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帥連個電話都沒給春生打,卻直接找到了春生。

這也太令人驚訝了。

「你不會在他身上放了跟蹤器吧?」李凡一臉懷疑的看著邵帥。

邵帥嘿嘿笑了笑,沒有隱瞞,沖著李凡點點頭說:「老闆真是聰慧過人,一眼就看出來了。」

李凡皺了皺眉頭,有些擔心:「王晨這個人那麼謹慎,不會被發現吧?」

「老闆,放心好了,跟蹤器我植入他的胸口了,除非王晨那裡有專門的檢測器,否則的話,絕不可能發現。」邵帥呵呵笑著。

「春生知道嗎?」李凡繼續問。

邵帥搖了搖頭:「這事兒沒必要讓春生知道,反正我們是為他好。」

「得了吧你,你是想摸清王晨的客源吧?要不然,你幹嘛要追著春生跑?!」李凡不是傻子,自然能看透邵帥的目的。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抓點王晨犯罪的證據,當玩了。」邵帥嬉皮笑臉的說道。

車子行駛了一會兒,李凡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兒。

李凡轉過頭,一雙電眼盯著邵帥:「那我呢?我車上也有跟蹤器,是不是?」

邵帥裝作沒聽到一樣,繼續開車。

「怎麼,跟我裝聾是不是?」李凡咳嗽了一聲:「你每次都能找到我,要麼,你會千里眼,要麼,你就是在我身邊裝了跟蹤器。」

「你應該把跟蹤器裝在了我的車上,對吧?」

邵帥依舊保持沉默,而李凡則繼續說道:「上次我們從洗浴中心出來,張弓明明明開著我的車子跑的沒影了,而你卻準確無誤的追上了他。」

「當時情況緊急,也就沒多想,現在看來,你之所以能找到張弓明的位置,是因為張弓明開的是我的車。」

「我的車上,有定位系統,對吧?」李凡一臉篤定的說道。

邵帥的嘴角,終於露出了一絲笑容:「老闆,你能說出這番話,我真的很欣慰。」

「我還以為,你會一直蒙在鼓裡呢!」

「其實我早就懷疑了,只不過,我知道你是為了保護我。」李凡聳聳肩,無所謂的笑道。

這個時候春生下了車,走進了一個出租房裡。

「這是一個暗娼館吧。」

李凡看了一眼周圍,呵呵笑了起來:「沒想到這群富二代也喜歡吃街邊小攤啊。」

「是啊,有錢人的情趣,說不準的。」

「那種大點的會所,他們不敢亂來,像這種地方,哪怕他們把對方玩死,也可以花錢擺平。」

「吃了這玩意,比吃了偉哥還瘋狂。」邵帥給自己點了根煙,搖頭嘆息了一句。

跟著春生,轉了大半天。

直到天黑,春生才找了個地方,吃了點東西。

「春生身子很弱,送一天貨,也不知道他的身子吃不吃得消。」李凡有些心疼的說道。

「人的生命,其實很頑強的,你就像穆小白,在度假村的時候,不比春生還虛弱嗎?我們那麼折磨他,他不也沒死嗎?」邵帥揚嘴笑了笑。

提起穆小白,李凡忽然想到了林青青。

這幾天沒見面,李凡還挺想她的。

李凡掏出手機,給林青青打了一通電話過去,電話通了之後,李凡便問道:「青青姐,幹嘛呢?」

「你這個沒良心的,好幾天不給我打電話,死哪去了?」林青青一聲責罵。

「這幾天不是忙嘛,這不一有空,我就找你了,晚上江南會所,喝酒去,去不去?」李凡邀請道。

「去,幹嘛不去啊,這幾天都快憋死我了。」

這幾天,林青青一直在半山別墅,跟周揚一起打理土豆平台。

「對了,小兔崽子,你得給我加工資啊,這幾天可把我折騰壞了。」林青青一聲抱怨。

「加工資有啥意思啊,不如你當老闆娘好了,我的股份,分你一半。」李凡調侃了一句。

李凡很清楚,林青青肯定不會要的。

果然如同李凡所料,林青青直接便拒絕了:「那就算了吧,你是有老婆的人,我可不稀罕跟別人爭風吃醋。」

「過幾天周揚說招幾個男主播,我看看有沒有長得帥的,到時候,我也潛規則一個。」林青青笑道。

掛了電話,李凡趕緊給周揚打了個電話,跟周揚說道:「你搞什麼鬼啊,招啥男主播啊,我的別墅里,除了你我之外,容不得其他雄性了,知道嗎?」

「那姓趙的呢?」

「姓趙的?」

「就是趙小刀的父親,趙匡,他前幾天就來了,還有他老婆。」周揚說道。

李凡有些哭笑不得:「趙小刀的父母,真去別墅給咱打工了?」

「可不是咋地,趙匡給咱當保安,他老婆給咱當保姆,這些女主播們,恐怕還不知道他們的身份呢,真拿他們當傭人使喚了。」

「哎,一個集團董事兼總經理,跑到我們這來當保安,李大少爺,你這也太牛逼了吧?」周揚深吸一口冷氣,充滿敬佩的說道。

「行,他們只要別鬧啥幺蛾子,就讓他們干著吧,等幹完一個月,就放他們回去,我就是想教訓一下那個趙小刀。」李凡說完,就掛了電話。

李凡笑了笑,心想,這趙小刀的父母,還算講信用。

而此時,春生也吃完了飯,打了個車,去了江南會所。

邵帥發動車子,也跟了上去。

沒多會兒,陳浮生打來了電話,問去哪玩?

李凡接過電話說道:「我們在江南會所的門口呢,你過來吧。」

大約在門口等了半小時,陳浮生便過來了。

「親哥,這是您要的槍,四把,這是子彈,只要你不準備來一場大屠殺,這些子彈,應該夠用了。」

陳浮生將自己背的包放下,打開說道。

邵帥滿意的點了下頭,隨手拿起一把槍,便上了子彈。

「不錯。」邵帥將一把別在了自己的腰間,就下車了。

「親哥,把錄音刪了唄,留著浪費手機內存,你說是不?」陳浮生挑了挑眉毛。

「我內存256G的,用不完。」邵帥呵呵一笑:「別瞎操心了,有空就給你刪了,你怕個毛啊。」

陳浮生撇撇嘴,也沒敢說啥。 江南會所是一家高檔的酒吧,男士門票三百八一張,而女士則免費進入。

「草他娘的,這明擺著是重女輕男呢,這要是擱俺們東北,我早帶人給他砸了。」陳浮生憤憤道。

「你能不能少吹點牛逼?」

邵帥沒好氣的瞪了陳浮生一眼,便走進了會所內。

會所內,音響聲巨大,震得一個人五臟六腑都跟著顫抖起來。

而此時,早已不見了春生的身影。

鐵雪雲煙 沒多會兒,林青青就來了,還帶來了幾個女主播。

這幾個女主播,各個穿著小短褲,衣著暴露。

「卧槽,還有美女!」陳浮生兩眼發直,眼睛盯著林青青,有些挪不開眼了。

「她是我姐,你別瞎打主意,知道不?」李凡狠狠瞪了陳浮生一眼。

「李少爺,我這比你大幾歲,當你姐夫也挺合適的啊?這好白菜,誰拱不是拱啊,你說是不是?」陳浮生拍了拍李凡的肩膀。

「你找死?」聽到這句話,李凡怒不可遏起來。

邵帥更是直接一腳將陳浮生踹倒在地上:「說話放尊重點,要不然叫你去醫院陪穆小白去。」

「親哥,我錯了,我錯了行不。」陳浮生爬起來拍拍自己的屁股,立馬秒慫。

陳浮生不怕李凡,但真怕邵帥啊。

「李少爺,我自罰一杯哈。」

陳浮生給自己倒了一杯酒,自罰了一杯。

李凡還挺不好意思的,陪著喝了一杯說道:「除了我姐,剩下的女人,你想泡那個泡那個。」

「對了,別叫我李少爺,我不想太多人知道我身份。」

陳浮生聽完一愣,看著李凡道:「這是玩的哪一出,在我們那,都是拚命的炫耀自己的高貴身份,你咋還隱藏身份呢?」

「這樣一來,你還怎麼泡妞啊?」

陳浮生搖了搖頭,有些不明白。

接著,陳浮生起身,來到那群女主播的中間:「幾位美女晚上好,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陳浮生,是東北的小霸王,我還有個外號,叫金槍不倒,幾位美女姐姐有沒有興趣深入了解一下啊?」

「你個頭不大,人咋那麼色啊?」

「就是,口氣倒不小,還金槍不倒,吹呢吧你!」

「這個還真沒吹,哥們在東北天天吃人蔘,所以腎好腰好功夫也好。」陳浮生拍著胸脯說道。

李凡呵呵一笑,坐到了林青青的跟前。

「姐,張弓明的事兒,你聽說了嗎?」李凡坐下便開口問道。

林青青臉色詫異了一下:「你知道了?他還讓我保密,叫我別告訴你呢。」

李凡抿了抿嘴,說道:「姐,張弓明一直留在穆小白身邊,也不是辦法,要不讓他棄暗投明得了。」

「行啊,只要你能救出吳非,我保證張弓明會離開穆小白。」林青青端起一杯飲料,將吸管插進了嘴裡。

「我沒那本事。」李凡搖了搖頭。

「那不就得了,小凡,你不懂,張弓明跟吳非可是過命的交情,就像吳非肯替張弓明擋槍子一樣,張弓明一樣可以為吳非做任何事兒。」林青青倒是看的很透徹。

說真的,李凡也有兄弟情誼。

但真為了某個兄弟去送死,李凡覺得自己做不到。

「小凡,張弓明叫我讓你給他帶句話。」林青青忽然認真起來。

「啥話啊?」

「他讓我告訴你,以後再見面的時候,別拿他當哥哥了。」林青青臉色有些鐵青:「就當你倆從來沒認識過。」

林青青皺著眉頭:「你倆是不是鬧矛盾了?」

「沒有,我倆丁點矛盾都沒有,前幾天他還打電話給我,讓我小心點呢。」李凡搖了搖頭:「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告訴我,以後我倆再見面,可能就是仇人了,讓我別手下留情。」

李凡苦澀的笑道:「姐,張弓明是我哥啊,我真不想跟他兵戎相見。」

「放心吧,不會有那麼一天的。」林青青拍了下李凡的肩膀。

李凡嗯了一聲:「希望吧。」

「對了,公司運行的怎麼樣了?」李凡轉移話題,隨意的問了一句。

其實對李凡來說,張弓明可比自己的公司重要多了。

只是張弓明的事情,太過於複雜,自己現在還想不到兩全其美的方法,只能先暫時擱置起來了。

「這幾天各大新聞媒體,都在爭相報道我們土豆平台,如今我們土豆平台的在線活躍人數,也僅次於抖音和快手兩大平台了。」林青青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小凡,你這也太神通廣大了。」

「竟然請到那麼多明星大咖,為我們土豆平台做宣傳。」

李凡淡淡的一笑:「我車上放了點合同,一會兒你拿到別墅去吧。」

「合同?」林青青問道:「什麼合同?」

「我爸幫我們簽約了一些藝人,大部分都是一些三線以內的小明星,另外,有幾個一線明星,也答應會來我們土豆平台直播,為我們持續造勢宣傳…」

「你開玩笑的吧?」林青青激動到心跳加速。

「我認真的。」

「那你帶我去看看合同去。」林青青忍不住說道。

「行吧。」

李凡點點頭,便答應了下來。

酒吧音響太重,震得李凡很不舒服,他早就想出去透透氣了。

出去之前,李凡對著邵帥叮囑道:「你去看看春生那邊,別讓他出事。」

「他是個可憐的孩子。」李凡聲音不大的說道。

邵帥點點頭,便起身去了包間所在的方向。

「你倆都走啊?」陳浮生看見李凡和邵帥同時起身,有些不樂意了。

「是啊,美女都留給你,我們要是留下來,你覺得你還有機會嗎?」李凡打趣了一句。

「各憑本事唄,反正美女多的是,我一個人也享受不過來。」

陳浮生攤開手,聳聳肩道。

「行了,我們一會就回來。」李凡對著陳浮生擺擺手,便離開了酒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