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服務生被嚇哭了,唐語嫣卻是被氣哭了。夏雷隻身一人進入敵巢,直到現在都沒有任何消息。他在哪兒?他有沒有受傷?他有沒有危險?這些擔憂無時無刻不折磨自己她。

「你們還站在這裡幹什麼?」唐語嫣哭吼道:「把這裡的牆全部給我炸掉!就算是將這裡拆掉我也找到人!」

一大群特工硬著頭皮去給牆體安裝爆炸裝置。

卻就在這個時候,已經搜查了好幾遍的雜物間突然傳來了動靜。

一大群武裝特工向雜物間衝去。

唐語嫣最先一個衝到雜物間的門口。雜物間的房門突然打開,一個熟悉的身影,一張熟悉的面孔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唐語嫣頓時愣了一下,然後不顧一切的撲進了夏雷的懷中。周圍有那麼多人盯著,可是她一點都不在乎。她和夏雷雖然只有十多分鐘的分離,可對她來說,卻猶如隔了一生一世那麼漫長。

所有的特工都停止了行動,有的人臉無表情,有的人在忍著笑,有的人卻已經笑了出來。夏雷是誰?這裡的人沒人不知道。101局的王牌顧問,戰鬥力逆天的強人!夏雷一個人出來,那意味著什麼?這些特工其實也是心知肚明的,所以他們的心情已經提前放鬆了下來,只等著進去收屍了。當然,那得他們的唐局長從夏雷的懷裡離開,讓開路才行。

唐語嫣顯然不願意離開,她的雙手緊緊的抱著夏雷的腰,一雙豐滿而堅挺的柔軟抵在夏雷胸膛上,塌了山頂,扁了形狀。可她一點都不在乎,她的一切都願意給夏雷,這點小小的豆腐又算什麼呢?

夏雷卻尷尬得很,他一個結了婚的人,而且老婆是四個,孩子也是四個。現在唐語嫣這樣不顧一切的抱著他,而且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一個有婦之夫,他的感覺能自在嗎?

「沒事了,都搞定了。」夏雷說道:「那些傢伙都死了……」

夏雷說這樣的話顯然是想讓唐語嫣從他的懷裡離開,可是唐語嫣卻好像沒有聽見他說了一些什麼,不但沒有鬆開他,反而將他抱的更緊了。他能感受到她胸前的柔軟,也能感覺到她小腹上的柔軟,這些微妙的感覺給他帶來了一些困擾。隨著時間的延長,他的身體的某一部分漸漸有了抬頭的反應。這樣的事情正常的男人根本就沒有辦法避免,因為這是大自然賦予男人這個物種的自然天性。除非是有病或者先天缺陷,否則面對唐語嫣這種級別的尤物,耳鬢廝磨,身體接觸,怎麼能沒有反應呢?

夏雷悄悄的吸了一口氣,動用了他自己琢磨出來的控制神經的能力,那個躁動不安的地方才消停下來,低頭認錯。

「你知不知道,剛才我有多擔心你?」唐語嫣淚盈盈地道:「如果你有什麼事,你讓我怎麼活下去?」

一大群特工都笑了,他們真的想象不到平時威嚴嚴厲的唐局長會對一個男人說出這樣的表白。在他們的眼裡,唐語嫣絕對是那種老虎級別的女人,可在夏雷的懷裡,她卻如此溫柔可人,從一隻老虎直接就變成了貓咪或者兔子。

「語嫣,我們……別這樣,你的人在笑話我們。」夏雷說。

唐語嫣這才鬆開夏雷,然後兇巴巴地道:「你們看什麼看?笑什麼笑!回去有你們好看的!」

一大群特工頓時笑不出來了。

夏雷說道:「CIA的人都在地下室里,不過他們都死了。這個雜物間其實是一個可以移動的電梯,貨架上的煙灰缸就是開關。天花板上還有一層,它的布置是一樣的,所以很難發現。」

「你們還站在這裡幹什麼?你們沒有聽見嗎?」唐語嫣嚴厲地道:「還不行動!」

一大群特工往門口湧來。

夏雷卻擋住了他們的路,「等等!地下室里有毒,你們這樣進去可不行,需要佩戴防毒面具和氧氣瓶,另外最好帶點抽風換氣的設備。」

夏雷這麼一說,跟著就有人去拿相關的設備了。

唐語嫣拉住了夏雷的手,「跟我來。」

夏雷微微愣了一下,「去哪?」

唐語嫣的眼眸里露出了一點幽怨的神光,「怎麼?你怕我把你吃了嗎?」

夏雷,「……」

唐語嫣也不管夏雷答應不答應,拉著他的手就往走廊盡頭走去。

夏雷很想從她的手中將手抽出來,可是看到她眼角那未乾的淚痕,他又始終狠不下心來。

這是無解的事情。

如果一個女人如此深愛著你,沒有你她甚至無法活下去,你能忍心將她推開嗎?你能忍心一而再再而三地傷害她嗎?

別人或許能狠下這份心,可是夏雷做不到。

如果要問原因,那就只有一個原因。

因為,他是夏雷。

PS:感謝書友15912683的打賞,謝謝你!晚上3更會在9點30分。 酒吧早已經被清空了,無論是顧客還是酒吧的服務人員都被控制了起來。等待他們的將是嚴格的身份審查,有問題的人都脫不了身。現在,唐語嫣和夏雷成了這個酒吧的唯一的客人。

唐語嫣拉著夏雷的手來到了一個光線昏暗的角落裡,然後她將夏雷摁在了一張沙發上,隨後她也坐在了沙發上,屁股擠著屁股,沒有間隙。

沙發前的酒桌上放著一瓶沒有打開的威士忌酒,還有兩隻喝酒的杯子。杯子里並沒有酒液的殘留,看上去沒人使用過。或許是客人點了酒,還沒來得及喝便被帶走了。

一坐下,唐語嫣便盯著夏雷,那眼神直直的,熱熱的,彷彿要將夏雷融化。

夏雷苦笑了一下,「語嫣,你這是要幹什麼?」

唐語嫣打開了那瓶威士忌酒,然後又用酒洗了一下杯子。雖然那兩隻酒杯還沒有被用過,可她就是嫌棄,要用酒再清洗一下。她很快就洗好了酒杯,然後又往酒杯里倒上了酒,「我們喝一杯吧,我們很久都沒有在一起喝酒了。」

夏雷有些頭疼地道:「語嫣,別鬧了好不好?我們這是在執行任務,執行任務的時候怎麼能喝酒呢?」

「人都被你殺光了,我的人除了收屍還能幹什麼?還有,我現在是局長,我說能喝酒就能喝酒。我都不怕,你怕什麼?」

夏雷,「……」

霸道、任性,這是刻在唐家大小姐骨子裡的印記,很難抹除掉。

「你現在難道和我一起喝酒都不願意了嗎?」唐語嫣的聲音一下子就柔軟了,也充滿了淡淡的憂傷。

夏雷苦笑道:「喝酒當然可以,改天我們換個地方痛痛快快的喝一場不好嗎?」

「你說得輕鬆。」唐語嫣說道:「你家那四個大肚婆對我抱有很深的成見,我和她們一見面就會吵。改天?改天她們會放你出來才怪了。」

這樣的話讓夏雷有些尷尬,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認人家說的有道理。家裡的四個大肚婆將他看得很緊,不會讓任何漂亮女人輕易接近他,更何況還是唐語嫣。至於和唐語嫣單獨喝一台酒,這樣的事情想都不用想,他的四個大肚婆是不會同意的。

夏雷不說了,他拿起酒杯就和唐語嫣碰了一下,然後一口喝掉了杯中的半杯威士忌酒。

唐語嫣也一口喝掉了杯中的威士忌酒,然後她將她的螓首靠在了夏雷的肩膀上。

夏雷的身子頓時僵了一下,「語嫣,你這才喝了半杯酒,不至於喝醉吧?」

唐語嫣輕聲說道:「醉死了才好,醉死了就不用像現在這麼痛苦了。你知道嗎?從你跟著凡凡離開的那一天起,我就沒有一天是快樂的。我每天都會花大量的時間去回憶,回憶我們在一起的那些時光和往事。龍冰曾經問過我,她問我究竟想要什麼?那個時候我根本就沒把她的這句話放在心裡,也從來沒有去想過。可是你離開我之後,我天天都在想這個問題。我究竟想要什麼?雷子,你告訴我,我想要什麼?」

夏雷哪裡好回答她的這種問題,他拿起了酒瓶就往杯子里倒了兩杯酒,然後拿起了兩杯酒並將其中一杯遞到了她的手中,「別想這種煩人的問題了,我們還是喝酒吧。」

唐語嫣忽然用拿著酒杯的手挽住了夏雷的拿著酒杯的手。兩個人的手頓時形成了一種奇怪的姿勢。

夏雷用異樣的眼神看著唐語嫣,心中尷尬的很。不為別的,只因為唐語嫣和他現在的挽手的姿勢是一個喝交杯酒的姿勢。而交杯酒是新娘和新郎在洞房花燭夜的時候才會喝的一種酒,唐語嫣和他喝交杯酒,那他成了她的什麼人了?而她又成了他的什麼人了?

「你不是要喝酒嗎?喝呀。」唐語嫣催促道。

夏雷尷尬地道:「那個……我們的姿勢不對吧,哪有這樣喝酒的?」

唐語嫣卻一口喝掉了杯中的威士忌酒,然後湊到了夏雷的懷裡,用手托著那杯酒就給夏雷灌了下去。

啪啪啪……

兩個碰巧從門口走進來的101局外勤特工看到了這一幕,忍不住鼓起了掌來。

「唐局,好啊,什麼時候和你和下過問的喜酒啊?」其中一個外勤特工笑著說道。

另一個也笑著說道:「唐局,記得一定要請我們喝一杯喜酒啊。」

很奇怪,唐語嫣這一次竟然沒有罵人,而是臉紅了。

夏雷尷尬得要死,「別胡說八道,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夏顧問,交杯酒都喝了,你還想賴賬啊?」

「對啊,你們的喜酒我們是喝定了。」

兩個外勤特工繼續開夏雷和唐語嫣的玩笑。

夏雷瞪了兩個外勤特工一眼,「去去去,去做事吧,別在這裡添亂了。」

兩個外勤特工笑了笑,閃人了。唐語嫣曾經差點和夏雷訂婚,唐語嫣深愛著夏雷,這早已經是101局的公開的秘密了。所以,他們拍了唐局的馬屁,見好就收,規規矩矩地去做事去了。

「雷子,我知道我有大小姐脾氣,而你不喜歡,我可以改。」唐語嫣的聲音小小的,很溫柔。

夏雷卻已經吃不消了,「我得回去了,下次……我們下次再喝吧。」

唐語嫣的挽著夏雷胳膊的手一下子就失去了所有的力氣,無聲的垂落了下去。她的眼裡也浮出了一層水霧。

夏雷等心中一聲嘆息,他狠下心腸,起身就走。他要是不走,這酒沒準喝著喝著就喝到床上去了。喝著喝著,然後他的凸沒準就喝的她的凹里去了,凹凸一相逢,平安居的也就多了一個新女主人了。這套路,他懂。唐語嫣似乎已經想明白她想要什麼東西了,而她也勇敢的做出了改變。可是他不敢接招啊,一想起她身後的唐家,他就什麼都不敢對她做了。

唐語嫣滿眼憂傷的看著夏雷離開,她的嘴皮動了動,她想叫住他,可留人的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夏雷走了幾步,忽然又停下了腳步,回頭說道:「語嫣,你救了阿冰她們,她們能母子平安也全靠你。我請你來我家吃一頓飯,我親自下廚,好好款待款待你,順便也把那件東西教給你。你願意來嗎?」

他所說的那東西是他利用小倩從CIA總部竊取的CIA在華間諜人員的名單。

唐語嫣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笑容,「我當然願意來,你打算什麼時候做飯給我吃?我好準備準備。」

夏雷想了一下,「那就明天晚上吧,也當是給你的慶功宴。」

「好啊,我會準時到的。」唐語嫣笑得更甜了。

夏雷其實從來都不難對付,難對付的是他的那四個女人。以前那四個女人就是一個敵對的堡壘,她幾乎沒有可能攻進去,可是現在的情況已經變了。她救了她們八條命,她們還能把她當敵人來對待嗎?

這,或許是一個轉折點,幸福的轉折點。

夏雷走出了酒吧,夜風拂過他的臉頰,給他帶來了清涼的感覺,心中的煩惱似乎也被風吹走了一些。

「我和語嫣做不成夫妻,也可以做朋友嘛,希望家裡的女人們能接受她這個朋友。我想她們是能接受的吧,畢竟語嫣救了她們,甚至還差點死去……」夏雷的心裡這樣想著。

然而,他顯然不知道唐語嫣的心裡是怎麼想的,又是怎麼打算的。

這似乎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區別。

就在這時,一輛麵包車突然從右側的街口轉彎過來。

這條街道已經被101局的特工和輔助行動的警察封鎖了。那輛麵包車一出現,跟著就有警察迎上去,準備攔下問話。

那輛麵包車並沒有停車的跡象。,相反的還加快了一點速度。

這一切其實都是夏雷的右眼的餘光所捕捉到的影像。那輛麵包車出現的時候其實已經引起了他的一絲警覺,他習慣性的想用左眼去透視偵察,可是這一次卻出現了特殊的情況!

他還沒有來得及調整左眼的視線,他的右眼居然不受控制的跳了一下。隨即,右眼的視線就像是一張網一樣撒了過去,一瞬間就將那輛變包車鎖定。也就在那一瞬間,他的大腦里突然浮現出了一大堆信息。

信息的內容是:寶駿麵包車,車長4750mm,車高1735mm,車寬1785mm,軸距2750mm……胎壓165,偏低,載有重物,初步估算為三噸……駕駛員43歲,男性,墨西哥人,體重180斤,身高185厘米……

夏雷驚愣當場。

他的右眼進化了,而且是這種匪夷所思的能力!

他的左眼是透視、微視和遠視,而他的右眼是掃描、計算和分析!

這一天來得太遲,也太突然!

他根本就沒有想過的右眼會得到什麼能力,可未知而神秘的能力說來就來了,連一點徵兆都沒有!

攔路的警察呵斥麵包車的駕駛員停車,有一個警察甚至做了一個準備拔槍的動作。可即便是這樣,那個麵包車的司機也無動於衷,他用西班牙語嚷道:「讓開,我聽不懂你們的話!我得趕去醫院,我的孩子生病了!讓開!讓開!」

嚷叫的同時他繼續駕駛他的麵包車想這邊駛來。

夏雷轉身,面對著那兩變包車。就在那一瞬間,他的左眼和右眼同時啟動。左眼透視,右眼給出匪夷所思的數據和信息。

夏雷的左眼透視到了麵包車裡的一大堆對爆炸裝置,還有好幾箱子的鋼珠和鐵釘!

他的右眼在他的左眼透視到爆炸裝置的同一順捷便利給出了一大堆數據和信息:麵包車距離537米19厘米,時速30碼,10秒鐘後到達。車裡載有爆炸裝置500公斤,美製爆炸裝置,爆炸直徑50米。鐵釘和鋼珠殺傷範圍1000米,初步預計死亡人數為270人……

以前,夏雷只能透視到麵包車裡面藏著什麼東西,根本就估算不了爆炸的範圍,爆炸發生后的人員傷亡。可是現在,有了右眼的掃描、分析和計算的能力,他的眼睛再加上他的大腦,他的能力更全面,更強大了!

夏雷突然拔槍,一秒鐘的時間都不願意給對方。 砰!砰!砰!

一秒鐘,三槍。三顆子彈從車窗的同一個點穿透進去,扎進了墨西哥人的腦袋之中。他的腦漿和鮮血染紅了碎裂的車窗玻璃,失去控制的麵包車一頭撞在了路邊的一輛警車上。幸好麵包車的速度只有不到30碼的速度,這一撞便停了下來。如果麵包車的速度更快一些,劇烈的撞擊恐怕會引爆車上的爆炸裝置。

看到麵包車停了下來,爆炸也並沒有發生,夏雷的心中長長地鬆了一口氣。他的腦海里浮現出了剛才開槍的那一剎那的情景。

剛才,就在他舉槍的時候,他的右眼給大腦提供了一長串的數字和信息:目標距離312米48厘米,超出有效射程162米。風速,每秒3米。風向,西北風向……目標距離289米79厘米,超出有效射程……槍口向上偏移1.1厘米,3槍,間隔時間0.33秒……

這就是剛才開槍擊斃那個墨西哥人的過程。

在這個過程里,夏雷的右眼只是提供看到的影像,而他的大腦給出了具體的數據和方案。所以,這並不是他的右眼給出了他射殺目標的方案,而是右眼與大腦的配合才有了這個射殺目標的方案。他的右眼等於是提供了材料,而他的大腦將材料做成了東西。

與左眼的能力相比,右眼的能力更像是大腦的能力的延伸。其實,右眼進化,能力體現,看似很突然其實是一個必然的趨勢。他的大腦一直在進化,大腦之中的那種類似礦物質粉末的東西也一直在增加,潛移默化,厚積薄發,他的右眼獲得這樣的能力其實一點都不奇怪。

想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夏雷的心中卻還是一片難以抑制的激動。

如果是以前,他根本就不敢開這樣的槍,因為毒蛇手槍的有效射程僅有150米,在超出有效射程差不多一倍的情況下射殺目標,命中目標的幾率幾乎為零。可是有的右眼的能力之後,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也是右眼的能力,讓這種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成為了事實!

「為什麼是今天?」夏雷的心裡暗暗地道:「難道是因為這兩次我面對真實的死亡,激發了身體的潛能?還是我的身體一直在潛移默化之中進化著,今天恰恰是體現出來的時候?現在我的右眼也進化了,接下來又是什麼?最終的進化結果是什麼?」

這一大堆問題困擾著夏雷。

幾個警察向夏雷衝來,其中一個舉槍瞄準,大聲喊道:「放下你的武器!不然開槍了!」

夏雷這才回過神來。那些警察並不認識他,他們有這樣的反應很正常。卻不等他將手中的毒蛇手槍扔在地上,幾個特工便呵斥警察。

「放下槍!那是我們的人!」一個組長級別的特工語氣不善,兇悍得很。

幾個警察這才反應過來,慌忙放下手中的槍。

唐語嫣從酒吧裡面沖了出來,她驚訝的看了看200多米開外的麵包車,然後又看了看夏雷,一時間驚訝得說不出話來。她很清楚毒蛇手槍的性能,最大射程150米,是全世界射程最遠的手槍,威力也僅次於聞名世界的沙漠.之鷹。可是,即便是她這樣的神槍手,她使用毒蛇手槍也不可能擊中差不多300米的目標。要知道300米的距離,即便是使用步槍也很難命中目標!

一個特工查看了麵包車裡的情況,他的聲音很快就從通訊器里傳了出來,充滿了驚訝的意味,「我的天啊!300米的距離,用手槍爆頭!夏顧問這是要逆天啊!」

唐語嫣卻還愣在那裡,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在她的眼裡,夏雷已經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了,可他卻還在不斷提升他的高度!

夏雷收起了毒蛇手槍,說道:「語嫣,那輛麵包車裡有很多爆炸裝置,駕駛員應該是FA組織的人,讓拆彈組來處理吧。」

唐語嫣這才回過神來,她點了一下頭,「我會讓人來處理的,可是你……」

夏雷知道她想問什麼問題,他笑了笑,「我的槍是我親手改造過的,所以才能成功。就這樣吧,我先回去了。明天早點過來,我做好飯菜等你。」

「我一定來。」唐語嫣說,她目送夏雷離開。

夏雷順著步行道慢步行走,大約五十米之後他回頭看了一眼。唐語嫣還站在空蕩蕩的街道上看著他。他的右眼微微一跳,攝入唐語嫣的影像。他的大腦之中隨即浮現出了一些內容:身高175cm,體重122.78斤,胸圍82cm,腰圍58cm,臀圍88cm,腿長108cm……

一秒鐘之後,他的左眼又微微跳了一下,進入了透視的模式。左眼介入,右眼看到的便是沒有衣服的唐語嫣,一片雪白的美景。他的大腦之中又浮現出了新的內容:身高175cm,體重116.88斤,胸圍81cm,腰圍57cm,臀圍87cm,腿長106cm……

也不知怎麼的,他的視線移到了唐語嫣身上的某些地方,他的大腦也出現了相應的數字信息:3678根……

這個數字出現的時候,夏雷慌忙轉身,不敢去看唐語嫣了。他的嘴角也忍不住浮出了一絲苦笑,「我暈,怎麼一眼就數清楚了?我沒有故意去數人家的那個啊,哪有這麼乾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