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德聽了鄭司令的話,不滿的臉色已經顯露出來,一瞪眼就要站起來說什麼。

於正心可以猜出,里德所不滿的是鄭司令私自把孤星共和國所有行政官員的人選都確定了下來。並且把要把各方兵權都收歸自己手掌心。

而且那些高級行政官員都是遠征艦隊的人。

摩爾則臉上不動聲色,一把按住了里德的肩膀。摩爾看了下台上的丹尼爾總司令以及鄭司令。

然後慢慢轉頭把那雙藍眼睛看向了於正心。

於正心知道,摩爾是想看看自己是什麼想法。

他在心中把思路整理清楚,清了清嗓子然後站了起來。

鄭司令看到於正心終於站了起來,立刻讓小型武裝團體的眾人注意會場秩序。會場一下安靜了下來。

於正心回望了摩爾一樣,接著張開了嘴開始說話。

但是他並沒有一開始就宣布倖存軍團同意參加孤星共和國。

「鄭司令,我剛才仔細聽了您所說的。我注意到了所有的高級行政官員,基本上都來自於遠征艦隊的軍官。並且這些人都是沒有經過選舉,直接由你任命的。而你自己則把自己任命為了最高軍事長官。」

「但是對此,我倒是不介意。因為剛才你說了,議會才是權力機構。這些行政官員只是議會決策的履行者,並且還接受議會的監督任免。遠征艦隊的軍官和你是專業的管理和行政人員。」

「因此我不質疑你們的能力,至於他們擔任官職后的所作所為,我拭目以待。」

「我現在更關心的是議會議員的人選。您說這些議員由現在各個武裝力量以及城鎮領導者來擔任。」

「我想知道這些議員具體到誰,這關係道孤星共和國的權力究竟掌握在誰的手裡。根據您的回答,我會考慮是否讓倖存軍團參加孤星共和國。」於正心說完坐了下去。

鄭司令挺起胸膛朗聲說道。

「倖存軍團於正心將軍的這個問題很好,我來詳細說明一下。」「孤星共和國議會,簡稱孤星議會,一共有100個議會席位,由總統擔任議長。但是議長沒有投票權,只是議會的主持者,同時是孤星共和國的名譽代表。」

「所有的法律政策的制定,對新羅馬及其他對外戰爭的戰略,都由議會表決產生決議。」

「每個議員只有一票,只能投贊成或者反對。一個議案超過半數贊成即為通過,反之則不通過。」

「議案,則由各個行政委員會中的最高長官提出,行政官員同樣不能擔任議員。」

「議員必須參加專門課程,對軍事,政治,經濟,科技等知識都有基本了解。」

「這一任議員任期為5年。在任期內所有行為都受監察機構監視,如有任何違紀違法,立刻會被公示並取消議員資格。」

「最後就由我來讀一下,這一屆議員的名單吧。我在每個議員名字後邊,還會念出該議員現在身份。大家聽完後有問題,我可以重念一邊。」

鄭司令說完,就拿起老花鏡,照著名單讀了下來。

於正心統計了下,100個議員中,遠征艦隊軍官佔了20個,孤星軍軍官佔了20個,倖存軍團的的人佔了五個,鐵石鎮警長也作為了一個議員。剩餘的54個名額,則屬於其他小型武裝團體以及各個倖存下來鎮子的領導者。

聽到自己也有一席之地,一些小型武裝團體立刻表示願意加入共和國。

鄭司令對這些人感謝的笑了下,把目光看向了摩爾。

摩爾自然知道鄭司令這麼安排的用意。

如此一來孤星軍可以說在議會中有相當大的影響力。但是其勢力卻不及遠征艦隊與倖存軍團的聯盟。

不過這倒也不是絕對的。如果孤星軍能夠拉攏住小型武裝團體以及各個鎮子的議員,那麼自己就能獲得有利的優勢。

於正心此時也站起來表示願意加入孤星共和國,摩爾仔細想了下,也站起來表示服從共和國政府指揮。

到了這一步,孤星共和國建國算是完成了。

鄭司令拿出了設計好的孤星共和國國徽國旗以及軍徽。

這三樣國家象徵的圖案都相當簡單。簡而言之之就是藍色的底紋加一個白色的五角星。

和過去的德克薩斯州州旗有一定相似性,但是更加簡單。

國歌為《自由孤星》,也不知道鄭司令是從哪兒找來的人才譜曲填詞的。

雖然比不上義勇軍進行曲,馬賽曲之類的國歌。但是莊重嚴肅,聽上去就是國歌的感覺。

眾人知道這些只不過是形式,因此也就沒什麼反對意見。

但是鄭司令卻認為建國的儀式感必須要有。

因此派直升機把眾人都接到了休斯頓市內的地標性風景點「聖吉辛托古戰場」。

公元1836年4月,在這個古戰場,墨西哥SantaAnna將軍追擊德州SamHouston將軍所率的叛軍,結果反被SamHouston偷襲。只有十幾分鐘,SantaAnna的軍隊就投降了。這一併不是很大的仗,但打出了德州的獨立。

休斯頓城市的命名也來自於此。

這之後,這片古戰場作為了歷史遺迹保存下來。

邊上還停著一艘參加過一戰和二戰的戰列艦「德克薩斯號」

這艘戰列艦雖然早就退役,成了永久停在古戰場邊的歷史紀念館,但是10門356毫米45倍口徑的巨大主炮卻還能打響空包彈,作為禮炮使用。

鄭司令讓人把一面巨大孤星旗懸挂在了這戰列艦的艦首,讓眾人發誓效忠孤星共和國。

眾人在海飛吹拂下舉起右手,跟著丹尼爾念著誓詞。、

眾人念完誓詞,10們巨炮猛然的打響了空包彈。

巨響和衝擊波震得德克薩斯號戰列艦周圍水波蕩漾。

丹尼爾作為孤星共和國總統,宣布孤星共和國在此時此刻成立。

今天被定位國慶日。

之後丹尼爾還進行了簡短的發言。但是發言沒多久,就有情報說新羅馬的X戰機入了休斯頓上空。

眾人害怕被x戰機來個一鍋端,立刻躲到了德克薩斯號戰列艦的艙室裡邊。

等到X戰機再次被驅逐,眾人才鬆了一口氣。

丹尼爾把剛才中斷的講話繼續了下去,大意自然就是希望大家團結一心,壯大孤星共和國直到將新羅馬帝國擊敗。

這之後,丹尼爾開始給參加開過大典的眾人頒發了聖安東尼奧戰役戰功勳章。

勳章是鋼製的,根據丹尼爾所說是由戰場上新羅馬被擊毀的坦克裝甲鑄造而成。

勳章背景之上是被利刃砍成兩半的新羅馬帝國鷹旗。

丹尼爾拿著一箱子勳章,給每個人授勛。每個人接受勳章后自然也都和丹尼爾總統握手道謝。

授勛儀式結束。摩爾里德兩人被丹尼爾總統帶到了自己辦公室繼續聊天。

於正心則被帶進了鄭司令的辦公室。這是於正心第二次進入這個辦公室,沒有了上次的拘謹。

他在鄭司令的招呼下坐在了椅子上。

鄭司令就和上次一樣奉上了香茶。

「小於,今天說服摩爾加入孤星共和國你起了不小的作用。從今往後,就沒有什麼孤星軍,遠征艦隊,和倖存軍團了。大家現在都擰成了一條堅固的麻繩,在孤星共和國的名義下一起對抗新羅馬。」

鄭司令笑著喝了口茶,但是看向於正心目光卻嚴肅,他說道

「過一會我會起草正式的對新羅馬帝國宣戰書。在議會通過後,咱們孤星共和國就正式與新羅馬帝國處於戰爭狀態。」

於正心理了一下思路,端坐起來,對鄭司令說道:

「鄭司令,我有一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請直說。」鄭司令放下了茶杯。

於正心於是知無不言了。

「我對於祖國和你的安排向來都是無條件執行的。因此我之前在會議上完全順著你的安排,使得孤星軍也加入了共和國」

「但是我個人對於咱們如今對摩爾的做法有保留意見。我和他的手下多次合作。我認為他們還是可以信任的,至少在反抗新羅馬方面相當的堅定。」

「我們現在這樣的做法,相當於是分散削弱了他的兵權。未必利於團結。」於正心說道。

「小於同志,我能夠理解你的做法。說實話,如果我在你這個年齡階段,也沒法理解祖國方面的決議。」

「但是現實往往不是那麼簡單的。一個人現在好,過去好,不代表將來也會好。」

「汪精衛能在少年時能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為了反封建革命刺殺清朝王爺。在辛亥革命之後也長期忠實於國父孫中山。但是最後呢?賣國叛國,為人不齒。」

「我們其實已經有情報得知摩爾和舊制派的一些人有過聯絡。當然,摩爾並沒有對舊制派的人作出任何承諾。」

「但是這並不代表摩爾心裡沒有想法。我們現在將他分權,既是預防他有其他想法,也是為了更好的集中整個反抗新羅馬的力量。」

「對於他個人來說,既是對他的一種遏制,卻也是為他自己好。」鄭司令說道。

於正心想明白了其中關節,鄭重的點頭。

「關於摩爾的事情你就不用再管了,摩爾的功勞我們都看的清清楚楚,不會虧待他的。丹尼爾現在在和他聊天,想必丹尼爾作為曾經的艦隊長官,收攏摩爾人心這樣的事情不會有問題。」

「現在我們還是來說說你的問題吧。從今天起倖存軍團已經不存在了。」

「現在有的,是孤星共和國陸軍第71「鐵石」獨立作戰營。」

「你那倖存軍團的將軍的名號,從此以後也沒了。」

「從今天起,你就是鐵石作戰營少校營長。」

於正心聽到這話,知道這是正式給自己的倖存軍團進行改編,並對自己進行了任命。

從今天起自己不再是一個武裝團體的頭目,而是成為了孤星共和國的一個軍官。

「我絕對不辱您給我的信任和使命。」於正心說道。

鄭司令也霍然起身,向著於正心回了一個軍禮。

示意於正心禮畢坐下后,鄭司令又在筆記本里打開了地圖。 小迪斯蒂諾並未立刻走到李嘉凝等人面前,而是目光冷漠的站在車旁。

唐浩從遠處收回目光,對李嘉凝說道:「他來了,你有什麼話,直接跟她說吧。」

李嘉凝此刻隱隱明白了唐浩的意思,她深吸口氣,邁步向小迪斯蒂諾走去。

看見小迪斯蒂諾那兇惡的樣子,肖大小姐有點擔心,她湊到唐浩身邊,碰了碰唐浩,低聲說道:「你快去過去幫嘉凝姐啊。」

「不用。」唐浩站在原地,看著三十米外的李佳靜和小迪斯蒂諾。

「你不去,我去。」肖夢雯說著就要過去。

「她自己可以解決。」唐浩隨手拉住了肖夢雯的手臂。

肖夢雯眉頭一蹙:「唐浩,你看那傢伙那個凶樣兒。」

「紙老虎。」唐浩笑道。

肖夢雯想過去,可是唐浩不鬆手,她也只能放棄了拔刀相助的想法,安心的站在唐浩身邊。自從來到歐洲之後,她還是第一次跟唐浩如此親密。她低下頭,暗暗的笑了笑,隨即又收起笑容,望向了遠處的李嘉凝。

李嘉凝站在距離小迪斯蒂諾三米的距離,目光冷漠的看著小迪斯蒂諾,用易達利語說道:「先生在家嗎?」

「不在。」小迪斯蒂諾用非常霸道的語氣告訴肖夢雯。

「我既然來了,你是擋不住我的。」肖夢雯的語氣無比的堅定。

「你以為你是誰,你跟迪斯蒂諾家族一點關係也沒有。不但是你,李迪也一樣沒有。」小迪斯蒂諾的語氣不但霸氣,而且透著蔑視。

李嘉凝聞言,嫵媚眸子突然閃過一絲冷意:「你擋不住我。」

「擋不住,你……。」

「砰。」

小迪斯蒂諾話還沒說完,就挨了一拳。而這一拳正中他的鼻子,一股酸楚的感覺頓時湧上他的腦門。

「砰……讓開。」李嘉凝自此出手,又一拳擊中了小迪斯蒂諾的面門。

「呀!」

小迪斯蒂諾大吼一聲,揮拳打向李嘉凝。在他的印象中,李嘉凝只是個心機比較深的女人而已,她根本就不具備戰鬥力。所以他潛意識裡認為,他可以輕鬆的把這個女人砸扁。

「砰砰砰……。」

小迪斯蒂諾做夢也想不到,他不但沒有把對方砸扁,反而成了對方的沙包。

「撲通。」

小迪斯蒂諾摔在了地上,他已經看不記清楚李嘉凝的樣子了,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見眼前有一個性感火辣的人影。

「你擋不住我。」李嘉凝看著滿臉是血的小迪斯蒂諾。

「啊……。」小迪斯蒂諾抬手指著李嘉凝,卻是氣的連一個單詞也說不出來。

「哼。」李嘉凝轉身,向賓士走去。

就在這時,肖夢雯看見小迪斯蒂諾的手伸進了腰間,她大聲喊道:「嘉凝姐,小心,他有槍。」

李嘉凝聞言,猛然轉身,果然看見小迪斯蒂諾從腰間抽出一把手槍。她想也不想,便向小迪斯蒂諾分身撲去。這是一次賭博,如果她快,能夠在小迪斯蒂諾的槍口對準她之前擊中小迪斯蒂諾,那麼她就能贏。如果她比小迪斯蒂諾慢,那麼十米的距離,想打不中都難。

小迪斯蒂諾的槍口飛快的抬起,李嘉凝的身體也飛了起來。

「啪……砰。」

李佳靜腳踢在小迪斯蒂諾的手腕上了,槍也在這個時候響了。不過因為小迪斯蒂諾的手腕震動,子彈從李嘉凝的耳邊射了過去。

「啪……嗖。」

又是一腳,小迪斯蒂諾的槍飛了。

「嘭。」

李嘉凝不再客氣,一腳踩在了小迪斯蒂諾的胸口。之前她只是想教訓一下小迪斯蒂諾,可是這一腳卻充滿了仇恨。她甚至都能夠感覺到小迪斯蒂諾的胸骨骨裂的聲音。

「啊!」

健壯的小迪斯蒂諾痛叫一聲,差點暈過去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