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的他和現在判若兩人,想著他對顧錦那親昵的模樣。

每一個畫面都像是一把刀狠狠貫穿她的心臟。

「嫣然,要不然我們放棄吧,我覺得司先生已經找到了真愛,言語中全是護著那個女人。」

「放棄,爸,當年要不是你說什麼我配不上他,非要我去學習,我至於會失去他?」

「那時候他對所有人都無感,我以為他會一直這麼下去,誰知道……」

「都是你,是你奪走了我的幸福,我不管,我一定要嫁給他。」

齊媽媽想著剛剛去的那大房子,「是啊,要是咱們女兒能夠嫁給厲霆該多好。

之前他念著女兒對他的救命之情,對我們齊家有過一些幫助,我們家才能一點點好起來,去年買了別墅。

可是剛剛看了他的別墅才知道差距,他如果成為我們的女婿,公司起碼可以再擴大十倍不止。

到時候我們就能住更大的房子,有更多的傭人來伺候我們了。」

每個人都是虛榮,尤其是女人攀比心最強烈,她當然想要司厲霆娶自己的女兒。」

然而齊爸爸卻不這麼想,他的臉上有些擔心,「你們不要忘記了,今天齊家所擁有的一切是他給的。

如果真的觸怒了那個人,說不定他真的會對我們發火奪去一切。」

齊嫣然此刻滿腦子都是剛剛司厲霆穿著休閑睡衣,抱著顧錦的畫面。

那就是她夢寐以求的啊,司厲霆卸下冷意,像是一個普通的男人一樣。

要是他抱著的人是自己而不是顧錦該有多好。

「他不會,我是他的救命恩人,就算不成功,他也不會對我們怎樣。」

「好吧,這是我們最後一次機會了。」

齊爸爸也有些無奈,「三年前是爸爸葬送了你的幸福,至少這一次,我願意給你爭取一次。」

別墅里。

顧錦被司厲霆拉到房間換了一套嚴嚴實實的家居服,「以後在家裡就穿著這個。」

男人的佔有慾太強,顧錦也由著他去,誰讓她就是喜歡他的霸道?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好的老公大人,不過齊家人邀請我們去吃飯,怕是沒有安好心吧。」

司厲霆的臉色冷了一瞬,薄唇冷冷勾起:

「哼,要是普通的飯也就罷了,如果有什麼異動,那就是自取滅亡。」

顧錦本來還擔心司厲霆會因為齊嫣然的救命之情顧慮,既然如此,自己就不用手下留情了。

齊小姐,盡情的作吧。

當司厲霆和顧錦在家甜蜜蜜的時候,林均在辦公室備受煎熬。

正打算給她換衣服被抓了個正著,偏偏他的手好死不死握住了不該握的。

軟軟的,暖暖的,就像小時候媽媽給自己準備的暖手寶一樣。

不對,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林均剛想要解釋,本在自己身下的女人竟然翻身而上,將自己壓下。

顯然某個女人是誤會了什麼,以為她昏迷的時候自己想要對她做些什麼。

譚洛汐臉上帶著壞壞的笑容,「林前輩,均哥哥,喜歡我就直說,之前以為是你身體有問題,現在才知道你是悶騷類型啊。」

林均第一次覺得司厲霆對自己太好也是一個問題,當初因為兩人都喜歡加班的原因。

司厲霆給自己辦公室修建套間的時候順便也給林均準備了一個。

也就是說林均不僅有獨立的辦公室,他的辦公室也有一個套間。

以前忙碌的時候林均索性就不回家,直接在公司睡覺。

反正在家裡也是自己一個人,回不回去有什麼關係。

剛剛他要給譚洛汐換衣服,只好將她抱到了自己辦公室套間的床上。

譚洛汐才恢復意識就感覺到有人在解她的扣子,速度很慢,看著就是生手。

緊接著那手放在了自己胸前,譚洛汐自然以為林均是把持不住。

老娘的魅力回來了,她就說嘛,對自己的身材她可很有自信的,男人不動心才怪。

於是這會兒她整個人都陷入在一種激動和雀躍的心情當中,哪裡會想到男人只是單純想給她換個衣服。

「譚洛汐,你誤會了。」林均想要解釋

他身上的女人能聽得進去就有鬼了,他只看到她的雙眼在發光,如狼似虎。

譚洛汐剛覺得自己恢復了魅力,正要迫不及待證明自己的魅力呢。

手指曖昧的在林均臉上劃過,「林前輩,扣子不是你這樣解的,要這樣才對……」

她伸手扯開他的領帶,此刻她的內心之中滿是激動。

這個猶如冰山一樣的男人要是動了情會是什麼樣子?

想著上一次在酒店醒來,哪怕自己和他坦誠相對,他毫無感覺,當時自己還受挫了好久呢。

扯開他的領帶,她就已經有些期待了。

手指被人抓住,「譚洛汐,我說你誤……」

譚洛汐才聽不進去他的話,她慢慢俯下身咬住了他的耳垂。

「林前輩,上一次你沒有感覺,這一次就算是你的第一次,放心,我會讓你舒服的。」

其實那個夜晚根本就沒有發生什麼,這才是兩人的第一次。

譚洛汐像極了一個風流浪子遇到一個大家閨秀,她還好心的安撫著他,怕他緊張。

林均氣得跳腳,這蠢女人在幹嘛。

現在女上男下的姿勢,她還說著這樣的話。

林均剛想要伸手將身上搗亂的女人拉開,誰知道耳後被人輕輕的吮咬。

一種酥麻從耳朵順便傳到了全身上下。

單身了三十年的林均一直和自己的手相依為命,哪裡被人這麼對待過。

好,好奇怪的感覺。

饒是冰冷如他,一時間也愣住了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譚洛汐發現身下的男人輕顫了一下,這麼說來她的攻擊奏效了。

YES!還好她平時最喜歡看少女漫畫以及高H的漫畫。

裡面男主怎麼撩女主的姿勢她可以說是很精通了。

少女漫畫必殺技1——咬耳朵。

每個欲拒還迎的小女生被咬了耳朵以後必定滿臉通紅,然後半推半就的靠在男主懷中。

看來漫畫真的沒有騙人,這一招效果很好。

譚洛汐繼續在林均身上挖掘,一邊咬著他的耳朵,一邊單手揭開他的扣子。

一顆,兩顆,三顆……

林均以前在學校就屬於小白臉的類型,加上這些年的鍛煉,他的身材很棒且皮膚白皙。

經過譚洛汐的撥弄,他的皮膚上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紅。

譚洛汐伸手撫著他的身體,兩人身體觸碰的那一瞬間,一道電流從她們身體蔓延開來。

兩人彷彿都被閃電給擊中,林均的大腦裡面一片亂麻。

高冷是什麼,能吃嗎?

女人是什麼,好像可以吃的?

這些話之中,還漂浮著一句話。

24K純天然魔鬼身材!「林前輩,你的反應我很喜歡。」 譚洛汐準時來到帝凰,在接近林均之前她就已經知道了林均的身份。

不過這一次她的心裡倒是多了一些期待,想要證明給他看自己有多厲害。

站在帝凰公司樓下,譚洛汐看著那棟摩天大樓,比起譚家那搖搖欲墜的公司不知氣派了多少倍。

公司一次次縮簡,現在的公司已經是一塌糊塗,由譚韻在勉強苦撐。

說是公司,其實規模不過是一個工作室的大小而已。

想著那人就在這高處俯視著自己,她一定要爬上去。

雖然助理辭職的比較多,來應聘的人更多,誰讓帝凰是本市第一屹立不倒的公司呢?

面試的男男女女很多,都是來自國外的一些高材生,當然也有不少長相妖艷的女人。

這種類型的女人想要進公司,究竟是想要當助理還是想要當其它的東西就耐人尋味了。

譚洛汐長相本來就屬於亮眼的類型,所以當她進來的時候難免被人多瞧了幾眼。

尤其是那幾個妖艷的女人,直接朝著她翻了個白眼,這樣的女人越多到時候自己的幾率就越小。

譚洛汐遞交資料拿了號碼牌在原地等候,抽空的時候還在看資料。

也不知道一會兒面試會被問到什麼刁鑽問題。

看得認真時,她聽到旁邊有人叫了一聲林助理,她抬起頭來朝著林均看去。

今天的林均西裝革履,和自己收集的照片上一模一樣,只不過現場看著感覺更深刻,簡直帥炸了好嗎!

林均身高比司厲霆稍微矮一點,不過也有一米八的個頭,身材勻稱。

為了時刻保持健康的體魄來面對公司的繁忙的節奏,他的時間除卻公司之外就是在健身房。

所以他的身材保持的有多好只有扒了他衣服的譚洛汐才知道。

由於長期呆在司厲霆身邊,司厲霆的性格也被他給染上。

例如高冷少言,偏偏這樣的男人對大家才是最有吸引力的。

然而還沒有等她從林均的身上回過神來,視線又集中在他身邊那個女人身上。

不知道是誰叫了一聲:「總裁夫人也來了。」

譚洛汐當然知道那人就是顧錦,三年前叫蘇錦溪,也是害了自己家的罪魁禍首。

今天她穿著一條過膝修身黑色傘裙,收腰的設計勾勒她完美的身材。

頭髮鬆鬆挽好,只留下鬢角的髮絲微微彎曲,黑色耳釘和手上的黑曜石戒指交相輝映。

手中拿著黑色手包,腳踩七厘米細跟鞋氣場強大的走了過來。

她現在的形象和三年前那隻單純無公害的小白兔可不太一樣了。

如果說以前的她是小公主,那麼現在就是女王大人,氣場全開,所到之處大家都想要對她頂禮膜拜。

這就是那個男人看上的女人,為了她一句話就把高爾夫球場變成火葬場的妖物。

不得不說,同為女人,當譚洛汐看到顧錦那一瞬間她也有些妒嫉。

這只是本能,每個人都會妒嫉一個比自己條件好太多的人。

她就像是上天的寵兒,一顆閃閃發光的鑽石。

分明沒有怎麼刻意打扮,身上也是最為簡單的裝束,比起那幾位濃妝艷抹的女人不知好了多少倍。

想著這些人還想要借著助理的位置勾搭上總裁,看到總裁夫人都有些自慚形穢。

林均掃了來面試的所有人一眼,當他的視線和譚洛汐相對,譚洛汐心中咯噔一聲跳了一下。

然而那個男人很快就轉移了視線,並沒有在她臉上有過多的停留,彷彿對於他來說自己和其她人都是一樣的。

譚洛汐有些失望之色,那個機器人怎麼可能有感情。

如果以為她們兩認識林均就要給她開後門的話那就大錯特錯。

也許,他對自己會比其他人更加嚴格。

看著他恭敬的站在門邊為那個女人拉開了門,「太太,請進。」

聲音不似對自己的冷漠,而是帶著一些恭敬。

是不是他真正喜歡的女人是那個樣子的,高貴大方。

到現在為止譚洛汐幾乎已經忘記了她來面試的真正目的,她是為了混入帝凰,接近林均,最後找到帝凰的漏洞,將帝凰徹底毀滅。

然而現在她滿腦子想的就是一件事,林均。

聽到身邊的人在討論,「那位就是總裁夫人,長得可真漂亮啊,只是化了一個淡妝而已。」

另外的妖艷賤貨則是不服氣,「你們直男懂什麼淡妝,有種妝容叫裸妝你們知不知道?

看著像是沒化妝,其實臉上的粉擦得比你家麵粉還多!」

「就是,依我看這張臉肯定是整的,那下巴天生的怎麼可能那麼尖。」

「對對對,還有那雙眼皮也肯定是割的。」

「腰怕是也抽了脂才那麼瘦,她要是沒整容,那麼瘦的腰不可能胸大的。」

聽到一群人在那裡八卦顧錦,譚洛汐只覺得有些好笑。

好歹她也是千金大小姐出身,身邊認識的都是名媛,她的朋友很多人多微整調過。

誰整容沒整她一眼就能看得出來,剛剛過去的女人臉上很自然,壓根就沒有動過。

至於妝容,人家也就只是打了一層底,塗了口紅的眉毛,哪裡比得上這些睫毛精,不知道貼了幾對假睫毛。

她們臉上的妝容濃得怕是連她們的父母都認不出來,有幾個不知道在哪個小作坊割的雙眼皮,看著就很嚇人居然還好意思說別人原裝的。

雖然譚洛汐對顧錦沒有好感,但也不代表她會贊同其她人。

「你們說夠了沒有,你們是來面試的還是來當評委的?

人家長得漂亮也用不著嘴這麼毒,真以為總裁能瞧得上你們這種貨色?」

見譚洛汐向著顧錦說話,大家立馬對她群起而攻之。

「喲,這是哪來的小妖精,這麼護著總裁夫人,想要借著她爬上去?

可是你啊表忠心也表晚了,人家這會兒都走進去聽不到咯。」

「別以為我會和你們一樣,我只是實話實說,人家那張臉明明就是天然的。

看看你們臉上做得這麼難看,我認識一位不錯的醫生,要不要介紹一下把你們送回去回回爐?」

「你說誰整了?姐姐我可是原裝的。」

譚洛汐笑了笑,「原裝的?我怎麼沒看出來,你那眼皮割得都能夾死蒼蠅,對了,還有……」

她突然伸手朝著那女人的胸摸去,嚇得人家大叫一聲,要不是看到她是女人都要叫流氓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