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跟我對着幹,你就離隊嘍——我正省點心呢!

這次,盤山鷹太過分了,章楠和汪陽都沒有跟過去,不過,這三個人都有無線電,我們也能清楚的得知盤山鷹的位置,暫時不算太擔心,我揚了揚手,說道:兄弟們,跟着我,快點跑!爭取能趕上武當山那羣人。

在我們疾跑着趕路的時候,大金牙問我:小李爺,你確保這兒過去招惹不到血童子? 重生之莫家嫡女 我可不想少個關節啊。

“放心。”我對大金牙說:你就聽我的吧——這血童子嗜血得很,一旦出擊,那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我接着又說:不過,現在少林寺的苦玄大師和轉世靈童鈴鐺兩個,還沒有出手啊。

“爲啥?”風影問我。

我對兄弟們說:簡單!這血童子,滿身怨念,見了鮮血,不死不休!屬於惡鬼!鎮惡鬼者,只有佛門神通是最管用的——現在,咱們走過的路,每一步都有血跡,就說明血童子還在瘋狂撲殺武當山羣豪。

“這不對啊?”大金牙說:就算苦玄大師和轉世靈童不出手,那空空道人也該出手了吧?畢竟他作爲東道主,得護住那些人的安全啊,空空道人的道行,不比你說的那兩位差。

我笑道:老金啊,丫特麼能不能動動腦子?你好好想想——那些血童子,就是拜方士所賜,成了沒骨頭的怪物,一身的怨氣,都在方士、煉氣士的身上,但那方士、煉氣士,都是道士的前身——空空道人就算出手,那隻會激起血童子更大的怨念!

“有道理。”大金牙說。

風影問我,說這佛門之人,有好生之德……這血童子,都這麼兇殘了,鈴鐺和苦玄大師還不出手,等什麼呢?

“等好處。”我說:佛門的人也是人……他們也希望能夠在崑崙仙宮裏面,拿到好處!要說他們礙着面子,殺人不敢,但是不救人這事,做做也無妨嘛!

風影嘆了口氣,說這崑崙仙宮裏面,真的是一個修羅場啊。

我說這可不,接着我揮了揮手:別的先不說了,還是快點趕路吧!

“好叻。”衆人再次趕路,跑得飛快。

我們大概跑了七八百米的樣子,忽然,我停了下來。

“小李爺,體力不行了?汪陽,去,你力氣大,把小李爺給扛起來跑。”大金牙使喚着汪陽。

汪陽也朝我這邊走,嘴裏嘟嘟嚷嚷的,似乎非常不情願。

當然,我也不是真的跑不動了,我一擡手,說道:大家先別動,我咂摸出味來了。

“咂摸出什麼味來了?”大金牙問我。

我說:咂摸出盤山鷹的味道出來了。

“咋了?”大金牙說:你還提那二五仔呢?

我說不對,這盤山鷹太反常了,剛纔我就感覺不對,但沒往深裏想,現在我想明白了——這盤山鷹,多半要出事! 我說完,大金牙有點瞠目結舌,問我:盤山鷹反常嗎?反常在什麼地方?

我跟大金牙說:盤山鷹不應該是這麼沒腦子的人!就算他和我不對付,就算他真的懷疑我,他也只會憋在心裏,而不是這麼講出來,和我們大吵一架!

章楠一旁站了出來,對我說道:還真是的,剛纔我們都沒有仔細去想,現在想來,我纔是真的發現這事有點怪。

汪陽也說:老盤平常也是賊精明,今天確實有點過分,我覺得不是他的常態。

跟盤山鷹一起的幾個人,都開始說盤山鷹不是常態了,風影則開門見山,問我:小李爺,你的意思是……老盤,是有自己的算盤,他打算拋棄我們,然後主動一個人出仙宮?

“莫非,盤山鷹有把握,出這個仙宮,也有了足夠的把握,弄到仙宮裏的寶貝?”大金牙說。

我搖了搖頭,說你們完全沒有理解我的意思——現在,不管怎麼想,也不用往仙宮的寶貝上面考慮!

至少現在,誰也沒有足夠的把握,在崑崙仙宮裏面,弄到寶貝。

盤山鷹一定不是爲了寶貝,才主動離隊的。

我的手指了指太陽穴,對大家說道:兄弟們,進了仙宮這麼久,你們是不是忘記了一件事!

“什麼事?”

“四大災星。”

我說道。

從將臣身上出來的四大災星——酒、色、財、氣!

這四大災星,可一直都是對我們虎視眈眈呢!

“哎呀!”

大金牙一巴掌拍在了褲腿上面,說道:沒錯,氣星!他能控制我們的脾氣,也能控制盤山鷹的脾氣,剛纔盤山鷹火氣那麼大,也許是中了“氣星”的招了,你這麼一說,我算明白了。

章楠猛的一拍腦袋,說道:我怎麼那麼笨?早意識到,也許就沒問題了。

喬拉一旁冷冷的說道:還別說……我感覺,被氣鬼控制的,可不是盤山鷹一個人,剛纔幹仗的那兩個,老金,老風!你們兩個,也不太正常。

大金牙意識到問題了,縮了縮腦袋,風影一旁生着悶氣,說他剛纔也不知道爲啥,確實是沒控制住,和盤山鷹吵了起來。

我說道:那我知道咱們的問題到底在哪兒了……走,先去找盤山鷹。

四大災星第一次出手,就讓盤山鷹內訌離開了,我估計盤山鷹是被四大災星給誆到沒人的地方,然後辦了他!

我們幾個,速度奇快,直接跑了出去。

盤山鷹因爲和章楠、汪陽他們有通信聯繫,通過定位,我們能夠很快的找到盤山鷹。

不過,現在我們還有一個好消息。

這個好消息就是……通過定位,我們看得見,那盤山鷹,一直都在動。

他在動,就說明他還沒死。

這算不幸中的萬幸了。

我們一直跟着定位跑,大概跑了二十多分鐘,我們再次回到了剛纔的那座“山”上,在那山的山頂上,我們終於捕捉到了盤山鷹的信號。

不過,我們沒有看到盤山鷹,我們看到的——不過是一塊腕錶,腕錶綁在了一隻狐狸的腿上。

這狐狸正趴在一顆樹下休息呢。

我一看到盤山鷹的手錶,就回過頭,對章楠說道:節哀順變!

章楠說:你覺得……盤山鷹已經死了?

“死了。”我如此說道:盤山鷹如果不死,他的手錶,怎麼會被人卸下來?

章楠聽了,心裏實在傷心,眼淚都開始往下掉,說盤山鷹應該命大吧?

但很顯然,盤山鷹的命,並不大,這時候,我們在山崖上,瞧見不遠處的那顆大樹上,吊着一具屍體——正是盤山鷹。

盤山鷹的脖子,被粗大的藤條掛住,屍體在樹上,隨風飄搖着。

“老盤。”汪陽狠狠的吼道。

我繼續嘆氣,說道:這就是你們日思夜想的崑崙仙宮,在這兒,殺戮,一直都在進行。

“你去哪兒?”章楠問我。

我說:既然確定了盤山鷹的生死,那我們現在就得去追尋武當山那夥人了。

“不能去,我得把盤山鷹的屍體給收回來。”章楠說道。

我搖了搖頭,說道:收不了屍了,你帶着盤山鷹的屍體,你能出崑崙仙宮嗎?這兒危機四伏,帶着一個死人,你也很快會變成一個死人!

“你爲什麼這麼狠心?這還是義薄雲天的小李爺嗎?”章楠問我。

我說道:這不是不講義氣的事,這是現實!在這兒,就是不能帶着屍體行軍,而且咱們也得去追武當山那羣人,如果他們對付不了那羣血童子,也許他們會全軍覆沒。

章楠沒有說話。

大金牙勸章楠,說道:走吧,楠姐,這邊別瞎逛了,我也立誓,如果我大金牙死在了這個仙宮裏面,你們一眼都不要看我……轉頭就走!

風影也說道:我也決定這麼幹!我死了,你們不用管我。

這個時候,最大的義氣,不是一個都不能少,是自己的性命丟了,就勸其餘人不要管自己。

這兒,沒有爲人,但是……有捨己!

我也點頭,說道:我死了,也是如此!

章楠這才揚起了臉孔,臉上落下了一滴眼淚,說道:走!讓盤山鷹的屍體,留在仙宮裏吧!

現在,我們的要求就是一個……不能因爲任何原因起內訌了。

盤山鷹,已經給了我們一個“榜樣”。

四大災星窺伺,隨時都可能對我們發難的。

我們幾個,繼續趕路,一直在衝着武當山那羣人的方向跑着。

感覺在我們都聽到人聲鼎沸的時候,我們面前的屍體,越來越多。

其中,有一個手腳都被血童子咬斷了的傢伙,在地上打着滾,哭着說:我爲什麼要下崑崙仙宮?我不應該來這個地方的,這個地方,是殺戮場,是修羅場!

哎!

我搖了搖頭,走到那人的面前,輕輕的撫住了那人的眼睛,說道:兄弟,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

這時候,地上那個斷手斷腳的人,看向了我,問我:你是東北招陰人小李爺?

“是我!”我說。

仙緣無限 那人喘着很粗的氣,說道:小李爺……我弟弟還活着,我就求你一件事,你一定要把我弟弟帶出仙宮……你有本事,我很敬重你!

我吐了口濁氣,沒說任何話。

其實我想說,我辦不到……在崑崙仙宮這個埋屍地,我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把任何人帶出仙宮!

我也沒辦法給予這個人更多的幫助了,只能帶着兄弟們繼續往前追。

很快,我們真的看到了武當山那夥人。 我隔着老遠,瞧見了武當山的那羣人……那羣人驚恐不安,我估計,有上千人下了這崑崙仙宮,但是現在,這羣人裏面,最多還有三四百個人活着。

就算只剩下了這麼一點點人,他們也大多數都掛彩了。

血童子依然神出鬼沒。

可能從那些人的背後,或者腳底下,直接鑽了出來。

從人背後鑽出來的血童子,直接一口咬在了那些人的脊椎骨上。

一口把脊椎骨咬斷,然後往外拉扯。

那些從人腳下鑽出來的血童子呢,一口咬在了腳上,把人的腳腕給咬了下來。

這些被咬斷了腳踝的人,直接趴在了地上。

他們有些人運氣好呢?血童子會放過他們,運氣不好的那種,一倒地,七八隻血童子,直接從地裏鑽了出來,直接把那人給分屍了。

不過,我看得出來……鈴鐺他們,到現在,依然沒有出手。

亦或者說,他們是有些留手的。

佛門神通,最壓制血童子。

鈴鐺作爲西藏的轉世靈童,一身佛門神通,她如果全身心的出手了,自然這兒不會是這麼一個下場。

除去鈴鐺,那少林寺的苦玄大師,也沒有出全力。

武當山的空空道人,竟然出乎了我的意料,也沒有出盡全力。

這三大高手,都藏着掖着,那武當山的這羣下仙宮的羣豪,自然被血童子給吃得節節敗退。

風影湊我耳邊,問我:小李爺,這佛門心不慈啊!

我說那是啊!

我估計鈴鐺和苦玄大師,都有各自的願望,都想在這崑崙仙宮裏面,獲得一些好處。

章楠問我:他們想得到什麼好處?佛門不是四大皆空嗎?

我回過頭,看向了章楠,說道:是人就有慾望,他們只是佛門中人,並不是真正的佛!

“苦玄大師的慾望是什麼,我不清楚,但是我清楚,鈴鐺的慾望是什麼。”

我是寡婦我怕誰 “她的慾望是什麼?”大金牙問我。

我說:復活西藏密宗達賴!

密宗達賴是密宗的領袖。

達賴死了,轉世重生,成爲靈童,就是現在的鈴鐺。

但鈴鐺畢竟是轉世靈童,不是真正的密宗達賴,她想復活達賴,整個密宗也想復活達賴!

大金牙嘆了口氣,說那苦玄就是想復活少林寺的主持?

“不會!”我說:“大乘佛教和小乘佛教的側重點不一樣。”

接着,大金牙又問我,說現在空空道人怎麼也不出手呢?他可是東道主啊。

我搖了搖頭,祁濤站了出來,說道:空空道人的內心,被鮮血給征服了。

“和我一樣。”祁濤說。

祁濤以前老是想着找我報仇……他說空空道人本來是想維穩的,可是他見到了這麼多的死人,索性破罐子破摔,也想在崑崙仙宮裏面,獲得一些好處!

我擼起了袖子,說道:都說和尚心慈,道士心善,結果到了這個沒規矩的地方,道士的心不慈了,和尚的心不善了!還是得咱們來化解這一場浩劫啊。

接着,我擼起了袖子。

但風影卻按住了我,說道:小李爺,且慢!

我看向了風影,問道:怎麼了?

“現在,還真是不適合出手。”風影如此說道。

我說現在不出手,這地宮裏的人,估計沒幾個能活的。

風影說道:你想啊,這麼多的大人物,那都沒出手,咱們着急個屁啊?反正都是死人,要不然,讓他們都死在這兒算了,咱們拿的東西,是咱們自己的,和任何人無關啊。

“你的意思是?”

“該死的就死,擋也擋不住,這是哪兒,崑崙仙宮,誰特麼能從這兒出得去?”

接着風影又說:但是,如果死不了的,那也是死不了!這些人有本事啊,我想,空空道人、苦玄大師還有鈴鐺,這幾位,是不會死在血童子手上的。

“咱們有個辦法!”風影盯着我。

我眯了眯眼睛,看向風影,你說什麼辦法?

風影把我們幾個,都喊到了一塊,風影問其餘人:你們想不想拿到崑崙仙宮的寶貝?

“當然想了。”章楠說。

章楠下仙宮的目的很純粹,就是要拿走仙宮裏的寶貝。

風影說道:想拿就簡單,咱們等血童子殺人,那些不厲害的,都得死在這兒! 彼岸 免得咱們再動手,那些厲害的,被血童子消耗了一波,體力肯定有些不支,到時候咱們一出手,弄死他們,這崑崙仙宮裏的寶貝,可不就是我們了嗎?

祁濤看向了風影,說道:你也和鈴鐺他們一樣,被自己的慾望給征服了。

風影直接從懷裏掏出了羅盤,很嚴肅的說道:來這兒的人,可都別裝純潔,我告訴你們,只要你們願意開搞這件事,搞定這兒所有的人,這個地宮,我能靠着羅盤,把你們帶到寶藏的地方去!

“我尋龍天師,有這個本事的。”

他的話,讓章楠他們,都有些動搖了。

我則稍稍後仰了一點,跟湘西柷由家的柷瑾,打了一個眼色。

柷瑾也心領神會的給我回了一個眼色。

我給了柷瑾一個苦笑後,站正了身子,直接喊了喊風影:老風,來……你過來看一看柷瑾。

“看他怎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