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天拿着測力原晶直指姜峯,轉瞬,原晶內出現一個大大的數字。場面頓時炸開了鍋,衆人都震驚的看着那個大大數字“0”。

。。。

在破曉大陸,測力原晶是用來測量非靈魂職業的戰鬥值的,戰鬥值1之上便是修煉者的證明,每上一個階級,便會多一位數。而不能修煉的普通人戰鬥值都在1之下,一般根據身體強弱0.1到0.9不等。但是0意味着什麼?不言而喻。

這也是姜峯筋脈盡斷的好處,正因爲筋脈盡斷,所以正常的測量手段根本無法測出姜峯實力,也讓姜峯不需要藉助任何東西便能完美的隱藏實力。

千冥飛頓時怒不可歇,少女在自己面前傲也就罷了,憑她師級高等的實力也有傲的資本。

但眼前這個乞丐小子廢人一個,也敢再自己面前傲。而最重要的是自己三人居然被一個廢人震懾住,丟了一個大臉。說什麼都不能放過這個乞丐小子。

“狗雜碎,敢跟本少玩扮豬吃老虎,那你去死吧。”千冥飛說着掏出腰間匕首,一道青色鬥氣涌出,將匕首完全包裹。準備把今日所受的氣全都出在姜峯身上。

千冥飛身子微微前傾,鬥氣匕首橫於胸前,一道勁風帶過,整個人如鬼魅般,速度極快的朝姜峯奔去。

此時衆人也收起了看戲的心,開始有些擔心起來姜峯。

本來三人多年在城中爲非作歹,衆人心中早有一股怨氣,但礙於三人身後的飛仙宗,衆人也是敢怒不敢言。


而姜峯廢人一個,因爲看不慣對方行事之法,便出言相勸,光這份膽量,就讓衆人欽佩不已。

但如今事態越鬧越大,三人對姜峯已經起了殺心。而姜峯廢人一個,如何是師級高等實力的千冥飛了。

衆人不禁爲姜峯扼腕,都搖頭嘆息,想做英雄,但也要有做英雄的本錢才行啊。

鋒利的匕首快速的刺向姜峯,在場絕大多數人都不忍心看到那悲慘的結局,緩緩的閉上了雙眼。

姜峯神態自若的看着千冥飛全力刺向自己的匕首,嘴上微微揚起,自言自語般小聲說道:“不自量力。”

千冥飛看到姜峯的笑意,心中也出現了一絲疑惑,但再想,一個廢人,只是比較會演戲而已。想通這裏,最終匕首還是義無反顧的刺了出去。

蹦的一聲,緊接着便是一聲悶哼。只見姜峯的右腳高高擡起,匕首掉落在地,千冥飛整個人倒飛而出,口中鮮血不要錢般的噴灑而下,咚的一聲,重重的落在人羣外十幾米處,生死不知。

餘下二人滿臉的笑容頓時也凝固在了臉上,“秒。。。秒。。。秒殺,這。。。這怎麼可能,這小子不是。。。不是個廢人嗎?”鄧天大聲驚呼道,連測力原晶掉在地上摔了個粉碎都不知道。

圍觀衆人也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發生的事,有的人甚至還狠狠抽了自己幾耳光,看是不是在做夢。

其實姜峯已經手下留情了,若不是不想將事情鬧大,以至於以後進城都困難。不然以姜峯將級高等實力,剛纔那一腳已經要了千冥飛的命了。

良久,餘下兩個少年也回過神來,大聲朝一個方向大呼道:“城衛,快快將此賊拿下,此賊打傷了飛仙宗少宗主。”

少年的呼喊,也驚醒了早就站在人羣外圍看戲的城衛隊長和先前看門的兩個門衛。

。。。

先前此處打鬥,便有好事者告知了門衛,門衛見當事人是千冥飛幾人,便通知了城衛隊長。

城衛隊長雖然知道在城內沒人敢欺負飛仙宗三人,只有三人欺負別人的份。但出於安全起見,還是帶着大批士兵悄聲靠近了打鬥之地。但看到飛仙宗三人佔盡優勢後,便遣散了衆士兵,只留下了兩個門衛和自己一起繼續欣賞。

ps:求收藏!求花花!若是大家看了覺得還不錯,希望收藏一下,給點花花!可樂感激不敬! 現在好了,因爲自己的疏忽,飛仙宗少宗主被人打得生死未知,自己頭上這頂烏紗帽保不保得住還是其次,若是飛仙宗遷怒於自己,那這條小命也交代到這裏了。

三人擠進人羣,看到姜峯和少女仍然若無其事的悠閒站在原地。城衛隊長也是心中微怒,但想到姜峯強大的實力,也不敢將心中怒氣表達出來。

而兩個門衛此時纔看清打傷飛仙宗宗主之人的模樣,居然就是先前被自己二人多番**的邋遢少年,頓時背後也冷汗如流。


“你還愣着做什麼?還不速速將此賊拿下,若是出了問題你便等着飛仙宗的怒火吧。”龍傑對着城衛隊長呵斥到。

城衛隊長一臉無奈,自己小小一個城衛隊長,實力、地位都是最低微的,兩邊都得罪不起,但權衡利弊,姜峯明顯不能和飛仙宗相提並論,最後還是決定拿姜峯開刀。

“小兄弟,這幾人是飛仙宗門下弟子,你還是速速束手就擒吧,免得受皮肉之苦啊。”城衛隊長低聲下氣的說道,雖然知道這完全是異想天開,但現在自己的目的是先拖住姜峯,等援兵一到,姜峯就插翅難飛了。

。。。

姜峯心中冷笑不已,對方此時完全就是在等待援兵,姜峯可不會傻傻的讓自己優勢變成劣勢。

心中一計已成,姜峯平靜的看着幾人,眼神開始變冷,突然一聲大喝:“絕殺——滅魂大法。”喊完快速的結出一個手印組,便開始蓄力。

聽着如此霸道的武技名,再加上姜峯方纔的驚人實力和需要蓄力的武技。衆人都不約而同的認爲,若是被用出此武技,此地必然血流成河,屍橫遍地,衆人爲了不受到波及,便作鳥獸散,四散而逃。

而龍傑和城衛幾人,看到姜峯的目標是自己,個個面面相覷,膽都差點被嚇破。連滾帶爬的轉身往後拼命奔逃。


可衆人跑了半天,卻發現身後那意料中的大爆炸並沒有出現,而是完全沒有動靜,好奇心驅使下,衆人都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

可剛纔姜峯所站空地,哪裏還有半個人,姜峯和那少女都不知道跑哪裏去了。見狀,衆人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而龍傑幾人也發現被姜峯戲弄,但由於方纔驚嚇過度,雙腿發軟,都癱坐在了地上。

最可笑的還是先前的兩個門衛,眼淚鼻涕塗得滿臉都是,一直不停的哭爹罵娘,襠部也是大面積溼潤,雙腿做着高頻率規則左右擺動,哪裏還有平時的囂張跋扈。

。。。

借住混亂的人流,姜峯拉着少女的無骨小手,一陣狂奔,一口氣跑出了泰蘭城。

剛跑出泰蘭城城門,少女便猛地掙脫姜峯的手,雙手叉腰,做惱怒狀,對着姜峯嗔道:“你好大的膽子,誰讓你摸本小姐手的,居然敢趁本小姐不注意就佔我便宜。哼,自己把摸本小姐那隻手砍了,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姜峯被少女的話搞得十分鬱悶,自己好心好意救你,到頭來卻落個淫賊之名。

而此時姜峯纔有機會好好看清少女的面容,少女年紀和姜峯相仿,一身灰色素袍,前胸微微隆起,白皙的臉蛋上塗着青一條紫一條的東西,也看不清面容,但應該算是一個清秀之人。

“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啊!你。。。啊?什麼味道這麼臭啊?”少女說着說着就捏緊秀鼻,眼神怪異的看着姜峯,似乎還在確認臭味是從姜峯身上發出。

姜峯無奈的搖了搖頭,今日算是遇到個活寶了。

不再理會少女,畢竟自己已經幫她脫離了困境,自己也該繼續自己的孤單修行了。姜峯雙手放在腦後,嘴裏叼着不知道哪裏拿出的一條草根,哼着小曲大搖大擺的離開了。

少女見自己被姜峯無視,氣得在身後破口大罵。

姜峯任少女隨意謾罵,就是不回頭,自顧自的繼續走着。

此時離泰蘭城已經千米有餘,姜峯悠閒的走着,突然大聲說道:“你跟蹤我這麼久,到底想做什麼?”

見被姜峯發現,身後之人也不再躲藏,站出來趾高氣昂的說道:“誰跟蹤你了?明明是你擋在本小姐前面了。”

姜峯轉身對着少女笑了笑,說道:“哦!不好意思!那我這就讓開,我馬上走,馬上走。”說完,姜峯大步跨出,接近皇級的速度立刻展現了出來,心中冷笑,看你丫的還能裝多久。

少女大急,姜峯展現的速度完全不是她所能及的。此時也不敢再裝,大聲喊道:“臭乞丐,你回來,你快回來啊。”

但是姜峯的身影卻越來越小,不久便見不到人了,氣得少女直跺腳,不停的踢着腳下的石子,口中臭乞丐、臭壞蛋的罵個不停。

“是哪個臭壞蛋、臭乞丐惹了你這個大小姐啊?呵呵”一道爽朗的笑聲傳來,不是姜峯又是何人。

方纔少女一路跟來,姜峯便知道少女必有所求。但少女那大小姐脾氣姜峯實在無法忍受,必須給點教訓。所以先跑到少女看不到的地方,然後再折回原處,就是要估計玩弄一下少女。

少女一看來人,氣就不打一處出來,嬌嗔道:“你。。。你。。。”但轉而一想,姜峯吃軟不吃硬,若是再得罪他,怕是再也不會回來了。

少女馬上換上一副爹聲爹氣的聲音說道:“你就知道欺負人家,本小姐堂堂。。。哦,本小姐一介女流,現在無家可歸,你都忍心拋棄。嗚嗚!”

少女不得不說是個天生的演員,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愣是讓姜峯覺得自己成了個惡人。

不敢再聽少女的抱怨,忙說道:“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麼?這樣,你暫時先跟着我!現在我們趕快找處地方躲一下風頭,若是被城中勢力發現便大事不妙了。”

聽到姜峯的話,少女也不再抱怨,和姜峯朝城外山林中快步走去。

。。。

夕陽西下,晚霞映天,天上形狀各異的雲彩也被照得通紅。

二人來到山林腹地一處空地,此處羣山環抱,雖然已到炎熱的的夏季,但山野依舊山花爛漫。空地周圍有幾塊巨石,形狀頗爲古怪,巨石旁有個不大的水潭,潭水碧水盪漾,清可見底。山色倒映水面,煞是好看。

“哇!就在這裏吧!這裏好漂亮哦。”少女一蹦一跳的說着。

姜峯環顧四周,他並沒有欣賞景色,而是在觀察地形。在危機四伏的赤炎地域生活了兩年,也養成了姜峯警惕的性格。不過此地也算偏僻,而且四通八達,周圍都是大片樹林,若是遇到危險也可以從容逃離。

考慮良久,姜峯決定做一次成人之美的事,便答應少女,將空地作爲二人的暫居地。

安頓下來,姜峯看着那清澈見底的潭水,心裏一陣衝動,也顧不得少女在場,快速脫了個精光,奮力一躍,便跳進了水潭。

左搓搓,右擦擦,將兩年多來的所有臭氣污穢物全部洗掉。

少女感到身後有異動,便回頭看去,結果只看到一個光溜溜的屁股。頓時,一片緋紅映上少女臉龐,轉過身子,背對着姜峯坐着,紅脣蹺得老高,都快能掛上一條香腸了。

在水潭中搓擦了半個多時辰,感覺洗得差不多了,姜峯才悻悻作罷。然後再將那唯一一套貼身衣物洗淨。

片刻之後,姜峯將身上的衣服全部洗淨。扭幹穿上便對少女說道:“嘿!那個誰,我洗好了,你要不要洗,真爽啊!”

姜峯臉上洋溢着善意的笑容,但少女聽了姜峯的話後,總覺得姜峯的笑容的是那麼的猥瑣,心中也給姜峯加了個新外號——臭淫賊。

ps:求收藏!求花花!若是大家看了覺得還不錯,希望收藏一下,給點花花!可樂感激不敬! 雖然嘴裏這麼說,不過少女也不會真的認爲姜峯是一個好色之徒。

女孩天生就愛乾淨,一天不洗都不習慣,而且少女扮成乞丐故意將身上弄得髒兮兮的,此時不洗連自己都不能忍受自己。

少女和姜峯擦肩而過,看着眼前的姜峯,完全和剛纔判若兩人,一頭溼漉漉的白髮隨意散開,身上穿着白色勁裝,甚是精神,眉間英氣四射,菱角分明,氣質非凡。

少女不做痕跡搖了搖頭,發現自己居然會被眼前這個臭壞蛋搞的愣神而有些吃驚,但馬上裝出凶神惡煞的模樣,對着姜峯惡狠狠的說道:“臭乞丐,你要是敢偷看一眼,本小姐一定會挖掉你的眼睛。”

姜峯故作鎮定,一副風輕雲淡、坐懷不亂的模樣,上下掃視了一下少女,淡淡的說道:“就你這樣子,前平後凹,就是你脫光了擺在我面前,我也不會看一眼。”

“你。。。你。。。你。。。”少女指着姜峯,小胸脯上下浮動,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冷哼了一聲,轉身走到了潭邊,回頭看着姜峯,直到姜峯整個人被巨石遮住之後才放心下來。

少女用腳踢了踢水面,搞的嘩嘩作響,裝出已經脫完進了水潭一般,雙眼盯着前方巨石。見許久姜峯都沒有露出狐狸尾巴,才悻悻作罷。

輕解羅裳,一隻白皙的玉腿輕輕點了下水面,然後將褪下一件件衣物隨意丟在地上(此處刪減100字)。

造化修仙路 ,悅耳非凡。

姜峯緊緊的靠在巨石後面,手指大力的捏住衣角,閉着眼睛,嘴裏不停的說着“非禮勿視,非禮勿聽。”

從剛纔在少女面前裝出一副正人君子到現在,姜峯的心臟都保持着一個快速的跳動節奏,氣血也在體內瘋狂翻涌,鼻子冒着粗氣,好生難受。

畢竟從小到大,還沒嘗過鮮,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就在旁邊,光着身子洗澡,沒感覺是不可能的。不過姜峯也算是正人君子,要是其他人,估計都直接撲上去了。

“啊!”潭水中嬉戲的少女突然發出一聲尖叫,姜峯大驚,以爲發生了什麼意外。忙轉身往水潭跑去,由於水潭水位很低,潭水只能達到腰間出,此時少女如受驚的小兔一般捂住櫻桃小嘴,站立在水潭中間,半個身子也露出了水面。

姜峯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美景,只見少女胸前的兩隻小白兔活蹦亂跳,水面下隱隱能看到一團黑色草叢。而少女的模樣則又驚、又怒、又羞。

一道熱流涌出,姜峯摸了摸鼻子,發現鮮血從兩個鼻孔噴涌而出,越噴越多。姜峯一邊擦着鼻血,一邊目不轉睛的盯着少女胸前。

現在姜峯的行事宗旨就是,機會難得,失不再來,不看白不看,反正不要錢,多看一眼算一眼。

少女單手護胸環抱,另一隻手則拍打着水面,驚起層層浪花,又羞又惱的大叫道:“臭色狼,臭淫賊,快點滾到石頭後面去!閉上眼睛不準看。”

姜峯用手摳了下腦袋,笑了笑,笑容是如此的天真無邪。 染指成婚:總裁老公好囂張 ,期間還時不時瞄上幾眼,可把少女氣得夠嗆。

少帥老公找上門 。。

“臭淫賊,你給本小姐出來。”少女站在空地上,雙手叉腰,怒喝道。

姜峯屁顛屁顛的跑出來,陪着笑臉。少女一身青色素裙,溼漉漉的頭髮隨意的披散在肩上,不時有水珠滴落,白皙嫩滑的皮膚吹彈可破。

經過潭水的沖洗,少女故意抹在臉上的骯髒物已經消失不見,一雙大眼睛不停的眨着,臉蛋撲紅撲紅的。在夕陽的餘暉下,宛如出水芙蓉一般。


姜峯頓時驚爲天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少女,從小到大哪裏見過這麼漂亮的人。一時之間,姜峯靈魂出竅而去。。。

“看!看!看!剛纔看了這麼久還沒看夠啊!”少女怒氣沖天的說道,說完就後悔了,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秀臉也越發的緋紅。

“咳咳!這個。。。咦?你衣服怎麼變出來的?”姜峯可不敢接話,忙轉移話題的說道。

而少女似乎也不想在這個羞人的問題多做糾纏,畢竟錯不在姜峯。先前在水潭中嬉戲,突然被一條大魚碰到了敏感部位,才嚇得自己花容失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