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蔡華奕竟然進了特別重案行動組,那不是太便宜他了?”龍錚很是不解,“犯下如此罪行,連上帝也不會原諒他的吧!”

“有什麼辦法呢!”釋彌夜無奈的一攤手,“你們都不知道我當時有多‘激’動,可是我又能做什麼?那個傢伙是一個把什麼都不放在眼裏的人,他所做的一切,都不過是爲了自己的興趣愛好……完全不計後果的去做!”

“不過小夜,他真的有你說的那麼帥嗎?”潘錦繡都星星眼了,“那你說說,他和白魅誰更帥一點。”

“他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單論皮相唯一一個能跟白魅相比的男人。”釋彌夜一聳肩,“可是他們是不一樣的,蔡華奕是漂亮,白魅是……”

她瞥了看似閉目養神的白魅一眼,然後張嘴卻不發聲的吐出了一個字:妖。

就坐在釋彌夜前面的潘錦繡立刻哈哈大笑起來。

在她看來,白魅的確是長得很妖,可是佳沫兒他們卻是知道釋彌夜的意思——白魅是妖,想要變成什麼樣子都可以。

這也就變相的承認了白魅的長相是不如蔡華奕的。

“兩個男人的長相有什麼好比的?”白魅淡淡的開口,“你自己也說了,不過是皮相而已。我想,那個叫蔡華奕的男人,也並不怎麼在意自己的皮相的吧!”

“這個倒也是。”釋彌夜點了點頭,“不過宋宸雲、韓輕銘,還有夙隱,他們也都算得上是帥哥了,也都都比不上蔡華奕。”

“夙隱是誰?”潘錦繡又疑‘惑’的開口。

“呃。”釋彌夜一時也不知道怎麼跟潘錦繡解釋,想了半天,憋出了一句,“就是跟宋宸雲和韓輕銘他們一個年齡階段的人。”

白魅輕笑了一聲,略帶了些諷刺。

釋彌夜立刻尷尬起來。夙隱也是一千多歲,要說跟宋宸雲他們差不多,也實在是有點不合適。

“不過這樣的話,白魅也沒有必要跟蔡華奕比啊!”潘錦繡聳聳肩,“白魅才十幾歲,蔡華奕都二十四了。”

十幾歲?釋彌夜真想吐槽一句‘白魅裝嫩’,咬着後槽牙白天,她才擠出了一句話:“他一個千年老妖‘精’了……還十幾歲!”

“啊?”潘錦繡呆了呆。

“沒啥!”釋彌夜扯開了話題,“不過蔡華奕被判了有期徒刑五百五十年,當然,在公衆視線裏,他是已經被槍斃了的。”

“五百五十年!”潘錦繡倒吸了一口涼氣,“直接判無期不就可以了?”

“哦按錦繡,你要記得,我國的法律有個立功減刑的條律。”佳沫兒聳聳肩,“無期一改有期,說不定十幾年之後他就被放出來了呢?而五百五十年,就算他再怎麼立功,也不能在有生之年給他減到刑滿釋放的。”

“推斷他能活到八十歲,就算他每年立一次大功,到他死的時候也都至少還有一百年的服刑時間。”唐海桐倒是點了點頭,“有的時候有期的確比無期更狠。”

“殺了那麼多人,我還覺得終生監禁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樂趣。”釋彌夜又咬了咬牙,“他分明就是過着太上老爺的日子!整天走解剖、做實驗、研究、做標本……這些都是他最喜歡做的事情,他殺了那麼多人也就是爲了做這個。可是現在他不用自己去殺人,去考慮怎麼不留下證據的達到自己的目的……這一切都有人給他準備好了!”

“算了,小夜。”潘錦繡老成的拍了拍她的肩,“你就別想了!是叫人家技術好呢!”

“我倒是對你說的那個星耀賓館上面的東西好奇。”白魅睜開了眼睛,淡淡的瞥了一眼釋彌夜,“你當時沒有看清楚它到底是什麼東西嗎?”

釋彌夜搖了搖頭:“它隱在黑暗裏,完全看不清,只是氣息真的讓人感覺很不祥!”

“不管是是那麼,只要未曾觸碰到我的底線,便也就不關我的事!”白魅又懶洋洋的閉上了眼睛。

“你的底線?”釋彌夜在心裏哼了一聲,才又提醒白魅,“白魅,錦繡的記憶……”

“等等!等等!”潘錦繡乍一聽自己的名字,嚇得趕緊就叫了起來,“你們,你們剛剛稀裏糊塗的說了一大堆,現在突然說我的記憶……”

潘錦繡一臉驚恐的看着釋彌夜:“小夜,你該不會是想要消除我的記憶吧!”

釋彌夜點了點頭:“是的。這也是爲了你好。”

“不要!”潘錦繡立刻拽住釋彌夜的袖子,“爲什麼要把大家的記憶都消除呢!那你告訴我們那些事情還有什麼意義啊?”

佳沫兒攤攤手:“不是消除大家的,是隻消除你的。” 潘錦繡呆若木‘雞’,半晌才跳了起來,眼淚都快要流出來了:“你,你們……你們太過分了!”

“錦繡,不是我們太過分。 總裁哥哥惹不起 *79小說&”釋彌夜嘆了口氣,“而是我想要保護你,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了要好得多。”

“可是我現在都已經知道了,你們卻又要把我記憶消除!”潘錦繡死死的拽着釋彌夜的手不撒手,“我不管,反正我都已經知道了,你們別想消除我的記憶。”

釋彌夜無奈的看了白魅一眼:“白魅,現在怎麼辦?”

“你們的事情,你們自己解決!”白魅懶洋洋的回答。

釋彌夜又看向了佳沫兒,佳沫兒回給了她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

“不過我倒是覺得,反正有那麼多的人都知道這個世界上有鬼了,那麼多一個潘錦繡也沒什麼!”龍錚一攤手,“我不是也沒有什麼妖力嗎?我就是一個比較能招鬼的人而已。”

“龍錚,你真好!”見龍錚開口幫着自己,潘錦繡立刻感‘激’涕零的看向了他。

南宮叡咳了一聲,表情有些不爽:“可是龍錚你跟潘錦繡又不一樣,她完完全全的就是一個普通人啊!”

潘錦繡立刻怒瞪他。

“南宮叡說得沒錯。”釋彌夜沉‘吟’了一下,“畢竟知道這個世界上有鬼的普通人都只是小部分的人,而且他們還都是從事特殊職業的。就是有好多有妖力的人,都不知道世界上還有鬼這回事。因爲不是每個有妖力的人都能看到鬼的。”

“不要啊小夜!”潘錦繡慘叫一聲,“你放心,我知道了就知道了,絕對不會出去‘亂’說的!有什麼事情我都會跟你商量的……”

釋彌夜剛想說什麼,上課鈴就響了,趙世川走了進來。釋彌夜無奈,只得閉口不言。

趙世川一坐到講臺上,就開始跟大家講這次甲乙高中地陷的事情,已經有關部‘門’對這次突發事件的處理,最後承諾元旦之後就可以回甲乙高中。

潘錦繡一臉的興奮,她拽了拽佳沫兒的袖子:“甲乙高中的地陷是不是什麼怪物搞出來的?”

“是啊!”佳沫兒聳聳肩,“當時你也看到了,不過記憶被消除了而已。”

“什麼?”潘錦繡尖叫了一聲,立刻就引來了趙世川不滿的眼神。潘錦繡抱歉的笑了笑,才又低下頭壓低了聲音,“你是說我已經被消除過一次記憶了?”

“不是一次。”佳沫兒聳聳肩,“是兩次。”

潘錦繡嘴角‘抽’了‘抽’:“還有一次?”

“是啊,就是我和唐海桐住院的時候啊,那個韓輕銘,他的身邊就跟着一隻鬼,是他的‘女’朋友。當時跟着你一起被消除記憶的有唐海桐的爸爸,還有喜歡韓輕銘的那個‘女’人……叫什麼我忘記了。”

“宋月紅。”潘錦繡倒是記得比較清楚。

最熟悉的陌生人 “所以你一共被消除掉了兩次記憶了。”佳沫兒嘴角一翹,“你就放心好了,白魅說的消除記憶不會對你的身體造成什麼損傷,而你綜合釋彌夜呆在一塊,這記憶消除得多了,你也就習慣了。”

“什麼叫我也習慣了?”潘錦繡一臉的鬱卒,“我還真擔心會提前老年癡呆呢!”

晚自一下課,潘錦繡就拽住了釋彌夜,聲淚俱下的表示自己絕對會保守所有的祕密,請求釋彌夜不要讓白魅消除她的記憶,最後還得寸進尺的提出想要知道釋彌夜到甲乙高中之後發生的所有詭異的事情。

釋彌夜有些頭疼,她下意識的看向了白魅:“白魅……這……”

“其實她知不知道,對你來說也沒什麼影響吧!”白魅掀了掀眼皮。

潘錦繡立刻猛點頭:“白魅,說得沒錯!以後我姨媽如果不讓小夜嫁給你,我去跟我姨媽鬧!”

佳沫兒立刻猛烈的咳嗽起來。

釋彌夜黑着臉:“你再說,我就真的讓白魅消除你的記憶了!”

“好好,我不說,不說!”潘錦繡立刻眉開眼笑,“小夜,跟我說說你身發生的那些詭異的事情!”

“你問佳沫兒吧,她都知道得差不多!”釋彌夜嘆了口氣,又‘揉’了‘揉’眉心,“白魅,你有沒有覺得清平中學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我怎麼感覺清平中學裏這麼冷?”

正在糾纏佳沫兒的潘錦繡立刻回過頭:“不是吧,小夜,我覺得沒什麼啊。大概是hi是從白原市上來的,桐明縣比白原市的溫度低吧!”

“不對,我也有這種感覺!”佳沫兒緊了緊自己的衣服,“我就從桐明縣縣城過來的,就覺得這裏比縣城裏冷得多。”

“桐明縣在山下面,這邊在山上,海拔要高一些,你當然會覺得冷啊!”潘錦繡聳聳肩,“反正我是沒有什麼感覺的。”

“我可是跟你一起從餘歡鎮過來的。”唐海桐也皺了皺眉,“這裏的確要冷很多,而且還是那種透到骨子裏的‘陰’冷。”

“沒錯,我也有這種感覺!”南宮叡也‘插’嘴。

龍錚有些疑‘惑’了:“我倒是沒有。”

潘錦繡立刻嘆了口氣:“果然啊,我們這些普通人就是感覺不到啊!”說着她眼睛又亮了,“小夜,你不是能看到鬼嗎?是不是有鬼?”

“這清平中學黑漆漆的,我到哪裏去看啊!”釋彌夜無奈的看向了濃墨一樣的窗外,“所以我才問白魅啊!白魅應該能感覺得到這裏有沒有鬼才是。”

“只不過是怨煞之氣罷了!”白魅淡淡的開口,“清平中學沒有鬼。”

“僅僅是怨煞之氣就然都能讓甲乙高中冷成這個樣子?”佳沫兒有些驚訝,“當初的丁瑤,不是也有那麼多的怨氣嗎?可是丁瑤也沒有讓甲乙高中這麼冷啊!”

“這個我就不清楚了。”白魅聳聳肩,又閉目養神。

“可能不同的死法怨氣就不同吧!”釋彌夜咬了咬手指,“也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丁瑤死得還不夠悲催啊?”佳沫兒有些感嘆,“被自己的親哥哥殺死,那怨氣都把釋彌夜給影響成那個樣子了,那怨氣還不重啊?”

“之所以釋彌夜會變成那個樣子,那是因爲丁瑤的怨氣根本就是衝着釋彌夜一個人來的。”白魅看了釋彌夜一眼,“你不懂怎麼控制……靈氣,所以才把丁瑤的怨氣都吸引了過來。”

釋彌夜沉默了。因爲白魅讓她受傷,她又帶着白魅進了夜晝,所以那個時候她的確是不知道怎麼控制夜晝外泄的靈氣。現在她對妖力的‘操’控也得心應手起來,夜晝的外泄的靈氣也被聚攏到了夙隱的身上溫養她,所以倒也不會再出現跟那個時候相同的情況。

“那你能知道這怨煞之氣的發源地在哪裏嗎?”

白魅瞥了她一眼:“你又要多管閒事?”

釋彌夜噎了噎。

“我們只會在清平中學呆二十天,你還是安分點吧!”說完白魅也不理她,又自顧自的開始打瞌睡。

潘錦繡卻一把扯住了佳沫兒:“快,快,跟我說說丁瑤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什麼怨氣啊?難道丁盛殺了周‘玉’燕她們的這件事情的背後還有別的什麼隱情?”

佳沫兒無奈:“馬上就要上課了。”

“沒關係啦!反正也只是自習,我們小點聲。”

佳沫兒猶豫了一下:“好吧,我就慢慢告訴你。”

釋彌夜也有些無奈。潘錦繡一旦知道了這些事情,以她那對什麼都好奇三分的‘性’格,以後必然是對釋彌夜寸步不離,她又沒有自保能力,在釋彌夜身邊也比佳沫兒他們要危險得多。

不過潘錦繡這‘性’格,跟南宮叡倒是很像。正因爲這樣,釋彌夜就更加的擔心。南宮叡爲了看看鬼到底長什麼樣子,差點讓他和龍錚、佳沫兒、唐海桐都死在甲乙高中——雖然那只是白魅設的一個陷阱,但是想想也足夠的恐怖的。南宮叡好歹還有妖力,可是潘錦繡那是確確實實的普通人啊!

“白魅。”眼見上課鈴響了,趙世川也進了教室坐好,釋彌夜才輕輕的開口,“讓錦繡知道這些事情真的沒關係嗎?”

白魅睜開眼,目光有些冷:“這是她的事情,我管不着。只要她不去大肆的宣揚,我便覺得無所謂。”

釋彌夜一時有些怔忪,一想到白魅本來也不是人類,根本就不會‘操’心人類的事情,便也釋然了。

下了晚自習,三人結伴回臨時宿舍。這個時候已經九點半了,氣溫本來就降低了,‘陰’風陣陣的,讓釋彌夜和佳沫兒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有那麼冷嗎?”潘錦繡穿着白‘色’的羽絨服,看着就覺得暖和。

“非常冷!”佳沫兒點了點頭,“是一種從骨子裏透出來的寒意。”

潘錦繡的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轉:“小夜,佳沫兒,不如我們去找找這怨煞之氣的來源吧!”

釋彌夜立刻瞪了她一眼:“錦繡,你怎麼跟南宮叡一樣啊!”

“啊?”潘錦繡‘摸’了‘摸’腦袋,“可是你們不找出這怨煞之氣來源的話,這二十幾天你們不是就一直到這樣打着哆嗦度過了?我看佳沫兒的樣子,再哆嗦下去都要感冒了!還有小夜你也是!”

釋彌夜皺了皺眉。

佳沫兒緊了緊衣服:“釋彌夜,真的太冷了!”

“可是這怨煞之氣要怎麼找啊!” 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釋彌夜嘆了口氣。她本來就對這件事情很有想法,只是礙於白魅的警告,才壓下自己心裏的蠢蠢‘欲’動。如今聽到潘錦繡的話,釋彌夜也有些猶豫了。

“是啊,怨煞之氣又不是鬼,怎麼可能看得到!”佳沫兒嘟囔了一句,“怨氣這種東西,也太虛無縹緲了點!”

“哪裏最冷不就可以找到了嗎?”潘錦繡偏着頭想了想,“會不會是屍體?屍體在哪裏,怨氣就是從哪裏發出來的?”

婚守情深:穆少蜜愛小甜妻 佳沫兒又打了個哆嗦:“是不是屍體我不知道,反正我就感覺。不管哪裏都冷!”

“別說了,還是先回去睡覺了!”釋彌夜拽着兩人趕緊往前走了幾步,“大晚上的,又看不見!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吧!”

只是越往後‘操’場走,釋彌夜就越覺得全身發冷:“佳沫兒,你有沒有覺得更冷了?”

“有點!”佳沫兒抓着釋彌夜的手也抓得更近了。

“該不會這怨煞之氣就是從後‘操’場發源的吧!”潘錦繡探頭探腦的左右看了看,“黑漆漆的……小夜,該不會就在我們住的那間的下面吧!”

佳沫兒翻了個白眼:“潘錦繡,別烏鴉嘴行不行?”

“OK!OK!”潘錦繡連連比着手勢,“明天你們探查的時候可一定要叫上我哦!”

“知道了!”釋彌夜拖着兩個人,快步回了臨時宿舍。

釋彌夜是被凍醒的。她睜開眼的時候,天才微亮,看上去也不過就是四點多鐘的晨光。宿舍裏灰‘蒙’‘蒙’的,釋彌夜也看不清,只能依稀的看到佳沫兒和潘錦繡睡在裏面,釋彌夜打了個哆嗦,正要繼續睡,卻猛地看到‘門’邊似乎有個灰‘色’的人影。

鬼?

“誰!”釋彌夜一聲厲喝。白魅可是說過的,清平中學沒有鬼!

似乎被釋彌夜的聲音驚動了,灰‘色’的影子‘波’動了一下,化作一道青煙消失了。

隨着灰‘色’人影的小時,釋彌夜頓覺渾身的寒意也降低了幾分。

會消失?難道,不是人? 想到這裏,釋彌夜也再也睡不着了,她乾脆坐了起來,穿好衣服,絲毫不敢大意的守在佳沫兒和潘錦繡的‘牀’鋪前。 *79小說&

時間一點一點的過了,直到刺耳的起‘牀’鈴響了,昏黃的燈光也亮了起來,釋彌夜才又把手裏的長槍丟進了夜晝。

“小夜?你起的可真早啊!”潘錦繡‘揉’着眼睛坐了起來。

“醒了就好,你們穿衣服,我去打水。”釋彌夜站起來,拎起了一邊的水桶。

取水點也是臨時修建的,已經有早起的同學在排隊接水了。見冷水管子那邊沒幾個人,釋彌夜先去打了冷水,才又去排隊取熱水。

唐海桐一邊打着噴嚏一邊走了過來:“早啊,釋彌夜!”

“感冒了?”釋彌夜皺了皺眉。

“昨晚冷死了!”唐海桐打了個呵欠,“感覺應該是下雪了,可是剛剛起來一看,哪裏有下雪啊!”

釋彌夜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回到臨時宿舍,佳沫兒和潘錦繡已經穿好衣服了,佳沫兒還抱着一個枕頭坐在‘牀’上瑟瑟發抖。

釋彌夜從夜晝裏‘摸’出了兩個熱水袋,灌好熱水,丟給了佳沫兒一個。

“小夜你從哪裏變出來的?”潘錦繡的眼睛都發亮了,“給我也變一個出來唄!”

“這不是變的!”釋彌夜捧着熱水袋,“我只買了兩個。錦繡你又不冷!”

潘錦繡嘟囔了兩句,才撅着嘴去洗漱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