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肌膚吹彈可破,那俏臉瑩潤無比,眉目中閃爍著奪目的光彩。

抱了一會兒,嗅著少女所特有的清香,蘇羽意猶未盡的鬆開了懷抱,一邊說笑著,一邊引著龍千雅往主屋的客廳走去。

「千雅,這一年多,你變化可真大啊!居然也快到先天境了!這也太神奇了吧!」其實蘇羽差點就說成是龍千雅身材變化大了,不過為了給這個清純的丫頭留點面子,話出口前,臨時改了。

「這有什麼神奇的……千雅感覺羞愧死了……說好的要幫蘇羽哥哥的忙,可聽媽媽說,蘇羽哥哥都到化境中期了,我還連先天都沒到,真的太沒用了!」龍千雅有些失落地說道。

龍千雅的話,絕對是發自肺腑,蘇羽感受的十分真切!溫柔的笑著,撫摸著龍千雅的秀髮,蘇羽寬慰地說道:「千萬別這麼說,千雅又不是只幫我一時,對不對?你是個武學奇才,現在最重要的是打好基礎,只要你基礎打好,用不了幾年,你一定能超過我,成為我最厲害的美女保鏢呢!」

「真的?!嘿嘿,這好像還挺不錯的!美女保鏢,嗯,不錯……蘇羽哥哥……你覺得我是美女……?」龍千雅有些興奮,又有些羞澀,雙手揉捏著衣角低頭問道。

「那當然了! 將軍夫人惹不得 千雅當然是美女了!在我心中,千雅是最漂亮的了!」

「那……蘇羽哥哥……喜歡千雅么?」小妮子的頭低的更低了,揉捏衣角的動作也更慌張了。

「喜歡啊!當然喜歡了!千雅既溫柔又賢惠,以後還是個絕世高手,我當然喜歡了!」

「嗯……」

對於有著六年空白期,還保留著十五六歲少女心性的龍千雅來說,這種回答就已經足夠,足夠讓她心裡一直幸福下去了!

而且對於她來說,說出這樣羞人的話,已經是極限了。只要知道蘇羽喜歡自己,那就好,至於更多的東西,龍千雅並沒有去奢望,只要靜靜的這樣喜歡著,那就好了。

楚雨姐姐喜歡蘇羽,這個她知道。但或許是出身於武者家庭,受到傳統教育的關係,對於這個,龍千雅並沒有什麼別的想法,甚至在心底里,她會主動的和楚雨交好,交心,因為她覺得以後兩個人,應該是可以共處的……

在蘇羽的新家,和蘇羽暢聊談心,吃過蘇羽親手做的飯,帶著滿滿的幸福和堅定的信心,龍千雅並沒有留下過夜,而是幸福的返回了自己的家。

跟隨著自己的幾位高手,蘇羽都為他們安排了別墅住所,在平陽安居,並且也為他們配備了專門的練功房!

反正曾經平了那麼多幫會,那些幫會頭目都喜歡囤積高檔別墅,所以蘇羽手下最不缺的就是房產!現在幫會被解散了,這些房產自然而然的就成為了蘇羽私人的合法資產,分給龍戰他們一些,這完全沒有問題。

至於馮五陳虎他們,雖然蘇羽提供給了他們好的住所,但別墅的話,還得看他們以後的工作表現了!當然,如果誰找到了合適的女人結婚,作為隨禮,送個別墅蘇羽還是很慷慨的!

畢竟,這些兄弟們曾經為他出生入死,拼上了性命!

「喲!我說這麼好的姑娘,這麼好的機會,你小子怎麼就沒留下過夜呢!哎呀呀,那皮膚嫩的,那眸子清澈的,要不是你小子認識的女孩的話,老子都忍不住想勾搭了呢!」

就在龍千雅剛剛離開別墅之後,一道陰陽怪氣為老不尊的聲音,悠悠地從院中角落裡傳了出來。

「為老不尊的傢伙,來了就出來吧!躲在角落裡偷看了快倆小時,太跌臉了吧!」蘇羽頭也不回,笑著說道。

「喲,看來你小子一早兒就知道老子來了啊!也太不夠意思了吧,知道老子來這麼久,也不請我進屋去坐坐,吃點東西!瞧把老子餓的!」

角落裡,一個高大精壯的身影,帶著那和蘇羽相差無幾但絕對比蘇羽無恥的語氣,緩緩地走了出來。不是玄武,還能有誰?

「別人來訪走門,你來訪翻牆,請你吃個毛飯啊!好了,說正事兒吧,說完了就進屋吃飯,桌子上應該還有些剩飯的!」蘇羽笑著說道。 「艹!有沒有公德心啊!有沒有良心!在龍牙的時候,老子可沒給你們吃剩飯,每頓都管飽的!」玄武不爽地說道。

「哈哈,想吃飯,先辦事兒!上次咱們說的事兒怎麼樣了,決定好了沒?」蘇羽大笑著說道。

「只要你能治好老子的丹田,給你修個超重力室,沒什麼問題,專家我已經安排了,隨叫隨到!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抱著膀子靠在落地窗邊,玄武弔兒郎當的說道。

「那好!成交!明天一早你就把人帶來開始施工吧!花多少錢我來出,對了,我要一大一小兩個!」

「哎喲我去!不帶這麼玩的吧,還弄兩個?這事兒老子可辦不到!」

「少得瑟,誰不知道你玄武的能量啊!照著龍牙的標準縮小一點就行。單間不需要太多,兩個就行!」

「我艹!老子算見識到了,見過貪心的,還真么見過你這麼貪心的!居然還想要單間?」玄武笑罵道。

「你可想好了,這大概也算軍方高級機密了。如果你不願意幫忙呢,我自己倒是也能做出來,你別忘了,那單間里我可是待了好幾個月,早就把你那些設備研究透了!到時候機密泄露了,可就別怪我了!」

「哎喲我艹! 洪荒斗戰錄 威脅,居然威脅老子!好吧,算你小子狠!不過我跟你說,這次老子可是費老勁了,你要是治不好老子丹田,有你好看!」

「放心吧,你的丹田不是個事兒!你還是安心把超重力室幫忙修好吧!」

「行!有你這句話就行!十天之內,全部搞定!」哈哈一笑,玄武的身形忽然一閃,毫無徵兆地全力一擊,向著蘇羽直接沖了過來!

「哎喲我艹!老傢伙,學會偷襲了啊!好!今兒個就讓你滿地找牙!」

蘇羽最快的就是速度了,在速度上,玄武根本不會比蘇羽佔優勢!所以當玄武攻來的瞬間,蘇羽已然身形一轉,迅速到了空曠的庭院中,大笑著。

「好小子!速度還挺快!來來來,口出狂言的傢伙,讓老子看看你這個武林盟主到底有幾斤幾兩!」畢竟這兒是蘇羽的宅院,大肆破壞可不好,所以玄武跟著一閃,也來到了那空曠的院落中,虎軀一震,再次全身真氣狂涌,一邊大笑著,一邊向著蘇羽狠狠攻去!

古武界的高手,果然不同!玄武剛剛一動身,蘇羽便立刻發現了不同之處!與都市的武者相比,玄武身上的真氣更為醇厚,更加精純!

同時玄武身上的這種真氣循環體系,不知道是功法的緣故還是古武界的特殊性,總之顯得十分的怪異,和都市的差別非常大!

雖是如此,但蘇羽一眼就看了出來,玄武這種真氣的運行法門,更加的高級!或者說是更加精妙,對於真氣的使用更加純熟!

與之相比,都市武者雖然有可能實力有比玄武強的,但那種真氣的運用,真的就像小學生和大學生的區別一樣!

不過這也難怪!古武界本就是自古相傳下來的,一直是自成一派,自成一界,千百年來傳承不曾斷絕!但都市中的武者,隨著各種戰亂,各種動蕩,傳承一點一點的丟失,到了現在,雖然也有高手出現,但傳承的真的很少!否則師傅怎麼會說,都市沒有真正的高手!

但這也正是讓蘇羽興奮不已的地方!他的功夫來自於現代都市,而玄武的功法來自於古武界,兩者的碰撞,孰強孰弱,絕對是精彩無比!

而且與高手對決,一直是蘇羽最喜歡的事情!因為只有受到巨大的壓迫,才能產生巨大的反彈,才能讓自己的修為受到更大的刺激,有更大的進步!

「哈哈,玄武教官,你今天輸定了!」虎軀一震,蘇羽全身轟的一聲,整個修為瞬間爆發,太極真意與截拳道同時觸發,立刻使出了不用倍化術,不用反震拳之下最強的實力!

腳下瞬步第一朵蓮花轟然而出,身法迅捷之下,日字沖拳急速向著玄武的胸口攻去!

「砰砰砰砰!」

借著強大的速度,蘇羽的日字沖拳搶先一步直接轟在了玄武的胸口,一連串爆裂的轟響猛烈傳出!

然而這拳頭打在玄武身上,卻幾乎是沒有什麼事!這讓蘇羽錯愕不已!

而錯愕的同時,玄武那詭異但卻暴烈的掌法轟然而上,如靈蛇一般的繞過蘇羽的雙臂,同樣是重重的轟在了蘇羽的胸口!

一陣塵土飛揚,兩人的身形齊齊向後飛退而去!直到各自退後了十米,方才停下!

「哈哈!原來是金鐘罩,難怪!」大笑一聲,拍了拍胸口,將那稍有些翻湧的氣血震了回去,蘇羽大笑著說道。

「你小子也不賴嘛!如果老子沒有看錯的話,你這功夫,應該是幾十年前都市的一個武者自創的武功,好像是李小龍的截拳道!不過你的招式,和他有很大的不同!」玄武也是同樣的動作撫平氣血,笑著說道。

「教官,你還是拿出你的真本事來吧!這一年多,你也是突破了一次,要是當年的你,絕對不是我的對手!不過即便是現在,你不拿出真本事,恐怕也不是我的對手!哈哈!」

雖說蘇羽這麼說完全是挑釁,但在玄武看來,的確是這樣!雖然方才只是拼了一招,但他已然看出,蘇羽的實力與自己絕對是不相上下的,如果不拿出壓箱底的本事的話,恐怕今兒個要顏面不保了!

「好!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玄武之功的厲害!」虎軀一震,玄武周身立刻瀰漫起了一陣如同盔甲一樣的土黃厚重的真氣!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傳說中的四大瑞獸,玄武主土,主防禦!而玄武的功法既然是以玄武命名,那絕對是一種注重防禦的但卻有宏厚的功法了!

相較玄武的這種屬性分明的功法,蘇羽自然是沒有這麼特別了。但蘇羽身具太極真意,同時又有截拳道這種主攻的招式,同樣是虎軀一震,蘇羽周身也瀰漫起了陣陣真氣!

與之不同的是,蘇羽的真氣並非單一,而是由太極真意和截拳真氣混雜而成的!玄青色的太極真氣顯得十分柔和,蘊含著太極真意將那四兩撥千斤之勢瀰漫在了蘇羽周身重要部位。而截拳真氣則是瀰漫在了蘇羽的雙臂和雙腿之上!

因為這兩個部位是截拳道最重要的攻擊部位,所以蕭殺的截拳真氣,全部都瀰漫在了此處!

互相對視一眼,兩人齊齊動身,向著彼此直接沖了過去!而此刻的蘇羽,已然展開了倍化術,更是將反震之力全部灌注在了雙臂之上,可謂是人生最強!

轟!

全力爆發的兩人,不知道對攻了多少次!反正蘇羽這嶄新的院子,那無數的路燈廊柱,都被毀成渣了!

許久之後,纏鬥的兩人方才緩緩分開。各自穿著粗氣,擦拭著嘴角的鮮血,臉上帶著豪邁的笑容,互相看著彼此!

「哈哈!好小子!果然不是凡物!以你的身手,居然能跟老子打成平手,厲害!媽的,要是丹田不出問題的話,老子現在早把你轟成渣了!」胸口骨骼斷了幾根,手臂上的血肉也崩飛了不少,雖然鮮血淋漓,但玄武臉上的笑容卻是分外的豪邁!

「你也不錯啊!拖著個殘廢的身體,居然能夠在這一年多里突破,並且穩固住了化境中期的修為,資質絕對不一般!看來,這古武界,真的是藏龍卧虎啊!看來還真得和你好好討教一番了!」

同樣,蘇羽身上也有著無數的傷痕,鮮血淋漓!但與玄武不同的是,蘇羽經歷過佛陀盪魔草煉體,又經歷了多次的骨骼血肉強化,所以即便是如此巨大的攻擊之下,蘇羽的骨骼依舊是堅硬如鐵,沒有絲毫傷痕!

「嗯?!好小子!你居然知道古武界!看來你身後有著不少的故事啊!好!如果你能打敗我,我就告訴你這古武界是什麼!」玄武大笑著,身形再次一震,向著蘇羽襲殺而來!

「心照不宣!以你這樣的不世之材,這種高深的功法居然和你的名字相同,看來在古武界絕對不是無名之輩!不過古武界又如何,照樣讓你滿地找牙!」

同樣是豪邁地笑著,蘇羽的身形再次移動,一直蟄伏在丹田中的靈力迅速湧入周身經脈,與武道真氣迅速交融,一股奔雷閃電般的力量,狂涌而出!

轟!轟!轟!

又不知道對拼了多少次,兩人之間才真正出現了強弱差別!只見原地一陣塵土飛揚,玄武的身影嗖的一下向後飛退而去,一口鮮血猛地噴出!

緊隨其後,腳下兩朵蓮花的蘇羽嗖的一聲追擊而出,雖然嘴角同樣是鮮血橫流,嘴都被打腫了,眼睛都成了熊貓,但卻是急速而去,又是一連串暴力的日字沖拳,重重地轟在了玄武的胸口!

而在這比閃電還快的重拳攻擊之下,饒是有玄武之氣護體的玄武,也終於是不敵,一口又一口的鮮血噴涌而出,整個人直接萎了!待那招式結束,徹底失去了戰鬥能力!

「咳咳咳……我了……個艹……晚節……不保……啊!老子居然……居然敗給你了……艹!欺負……欺負老子是傷殘人士!」耷拉著腦袋,胸口生疼的玄武,一邊咳嗽,一邊還不甘心地笑罵道。 「艹!有沒有公德心啊!有沒有良心!在龍牙的時候,老子可沒給你們吃剩飯,每頓都管飽的!」玄武不爽地說道。

「哈哈,想吃飯,先辦事兒!上次咱們說的事兒怎麼樣了,決定好了沒?」蘇羽大笑著說道。

「只要你能治好老子的丹田,給你修個超重力室,沒什麼問題,專家我已經安排了,隨叫隨到!就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抱著膀子靠在落地窗邊,玄武弔兒郎當的說道。

「那好!成交!明天一早你就把人帶來開始施工吧!花多少錢我來出,對了,我要一大一小兩個!」

「哎喲我去!不帶這麼玩的吧,還弄兩個?這事兒老子可辦不到!」

「少得瑟,誰不知道你玄武的能量啊!照著龍牙的標準縮小一點就行。單間不需要太多,兩個就行!」

「我艹!老子算見識到了,見過貪心的,還真么見過你這麼貪心的!居然還想要單間?」玄武笑罵道。

「你可想好了,這大概也算軍方高級機密了。如果你不願意幫忙呢,我自己倒是也能做出來,你別忘了,那單間里我可是待了好幾個月,早就把你那些設備研究透了!到時候機密泄露了,可就別怪我了!」

「哎喲我艹!威脅,居然威脅老子!好吧,算你小子狠!不過我跟你說,這次老子可是費老勁了,你要是治不好老子丹田,有你好看!」

「放心吧,你的丹田不是個事兒!你還是安心把超重力室幫忙修好吧!」

「行!有你這句話就行!十天之內,全部搞定!」哈哈一笑,玄武的身形忽然一閃,毫無徵兆地全力一擊,向著蘇羽直接沖了過來!

「哎喲我艹!老傢伙,學會偷襲了啊!好!今兒個就讓你滿地找牙!」

蘇羽最快的就是速度了,在速度上,玄武根本不會比蘇羽佔優勢!所以當玄武攻來的瞬間,蘇羽已然身形一轉,迅速到了空曠的庭院中,大笑著。

「好小子!速度還挺快!來來來,口出狂言的傢伙,讓老子看看你這個武林盟主到底有幾斤幾兩!」畢竟這兒是蘇羽的宅院,大肆破壞可不好,所以玄武跟著一閃,也來到了那空曠的院落中,虎軀一震,再次全身真氣狂涌,一邊大笑著,一邊向著蘇羽狠狠攻去!

古武界的高手,果然不同!玄武剛剛一動身,蘇羽便立刻發現了不同之處!與都市的武者相比,玄武身上的真氣更為醇厚,更加精純!

同時玄武身上的這種真氣循環體系,不知道是功法的緣故還是古武界的特殊性,總之顯得十分的怪異,和都市的差別非常大!

雖是如此,但蘇羽一眼就看了出來,玄武這種真氣的運行法門,更加的高級!或者說是更加精妙,對於真氣的使用更加純熟!

與之相比,都市武者雖然有可能實力有比玄武強的,但那種真氣的運用,真的就像小學生和大學生的區別一樣!

不過這也難怪!古武界本就是自古相傳下來的,一直是自成一派,自成一界,千百年來傳承不曾斷絕!但都市中的武者,隨著各種戰亂,各種動蕩,傳承一點一點的丟失,到了現在,雖然也有高手出現,但傳承的真的很少!否則師傅怎麼會說,都市沒有真正的高手!

但這也正是讓蘇羽興奮不已的地方!他的功夫來自於現代都市,而玄武的功法來自於古武界,兩者的碰撞,孰強孰弱,絕對是精彩無比!

而且與高手對決,一直是蘇羽最喜歡的事情!因為只有受到巨大的壓迫,才能產生巨大的反彈,才能讓自己的修為受到更大的刺激,有更大的進步!

「哈哈,玄武教官,你今天輸定了!」虎軀一震,蘇羽全身轟的一聲,整個修為瞬間爆發,太極真意與截拳道同時觸發,立刻使出了不用倍化術,不用反震拳之下最強的實力!

腳下瞬步第一朵蓮花轟然而出,身法迅捷之下,日字沖拳急速向著玄武的胸口攻去!

「砰砰砰砰!」

借著強大的速度,蘇羽的日字沖拳搶先一步直接轟在了玄武的胸口,一連串爆裂的轟響猛烈傳出!

然而這拳頭打在玄武身上,卻幾乎是沒有什麼事!這讓蘇羽錯愕不已!

而錯愕的同時,玄武那詭異但卻暴烈的掌法轟然而上,如靈蛇一般的繞過蘇羽的雙臂,同樣是重重的轟在了蘇羽的胸口!

一陣塵土飛揚,兩人的身形齊齊向後飛退而去!直到各自退後了十米,方才停下!

「哈哈!原來是金鐘罩,難怪!」大笑一聲,拍了拍胸口,將那稍有些翻湧的氣血震了回去,蘇羽大笑著說道。

「你小子也不賴嘛!如果老子沒有看錯的話,你這功夫,應該是幾十年前都市的一個武者自創的武功,好像是李小龍的截拳道!不過你的招式,和他有很大的不同!」玄武也是同樣的動作撫平氣血,笑著說道。

「教官,你還是拿出你的真本事來吧!這一年多,你也是突破了一次,要是當年的你,絕對不是我的對手!不過即便是現在,你不拿出真本事,恐怕也不是我的對手!哈哈!」

雖說蘇羽這麼說完全是挑釁,但在玄武看來,的確是這樣!雖然方才只是拼了一招,但他已然看出,蘇羽的實力與自己絕對是不相上下的,如果不拿出壓箱底的本事的話,恐怕今兒個要顏面不保了!

「好!今天就讓你見識見識,玄武之功的厲害!」虎軀一震,玄武周身立刻瀰漫起了一陣如同盔甲一樣的土黃厚重的真氣!

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傳說中的四大瑞獸,玄武主土,主防禦!而玄武的功法既然是以玄武命名,那絕對是一種注重防禦的但卻有宏厚的功法了!

相較玄武的這種屬性分明的功法,蘇羽自然是沒有這麼特別了。但蘇羽身具太極真意,同時又有截拳道這種主攻的招式,同樣是虎軀一震,蘇羽周身也瀰漫起了陣陣真氣!

與之不同的是,蘇羽的真氣並非單一,而是由太極真意和截拳真氣混雜而成的!玄青色的太極真氣顯得十分柔和,蘊含著太極真意將那四兩撥千斤之勢瀰漫在了蘇羽周身重要部位。而截拳真氣則是瀰漫在了蘇羽的雙臂和雙腿之上!

因為這兩個部位是截拳道最重要的攻擊部位,所以蕭殺的截拳真氣,全部都瀰漫在了此處!

互相對視一眼,兩人齊齊動身,向著彼此直接沖了過去!而此刻的蘇羽,已然展開了倍化術,更是將反震之力全部灌注在了雙臂之上,可謂是人生最強!

轟!

全力爆發的兩人,不知道對攻了多少次!反正蘇羽這嶄新的院子,那無數的路燈廊柱,都被毀成渣了!

許久之後,纏鬥的兩人方才緩緩分開。各自穿著粗氣,擦拭著嘴角的鮮血,臉上帶著豪邁的笑容,互相看著彼此!

「哈哈!好小子!果然不是凡物!以你的身手,居然能跟老子打成平手,厲害!媽的,要是丹田不出問題的話,老子現在早把你轟成渣了!」胸口骨骼斷了幾根,手臂上的血肉也崩飛了不少,雖然鮮血淋漓,但玄武臉上的笑容卻是分外的豪邁!

「你也不錯啊!拖著個殘廢的身體,居然能夠在這一年多里突破,並且穩固住了化境中期的修為,資質絕對不一般!看來,這古武界,真的是藏龍卧虎啊!看來還真得和你好好討教一番了!」

同樣,蘇羽身上也有著無數的傷痕,鮮血淋漓!但與玄武不同的是,蘇羽經歷過佛陀盪魔草煉體,又經歷了多次的骨骼血肉強化,所以即便是如此巨大的攻擊之下,蘇羽的骨骼依舊是堅硬如鐵,沒有絲毫傷痕!

「嗯?!好小子!你居然知道古武界!看來你身後有著不少的故事啊!好!如果你能打敗我,我就告訴你這古武界是什麼!」玄武大笑著,身形再次一震,向著蘇羽襲殺而來!

「心照不宣!以你這樣的不世之材,這種高深的功法居然和你的名字相同,看來在古武界絕對不是無名之輩!不過古武界又如何,照樣讓你滿地找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