舌尖,精血化作的血霧,包裹住身體,身體一閃,便是飛掠出近百米。

半天后,陳方看着前方平靜的海面,再感受着後方緊追不放的三人,開始沉思起來。

那三人,距離陳方,越來越近。

也不知用了什麼方法,可以長時間維持血遁。

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們定是消耗了極大的資源,和自身大量的精血。


一個時辰後,陳方示意金蝠停下。


因爲,在他前方,站立着三人。

正是萬蛇老祖、金蟬老祖、長月仙子,三人。

很巧的是,這裏,正是火麟宮傳承接軌的那片海域。

此時他們三人,臉色蒼白,大口大口喘着粗氣。

但其雙目,卻都是凌厲間,透出極度的憤怒。

殺了一個天元境的小子,損兵折將不說,自己三人竟然不惜損耗精血,動用血遁!

這簡直就是恥辱!

此時的他們,已經從一開始對火麟傳承,簡單的掠奪之心,到現在,演變出了恨意!

“小子,你很能跑!”金蟬老祖道。

“這會,你還能跑嗎?”長月仙子的語氣中,透出殺意。

“你們兩個,就是喜歡廢話,直接拿下他不就行了!”萬蛇老祖怒斥一聲,走向陳方。

金蟬老祖兩人,也是走了過來。

陳方看着三人,面不改色,心中思緒電轉。

錢正聲音凝重,道:“這下跑不了,他們是鐵了心,要我們的命了。”

陳方道:“他們是鐵了心要我的命。”

錢正沉聲道:“這個時候了,說這些話還有意義麼?”

陳方道:“沒有。”

錢正道:“該怎麼辦?”

這時金蝠又是傳出幾聲低鳴。

錢正問道:“它說什麼?”

他知道,這是金蝠在跟陳方心神交流。

陳方並不能完全聽懂其說什麼,但是能理解它要表達的意思。


畢竟金蝠還沒有如蝠王那般,可以通靈說人話。

陳方道:“後方大軍打打退退,一路攔截阻擊蛇鬼那幾十號人,也令得他們再次死傷了幾個,我們若能堅持一天時間,就有勝算。”

錢正皺眉道:“一天時間,你看眼前的情形,能有嗎?”

陳方搖頭道:“沒有,所以,戰吧,儘量拖延時間。”

三人臨近,兩方相隔僅僅數十米,瞬息便可臨近。

萬蛇老祖深吸口氣,還是道:“小子,交出火麟傳承。”

陳方淡淡一笑,道:“三位可真是老當益壯,在下佩服!”

長月仙子呵斥道:“少廢話,交出火麟傳承!”

陳方沉吟片刻,點頭道:“交出火麟傳承可以,但你們得放我走。”

聽他這麼說,三人卻是不禁一怔,這小子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

狐疑之下,金蟬老祖問道:“當真?”

陳方重重點頭。

三人心中都是一喜,看來這小子骨頭再硬,如今沒了底牌,在死亡面前,也是害怕的。

終於是肯屈服了!

金蟬老祖朗聲道:“我們答應你,你把火麟傳承,好好交出來,我們絕不傷你,放你離去!”

陳方擔憂道:“可是你們幾個狡猾如狐,我不敢相信你們。”

三人聞言,都是臉孔一抽,暗道:我們狡猾?即便我們真狡猾,跟你比起來,也是小巫見大巫吧?

金蟬老祖正色道:“我們三人發誓,若你將火麟傳承安然交出來,你,也就能安然離去!”

萬蛇老祖和長月仙子,都是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火麟傳承,是首要。

如果能先安然得到完整的火麟傳承,再殺人,那自然是最好的。

這是他們三個內心的想法。

陳方看在眼中,心頭冷笑,搖頭道:“我還是不信。”

金蟬老祖急了,道:“你看我們三個,都是天方境九品巔峯的強者,只差一步,便可踏入那歸元之境!”說到這裏,他下意識看了錢正一眼,繼續道:“像我們這樣的強者,對於誓言,向來都是比較慎重的!”

萬蛇老祖點頭道:“沒錯,你完全可以放心,只要我們答應你,而你也把火麟傳承交出來,我們不會傷害你。”

“唉。”

陳方嘆了口氣,道:“好吧,我且信了。”

三人一喜,卻見,陳方又道:“火麟傳承只有一個,你們有三個人,我要交給誰呢?”

他的面上,露出爲難之色。

三人愣了一下,互相對視了一眼,都是看出對方目中的敵意。

但是,敵意歸敵意,三人都是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自然不會着這種道。

金蟬老祖哼道:“這種俗到掉渣的挑撥伎倆,也好意思拿出來用!不嫌丟人!”

陳方笑了笑,道:“沒想到,你們幾個,沒有白活。”

長月仙子嬌聲怒道:“這小賊在戲耍我們,我看我們直接殺了他,再強行取出火麟傳承!”

三人都是邁出一步,氣勢已然逼來。

陳方面不改色,依舊淡淡,認真道:“不管我是不是戲耍你們,這個問題,卻是真正存在,而且非常現實的問題!火麟傳承,到底該交給誰?難道,你們真的不在乎?”

幾人眉頭一皺,頓下腳步。

陳方嗤笑一聲,伸手一指,道:“要麼,我交給他?”

他手指的方向,是萬蛇老祖。

他的手指方向稍移,道:“還是,交給他?”

繼續移去,又道:“還是,交給她?”

三人都沒有說話。


確實,這是一個現實存在的問題。

陳方心知,這種挑撥伎倆,對這幾個活了幾百年的老怪物,是沒有什麼用的。

但是,暗着挑撥不行,那就明來。

有些時候,往往陽謀,比陰謀更有用。

就如現在這個問題,他們明明知道陳方是挑撥,但是,卻又不禁去思考對策。

錢正在一旁,不禁暗暗敬佩陳方的心智。

他發現,自從跟着陳方以來,幾乎時刻都有“驚喜”。

許久。

萬蛇老祖緩緩開口,道:“兩位道友,這般下去,不是個辦法。”

金蟬老祖道:“萬蛇老怪,你想如何?”

萬蛇老祖的雙眼,冷冷看向陳方,道:“此時,那些後輩不在,就我們三人在這,不必擔心因爲內訌,導致大規模出現傷亡的問題。而我們三人,無論誰先得到火麟傳承,都必然會有一戰。”

金蟬老祖眼睛一亮,恍悟道:“你是想說,我們一同殺上去,誰搶到火麟傳承,就是誰的,各憑本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