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仁這才明白,又問:「你為什麼不叫?」

郝禮說道:「宣萱臉皮薄,如果我們都叫她嫂子,她可能就不敢再來了。哎,對了,你剛走的那幾天,她每天都來,這兩三天她卻一次也沒來過。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你快打個電話問一下!」

郝仁拿出手機,撥了宣萱的電話,可是電話那頭傳過來的聲音卻是:「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如需留言……」

在郝仁的印象中,宣萱的電話從來沒有關過機。作為名下有兩個公司的女強人,平時可以休閑,但是絕不能與外界斷了聯繫,否則如何處理公司的突發事件?

郝仁只好給她留言:「我進修回來了,想見你!」

和郝義他們吃過午飯,郝仁就回到自己的樓層歸置行禮。其實也沒有什麼可歸置的,主要是看看那一籠毒蜂。

房間幾天沒人住,有點冷。郝仁先把空調打開,待室內變暖后,他才取出毒蜂。關於養蜂,他一竅不通,只好給遠在泰國的君睿發信息。

君睿很快就做了回復,詳細告訴他飼養毒蜂的一切步驟,甚至還配了圖片和數據,搞得象一個生物研究生的論文一樣。讓郝仁既感動,又哭笑不得。

最後,君睿告訴郝仁,如果想要蜂卵儘快孵化,最好每天用真氣催化一個小時,這樣孵出來的毒蜂連鮮血也不用喂,卻更聽主人的話。他還說,察罕之所以沒這麼作,只是因為真氣不足,僅夠作法之用。

這個法子倒是適合郝仁,他別的不敢說,就是真氣充沛。

郝仁如君睿所說,將含有蜂卵的蜂房合在掌心,以真氣輸入,直到真氣度入每個蜂卵。如此堅持一個小時后,他才將蜂房放入竹籠。

做完這一切,郝仁覺得應該到隔壁的秦家拜訪拜訪。他剛進秦家門,就看到高姨正給孫子餵奶粉。

作為醫生的郝仁覺得,他有必要向高姨普及一下母乳餵養的好處。他還沒開口,高姨就訴苦了:「你秦哥開了個公司,雇了一大幫小痞子。你嫂子不放心,怕他又被帶壞了,就把公司的財務給接手了,順便每天看著他。這樣一來,孩子就沒法帶,只好丟給我了!」

郝仁笑道:「嫂子這樣做得對!我現在去秦哥的公司看看,好久沒見他們了,怪想得慌!」

秦廣的公司就叫「秦晉搬遷服務公司」,辦公地點在福山村外圍的一個即將拆遷的城中村前面。郝仁對這兒還是很熟的,他不用問路,就直接走了過去。

「嗨,老闆,你們這兒還要人嗎?」郝仁隔著玻璃門,看到秦廣坐在辦公桌前發獃,他就開了個玩笑。

「哎喲,兄弟,是你啊!」秦廣見到郝仁,立即跳了起來,同時向他身後的一個房間里喊道:「小娟,快出來倒茶!」

「美的你!」孫娟在那個房間里嗔道,同時走出房間。她一看是郝仁,頓時大喜,並親自倒茶。

郝仁也不客氣,接過孫娟端過來的杯子,輕輕地抿了一口,然後和他們二人聊些公司的近況。

秦廣告訴郝仁,前一段時間他搞了兩個單位,一個是武校,一個是搬遷公司。兩個單位其實是一班人馬。他把自己的那幫小兄弟招過來,公司沒活時,他們練拳,公司如果接到拆遷工程,他們就到拆遷戶家裡「做工作」。所以這些人不僅不交學費,還要從公司拿工資。

但是公司剛開張不久,雖然接了活,但是還沒有拿到工程款。他從斗獸場出來時,以前的朋友給他湊了一百多萬,這段時間也花得差不多了。如果工程款年前不到位,兄弟們這個年就不好過了。

秦廣沒犯事之前,經常做些黑吃黑的買賣,整天花天酒地,什麼時候這樣緊巴!要依著他的意思,早就重操舊業了。可是孫娟卻把他看得死死的,連出門買份報紙都跟著,真沒辦法。

郝仁微笑著聽秦廣的訴苦,然後拿起桌上的一張名片,那裡有秦廣公司的賬號。他拿出手機,不動聲色要往這個賬戶里打了一百萬。

兩分鐘之後, 快穿!反派BOSS寵寵寵! ,她打開手機一看,不由得張大了嘴巴。

「老公,老公,你看,這是怎麼回事?」孫娟指著手機上的進賬款對秦廣說,還以為遇到了騙子。

秦廣也是如墜五里霧中,他的賬戶上本來也就幾萬塊錢,現在突然進賬一百萬,這樣的好事以前可從來沒遇到過。這樣的騙子他寧願多來幾個。


「別查了,是我發的!」郝仁說著,把自己的手機亮給秦廣他們看。上面的轉賬消息可騙不得人。

「兄弟,你這是幹什麼?你剛買過房子,手頭也不寬裕!」孫娟說著,又掉淚了。這女人之前一直很堅強,自從秦廣出獄后,她的淚點就變低了。

郝仁騙他們說道:「我最近治好了幾個有錢人,得了他們不少錢。這錢你們先用著,以後公司做大了,再還我!」

「滴滴」,的手機突然來了簡訊的提示音。他點開一看:「我最近有事,暫時無法聯繫,有機會我會給你發信息!」 巫妖大戰,依舊在繼續。

巫族和妖族之間,明戰暗戰不斷。

而這其中,亦是有個中其它變化在產生,默默影響著戰局,悄然改變著局勢的天秤。不止是巫族,隨著時間流逝,妖族也是漸漸感覺到了一些不對勁。

「怎麼回事,我方損傷怎會如此之大!?」奎天遠面色極是難看。

「確實,就算巫族實力不俗,然反擊畢竟只是星星點點,除去圂爆發那幾場,我方並未遭到特別慘重的失利,為何聖級強者的死亡數目如此之嚴重?」尨雲雷神色凝重。

林烮地在一旁沉吟不語,眉頭深凝。

作為妖族軍師,此等變故他責無旁貸,有責任亦有義務去解釋。

畢竟,如今妖族真正領袖是四大妖皇。

「此乃巫族之計,零星反擊只是掩人耳目,我方妖族佔盡優勢亦不過是障眼法,其真正目的是狩獵我方聖級強者。」狐姬媚笑中卻是句句帶刺,聲音冰冷,「某些人還以為自己如何了得,殊不知被巫族玩弄於鼓掌之中。」

「嘩!~」一石激起千層浪,周圍眾妖王妖星頓時熱議紛紛。

「不會吧,巫族竟如此卑鄙無恥?」

「怎麼不會,我隊常常無緣無故會消失聖者,一場兩場都是如此,每次少一個也不是太在意,誰想得到一眨眼就這麼多了!」

「真的,我那也是,根本沒在意,誰想到會是巫族在從中搞鬼!」

……

引起深深共鳴。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眾妖王妖星以各自派系成一隊。彼此間少聯繫,卻不知其它隊伍如何。還道是自身wenti,怕別的妖王取笑不敢道出,誰料竟都是如此。

一雙雙眼睛望著林烮地,無不帶著懷疑和質疑態度。

一句話括之: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哼。」林烮地心中不屑。

又怎會不知這些妖王妖星所想。卻是他位高權重惹的眾妖妒忌,四大妖皇,奎天遠,尨雲雷及狐姬在妖族之中有著絕對話事權,而他身受奎天遠及尨雲雷器重,儼然惹得眾妖心生不忿。

「當日畢恭畢敬,吹噓拍馬。」

「如今,卻打了齋不要和尚,過河拆橋的快。」

林烮地暗道。

當日他領得妖族大敗巫族大軍。何等威風,何等榮耀,但結果又如何?

隨著時間流逝,還不是變了?

「好了,全部給我收聲。」奎天遠沉喝道,額頭上『王』字清晰印現,威信十足。隨著他一聲虎嘯暴喝,眾妖王妖星隨之停下聲音。不敢太過造次。

「狐姬,別在這放馬後炮。動搖軍心。」尨雲雷望向狐姬,面色冰冷,「此怪異之處還是裂地兄弟發現的,有本事在這唧唧歪歪,怎不見你去把事情辦了?」

撇了撇嘴,狐姬別過臉並不吭聲。卻是有點怕尨雲雷。

「裂地兄弟,你怎麼看?」尨雲雷望向林烮地,聲音沉重,似是仍信任有加。

「中間發生什麼不得而知,此事還得細細查之。」林烮地沉吟道。眼眸深然。目光掃過眾妖王和妖星,眼中神色早已不復當初,心中暗是冷笑,林烮地望向尨雲雷,後者雖是沉然思索,看似對他沒什麼變化,但……

人心難測,妖心,又怎好測?

「可有把握查清楚?」尨雲雷抬頭沉聲道。

「儘力而為。」林烮地點點頭,眼中精光一閃即逝。

「好,放手去查。」尨雲雷並未猶豫,很快拍板,對林烮地正色道,「好好做,不用管別人怎麼說,放心,我定撐你到底。」

「多謝妖皇。」林烮地俯首而道。

然,話語中卻蘊藏著與從前孑然不同的感覺。


彼此間信任,已然不復存在。

「和妖族的『蜜月』,似乎到此為止了。」林烮地雙瞳閃動,心中暗道,「好在我一直都有準備,早是料到,卻不想這一天比想像中來的更快。」林烮地心中冷笑,「妖族,果然是低等動物。」

「不過,此等處事並非巫族向來為之,此事甚為怪異。」

「到底是何等人物,竟如此膽大,敢在巫妖之戰中渾水摸魚,連我都被蒙在鼓裡。」

「倒要查個清楚!」

林烮地眼眸寒徹,心中暗道。

與妖族的裂痕已是存在,無法彌補,只會越裂越大。

然,他這啞巴虧卻不能白吃。


時間緩緩流逝。

十天,二十天,一個月,對大型的戰爭而言不過等閑,對武者的修鍊來說同樣如此。

林風,沉浸在星光道中領悟『星折之舞』,已有足足一個月。

正然到達關鍵時刻。

「空間之道,星折之舞的關鍵之一。」林風心之所動,此刻已是清晰明悟。

當日,自己之所謂遲遲未能領悟星折之舞,關鍵便在此。分身對『力之道』有著極佳天賦能力,但對大熊星座另外兩條本源之道,卻並不如是,空間之道本體雖強,然卻和分身沒半點關係。

星蒼瞳,只為本體而存在。

但如今,分身突破聖王級后,儼然開啟./a>身體密碼,開啟星座奧義。

對『力之道』的領悟無疑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對空間之道與金之道的領悟,亦是從良好瞬間跨過優秀,完美躍升到卓越。空間之道的天賦此刻就算相比本體,都是不相遜色。

這就是皇者星座的強勢。

越後期,實力越強,才越發揮出皇者星座的真正力量。

或許它不像王道十二星座那樣,打從一出生便是出類拔萃,為人中之龍。但真正的『皇』都是開疆闢土,歷經坎坷,成就不世霸業的『皇』。若能跨過一道道檻,飽經寒霜磨練。他日成就定不同凡響。

聖王級對皇者星座而言,僅僅才是剛開始而已。

「一直來,我都領悟錯了方向。」

「真正的星折之舞,並非力之道與空間之道的結合,而是一種相交,一種類似平行卻又非平行的交合。是一種極特殊的關係。如兩道相縱橫線,有著某個交合點,卻並非同一個方向。」

「如利益之結合。」

……

心之沉吟,林風閉著眼,神色平靜。

淡淡星光浮現在身體之外,形成一層薄膜般的存在,如今自己已是完全能清晰觸摸到那片星空,感悟到大熊星座。

又再深一層。


直覺告訴自己,眼下距離又近了一步。

「星折之舞。奧秘的精通關鍵,就在於此。」林風深深明悟。

對奧秘的領悟,在一點,在一線,以這一點一線為基礎緩緩波動開來,擴散開來,越來越大,越來越廣闊。宛如無垠星空。越是領悟深刻,越能感覺到奧秘的意義。

正如星空的存在。神秘而又強大。

奧秘,同樣如是。

「嘩!~」小宇宙中漩渦冉起,極是深刻,大熊星座的七顆主星在自己體內綻放光芒,閃亮無比。腦海中,與星空中的本命星座彷彿建立聯繫。一道道金色光束如流星雨般降落而來。

那是真正的『星座之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