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子頓時覺得自己着了某人的道了……

“那要如何驗證?”金昊欽也來了興趣。

“聽說他以前是殺雞鴨的!”辰逸雪臉上浮起一絲清淺的笑意。

金昊欽明白過來,走出大牢外讓衙役去抓一隻雞回來。

金子冷冷的瞪了準備看戲的二人一眼,臉黑得像鍋底。

辰逸雪一向不在乎別人的眼光,金子的不悅,他不以爲然。

衙役很快便抱來了一隻雞,金昊欽將雞送到小刀陳牢房裏,又遞給了他一隻瓷碗,吩咐他演習一遍行兇過程。

小刀陳愣了半晌,要他對一隻雞演習行兇過程?

“割斷動脈放血就好!”金昊欽忙補充道。

小刀陳倒是配合,手起刀落,那隻雞連一絲鳴叫和反抗都沒有,就被解決了。

辰逸雪繞有興趣的將雞的屍體取出來,翻着刀口細細研究。

“如何?”金昊欽問道。

辰逸雪看着金子的眼神滿含敬佩,聲音低沉如動聽的古典絃樂:“果然奇絕!”

金子面無表情,冷哼一聲,心中暗罵:奇絕,除了這個,能有別的詞沒有? 第4348章

墨九狸點點頭,她沒有任何的感覺,因此墨九狸也很好奇,到底這個秘境裡面有什麼,會讓小鳳覺得壓抑的!

步行的速度就很慢,但是墨九狸還是一個人都沒遇到,中午的時候,墨九狸帶著小鳳,從一片密林中走出來,眼前是一望無際的草原,幾乎沒有什麼樹木,跟身後的密林相比,前方的草原顯得有些怪異……

不過,墨九狸還是選擇繼續向前!

進入草原后沒多久,墨九狸就察覺到小鳳有些不對勁:「小鳳,你怎麼了?」

小鳳整個都趴在了墨九狸的肩膀上,兩個翅膀把自己包裹起來,爪子緊緊的抓著墨九狸的衣服:「主人,我有些難受,說不出來是為什麼,就是心裡感覺很難受,難受的有些想哭,似乎從心底深處感覺到一股無比龐大的悲涼的感覺,讓我忍不住的想要流淚……」

小鳳說話的時候,墨九狸都能夠感覺到小鳳聲音中的顫意,這讓墨九狸忍不住蹙眉,她的神識散開,什麼都沒感覺到,說起來最奇怪的是,今天她步行后,連一隻凶獸都沒遇到……

昨天小鳳載著自己飛行的時候,還是看到不少凶獸群的,但是今天卻什麼一個都沒看到!

「小鳳,要不你會空間去吧?」墨九狸看著小鳳當心的說道。

「主人,我不會去,我想看看到底這裡有什麼?」小鳳固執的說道。

她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所以小鳳很想弄清楚,到底這裡有什麼,她一定要弄清楚!

聞言,墨九狸猶豫了下把小鳳從肩膀上抱下來,放到自己懷裡道:「好,你按照你的感覺給我一個大概的方向,我們去看看,到底這裡有什麼……」

「恩,主人,我知道了,現在我沒什麼方向,我們就往前走好了……」小鳳道。

墨九狸抱著小鳳繼續往前走,越走墨九狸感覺這草原的溫度越低,而且按照時間算起來,應該天黑了,可是墨九狸抬頭髮現,似乎身後的太陽都不動了,始終停在下午的一個位置上,就再也沒轉動了,但是墨九狸回頭神識往已經看不到的密林處掃了一下,卻發現似乎密林的地方,已經是黑夜了……

而自己所在的這片無邊無際的草原,卻仍舊是傍晚,身後的夕陽彷彿定格在那裡一般,墨九狸覺得有些詭異,而她懷裡的小鳳,身上也是偶爾就有些顫抖,小鳳幾乎是忍著才不讓自己流淚的,但是心裡卻是無比的難過……

墨九狸想了想,沒有停下來,打算繼續走下去看看,不為別的,起碼搞清楚小鳳的不對勁,到底是因為什麼!

又走了兩天的時間,墨九狸剛想坐下來休息一會兒的時候,小鳳忽然間飛起來,墨九狸一愣,隨即神識落在小鳳身上,快速跟了上去……

很快墨九狸,就來到了小鳳的身邊,墨九狸發現小鳳盯著前面的一個地方眼淚不斷的流下來:「小鳳,醒醒!」

「主人,我看到了無數的鳳族被滅殺……」小鳳流著眼淚的說道。 (ps:二更來了!拙作若是能入法眼,親們不要吝惜票票哦,每天自然產生,親們順手點一下就行!感謝你們每天捧場支持!麼麼噠)

金子和辰逸雪出了大牢,金昊欽在後面追了上來。

“你們要回去了?”金昊欽啞聲問道。

辰逸雪點頭。

金子看着金昊欽神色複雜的俊顏,淡淡道:“這次是藉着你的名義出來的,父親和夫人並不知道。案子結案在即,這裏也不再需要我,我自然是要回去的,樁媽媽一個人在清風苑,會擔心!”

金昊欽明瞭的點頭。

看着妹妹疏離的態度,心中一陣酸澀。

她始終是抗拒着自己的,她是怪自己麼?

金昊欽心中苦笑,能不怪麼?換位思考,若是自己的兄長從來都不曾關心過自己,善待過自己,自己會對他親切麼?會對他友善麼?所以,三娘用這樣的態度對自己,怨不得任何人。

金昊欽稍作調整後對金子鄭重地道了一聲:“謝謝!”

“客氣了,要謝你該謝辰郎君,我這次前來,純粹是爲了還他人情!”金子冷冷一笑,轉而看辰逸雪道:“辰郎君,我們兩清了,無拖無欠!”

辰逸雪瞳孔微微收縮,薄脣一抿朝金子頷首道:“金郎君說兩清便是兩清了。不過朋友知交之間是不需要將人情二字掛嘴邊的,逸雪很榮幸能交到金郎君這樣的朋友!”

去,誰和你是朋友?

金子撇撇嘴。

金昊欽有些微的訝異,辰逸雪這個人,極難敞開心房與人相交,能入得他法眼的友人寥寥可數。他挑剔,事事講究,要緣分要順眼,要聰明,要冷靜……總之,他的交友標準幾近苛刻。

想起當年自己也是幾經冷待才得了他的承認,而三娘卻是短短的兩次會面,便能讓他將之列爲友人行列,想來,他這個衆人眼中的呆兒妹妹,絕對不簡單!

眼角的餘光落在金子身上,記憶中那個空洞無神,不言不語的妹妹如今看來,儼然判若兩人。

是奇蹟麼?

金昊欽心中閃過無數的問號。

“在下也甚感榮幸!”金子不以爲意的敷衍道。

“三娘要回去,我不好攔着,但逸雪你不回府看看你父親母親麼?”金昊欽問道。

辰逸雪搖了搖頭,嗤笑道:“回去聽訓?你覺得我是那種放着自在日子不過,找不痛快的人麼?”

金昊欽一時語噎,淡淡道:“不知如何說你!”

“不知那便不說!走了!”辰逸雪優雅轉身,邁着長腿走了出去。

他的身姿挺拔,一襲黑色的錦緞長袍越發顯得肩寬腿長。

金子看着他的身形,微微能想象出錦袍下包裹着的,是一具怎樣的體格。

辰逸雪若是猜到金子此刻腦中閃過的念頭,估計會驚恐得退避三舍,什麼做朋友的念頭都會拋到九霄雲外吧?

金子朝金昊欽說了一聲告辭,隨後走出州府衙門。

笑笑和野天已經在各自的馬車前等候了,見自家主子出來,忙不迭地掀起竹簾。

金子和笑笑坐穩後,吩咐着車轅外的車伕即可啓程,趕回桃源縣。

馬車開始跑動,笑笑趴在車窗邊,掀起窗簾的一角望着後面的馬車,一邊道:“娘子,辰郎君的馬車在我們後面呢。”

金子慵懶的躺在軟榻上,雙眸緊閉,正恣意的哼着小曲,聽着笑笑如此說,便停下來應道:“不管他們,我們管自個兒的。”

笑笑見金子神情懨懨,知道她必是累得緊,放下簾子後,膝行到金子身邊,輕柔地爲她捏起肩脊。

動作柔緩,力道適中。金子只覺得渾身鬆泰,櫻紅的脣瓣間不禁溢出一聲輕呼:“舒服!”

“不曾想,笑笑你還有這一手呀!”金子眯着眼睛笑道。

笑笑嘟着嘴,投訴道:“以前,笑笑也常給娘子推拿揉捏的,娘子忘了麼?”

金子身體一僵,旋即又放鬆,回道:“笑笑,以前的事,有些我都忘記了!”

笑笑以爲勾起了娘子傷心的往事,忙賠笑道:“是奴婢不好,以前的事,娘子忘了倒好!”

金子向來懶,不欲多做解釋,只模棱兩可的應了一聲嗯,便沉浸在笑笑溫柔的伺候下,沉沉睡去。

馬車穿過權貴住宅區,通往市集。

辰逸雪端然靜坐在馬車內,目光隨意的掃着窗外的街景。

似乎看到了什麼,黑眸一陣閃爍,他旋即朝車轅上正在駕車的野天吩咐道:“快速穿過市集!”

“是!”野天不問緣由,只揚起馬鞭,領命行事。

市集商業坊區的毓秀莊門前人潮濟濟,門庭若市。

從莊內到集市上,竟排起了長龍,遠遠望去,是各色衣着光鮮的娘子貴婦。

莊內並肩走出兩個三四十歲左右的婦人,二人皆是雲鬢娥娥,珠光寶氣,光彩照人。

“郡主快進去吧,承您相送,真是折殺妾身了!”一個身穿白色織錦中衣,外搭熏衣草色比甲的婦人含笑躬身道。

那位被稱爲郡主的婦人臉上亦是漾着淺笑,嗔道:“府尹夫人真是見外了!最近毓秀莊多了許多新品,得空常來看看!”

“這是一定的,放眼整個州府,何處能尋得比這兒更好的花樣料子?”府尹夫人似乎想到什麼,擡眸看了看周圍,壓低嗓子靠近郡主道:“連我家老爺也稱讚妾身穿這身衣服好看呢!”

郡主掩嘴低低的笑了起來,“可不是麼?這熏衣草色顯得膚白,夫人看起來越發姣美可人了!”

府尹夫人聞言不由一陣羞赧,掩臉道:“郡主這是打趣妾身呢……”

郡主站在莊前與府尹夫人又是一陣寒暄,這纔將人送走。

應酬完畢,郡主斂起笑容,準備返回毓秀莊。

剛要轉身,便見一輛馬車風馳電掣般地從眼前掠過,郡主嚇得心頭驟緊,剛要斥罵,卻看到了馬車後壁上印着的徽記。

保養得姣美得宜的面容頓時變了幾變。

好傢伙,回來了竟然還避着不回家……

“常富……”郡主河東獅吼,扯着大嗓門喊道。

話音剛落,毓秀莊內跑出一個小廝,躬着身問道:“郡主有何吩咐?”

“快馬追上去,將雪哥兒那臭小子給本郡主拽回來,帶不回來,你也就別回來了!”郡主玉指指着馬車的方向,冷眉豎目道。

常富心頭微微一凜,吞了口口水,顫顫道:“奴才遵命!”

(這章辰逸雪大神的身份,大家應該猜到了吧?快去留評吧,獎勵經驗值三個!) 第4349章

「沒事了,都是幻覺,沒事了!」墨九狸用魂力安撫著小鳳。

許久小鳳才終於好了一點,看著不遠處的位置道:「主人,那裡是不是有什麼?我剛才在那裡看到了畫面……」

「我來的時候,那裡的幻陣已經被破了,現在應該沒有了,你再看看……」墨九狸說道。

小鳳再仔細看過去,果然什麼都沒有了!

「小鳳,你現在感覺如何?」墨九狸看著小鳳問道。

「心裡那種感覺還在不斷的增加著,應該不是在這裡,還在前面!」小鳳仔細感應了下說道。

墨九狸聞言點頭,抱著小鳳繼續往前走,而小鳳也接連不斷的遇到幾次之前的情況,每一次小鳳都失控的從墨九狸懷裡,忽然飛出去,墨九狸追上來的時候,只看到一個幻陣,但都是一次性的幻陣,墨九狸來到的時候,已經消失了大半,墨九狸幾乎不費勁的就破掉了……

墨九狸覺得那些幻陣,似乎就是為了給小鳳引路,小鳳看到的時候情緒起伏明顯,幻陣也隨著被小鳳看到而慢慢消失,就算自己不動手,小鳳也會慢慢醒過來!

但是墨九狸想不明白的是,著永遠都是夕陽景色的草原,接連不斷吸引小鳳的幻陣,到底是想把小鳳引到哪裡去?又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是對於任何獸族都有效果?還是只對鳳族有效果呢?

墨九狸想了想把空間裡面的混沌獸給帶了出來,混沌獸出來的時候還有些懵逼,看著周圍的一切有些不明所以!

「主人,這是什麼地方?」混沌看向身邊的墨九狸問道。

「這裡是一處秘境,小鳳……」墨九狸把小鳳的情況說了一遍。

「啊……還有這麼詭異的地方啊?」混沌聞言好奇的說道。

「恩,我們走吧,我想看看這裡是對獸族都一樣,還是只對鳳族不同!」墨九狸說道。

「好的主人,主人我馱著你走吧!」混沌說道。

「好!」墨九狸道,她步行了半個月了,也確實有點累了。

墨九狸說完,混沌之間變大,墨九狸跳到混沌的背上,繼續往前走,很快小鳳又從墨九狸懷裡飛了出去,但是混沌似乎並沒有什麼感覺!

混沌很快追上小鳳,墨九狸破掉幻陣,讓小鳳恢復正常,小鳳的眼睛都哭紅了!

「看起來這裡只是陣對鳳族的!」墨九狸看著小鳳說道。

「主人,其實也不一定,畢竟我是凶獸,所以就算這裡陣對獸族,對我這樣的凶獸也沒用的!」混沌想了想說道。

墨九狸聞言覺得混沌說的也有道理,但是現在她身邊沒有其餘的獸族了,最近這幾年她都沒再契約什麼獸族了,以前的契約獸都讓寶寶和小澤帶走了!

所以,現在墨九狸身邊也就剩下小鳳,還有混沌獸,再就是怨靈三界,其餘的獸族還真的沒有了!

而這個草原上又沒有一隻獸族,所以墨九狸現在也沒辦法確定到底是陣對鳳族,還是陣對凶獸外的獸族,只能繼續跟著小鳳往前走! 第4350章

終於又過了幾天後,小鳳這次停下的時間比較久,混沌載著墨九狸過來后,墨九狸破掉幻陣,小鳳也沒醒過來,反而是直接恢複本體,把混沌和墨九狸一起卷到背上,載著墨九狸和變小的混沌,直接朝著空中飛去……

墨九狸還沒等說什麼,就感覺到小鳳撞到什麼,接著眼前的景色一邊,墨九狸震驚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小鳳已經載著她飛落到地面了!

而在墨九狸和小鳳,混沌眼前的是一副巨大的畫,這絕對是墨九狸見到過的最大的一幅畫!

說是畫,不如說是一個虛造出來的畫面,衝天而落的投射在她的眼前,墨九狸回神,開始仔細的看著眼前巨畫,越看墨九狸的神色越是凝重……

等到把畫全部看完之後,心情也是無比的沉重,墨九狸總算了解小鳳之前的感受了!

小鳳和混沌,此刻也是獃滯的看著眼前的巨畫,比起墨九狸看得速度,小鳳和混沌的速度就很慢了!

等到小鳳和混沌看完之後,墨九狸看了眼小鳳,發現小鳳沒什麼事情,這才鬆了一口氣!

「主人,你說鳳族真的滅絕了嗎?」小鳳還是有些難過的看著墨九狸問道。

「沒有,起碼你還在,而且我們在別處不是也遇到過很多鳳族嘛,你之前都見過不是么?」墨九狸聞言想了想道。

「可是,主人那這些畫面,為什麼讓我如此難受?」小鳳說道。

之前她確實遇到過不少鳳族,但是都沒有太多的感覺!

但是這一次卻讓她心裡無比的難受,好像那些畫面中的鳳族都是自己的親人一般。

但是畫面並非是真實的鳳族,她無法感應到什麼!

墨九狸看了眼面前的巨畫道:「或許這些鳳族和你的血脈相近吧!」

眼前這幅巨畫,描述的十分簡單粗暴,主要就是描述了畫中整個鳳族被滅的事情,數以萬隻的鳳族,從老到幼無一例外全部都被殺了……

應該說是全部都是中毒而亡的,因為畫中從開始到結束,都沒有出現除了鳳族外,其餘的獸族和其餘的人,至於這幅畫是誰滑出來的,墨九狸和小鳳也是無法得知的!

這幅畫表達的十分清楚,但是卻也讓墨九狸心裡起了幾分疑惑,小鳳看完之後難受,但是墨九狸和混沌看完,卻覺得很多疑點,到底是什麼毒藥,能讓所有鳳族中招?

又是如何下毒的呢?才能讓所有的鳳族,沒有一隻逃出去呢?

就在這時,眼前的巨畫嘩啦一下碎掉了,墨九狸一驚,仔細一看才發現這幅畫也並非是真實的花圈,而是一個巨大的光幕,剛才的畫面嘩啦一下散開,接著出現了另外一幅巨畫……

墨九狸和小鳳,混沌再次把視線落在畫面上……

從這幅畫面上墨九狸終於明白了,剛才那副畫中很多想不明白的疑點了!

這幅畫顯然是剛才那副畫的結局,畫面中所有的鳳族都隕落了,在一片血海中,諸多成年的鳳族,同時留下了鳳凰淚。 (PS:今天依然雙更,第一更先送上,晚上八點第二更!繼續求票,有雙榜單,千語很感恩,親們給點支持吧!偶上班去了!)

蕙蘭郡主氣得咬牙,手中捏着的真絲錦帕被她揉成一團。

“一個是這樣,兩個是這樣,真真不讓人省心!”蕙蘭郡主嘆了口氣,伸手扶額,揉了揉突突急跳的太陽穴,黛眉緊蹙。

“怎麼了舅娘?是誰惹您生氣了?”

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在身後響起,蕙蘭郡主回過頭,只見一個身穿鵝黃色蜀錦襦裙的少女在婢女的攙扶下走下馬車,踩着細碎的蓮步搖曳走來。

少女的身材纖瘦玲瓏,行走間充滿着一種舞蹈的優雅,罩在襦裙外頭的薄綃半臂隨着她步子輕盈的舞動顯得越發飄逸。

白色的輕紗覆面,只露出一雙嫵媚溫柔,清澈無瑕的眼睛。

蕙蘭郡主看着少女,臉上漾着慈愛而疼惜的淺笑,此前的不悅已經不見蹤影,迎上前道:“一月不見,涵涵越發娉婷動人了,舅娘現在才知道,原來涵涵走路也可以像一曲舞蹈,都讓舅娘看呆了!”

掩在白紗下的櫻脣微微揚起,柳若涵嬌羞低頭,眼波流轉,盡顯小女兒的嬌俏模樣,看得蕙蘭郡主不禁低低嘆了一口氣,然後又嘆了一口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