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小胖似乎是發現了這邊的尷尬,咧着大嘴嘲笑個不停,還示威似的把手裏的紅葫蘆晃悠個不停,紅衣大主教加百列那叫一個氣啊,三尸神暴跳差點兒暴走了,這小胖子太特麼欠揍了!

“隨便說些什麼,但不要說禁詞,直到神降術成功爲止!”紅衣大主教鬱悶的不得了,那張老臉黑的簡直能磨墨了。

最終神降術成功了,沒有讓加百列失望,這恐怕是最值得欣慰的事情了。

七大聖光天使,分別對應着七位聖像。分別是米迦勒、梅丹佐、烏利爾、沙利葉、亞納爾、拉斐爾和拉結爾。

豪門花少:總裁請繞道 然而現在只有戰鬥天使加百列、熾天使拉斐爾、還有審判天使烏利爾。

加百列面色陰沉,背後六翼天使羽翼雪白,聖潔而瑩白,帶着滔天的聖光灑落人間,三尊大天使的降臨,相當於多出了三位十聖至尊巔峯的強者,而且還會施展種種神術,其難纏程度比起十聖至尊高出好幾個層次!

被熾天使神降的副殿主遊衣同樣是六翼大天使,神光普照,手中掌握着地獄之火和雷電之劍。

審判天使則是附身在藍衣大主教的身上,手中持有審判之矛,眼神犀利而嚴肅。

他們的出現不啻於給了冰神殿負隅頑抗的教徒以精神的支柱,讓他們再度狂熱和亢奮起來,但是不等三位神降術出現的三位大天使有所作爲,秦守突如其來的身影就已經出現在了三位大天使面前,速度快到不可思議的一腳直接把剛剛變身,牛逼哄哄的加百列踹飛,加百列如遭雷擊,渾身巨顫的沿途帶着纏繞在身上的如同樹藤結朱果般盤旋的微型螺旋手裏劍。

“仙法!惑星。風遁螺旋手裏劍連丸!”

不等這位戰鬥天使反應過來,身上至少九個纏繞的風遁螺旋手裏劍就接連開始爆炸,席捲千丈方圓。徹底成了風遁的漩渦,高密度的恐怖螺旋手裏劍核心接連爆炸,所造成的恐怖影響直接讓加百列無從抵抗,一瞬間陷入了掙扎中。

審判天使嚴陣以待,做好了防禦手段,但是卻與秦守的眼睛直接相對,那是一雙六菱狀的永恆萬花筒寫輪眼。他一瞬間就墜入了秦守的幻境,秦守嘴脣翕動:“跟我說。讚美冰神。”

“贊……美……冰……神……”

審判天使僅僅只是一瞬間的呆滯,但是馬上恢復了清明,當他反應過來自己剛纔說了什麼,頓時臉色大變。驚恐之色再也難以壓抑,同時伴隨的還是一陣憋屈的掙扎,老子這特麼纔剛剛出場呢,怎麼就被封印了!這不科學啊!他本來寄希望於這封印力量對天使無用,但是最終發現自己還是太天真了。

這可是六道仙人的忍具,區區天使渣渣還不是手到擒來的收拾!

這下子不論是聯盟軍也好,冰神殿的人也好,齊齊的見識到了大陸失傳的封印術的可怕之處,金小胖滿臉興奮的晃着紅葫蘆。兩眼放光,我的個乖乖,這特麼真心是超級寶貝啊!連天使都能封印!爽爆了!

秦守與熾天使遊衣對視一眼。兩人均是點頭示意,從一開始秦守對他就不曾有過太多的敵意,從他的眼神裏可以看出很多,他似乎與採離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此人支持自己救出採離,在這短短的對視中。秦守使用了幻術,得到了讓秦守渾身一震的情報。

“我是採離的生父!”副殿主遊衣一字一頓的說道。

“我欠她們母女太多。爲了明哲保身,眼睜睜的看着心愛的女子爲了保護我而受盡折磨,卻無能爲力,我這些年一直都在愧疚中度過,欠下的債始終是要償還的,今日就算是形神俱滅,我也要助你救出採離!”副殿主遊衣嚴肅的說道,“英靈界太過詭異,神尊從來不讓我們接觸英靈界的祕密,當年的第一神將米迦勒似乎是察覺到了英靈界深層次的祕密,結果被鎮殺,你千萬要小心,外面的局勢我會助你平定!”

“好!”秦守也不拖泥帶水。

戰鬥天使加百列承受住了惑星螺旋手裏劍連丸的暴擊,狼狽不已但是卻並沒有致命的威脅,但是沒等他繼續囂張反擊,秦守已經不耐煩的一擊十拳劍將其穿了個前後透亮,以秦守現在的實力,同級別之中已經無敵了,即便是皇者也威脅不到秦守,秦守有把握,以玉碎的力量,可以擊殺皇者!

在冰神殿教衆肝膽俱裂的注視下,戰鬥天使加百列直接被封印到了秦守須佐能乎的碧玉葫蘆之中,連渣渣都不剩,讓人無比恐慌的是,這可是連同神降的天使一起封印了啊!這結果讓人抓狂,士氣陡然大跌,兩個都被封印了,只剩下了熾天使附身的副殿主遊衣。

不過副殿主遊衣所下的命令卻是無條件妥協和投降。

沒辦法,現在就是副殿主最有直接決斷的權力,早就是單方面被碾壓的冰神殿教衆憋屈的投降了,但是他們內心的小九九還是期待着神尊大展神威,直接斬殺龍皇、新我至尊,然後出來橫掃一切!

秦守沒有管這些後續的事宜,孤身飛入英靈界入口。

似乎是感覺到了秦守磅礴的精血的氣息,一隻體型龐大的八翼蝠龍衝了出來,結果被秦守的須佐能乎一劍劈殺,漫天消散陰冷的死氣,秦守的身影也消失在了英靈界的入口。 樂天一愣,這傢伙居然比一般人聰明多了……

自己的確用了一點小手段,這傢伙是怎麼看出來的?

李大利其實什麼也沒看出來,他只是聽到樂天提錢,他就突然回過神,打自己一個耳光完全是心血來潮,沒想到效果居然不錯!

這就是一個騙子!

幾個小弟終於找到了李大利,李大利剛剛嚇壞了的膽子又回來了,他惡狠狠的哼了一聲,頭也不回的往外走。

「等等……」樂天追了上來。

「艹!你特么是不是找死?」一個小弟指著樂天。

這個王八蛋……大晚上的害他們在公墓里跑來跑去,冷汗出了一身一身的……

「這是我的聯繫方式!你會需要我的,我等你……」樂天神色奇怪的看著李大利,遞過來一張手寫的卡片。

李大利微微皺眉,他伸手接了過來,就看到上面歪歪扭扭的寫這幾個字。

樂天心理診所!

下面是一個電話號碼。

他看了看樂天,這貨還是一個心理醫生?

他隨手就把這張紙片丟了,樂天也沒有再墨跡,轉身消失在了黑暗中。

「利哥你剛剛去哪了?」一個小弟問道。

李大利也是疑惑了,這個公墓雖然大,但是主路也就那麼一條,自己的這些小弟居然能跟丟自己?還有剛剛自己看到的那些東西……

他突然感覺背後涼颼颼的。

「走了走了……媽的,這大晚上的真是晦氣!」他罵罵咧咧的說道。

不經意的回過頭,李大利突然愣住了,因為自己的背後有一張滿是幽怨的臉正對著自己……

「卧槽……」

李大利大吼一聲,這一聲卧槽裡面包含了他有生以來的所有驚詫。

幾個小弟奇怪的看著李大利,大哥今晚是怎麼了?奇奇怪怪的。

「利哥……怎麼了?」小弟奇怪的問。

「你們……沒有看到什麼東西嗎?」李大利指指自己。

幾個小弟瞪大眼睛,這黑漆嘛烏的能看到什麼東西?

「沒有啊,利哥我們什麼也沒看到!」

李大利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們,他慢慢地扭過頭,那張幽怨的臉依舊出現在自己的視線中。

「利哥……我好冷!」

一道隱約的聲音飄過來,李大利突然打了個冷戰。

「你們看的是哪裡?看我的背後!背後啊……」他吼道。

幾個小弟圍在李大利的背後,有一個甚至還伸手摸了摸李大利的背後,除了摸到了一手冷汗,什麼都沒摸到……

「沒有啊,利哥真的什麼都沒有。」

李大利的心跳的像是在打鼓,他扭頭看了看,那個奇怪的傢伙早就跑了,可是小美的臉依舊在自己的背後看著自己。

李大利乾咽了一口口水,他低頭找了找,黑乎乎的什麼都看不清。

「找!快點找!」他催促道。

「找什麼啊?」小弟們一臉茫然。

「剛才我扔掉的那張紙片!」李大利蹲在地上仔細的摸索。

幾個小弟忙慌的掏出手機,打開手機上的手電筒四下找著。

光亮終於引起了守墓人的注意,他拎著一個手電筒走了過來。

「什麼人?」他喊了一聲。

李大利看了一眼,一揮手,兩個小弟跑過去搶過守墓人的手電筒,這個東西可比手機亮多了。

「你們……你們找什麼?這深更半夜的陰魂出沒,你們不怕惹上麻煩嗎?」守墓人低聲問道。

「惹個屁的麻煩。」李大利不耐煩的罵了一句。

守墓人看了看李大利,他突然不說話了。

李大利終於找到那張小紙片,他仔細地看了看,的確是自己扔掉的那一張,他鬆了口氣。

「你要小心了……」守墓人看著李大利突然說了一句。

李大利一愣,面色一變。

「你是不是看到了什麼?」他一把拉住守墓人。

「我看到你的討債鬼來了……」守墓人低聲說道。

他使勁的低著頭,彷彿不敢和李大利對視,李大利心裡咯噔一下,這傢伙不是不敢看自己,而是不敢看自己身後的東西吧?

他現在對那個跑掉的傢伙和自己說的事越來越懷疑了。

幾個人跑出了公墓,站在路燈下面,李大利又扭頭看了看,他又愣住了,身後的小美又不見了,他鬆了口氣,難道剛剛都是錯覺?

李大利感覺自己要精神失常了,這到底是為什麼?以前自己充其量就是做夢厲害一點,其他的小毛病也不太在意,今天怎麼這麼詭異?

「利哥……我們回不回去?」小弟們看著李大利。

「你們先回去吧,我吸根煙。」李大利擺擺手。

幾個小弟點點頭,快速的跑開了。

李大利點了支煙,慢慢的吸了一口,痛快地將這一口煙噴了出去,他感覺心中的壓抑輕快了許多。

「利哥……吸煙對身體不好!」

李大利拿煙的手突然僵住了,他慢慢地扭過頭,小美又出現了,她依稀是在抱著自己的脖子,可是自己卻完全沒有感覺。

這句話以前小美經常對自己說,李大利記憶猶新。

「小美,你為什麼一直纏著我?你生前我對你一直很好,死後我也一直記掛著你,我沒有對不起你啊,你的死是一個意外……」李大利顫聲說道。

現在他的樣子和他的外表非常的違和,一個光頭大漢卻掛著一臉驚恐的表情。

路上的行人奇怪的看著李大利,這傢伙自言自語什麼?

可是沒人敢靠近李大利,這傢伙畢竟有一米八的個頭,身材也非常的強壯,一看就是一個危險人物!

「為什麼不讓我轉世投胎……我好孤獨,好冷……利哥你來陪我!」

小美的嘴唇一動不動,但是聲音卻清晰地傳來。

李大利吸了口氣,陪你?那自己豈不是也要死?

「不……不……我還不想死,小美我只是一直想念你,不是要阻止你轉世!」他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地上出現在一片水跡,這個牛一樣的壯漢居然嚇尿了。

李大利瘋了一般的掏出電話,手指打著哆嗦的按著電話號碼,連續的按錯了三次,終於把號碼按出來了,他馬上按了播出鍵。

那個傢伙說自己活不過三天……

也就是說今晚自己也是有可能會死的!李大利突然爆發了極強的求生意識。 很明顯小美的目的是要帶著他走,可是小美是個死人,帶著自己走的意思就是讓自己也去死。

這就讓李大利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了。

他對小美有感情不假,但是這個女人畢竟死了好幾年了,如果退回五年前,小美回來找他,李大利幾乎不會有任何猶豫。

這五年間發生的事情太多了……

「喂?」一個不情不願的聲音傳出來。

「是我,我是李大利啊……你是不是剛剛那個兄弟?」李大利趕緊問道。

「哦……是你啊,是我。」

樂天看了看手機,這傢伙還蠻積極的。

「大仙啊……救命啊,小美她……她一直趴在我的背後,還說要帶我走!」李大利驚恐的說道。

「我都說了,人家回來的目的就是為了帶你走。」樂天哼了一聲。

「大仙你在哪?救我啊……」李大利哀嚎。

「我就在你的身後……」樂天回答。

李大利「嗖」的轉過身,他還真的看到在不遠處一個人正站在陰影中,他急忙跑過去。

樂天笑呵呵地看著他。

事情的發展一直在他的預料之內。

「大仙……您快點出手吧,這也太嚇人了。」李大利求助的看著樂天。

「不著急不著急……這個事情也怨不得人家姑娘,你現在已經不想死了,你還天天念叨人家做什麼?一但有了牽挂,這人死就不容易轉生了。」樂天擺擺手說道。

李大利無奈的看著樂天。

他想了想,馬上從口袋裡拿出了一沓錢。

樂天看了看,略作沉吟狀……

「大師,我身上只有這麼多錢,要不您和我回去?只要您幫我搞定這件事,我絕不會虧待您!」李大利下了大許諾。

樂天微微點頭。

兩個人順著大道快速的走著,李大利小心的回頭看了看,驚訝的發現身後的小美不見了。

「大仙……」他喊了一聲。

「我叫樂天。」樂天吭了一聲。

大仙這個名頭他雖然是很願意聽的,但是大庭廣眾之下這麼喊來喊去的影響終究不是那麼好,這要是傳到蘇紫萱那個女人的耳朵里,指不定給自己按個什麼宣傳封建迷信的名號呢。

「樂天兄弟……小美,她不見了。」李大利說道。

「我在你身邊她要是還光明正大的出來,那也太不給我面子了,都是出來混的,相互都要留點餘地。」樂天回答。

李大利無語,一個半仙和一個鬼還要互相給面子?

盛世名門夜總會的門口。

樂天抬頭看了看,這地方可是真正的燈紅酒綠之地啊,一直以來這都是樂天比較嚮往的地方,奈何他口袋空空,充其量也只有想想罷了。

「樂天兄弟,這裡是我的地方……以後你要是想來玩,報我的名號就行了。」李大利拍著胸脯說道。

樂天意外的看了看李大利,點點頭。

「大利哥好。」一個陪酒妹迎面走過來打了個招呼。

李大利微微點頭,連話都沒說。

陪酒妹對著樂天拋了個媚眼,樂天咽了口口水。

在他的眼裡,一個不會浪的女人不是標準的女人,比如韓妮妮和蘇紫萱這樣的……

她們除了有一個女人的軀殼之外,並沒有一個女人應該有的靈魂。

李大利先是換了一條褲子,然後帶著樂天走進一個包間,樂天一眼就看到包間里還坐著兩個男人,其中一個男人手裡端著一杯紅酒,正在慢慢的品著,另一個在看著手機,好像再找什麼東西。

樂天走進來,兩個男人都打量著樂天。

「輝哥、南哥……」李大利打了個招呼。

兩個男人點點頭。

「這位是……」其中一個男人開口。

「輝哥……我碰到大事了!我特么居然見鬼了,這位是我認識的一位高人,名叫樂天!」李大利說道。

他毫不客氣的端起面前的一杯酒,一飲而盡,然後長長的吐了口氣。

「見鬼?你不是只是做噩夢嗎?」鄧建輝微微皺眉。

纏情密愛 「卧槽,那特么根本就不是做夢,原來那都是真的……小美真的來找我了。」李大利摸了摸自己的胳膊,發現胳膊上居然起了一層雞起疙瘩。

「你懂抓鬼?」一旁的孫浩南看著樂天。

「略懂!」樂天回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