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叟仙尊雖暗自加著防備呢,可在逍遙仙君沒表態前自然是不能把護體神光催動到極致的,那就是對逍遙仙君的不敬了,他覺得逍遙仙君不至於連他也不放過,沒料到這半人半鬼的老怪物說打就打,而且出手狠辣,在來不及催動護體神光之下他這虧吃的可不小,驚駭中忙死命使出剩餘修為朝遠方遁去。

這對警幻仙尊無疑是最後的機會了,所以在逍遙仙君對野叟仙尊出手時他迅疾的朝另一個方向逃去。

知夏早防著警幻仙尊會逃走呢,所以警幻仙尊身形方動她就揮出了一道七彩虹光,警幻仙尊當然料得到沒那麼容易逃脫,所以身形甫動就連連施展出四五種防禦及迷惑手段,他名字中有幻字,幻影藏行的手段自是最擅長的。

知夏發出的七彩虹光雖未能傷到警幻仙尊但也令他的身形一滯,不等知夏再施狠手,逍遙仙君已經追了上去,知夏清楚警幻逃不出這位玄土裂原主人之手,遂把墜兒推給赤霞仙妃,想要去追野叟仙尊,以她的性情是不會留這個後患的,不管這野叟仙尊和警幻仙尊交情如何,今天既然動了手那就算結下仇怨了。

知夏剛要追時卻發現野叟仙尊逃走的方向出現了強悍的靈力波動,她能從這動靜中判斷出那至少是兩個化羽級人物在動手,這令她心頭不禁暗驚,今天這是怎麼了,一下子聚來這麼多化羽修士,她不敢擅動了,此際保護好墜兒才是最重要的。

野叟仙尊逃遁方向的打鬥在一擊之間就結束了,再無靈力波動出現,想來受傷的野叟仙尊多半是難以倖免了。

逍遙仙君和警幻仙尊的拼殺還在繼續,不斷閃現的陣陣光華漸行漸遠,那些光華在遮天蔽日的揚塵籠罩中顯得很是朦朧。警幻仙尊在逃遁上還是頗有兩下子的,換做是同階修士早被他甩掉了。

不過在擁有玄土真元的逍遙仙君手下,警幻仙尊的垂死掙扎註定堅持不了太久,他的幻化手段對逍遙仙君沒太大作用。

逍遙仙君回來時,知夏立即問道:「方才在野叟逃跑的方向有化羽修士出手,您留意到了嗎?」

「我知道。」逍遙仙君淡淡的答了一句,然後指著墜兒道,「讓他過來,我要帶他去談幾句話。」

知夏放開了墜兒,墜兒從知夏的護體神光中出來后立即催動出烏霆朝那嚇得已經失了神的白髮老者殺去,都是這老東西惹出的禍,他一定要殺了這老東西。

沒等烏霆射出,逍遙仙君就搶在前面把那老者化為了無形,他活著就為給自己積陰德,讓墜兒恨成這樣的肯定不會是什麼好東西,所以這功德他得搶,反正墜兒不缺這點功德。

不但那老者被嚇到失神了,天谷三邪也早被嚇得魂不附體了,五位大神通齊聚的場面他們這輩子也沒見過,尤其是最後出現這位殭屍一般的人物,他們聽說過玄土裂原這處修界的禁地,知道那是個連大神通都有去無回的地方,在聽說這殭屍就是玄土裂原的主人時,他們連趁亂逃跑的勇氣都提不起來,三個人不知自己究竟倒了什麼霉運,跟做噩夢一樣就陷入大神通的堆里了,千年難撞上一個的大神通,今天來了一撥又一撥,連傳說中的玄土裂原主人都出現了,他們攤上的霉運真算得上比天還要大比海還要深啊。

他們這是真被嚇懵了,其實知夏和逍遙仙君把話說的很清楚了,誰敢惹那個小修士誰就得死,別說他們這三個直接對墜兒出過手的,那個警幻仙尊僅說了句要動動那小修士就丟了命,那可是個化羽仙尊啊,只因一句話就被滅殺了,其實警幻仙尊還真不至於對墜兒起必殺之心,怎麼說他也是個仙尊了,但如果今天得了手,拿墜兒作誘餌來對付信邪等人倒是必然的。

如果說警幻仙尊死的冤,那野叟仙尊死的就更冤了,他不過是恰巧淌進了這灘渾水而已,雖然如果剛才和知夏、赤霞動起手來他肯定會竭盡全力幫警幻仙尊的,畢竟兩個人是有這交情的,可那不沒動手嗎,就這也把命丟了,不過在殺他的人看來,他死的不但不冤,還是罪有應得的。 逍遙仙君殺了白髮老者后就把墜兒帶走了,知夏沒敢詢問,看墜兒和逍遙仙君這親熱勁她也沒必要有什麼擔心了。

「該死之人誰也救不了,你們這些不長眼的東西。」知夏來到仍跪著的天谷三邪面前。

搶了玄水劍那人顫抖的取出了玄水劍,三個人用絕望的目光看著知夏,連句討饒的話都說不出來了,知夏接了玄水劍后揮手把三人斃殺了,取了他們的乾坤袋遞給了赤霞仙妃。

赤霞仙妃擺手推辭。

知夏恭敬道:「這是送給四位師弟師妹的,我還當另備厚禮答謝師叔,今日若非師叔及時搭救,小師弟恐已遭難,這份大恩紫霄宮絕不敢忘。」

赤霞仙妃接過三個乾坤袋,「那這些我就收了,別的就不必了,你已是化羽修為,還是平輩論交吧,你這小師弟是什麼來歷,何至於讓你不惜以死相拼?」

知夏先擺手讓在一旁的西陽回了雲杏閣,然後才對赤霞仙妃笑了笑道:「說起來您可能不信,我就是覺得與他特別投緣,一見面就喜愛的不行,這小師弟與我也特別親近,為他我真捨得拚命。」

赤霞仙妃點了點頭,「緣份是最難說清的,這小傢伙確實討人喜愛,我見他也覺投緣,從他給我傳來的那段記憶看,煙霞也是極其喜愛他的,此子非凡俗之輩,從他的出手中可見一斑,他給了煙霞一萬塊元嬰石,另有幾樣東西想來價值也不會低。」

知夏笑著搖頭道:「這個比信情還大方,幸虧是只用養一個,要是養他們兩個,我們紫霄宮雖有些家底也是養不起的。」

赤霞仙妃皺眉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信情離開紫霄宮了?」墜兒雖把與煙霞見面的那段記憶傳給她了,但墜兒覺得前面一大段緬懷七師兄的場景沒什麼用,就給截去了,是從幾個人正式談雲杏閣的歸屬開始傳的,所以赤霞仙妃尚不知尋易已死。

「您還不知道呢?信情已經不在了,兩百年前就死在蒲雲洲了。」

「什麼?!」赤霞仙妃震驚的盯著知夏。

「唉……」知夏嘆息一聲,把尋易如何殞命的經過簡要的講述了一遍。

赤霞仙妃聽罷面現哀戚之色道:「我還想著看過四個弟子後去紫霄宮見一見他呢,萬沒想到這麼惹人憐愛的一個孩子就這麼沒了,我是真的想不到他會遭厄運,這太沒天理了。」

「這就是他的命吧,您也不必為他傷感了,您能記掛著去看他也算夠疼愛他的了。」

「這孩子救過我的命啊,又那麼良善,那麼可愛,我怎能不記掛他,他怎麼就死了呢?我還沒好好謝謝他呢,這讓我……」赤霞仙妃真有點動情了,心情激蕩中竟至天空聚起了陰雲,周邊瀰漫起哀慘之氣,一個仙妃之悲是能令天地變色的,從外表看她是個不易動情的人,可實則不然,否則就不會在得知靈平子的死訊后那麼難以自控了,她確實挺喜歡尋易的,最主要是尋易救了她及四個弟子的命,她一直惦記著再給尋易些好處,不想卻沒機會了,尋易的死太出乎她的意料了。

知夏忙勸道:「您千萬要節哀,您如此哀痛他如何承受的了呢?」

赤霞仙妃平復了下心緒,仰面望向天空道:「我們欠他的恩情無法報答了,信情,你若在天有知就體諒一下我們吧,我確實對你失陷元裔州之事毫不知情,若是知道絕不會袖手不管的。」

知夏被她弄得心裡也不好受了,哀聲道:「您不說他也是知道的,信情是極明白的人,誰對他好他心裡都有數。」至此她醒過味來了,赤霞仙妃今天能恰逢其時的來到這裡救下墜兒難說不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赤霞仙妃對天禱告完就沉默了下來,如果不是知夏這邊的事情未了,她必定會立即離去獨自排遣一下這份哀傷。

知夏很識趣的退開了些,對於一個化羽仙妃來講,任何勸慰的語言都是多餘的。

這邊赤霞仙妃在為尋易而悲傷難過,那邊轉世的尋易卻要開心死了,躲過一劫不算還見到了怪前輩,他現在對逍遙仙君的感情別提有多親近了,一個人如果真心對你好,你是能感知到了,當然,前提是你得有心,墜兒肯定是有心的。

這不算完,還有令墜兒更開心的事等著他呢,在一片綿延的密林深處停下來時,他見到了那個同樣對他極好的美麗仙妃,從水晴洲的天姬仙妃那裡他已經知道這位仙妃是花仙了,在這位美麗的仙妃邊上還有一位美得如夢如幻的俏麗仙妃,墜兒知道這少女模樣的仙妃也是花仙,天姬仙妃給他看過其影像。

「您怎麼也在這?!」墜兒無比驚喜的快步走到鏡水仙妃面前。

「我們剛好路過這裡。」鏡水仙妃說的當然不是實話。

當初墜兒在逍遙仙君給他建的寶藏中留了一份玉簡,告訴逍遙仙君他離開乾虛宮了,卻沒說要去哪,逍遙仙君看到后就邊繼續行俠仗義邊留意墜兒的蹤跡,直至近期到了蒲雲洲才聽聞到墜兒到了紫霄宮的消息,經過在「三仙會」上的亮相墜兒在蒲雲洲挺出名的了,至少在千宗會管轄的地域內挺出名了。

逍遙仙君得知墜兒到了紫霄宮也就放下了這樁心事,不過墜兒重回紫霄宮這事令他對天道運轉大生感慨,就想著去找鏡水仙妃聊聊,順便把這些年找到的一些滋養靈壤交給仙妃,鏡水仙妃聽說墜兒到了紫霄宮立即動了要見一見的念頭,花界之門開啟之期將至,她要回去了,臨走前她特別想再看墜兒一眼。

去紫霄宮把墜兒帶出來顯然不妥,以逍遙仙君的修為作這事也得掂量掂量,所以鏡水仙妃想到了御嬋,如果讓御嬋幫忙這就不算個事了,只是不知御嬋近況如何,也不知她是否已見過墜兒並認出了墜兒就是尋易的轉世之身,御嬋曾把自己當下所住的雲杏閣的位置告訴過鏡水仙妃,所以這三人就來找御嬋了,老天安排的就是這麼巧,三人一來就撞上了墜兒遇險,聽警幻仙尊說要動墜兒,逍遙仙君立時就起了殺心,敢打墜兒主意的人他肯定是不能留著的。野叟仙尊是鏡水仙妃和菡香聯手一擊而殺的,對於人族的煉丹高手她們是能殺就殺的。 「太巧了!幸虧您幾位恰好路過,要不我今天恐怕就有難了,老天真是眷顧啊。」墜兒興高采烈的說,說話間眼睛不住看向菡香。

「這是我的妹妹,你叫菡香姐就行了。」鏡水仙妃給墜兒作引薦,帶菡香來就是為了把墜兒託付給菡香。

「晚輩朗星見過香仙妃。」墜兒可不敢叫姐姐,恭恭敬敬的對菡香行晚輩之禮。

「不用這麼客氣,叫姐姐就行了。」菡香挺高興,心裡暗道,你比上輩子可老實厚道多了。

墜兒嘿嘿一笑,眨著眼道:「我在水晴洲見過一位仙妃,她救了我,然後向我打聽過您二位,她很不解您為什麼在蒲雲洲。」說著她把天姬仙妃的影像展示了出來。

鏡水仙妃訝然道:「你去過水晴洲?」

「嗯,我們去殺妖獸了,結果差點送命,我是不想去的,可有兩個夥伴非要去。」

鏡水仙妃搖著頭道:「你是個聰明人,也是個看得清事理的人,以後也多堅持己見,不能總是受別人的拖累,作人該有義氣,但因義氣而遷就別人那就是犯糊塗了。」

「是,我謹記您的教誨了。」墜兒對這位仙妃頗有點言聽計從的意味。

鏡水仙妃見他這麼誠懇的受教,欣慰的笑著取出一個小木瓶遞給他,「這是專為你調配的,別人服用不得,回去后找個適當的機會再服用,會沉醉一個月,小心別引起他人的注意。」

「哎,多謝您的恩賜了。」墜兒收起小木瓶后眼神就閃爍了起來,不時瞟向菡香。

鏡水仙妃太了解尋易了,就算他變成了墜兒亦能尋出些熟悉的東西,一見他這樣子就明白他有話不想當著菡香的面說,遂傳神念讓菡香先迴避一下。

菡香臉上沒露出什麼,心裡卻開始罵起了尋易,怪他薄情寡義居然把自己忘了個乾淨,對自己一點也不親近。

果然,待菡香走後,墜兒的眼睛立刻冒出了亮光,把站在一旁的逍遙仙君拉了過來,鬼鬼祟祟道:「我有件好東西想給您二位看看,是件仙寶。」從這件事上就可見緣份有多神奇了,墜兒對這二人是從心裡親近的,雖然向這二人展露仙寶他心裡也是多少有些犯嘀咕的,但終究還是報答這二人的心情佔了上風。

「仙寶?」鏡水仙妃不由微微眯了下眼,雖然仙寶稀世罕見,但墜兒要說有,她信。

逍遙仙君也信,不過為了表現得正常點,他故作不屑道:「你這麼一個小修士如何能有仙寶?最多就是件靈寶吧。」

墜兒從袖中取出了那個乾坤袋,信誓旦旦道:「這就是件仙寶,不信我展示一下給你們看,我的一個朋友還在裡面呢,我把她放出來,你們可別傷害了她。」

鏡水仙妃一見那個乾坤袋心頭就是一顫,她認得出這正是尋易當初從正天君那裡得來的乾坤袋,她曾仔細的看過,區別是以前這個乾坤袋是癟的,現在鼓起來一些了。

「等一下,我不想見外人。」花蕊仙妃按住了墜兒的手,然後對逍遙仙君道:「放出來后你先把其送回去吧,順便跟知夏說一聲,要多留這孩子說一會話。」

「呵呵,我還是不信他能拿出仙寶。」逍遙仙君像對待個傻孩子似的拍了拍墜兒的頭。鏡水仙妃隨即就隱了身形。

墜兒晃了晃腦袋,一臉得意的抓著乾坤袋對裡面的絳霄暗傳神念道:「我要把你放出來了,這裡有位容貌怪些的前輩,你別怕,他對我是極好的,他會送你回雲杏閣,回去后你先偷偷跟二師姐說一下這次的經歷,讓她來決定該不該告訴西陽。」

此前墜兒已經悄悄對絳霄傳過一次神念了,他知道絳霄肯定會害怕,但也只是安撫了一下絳霄,一直處於強敵環伺的狀況他來不及對絳霄多說什麼。

被送入這樣一個詭異的空間絳霄沒法不害怕,可她更擔心墜兒的安危,此刻又聽到墜兒的聲音她喜得連聲問:「你沒事吧?墜兒你沒事吧?」

「沒事,別怕,我放你出來了。」墜兒說完就把她放了出來。

絳霄覺得像是在做夢一樣,一出來就兩眼發直的看著墜兒和逍遙仙君,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墜兒唯恐絳霄被逍遙仙君的樣子嚇壞,忙拉著她道:「這位前輩是我的大恩人。」

逍遙仙君沒想到出來的竟然是絳霄,在搭救尋易的那場戰事中他與絳霄早就是相熟的了,兩個人不但並肩作戰過,最後還一起目睹了尋易的離去。

「我送她回去。」逍遙仙君不想讓絳霄當著墜兒的面說太多,拉起絳霄就飛出了密林,還不忘給墜兒傳了道神念,「你居然真有仙寶,我還真小看你了。」

「前輩……」墜兒想叮囑逍遙仙君一下別嚇到絳霄,可人家長相嚇人這種事照直說就不好的,想想還是算了,讓絳霄受點驚嚇就受點驚嚇吧。

離開了密林,逍遙仙君對絳霄問:「你是怎麼和他到一起的?」絳霄也是知曉輪迴之秘的,但他還不清楚絳霄是否已經認出了墜兒就是尋易的轉世之身,所以想探問一下。

絳霄這時還沒緩過神來呢,兩眼發直的盯著逍遙仙君道:「我是在做夢嗎?逍遙前輩您怎麼會在這裡?」

「你不是在做夢,只是被裝進了一件寶物中,就像咱們在那場大戰中被裝進那件仙寶一樣。」

「哦……」絳霄連連眨了幾下眼睛,雖然一肚子的疑問,但她還是選出了最緊要的那個問道:「他就是尋易的轉世之身對不對?您告訴我是不是?」

這回逍遙仙君不用拐彎抹角的詢問了,遂道:「可說是,也可說不是,在參悟透轉世輪迴的玄奧前沒人能說的清,你最好對任何人都不要講這件事,也不要一心一意的把他當尋易對待,不要刻意的去左右他的生活,一切順其自然就好,否則你和他都難免要遭受天道的懲罰,這一點要切記。」

「嗯,我懂,我懂……」絳霄感受到了來自對方的無上威嚴,心膽皆有些發顫。

「我剛才感受到了刑火真元,他肯定也感受到我的玄土真元了,你回頭跟他解釋一下吧,能少說就少說,有關墜兒是尋易轉世之身的事你跟他說過了嗎?」

豪門小辣妻 「沒有,我跟誰都沒說過。」

「好,那就把這件事爛在肚子里吧,御嬋知道了嗎?」

「嬋仙妃去找靈心族了,至今未歸,他們倆還沒見過面呢。」

聽聞御嬋至今未歸,逍遙仙君覺得她可能回不來了,問起墜兒這些年的經歷,絳霄挑挑撿撿的給他講了一些,她信得過逍遙仙君,但信得過不代表就得把什麼都告訴他,絳霄沒墜兒那麼實在。

ps:多謝Jimmy師兄投的4張月票哈 知夏在看到逍遙仙君帶著絳霄回來時,就知乾坤袋的秘密多半是泄露了,很是擔心逍遙仙君會因乾坤袋而把墜兒帶走,在她看來這是極有可能的,果真如此的話該怎麼辦?知夏心裡暗自起急了。

逍遙仙君把絳霄交給知夏后,直接用他那古怪的神念對知夏道:「過幾日我再把朗星送過來,你不必擔心。」

「前輩……」知夏用懇求的目光看著逍遙仙君,果然如自己所料啊,可她又能如何呢?

「你不用擔心,我說話算數。」逍遙仙君無意跟她多廢話,傳了這道神念後身形就消失了。

赤霞仙妃疑惑的問:「怎麼了?」

知夏強笑道:「沒什麼,這位前輩很是疼愛我那小師弟,想多給他些眷顧,您若有閑就請到雲杏閣中暫住些日子,我請剛晉身化羽的大師姐過來向您請教一下道法。」她想暫且留住赤霞仙妃,然後去把曉春叫來,以作最壞的準備,但這話不能明說。

赤霞仙妃卻是無意多留的,作為一個厭煩交往的人,她可領會不了知夏的這些彎彎繞,遂道:「我要去看一下四個弟子,既然這裡沒什麼事了,那你就把那處修鍊之地的位置告訴我吧,來日我再去紫霄宮與你們參研道法。」

知夏遲疑了一下覺得還是暫且別對她多說的好,反正知道她的去處了想找她不難,至於墜兒給煙霞的修鍊之地在哪她可不知道,雖然猜測應該是岩漿之海,但小師弟可說是有神鬼莫測之能了,她這仙妃級別的師姐也難摸清他的底細。

好在絳霄是知道的,赤霞仙妃在得到了那處修鍊之地的位置后就告辭而去了。

知夏隨即就對絳霄展開了詢問,絳霄如實的講述了一遍,聽聞絳霄與這逍遙仙君竟是相熟的,知夏故作閑聊的打聽起尋易與這逍遙仙君的關係。

絳霄能猜透知夏心中在轉什麼心思,為了讓她安心,遂道:「我以前對您講述信情遇難的經過時提到過一位神秘前輩,那時不便明言,現在可以告訴您了,就是這位逍遙前輩。」

「哦……」知夏聽她這麼說稍稍放下點心,轉而囑咐起她不要把進入奇異空間的事告訴西陽,並幫她編了個搪塞西陽的謊話。

「那到底是件什麼寶物?」絳霄還不知道把自己裝進去的寶物是個什麼東西呢。

「乾坤袋,仙品乾坤袋。」知夏說完就帶她緩緩朝雲杏閣飛去,這事瞞不了絳霄了。

逍遙仙君回到密林時,墜兒已經把鏡水仙妃裝進乾坤袋了。

「仙妃已經進去了,您這回信了吧?這就是件仙寶!」墜兒得意的笑。

「呵,你這小子是真有傻福啊。」逍遙仙君看他那傻樣忍不住的想笑。

「我把您也裝進去吧,您和仙妃一起參悟一下。」

「好,這事可以告訴菡香,不過別急著把她也裝進去,得有人作守護。」逍遙仙君確實迫不及待的想見識一下這仙品乾坤袋的玄妙了,他對這件仙寶可是久有耳聞的。

「哦,我聽您的。」墜兒說完把逍遙仙君裝進了乾坤袋,仙妃說菡香是她的妹妹,逍遙仙君又這麼說了,他也就能信得過菡香了。

逍遙仙君進入乾坤袋不久,菡香就出現在墜兒面前,她就在附近呆著呢,但作為一個化羽級的花仙她不會作偷聽之事,但逍遙仙君帶絳霄離去時她看到了,御嬋曾帶絳霄和西陽去服過她們調製的靈液,所以她是見過絳霄的,這麼個大活人是怎麼冒出來的?菡香心中充滿了疑惑,逍遙仙君在進入乾坤袋前用神念把她喚了過來,讓她守護著墜兒。

「人呢?」菡香既見不到鏡水仙妃也見不到剛召喚她的逍遙仙君,心裡的疑團更多了。

墜兒看了看手裡的乾坤袋,賠著小心說:「在這裡面。」

菡香一下子就消失了,旋即墜兒就收到了她那帶著不安的神念,「你什麼意思?把話說明白。」

墜兒忙道:「你別怕,我隨時能把他們放出來,他們是進去參悟這件寶物了。」

「放出來一個給我看!快點,否則我可要對你下手了!」這事太詭異了,菡香不得不小心點。

「別別別,只有我能用這寶貝,你等一下,我這就放。」墜兒說著就朝乾坤袋裡送入神念講了外面的情況,沒想到裡面的兩個人都要求出來,鏡水仙妃在見識到仙品乾坤袋的神奇后打算說服墜兒讓菡香也見識一下,逍遙仙君也想到了這一點,他雖是活到生無可戀的人了,但這蘊含天機的寶貝卻是一定要參悟一下的,三個人都進來的話就得去個安全的地方了。

菡香在看到墜兒把兩個人都放出來后,立刻狂喜的飛回來,抓著墜兒的胳膊激動的問:「這是仙品乾坤袋?」她雖貌如少女但論年紀不比鏡水仙妃小多少,見識自然也不會少的。

「嗯,我可以送你進去。」墜兒咧嘴笑著說。

「到地下去吧。」逍遙仙君說完就催動起土中乾坤帶著三人向地下潛去。

在不知有多深的地下弄出了一片較為寬闊的空間后,墜兒要把他們三個一起裝進去時,鏡水仙妃卻擺手道:「先讓他們倆進去吧,我回頭再進去。」她是怕墜兒一個人呆著這樣的空間里會恐慌,她對尋易那份濃濃的愛是深到無法用語言表述的。

重生六零:空間女神醫 自此三位化羽大神通就開始了對仙品乾坤袋的參悟,墜兒別提有多開心了,能報答這兩位眷顧疼愛他的人是他一直以來的心愿。

七天以後逍遙仙君帶著墜兒去了一趟雲杏閣,先前跟知夏說「幾天之後」歸還墜兒現在看來是遠遠不夠,他得跟知夏再打個招呼。

知夏已經回紫霄宮把大師姐曉春搬來了,雖然從絳霄那裡知道了逍遙仙君和尋易關係匪淺,但她也得作些準備。

見逍遙仙君把墜兒帶回來了而且把乾坤袋的事也挑明了,知夏感受到了逍遙仙君的誠意,遂提出自己和曉春也跟著去參悟,能和逍遙仙君這樣的高人一起參悟無疑是件極好的事。 逍遙仙君帶墜兒到一邊讓他徵求一下乾坤袋裡的兩位花仙的意見,菡香對此是有很深顧慮的,鏡水仙妃倒挺明達,用暗傳神念的方式勸菡香道:「你不用信知夏和曉春,只信尋易就好了,他都能令御嬋那樣的人跟咱們成為朋友,何況是這兩個人呢,多結交兩個人族的大神通對咱們有益無害。」

菡香被說服了,細想起來她必須得承認尋易很神奇,他所作出的那些不可思議的事就在那擺著呢,有些她還跟著參與過,不信這個邪是不行的,而變成墜兒后這小子顯然就更神了,連仙寶都有了,沖著一個小修士把自己的安危交出去,這看起來很荒唐,只有了解這小修士有多神奇的人才會覺得這事是有點靠譜的。

當聽說乾坤袋裡竟然還有兩位花仙時,知夏和曉春大吃一驚,不過知夏很快就反應過來了,想到先前出手殺野叟仙尊的定然是這兩位花仙,她們是跟逍遙仙君一起來的,聯想到尋易曾給她的那瓶無慧靈液,想來這都是尋易聚起來的緣份,如今報到墜兒身上了。

那邊是鏡水仙妃說服了菡香,這邊是知夏說服了曉春,不過知夏沒對曉春透露太多,曉春對知夏是無比信任的,這位大師姐看似愚鈍,但她有她的獨特智慧。

就這樣,一起參悟乾坤袋的大神通增加到了五個,雖然逍遙仙君囑咐墜兒不要對兩位師姐多講他和自己以及兩位花仙的交往過程,但墜兒對兩方的親近態度還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大家的關係很快就融洽了起來,因為大家信任的都是他,只有曉春是不清楚這裡面玄妙的,但曉春向來是只關心自己感興趣的事,尤其是和精明的二師妹在一起的時候,這就是她的智慧。

墜兒這回可忙起來了,除了時不時的要送大家進進出出外,他還得關注裡面之人的狀況,大家討論的時候他也要參加,因為他是唯一能使用乾坤袋的人,所以他對乾坤袋的了解是最多的,大家不管討論什麼都得先問問他有什麼不同的感知和看法。

這天,話題終於說到了墜兒最感興趣的重建乾坤一事。

「你們合五人之力能不能先打造一片小點的陸地?哪怕是一座小島也好,那樣就能有個棲身之地了。」這個想法墜兒憋了好多天了。

曉春道:「這個應該是可以做到的,合五人之力打造出一片千里山河很簡單,這個我有把握。」

「千里?!」墜兒大喜,這可比他預想的要大多了。

曉春見他這麼開心,不由笑道:「萬里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沒必要擔那風險,不如打造幾片能確保不會問題的千里之地,我覺得那樣更好。」

墜兒樂得合不攏嘴道:「那倒也是,大師姐,那咱們就儘快先弄出一片千里之地試試吧。」

逍遙仙君沉吟道:「我感知到下面似乎是有土地的,以我的猜想,是原有的乾坤崩壞了,大地沉了下去,只有讓大地浮上來,這乾坤袋才算徹底修復。」他不是憑修為感知到下面有土地的,是玄土真元感知到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