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心裡早就有小丫頭的位置,那份天真可愛,活潑洒脫,是其他人都無法取代的存在呀。

感情早就溢滿,只是一直未有機會跨出這最後一步罷了。

「那師哥可要好好疼愛我。」

柳凝璇仰著紅撲撲的小臉,微微抿著嘴唇,帶著少有的羞澀。

小丫頭如此姿態,李默哪裡還忍得住,一把便將她抱了起來,朝著床上走去。

柳凝璇不免嚶嚀一聲,小腦袋埋在李默懷裡,任平日里再大膽,此時卻也羞澀之極呢。

如此一夜纏綿,第二日天已大亮。

柳凝璇初嘗雨露,李默醒來時她仍在沉睡,一雙玉臂裸露在外,嫩得吹彈可破。

李默微微一笑,將她小手放回被窩裡,慢慢起了床。

待來到前院,他深深吸了口氣,一股股真氣在體內穿涌著。

第二神通的出現不止是增加了戰鬥力,而是令他的身體都發生了質的改變。

原本已經達到九等火靈骨的極限根骨,似乎在資質上又更上了一層樓,一口氣呼吸進去,能夠真切的感受到身體里所蘊涵的爆發力。

額頭上彷彿鑲嵌了一枚寶石般,那蓬勃的力量也是呼之欲出。

「靈通眼!」

李默下意識的發動神通,然後陡然發現靈通眼的控制範圍似乎有擴大的趨勢。

「該不會這麼快靈通眼就要達到三等境界了吧?」

李默驚喜道。

看來是由於第二神通開啟的關係,作為第一神通的靈通眼的力量也得到了大幅度的增強。

此刻的李默,有著面對任何強敵都能夠與之一戰的勇氣。

而且,他現在所感受的並不僅僅是肉身的力量,還有著無比強大的靈魂。

在當初申屠煞血的威脅之下,自身的靈魂和火龍魂魄以這具肉身中的龍元龍氣龍血之物作為橋樑而相融。

自身的靈魂和火龍魂魄已合二為一,甚至達到了震懾骨龍的程度。

當然,也幸虧是骨龍。

這火龍之魂原本就屬於死魂一類,也是骨頭上附帶的靈魂,從性質上和骨龍是相同的類型,正因為如此才能夠剋制住骨龍。

若是遭遇到其他龍族,那活生生而強大的靈魂要想震懾就沒那麼容易了。

不過短短時間內的突破確實超乎預期,但是欣喜之後又不免心頭一沉。

申屠煞血仍然象座大山一樣壓在心頭,下一次相遇不知何時,若是普通的修鍊方法絕無可能帶來修為的極速提升,他需要更多的修鍊資源。

思緒閃過,李默推門朝外走去。

剛出大門,便見到宋舒瑤正沿大道走來。

那一襲紫裙,襯托著豐滿的胸脯,細柳的腰身,在加上那如花般的容顏,看得人直是心神一盪。

見到李默出門,宋舒瑤淺淺一笑,眼神透著明了之色。

李默身上還殘留著柳凝璇的體香,以宋舒瑤的修為,十里地外就能聞到呢。

李默自知瞞不過她,唯有厚著臉皮嘿嘿一笑,說道,「舒瑤起得可真早。」

「哪象你日夜辛勞。」

宋舒瑤輕笑道。

「我……」

李默被說得一時尷尬。

宋舒瑤嫣然一笑,「喲,立下了奪取天門權杖大功的默大俠怎地還有這樣的表情呢?」

「哎,也就是你,其他人哪能把我說得這樣窘迫。」

李默苦笑,又問道,「對了,你的傷如何了?」

「不過區區小傷,早就癒合了。」

宋舒瑤說著,亮出小手來,那手臂上的傷口早在一夜間癒合了。

「那便好,看來這極雷之骨的癒合能力也很強呢。」

李默說著,摸著那柔嫩的小手,忍不住又心頭一盪。

耳邊微微一紅,宋舒瑤輕嗔了一口,「好了,我先去雁兒那裡,你叫醒璇兒后再過來吧。」

李默點點頭,目落到她遠去的背影上,好一會兒才回了屋。

待叫醒柳凝璇,到了蘇雁那邊后,一行人便離開了靈峰,回到了主城。

此時,關於通天門主城的搜索早已開始了。

其實早在昨天大戰之後,各國各宗派的人都已經悄悄開始行動。

這個曾經雄霸半壁江山的超級大宗門,不止有著帝陵秘宮這樣的寶地,還有著無數寶藏存在的可能。

哪個宗派若然能夠在這裡搜尋到重寶,那麼對宗門的未來可是能夠起到極大的作用。

不過來到帝陵秘宮的時候,這裡卻是空空寂寂,沒有任何人。

「默大哥,我們又來這裡做什麼?」

蘇雁好奇道。

「是啊,這裡如果還有重寶那早都被申屠煞血那老魔頭帶走了。至於這裡的強者墓葬,怕是申屠煞血也沒有打開的能耐吧。」

柳凝璇跟著說道。

「我看指不定昨天晚上這裡也有人來過,怕是搜尋一番無果之後就走了。」

秦可兒說道。

李默停了下來,說道:「那祭台之上就放了一張供桌,顯然三件至寶就那麼簡單的放在桌子上。所以當我看到那一幕的時候不免生起一個疑問來,現在過來走走,這疑問更大了。」

「你的意思是這帝陵秘宮既然機關重重,到了最後的陵墓之地更應該如此。如果供桌上就那麼毫不設防的放著至寶,那麼周邊也應該有陣法保護才對。」

宋舒瑤跟著說道。

李默點了點頭,說道,「你們看看祭台周圍,並沒有任何陣法的設置。」

「確實值得注意,那麼,他們不設置陣法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呢?會不會因為這裡是諸多強者的安息之所,而且能夠闖到這裡的又是絕世強者,所以才這麼簡單的放置。」秦可兒說道。

「或許如此,但是我以為這麼簡單的將三件至寶放在這裡,很可能有著另一個原因。」

李默說道。

宋舒瑤眼一亮道,「你的意思是,這裡還藏有比三件至寶更珍貴的東西?為了隱藏此物,才將三件至寶這麼簡單的放了出來。」

三女不免輕噓一聲,這個推斷實在太大膽了。

「普天之下都知道通天門的三件至寶乃是最高規格的存在,還有什麼可能比這三樣更重要呢?」

蘇雁輕蹙著眉頭。

「是啊,能夠移動天門,降低天門峰難度的天門權杖,能夠修鍊神通的通天悟道功,還有能夠算出對手弱點的天數盤,這三樣寶物可是決定了通天門最強地位之物啊。」

秦可兒也跟著點頭。

李默微微一笑道,「天底下多是不為人知的至寶,而且象通天門這樣的地方,藏有任何隱秘任何至寶那都不足為奇。當然,這也只是我的推斷,如果猜中了那就是中了頭彩,如果猜錯了當然也沒有任何損失。」

四女倒都點了點頭,接著秦可兒便將小粉放了出來,說道,「你看看周邊哪裡藏有至寶?」

小粉一落地,興奮得發出高亢的聲音,東跑西竄,在周邊的山峰上疾馳來去,似在尋覓著進入山峰墓葬的入口。

見到小粉在一個個山頭上跑來跑去,李默微微搖頭道,「果然,這裡寶貝太多,即使是小粉能夠分辨出寶藏所在,但是選擇太多卻也無從下手啊。」

「我看我們不如分開來吧,四處搜尋下看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地方。」

蘇雁提議道。

於是幾人便分開來,李默獨自一人徑直的朝著祭台而去。

巨大的祭台高高矗立著,後面是一片諾大的空地,空地之外是一片起伏的山脈。

在祭台兩邊是一尊尊神像,皆是巧奪天工之術雕成,每一尊都栩栩如生。

李默打開靈通眼,慢慢搜尋著祭台。

這裡的地層密度比起日輪殿更大,即使以李默如今的二等靈通眼能夠穿透的地層也不過尺余。

雖說這樣子已經比起其他人而言佔據了優勢,但是在祭台周邊轉了一大圈,一寸地一寸地的搜尋著卻沒有任何的結果。

「莫非,當真是我搞錯了?」

李默深皺著眉頭,沿著石梯走上祭台,看著空空蕩蕩的供桌,心有疑慮。

通天悟道功和天數盤也就罷了,但是天門權杖可是絕對不能落到邪道手裡之物,就這麼放在這裡任人拿取,尤其還是在閻君殿的人已經衝到日輪殿的情況下,怎麼想都有些矛盾。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說罷,李默仰望洞頂,突而心頭一動。

背後雙翼一展,朝著上方飛去,未過多久距離洞頂便不過丈余。

聚集目力一看,他豁然有所發現。

「星空圖!」

只見在洞頂的石塊上有著明顯的星相圖案,一顆顆星辰散落開來,分明是用了特殊的材制製成,鑲嵌在了這些石塊上。

如果是在地面上,根本看不見星相的存在,而獲得了三件至寶的侵入者也不可能再有心思飛到這半空來進行更多的搜尋。

這裡是最容易讓人忽視的地方!

李默沿著洞頂高速飛行著,這星空圖遍布著整個蒼穹頂。

而待到他環繞一圈之後,一閉上眼睛,腦海中已然出現了一片星空圖。

李默甚為博學,稍一回憶,八千年前的星空圖已然出現在腦海中。

而兩幅星空圖一對比,豁然發現大不相同。

這完全就是兩幅迥異的圖案,如果內藏玄機或有隱秘的話,如此大的差別反倒不合情理。

「該不會,這並不是星空圖……若不是,那代表的又是什麼呢?」

李默蹙眉深思。

人在空中飛行著,目光落到地下的山脈上。

然後他陡然渾身一震,冒出來一個念頭。

石像!

這漫山遍野的丘陵墓葬區,無論是通往祭台的大道兩邊,還是周邊山峰的墓葬道路上,都有著大量的石像。

密密麻麻,數量眾多,隱隱間彷彿和這洞頂的星空圖案有著相和相應的感覺。

一打定念頭,他立刻高速飛行著,同時將整個陵墓區的地形和石像所處的位置全部映入腦海中,然後和星空圖一對比。

豁然間,一切開朗起來。

上千顆星辰都和石像的位置對應了起來,除了多餘的八十八尊石像。

李默立刻釋放出大量的氣息,依附在那些石像上,緊接著大喊一聲「你們將標有我氣息的石像都擊碎掉。」

四女一聽,立刻趕到相應的石像處將其破壞。

待到最後一座石像被破壞的時候,突然間八十八尊石像所在地的地面噴冒出一道道光柱射在蒼穹頂上。

光紋如同漣漪般在洞頂上蔓延著,然後化為無數流光異彩落在祭台之上,構造成一個橢圓形的光門。

「真被默大哥說中了。」

蘇雁直是一臉佩服。

「果然沒有什麼東西能夠瞞得過他。」

秦可兒輕輕搖頭。

「我們進去吧,看看通天門試圖隱藏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李默含笑道。

待幾人穿過光門,隨即來到一片虛空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