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家名下的玉馨賭石館,有太多分店了,如果他在每家分店都花費太多時間的話,那他想要完成自己的計劃,都不知道要什麼時候才行了。

因此,只要確定這家分店註定關閉后,蘇哲當即就去另外一個城市了。

而且因為玉馨賭石館有太多的分店了,分佈在全國各地,而蘇哲只有一個人,在短時間裡,根本就沒有辦法全部去一遍。

所以,蘇哲只會從中挑選一部分,只有規模大,營收高的分店,他才會去,而其他分店,他就不打算去了。

而且他也沒有必要把玉馨賭石館的分店,全部弄得關閉,只要一半的分店關閉,那就足以讓鄭家元氣大傷,收入大減了。

因此,一些規模較小,營收不高的分店,就不在蘇哲的計劃和行程里。

離開了這個城市后,他又按照計劃去了另外一個城市。

而在這裡,蘇哲的行程都是這樣,先是在酒店開個房間住,然後再租個倉庫來放翡翠原石,接下來再去玉馨賭石館挑選翡翠原石,最後聘請人來幫忙購買這些翡翠原石。

之後,蘇哲就會把這些翡翠原石全部解出來,然後再送回觀州市裡。

這整個過程,他做得非常隱秘,非常小心,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懷疑,鄭家也毫無察覺,並沒有做出相應的防備措施出來。

最後,蘇哲覺得自己解翡翠原石太浪費時間了,所以他每次買了翡翠原石后,請了不少解石師傅過來,按照他的要求幫忙解石。

而且這些解出來的翡翠,他也沒有全部都運回觀州市裡。

只要在該城市裡,有天雅公司的話,蘇哲就會直接聯繫夏涵諾,然後把翡翠賣給天雅公司。

如果沒有天雅公司的話,他就會把翡翠賣給夏涵諾接受的珠寶公司,這些珠寶公司都是天雅公司的合作夥伴,所以賣給他們的話,對天雅公司也不會有天大的影響。

當然,如果天雅公司能收下來的翡翠,夏涵諾都會盡量收下來,不會隨隨便便就讓給其他珠寶公司的。

不過有時候,天雅公司沒有辦法接受那麼多的翡翠,所以也只能接受給平時的合作夥伴收購了。

這樣一來,蘇哲也就省了很多時間出來,可以更快地完成自己的目標。(未完待續。) 蘇哲在出發之前,就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所以,他現在可以專心對付鄭家,想辦法打擊鄭家的產業。

這個月,蘇哲已經給長華葯業和雅黛集團,各準備了三萬桶的治療藥水,而蘇氏葯業更是拿到了六萬桶的強化藥水。

這些治療藥水,再加上長華葯業和雅黛集團原有的庫存藥水,足夠他們支撐五年以上的時間了。

因此,就算蘇哲離開五年的時間,都不再提供治療藥水的話,長華葯業和雅黛集團也可以保持現產量,正常運行五年以上的時間。


如果雅黛集團和長華葯業減少產量的話,那更是可以堅持更長的時間。

更何況,蘇哲只是暫時出來而已,又不是永遠都不回去了。

而且就算他現在出來,也不是徹底斷了聯繫,他還是可以繼續煉製治療藥水和強化藥水,然後再繼續給幾家公司提供藥水的。

除了這件事以外,蘇哲也安排好了蘇氏葯業的事情。

現在蘇氏葯業掛靠在蘇氏集團的名下,所以由李華統一負責管理,關於蘇氏葯業的事情,也不用蘇哲太過操心。

不過,在經過長達一個月的談判,宗國和其他國家終於達成了共識。

從這個月起,由宗國政府做中間人,為其他國家統一採購和分配蘇氏葯業生產的強身丹。

而早在生產強身丹之前,蘇哲就已經和凌老他們談好了,國內的強身丹價格為二十元一顆。這是專門提供給宗國的價格。

如果其他國家也要強身丹的話。那就不可能是這個價格了。

所以。在宗國政府和其他國家代表談判好后,凌老馬上就打電話過來詢問蘇哲的意見了。

最後在經過雙方的協商后,大家都達成了共識。

以後蘇氏葯業生產的強身丹,提供給宗國,售價依然不變,保持在二十元一顆,不過提供給國外的價格則是提升到一倍,售價為四十元一顆。

本來。這個價格讓其他國家代表非常不滿意,紛紛要求價格要統一,不能搞特殊化。

不過宗國政府抗下了所有的壓力,態度非常明確,愛要不要,不接受的話,那就別買了。

在其他國家沒有辦法生產出強身丹的情況下,這些國家代表也只能接受了。

另外,蘇哲還再提出一個條件,那就是以後雅黛集團和長華葯業的產品要出口到其他國家的話。其他國家必須給予支持,不能拒絕雅黛集團和長華葯業的產品。更不能搞封鎖,要對其開放市場。

這些國家為了採購到強身丹,更為了和蘇哲打好關係,也就都答應下來了。

而第一批訂單也下來了,從這個月起來,以後宗國每天需要兩千萬顆的強身丹,而其他國家統一收購,每天需要六千萬顆的強身丹。

這一來,這宗國加國外政府的採購,使強身丹的日銷量就達到了八千萬顆。

兩千萬顆的國內採購,價值為四億元,而六千萬顆的國外採購,價值為二十四億元,這合起來就是二十八億元了。

而且,這筆採購都是完完全全進入蘇哲的口袋裡,不用額外交付一分稅的。

在早些天的時候,蘇哲知道了其他國家已經和宗國政府交涉后,他就已經讓李華把強身丹的產量提升起來,日產量直接提升到一億顆,所以現在完成這些訂單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這件事,對蘇哲來說,收穫是非常大的,他每天都可以有二十八億元的收入,這一個月下來就是八百四十億元了。

而且,他相信這只是剛剛開始而已,因為還有些國家還沒有新訂單。

另外還有已經下了訂單的國家,本來還想要採購更多的強身丹,不過宗國政府在考慮到影響后,沒有接受而已,每個國家都限量提供,至於這個數量就由宗國政府安排。

所以,以後的訂單絕對會越來越多的,這是無需質疑的。


於是蘇哲就乾脆讓李華把強身丹的日產量,提升到兩億顆了,這是留到以後備用,反正也不擔心賣不出去。

他這邊獲益匪淺,而宗國政府憑著強身丹這個籌碼,也從其他國家得到了不少好處。

畢竟,宗國政府負責收購強身丹,而這結算的方式,可不是拿其他國家的貨幣來交易,因為其他國家的貨幣,對宗國政府來說沒有多大的用處,自然不會接受了。

所以,其他國家想要採購強身丹的話,都是用資源或技術來收購的,最不濟也是拿宗國貨幣來結算的。

這一來,宗國政府就可以藉此擴大本國貨幣在國際上的影響力,畢竟這些國家為了採購強身丹,就必須接受宗國貨幣,這對宗國在國際上有非常大的好處。

這個結果對蘇哲來說,是再好不過了,他既得到了好處,又可以幫到宗國,讓宗國擴大影響力,這是一舉兩得的事情,是最理想的結果。

而對於宗國政府來說,這樣的結果,也是非常理想的。

對此,宗國政府現在非常看重蘇哲,因為蘇哲就是國家的功臣,沒有他的話,宗國也不可能做到這一步。

所以蘇哲在宗國政府的心裡,是越來越重要了,已經規劃為戰略武器。

正是因為宗國政府和其他國家代表已經談判完畢,而最終的談判結果是各方勢力都能接受的。

所以,蘇哲現在才能放心離開觀州市,去實施自己的報復計劃。

在出發之前,他已經在地下室閉關修鍊了近一個月的時間,在這個過程里,他吃了非常多的苦頭,每天只知道埋頭修鍊。

不過,這修鍊越辛苦,付出的能力越多,而最終的收穫自然也會越豐富了。


而且蘇哲本身就擁有很多優勢,無論是至尊練體術,還是天命魔訣,又或者是至尊鼎,都是可以迅速提升他的實力,讓他的付出可以得到幾倍的收穫。

所以,在這近一個月來,他的實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在出發之前,蘇哲的體質已經達到了五百二十四點,這就是他努力了這麼久的收穫了。(未完待續。) 在接下來的日子,蘇哲奔波在各個城市裡。

在早上的時候,他還在這個城市裡,但在晚上的時候,他可能已經在另外一個相隔千里的城市了。

蘇哲在一個城市,一般他所在的時間,都不會超過兩天,有時候甚至只是待了一天,他就已經離開這個城市。

一旦目標達到的話,他就會馬上離開,去下一個目標。

畢竟,鄭家擁有那麼多家賭石館,如果蘇哲現在不抓緊時間的話,那肯定達不到自己的目標。

因此他部署的這個計劃,最重要的是快,而且要准。

不過,這對蘇哲來說,只要他下手的話,那肯定會得手,所以現在最需要的就是快,越快越好,快到讓鄭家沒有時間反對。

雖然這段日子來,都是奔波在各個城市裡,不過他的修鍊也沒有停下來,依然每天都在修鍊。

當然在外面跑來跑去的,修鍊的效果當然不會在家裡好了。

所以,蘇哲雖然每天都有修鍊,但限制各種條件的原因,他的實力提升並沒有之前那般迅速,不過也算是穩步上升。

時間過去得很快,算了一算,他已經在外面待了兩個多月了。

蘇哲花費了兩個多月的時間,一直都沒有回去,而效果也是相當理想,目前鄭家的賭石館,已經有二十六家迫於沒有生意,只能選擇關閉或轉讓出去。

而無論是轉讓,還是關閉雕塑感,這對鄭家的損失都是非常的啊。更別說是在那麼短短的兩個月里。就關閉了二十六家賭石館。

不過這還沒有完。按照蘇哲的估計,未來的一段時間裡,玉馨賭石館最少還會有十五家的賭石館會關閉,這些賭石館都是他關照過的,所以他很有信心。

至於,鄭家的其他賭石館,會不會因此受到影響,使營收大幅度降低。這就無法預料出來了。

不過蘇哲覺得很有可能,因為他已經讓人把消息散布出去了,現在很多人都知道玉馨賭石館開不到翡翠了。

而這樣一來,就算有些分店,他沒有去過,不過賭石館在聽到這個消息后,也會開始猶豫,最後可能會去了別家的賭石館,不會再去玉馨賭石館的。

所以,鄭家的賭石館。就算有一些不會倒閉,但也會受到很大的影響。保持營收基本上是不可能了。

這件事發生得很突然,讓鄭家上下都有些反應不過來,不明白賭石館為什麼會接二連三出事,而且還是在一起出事了。

畢竟,這一段時間來,鄭家也沒有聽說過有人在賭石館里大肆收購翡翠原石。

後來在經過調查后,鄭家看了多遍的店鋪監控,終於明白了是怎麼回事了。

在分店裡,只要有一個身影出現的話,那這個分店很快就會發現再也沒有賭漲的翡翠原石了。

雖然這個身影在分店裡,只是單單觀看翡翠原石,卻是一塊都沒有買,但是鄭家還是深信這件事和這個身影有關。

因為每個關閉的分店,都是有類似的身影出現的,只是所穿的衣服不一樣而已,但骨架上是相同的,基本可以確認是同一人了。

而鄭炎在看了監控后,就馬上明白了,這些事情都和蘇哲有關,並且這個身影就是他本人。

雖然鄭炎不知道蘇哲是怎麼做到,但他知道蘇哲一定掌握了鑒定翡翠原石的辦法,所以才可以把賭漲的翡翠原石全部買走,給賭石館留下賭垮的翡翠原石,造了滅頂之災。

這個發現,讓鄭家全體上下對蘇哲都是恨之入骨,恨不得當場把他碎屍萬段。

只不過,在經過商量后,鄭家決定先按兵不動,雖然這件事讓鄭家元氣大傷,但他們還是覺得不能輕舉妄動。

這個決定,讓鄭炎非常憤怒,因為他已經快要忍受不了,他要讓蘇哲死無葬身之地。

不過,這是鄭家長輩的決定,鄭炎也不能違抗。

而且鄭炎也非常清楚,現在鄭氏葯業集團的新葯即將上市,這個時候,必須保存精力做好新葯,讓新葯順利上市,絕對不能分心的。

現在鄭氏葯業集團的新葯想要上市的話,基本上是沒有問題了。

所以,鄭家也只能忍了這口惡氣,不能因大失小,現在最重要的是讓新葯順利上市銷售。

只要新葯順利上市了,那鄭家的困境就一下子解開了,也確定轉型成功了,到時候賭石館的損失就不算了。

而且鄭家也可以以全盛的實力,專心對付蘇哲,讓他得到應有的報復。

當然,鄭家長輩之所以選擇按兵不動,不對蘇哲動手,也是有些某方面的顧慮。

這是因為蘇哲的蘇氏葯業現在和國家合作,甚至可以說是和全世界的國家政府合作,這些政府對其都是非常重視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鄭家選擇報復甦哲的話,那是非常不明智的,很有可能給家族帶來麻煩。

現在對鄭家來說,是非常緊要的關頭,這不單單關乎到鄭家能不能順利轉型,在醫藥行業站穩跟腳,還關乎家族以後能不能生存下去,還有沒有機會壯大起來。

畢竟,醫藥行業對一個國家來說,比珠寶行業要重要多了。

如果鄭家可以在醫藥行業發展起來的話,那他們的影響力也會提升很多的。

而現在正是鄭氏葯業集團發展最重要的時候,之前投入了那麼多的資源,現在終於走到這一步了。

要是失敗的話,鄭家和鄭氏葯業集團都會一起完蛋。

因此,在這麼重要的關頭裡,鄭家長輩還是覺得謹慎起見,所以他們最後才會決定暫時放棄報復甦哲,先讓鄭氏葯業集團的新葯順利上市,到時候再慢慢想辦法對付蘇哲。

而鄭炎也明白這個道理,雖然對蘇哲恨之入骨,但也只能吞下這口氣。

不過因為多家賭石館的倒閉,這不但讓鄭家元氣大傷,還讓他們的資金鏈出現了很大的缺口。

因此,為了保持鄭氏葯業集團的正常運行,也為了讓新葯得以成功上市,鄭家只能把名下的產業抵押出去,換來資金繼續支持鄭氏葯業集團。(未完待續。) 鄭家的反應,完全在蘇哲的預料當中。

他就是考慮到了這種情況,才會做出這麼冒險的事情。

蘇哲很清楚以自己現在的實力,是完全抵抗不了鄭家的瘋狂報復,而他之所以還不惜得罪鄭家,依然堅決這麼做。

第一個原因,是因為他覺得現在是最合適的機會,如果現在還不做的話,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至於第二個原因,那就簡單多了,蘇哲是在賭。

他在賭這個時候,鄭家的動作不敢太大,更不敢分散精力對付他。

如果賭輸的話,那後果是非常嚴重的。

不過,蘇哲敢賭,而鄭家不敢賭,這就讓他的贏面變得非常大了。

鄭家不敢冒險,因此對這次的損失,他們只能忍氣吞聲,而不能對他採取報復。

因為蘇哲現在和宗國政府合作,和全世界的政府合作,現在強身丹對每個國家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

而想要強身丹的話,那隻能和他合作,只能從他手裡購買。

所以,蘇哲對各個國家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對宗國政府來說,就更是如此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