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請醫生將能說的部分說明一下吧。”女特工聽後表示,顯然已經認同了劉姨的說法。其餘人也紛紛點頭,表示沒有異議。

“好,那我就具體說明一下。其實這個計劃的思路也很簡單,還是讓大家進行分組,然後互相監視。”劉姨說。

“又是分組?事到如今,她還覺得這種方法對我們有效嗎?”藍海辰聽後心想。

“哈哈,大家不要懷疑,這次的分組與之前的可不一樣。”劉姨說着掏出一張紙,上面寫着所有人的名字。

“這是目前所有還存活着的玩家,總共有18人。我們將所有人分成五組,每組大約三到四人,這樣就可以將所有人劃分完。”

“不是兩人一組了嗎,這樣會不會太危險?”冰塊臉問到,“這樣如果突然出現厲鬼的話,嫌疑人的數量也會很多吧。如此一來分組的目的便達不到了,根本就沒有用啊?”

“哈,你放心,既然我敢於這麼分,就一定有分辨出殺手的辦法!我保證,在這樣分組的前提下,只要殺手敢動手,就絕對會暴露身份!”劉姨拍着胸脯保證道。

“絕對會暴露身份?”藍海辰聽後一驚,巨人還有這種事,“不知道她說的是真的,還是在虛張聲勢,故意詐我們?”

“我們就這樣分成五組,等下午6點一到,再分批進入遊戲區域。如此一來,殺手就基本被我們限制住了!”這時劉姨又說。

“分批進入遊戲區域,難道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還要在提前行進嗎?這次的地圖很好走的,這樣子會不會過早到達終點?”陳老頭奇怪的問到。

在看到今晚的地圖後,所有人都下意識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儘量卡着時間進入遊戲區域。

因爲這樣一來可以最大程度避免過早到達終點。畢竟在目前的情況下,過早到達終點並不是什麼好事情,很容易讓殺手抓住機會殺人。

“請放心,關於這一點我自然已經想過。其實這也是這次計劃的一個特點,到時候我所在的組會先進入遊戲區域做一些準備。

至於大家,在進入遊戲區域後也會收到我們的通知,告訴大家接下來要怎麼行動。

透視狂兵 如此一來,殺手就不會知道我們到底要幹什麼,當然也就談不上破解計劃了。”劉姨解釋說。

藍海辰和蜜蛇等人聽後心情更差,這個傢伙居然還要先進入林中做什麼準備?

在這種情況下,殺手們連得到計劃信息的時間都會不一樣,而且說不定得到的信息也根本不同。

這樣的話,什麼破解根本就無從談起。

“這是想利用信息上的不對等,來對付我們嗎?”藍海辰想到。 看周圍衆人的反應,大家對劉姨的計劃已經基本信服。也就是說,劉姨已經成功說服了衆人,整個計劃已經可以實施。

藍海辰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劉姨,心中若有所思。雖然劉姨說的十分明白,但藍海辰總有感覺,這一切遠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這麼簡單。

“嗯,又是一次爾虞我詐呢……”藍海辰在心中笑道。

“既然大家都覺得沒有問題,那咱們的計劃便正式開始。”劉姨高興的看着周圍,同時又取出一張紙,上面密密麻麻的寫着很多名字。

“我已經替大家分好了組,並且已經從1到5給了編號,到時候請一定要按照這個來行動。”劉姨說着將紙拿給衆人看。

“也就是說從現在開始,監視已經生效,我們已經不能隨便移動了不是嗎?”白髮看完後笑着問。

“按理說是的,不過考慮到大家的行李都還在屋裏,各位可以小組一起去將東西取出來。

但請記住一定要一起行動,而且速度要快。就給大家十分鐘吧,只是取個東西用不了多長時間對吧?”劉姨回答說。

於是衆人這便開始收拾行李,爲了保險起見,劉姨並沒有讓所有組一起行動。而是按照編號一個個來。

這無疑是爲了更好的監視殺手,不讓他們有機可乘。

到最後,大家全都坐在走廊的地上,相互之間面面相覷,不發出任何聲音。

“我說,大家也不用這麼沉悶吧?該聊的聊該玩的玩啊。”白髮看着衆人失聲笑道。

大家嘴角都是一抽,然後很勉強很無奈的笑笑,這種時候還有什麼好玩的,連手機都不能動。

尷尬的場面繼續持續,終於,開始有人忍不住拿出了手機。

“哎喲,老頭子我是沒你們這麼好的精神了,得找個東西刺激刺激,否則真要睡過去。”

只見陳老頭拿出自己那部無限接近於老年機的手機,打開公放高興的往牆上一靠。

一陣咿咿呀呀的聲音突然從那部老年機裏響起,竟然是一段京劇。陳老頭就這麼不顧大家的目光,悠閒的聽了起來。

老年機的聲音雖然不大,但卻是讓所有人都聽到了內容,自然不會有人懷疑什麼。大家見狀也紛紛拿出手機,有的聽音樂有的看視頻,一時間整個走廊居然熱鬧了起來。

“得,我還以爲這次大家都不敢打開手機呢。”藍海辰忍不住開口笑道,看來他判斷失誤了,這種時候大家還是更願意及時行樂。

“來來來,我這裏也有一些喜劇節目,大家來看着解解悶啊。”大熊也掏出一臺很小的筆記本,擺到前面對藍海辰幾人說。

藍海辰所在的組總共有四個人,分別是大熊、青衣、女特工和藍海辰自己。大家在這裏也都很無聊,聽到大熊的話後藍海辰和女特工當即湊過去,跟大熊一起看了起來。

只有青衣有些疏遠的坐在一旁,不願意跟這些人摻和。大家見狀也不理會,只是不時向青衣那裏瞟上一眼,怕她偷偷搗鬼。

就這樣時間一點點過去,大家在互相監視中度過了整個白天。期間蜜蛇等人一直在想辦法相互聯繫,但卻始終沒有成功。

“看得還真是嚴格啊,這幫傢伙!”蜜蛇心想。

這就是所有玩家聚集在一起的壞處,此刻蜜蛇真的懷念遊戲剛開始的時候,大家分散在城市裏,相互之間根本無法碰面。哪像現在,聚在一起整出這麼多幺蛾子。

丸子更是着急,似乎覺得這一晚要浪費掉一般,不斷用眼神打量着周圍。

藍海辰看上去也差不多,不是盯着大熊的筆記本,就是觀察周圍情況。

不過不同的是,藍海辰一直在思考。他注意着每個組的情況,仔細分析着劉姨計劃力裏的種種細節。

“似乎……已經有些頭緒了呢……”藍海辰暗暗點頭,臉上出現一絲微笑。

就這樣,時間終於到了下午6點,醫生這一組首先站起身來。

“各位,時間差不多了,我們要出發了。”劉姨站起身來,看着衆人開口說。

與她一起的還有小蘿莉和小鬍子,他們這一組只有三個人。

小蘿莉二人也站起身來,用玩味的目光看向衆人。蜜蛇等人感覺那目光裏有無盡的嘲諷意味,似乎很爲這個計劃驕傲。

“混蛋啊,這些傢伙!他們這麼早進去究竟要幹什麼?”蜜蛇眯着眼心裏想。關鍵現在自己還被限制,根本無法做出反應。

所以蜜蛇只能看着劉姨三人離開走廊,進入遊戲區域。

衆人總共分爲五組,每一組出發的時間大約間隔一個小時左右。每一組進入遊戲區域後,都會接到劉姨的通知,告訴他們具體該怎麼行動。

隨着時間的推移,一組組玩家相繼離開。藍海辰所在的隊伍是第四組,因此直到晚上9點鐘,才終於輪到他們出發。

期間藍海辰沒有收到任何蜜蛇和丸子的消息,很顯然,她們被看得很嚴,根本想不到辦法與藍海辰溝通。

“我倒真的很好奇,進入遊戲區域後會接到什麼消息!”藍海辰站起身來,與青衣等人一起收拾行李,相互監視着走下樓。

他們來到遊戲區域邊緣,相互對視一眼,這才邁步進入其中。

此時雖然還不到零點,但周圍林中的霧氣卻已經十分濃郁,視線到前方十幾米已經完全看不清,只有霧濛濛一片。

正如地圖上標示的,這次的遊戲區域極爲好走,樹與樹之間幾乎沒有任何阻擋,一點都不像深山老林的樣子。

“沒想到在這原始森林裏居然還會有這總地方,還真是奇了怪了。”大熊看着眼前的一切說。

“像昨晚那種情況也不正常,大家還是相互看着點,免得被殺手找到空隙,乾點什麼不該乾的。”女特工在一旁接着說,眼神還不時瞟向青衣。

青衣從始至終都沒有說過一句話,只是在一開始偷偷對藍海辰笑了笑。藍海辰知道,這個女孩今晚一定會努力證明自己的身份。

就在這時,大熊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大家都是一怔,隨即又立刻明白過來。

劉姨的通知來了! 北朝奸佞 大熊掏出自己的手機,見上面居然顯示着有電話打進來,看名字正是劉姨。

“咦,她居然直接打電話進來了。”女特工有些吃驚的說。

“快接起來吧,聽聽她怎麼說。”藍海辰則表示。

於是大熊將電話接起,裏面立刻傳出劉姨的聲音。

“喂,是第四組嗎?”劉姨開門見山的問到。

“是的,是我們。”大熊回答。

“你們都在嗎?在的話請回句話。”似乎是怕出現問題,劉姨要再次確定這些人的位置,藍海辰等人只得沒人說句話,證明自己在這裏。

“很好,大家接下來要做的其實很簡單,就是按照指定方向一直前進就好。

具體的位置我會通過殺人遊戲的應用發給你們,你們接到後照着走便是。”劉姨又說。

“就只是照着走就好?”女特工聽後問。

“是的,就只是這樣就好,別的各位不用多想,一切都在我們的計劃之中。”劉姨回答說。

“那好吧,你放心我們會照着做的。”大熊也回答說。

“如此一來便好,最後提醒大家一聲,雖然我們的計劃可以極大限制殺手,但卻不敢保證百分之百成功。

因此請各位一定要提高警惕,時刻注意周圍的情況,避免自己陷入危險之中。”劉姨說完這些便掛斷了電話,大家面面相覷,只能在原地等待前進路線。

“哼,這命令還真是簡單呢。”女特工聽完冷哼一聲表示。

“我想會不會是這樣,恐怕每個組接收到的信息都會有很大不同,這樣就可以進一步限制住殺手。”大熊猜測說。

“是啊,肯定不同。要我說啊,咱們組接收的肯定是最少的,原因自然不用我說了。”女特工又冷笑着表示。

不用解釋,女特工的話肯定是針對青衣,覺得是因爲有青衣在,醫生纔會不敢告訴他們太多。

青衣聽後也不理會,只是淡淡瞥了女特工一眼。藍海辰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太在意。

“喲,怎麼你們關係還挺好?”女特工見後笑到。

“談不上,只是我覺得現在一切都不肯定,冒然將一個人認定爲殺手會限制思路而已。”藍海辰微微一笑表示。

“她都這麼明顯了還不螚肯定?”女特工奇道。

“當然不能,昨晚上醫生的計劃出了那麼大問題,誰能保證她一定正確?再說醫生也沒有驗人能力,一切都只是猜測。”藍海辰解釋說。

“你該不會是看上她了吧……”女特工有些無奈的抱着手臂說。

“這個不至於,只是你也不要太惹到她嘛。萬一她真是殺手,把她惹煩了對你不利怎麼辦?”藍海辰又說,女特工聽了一怔,隨即偏過頭去不再說話。

這時大熊的手機再次震動起來,大家翻開手機查看,果然見殺人遊戲應用裏發來一張地圖,發信人正是劉姨。

“不會吧,這麼靠邊?”藍海辰看後忍不住說。

劉姨給他們指定的路線十分奇怪,原本從上下來看,衆人進入遊戲區域的位置,位於整個區域的中斷。

但現在劉姨指給衆人的前進方向,卻偏偏是直着向下的,並沒有向前前進。

“這是要我們一直往地圖下方走,跟其餘組分散開嗎?”大熊看着地圖說。

“恐怕是的,只有這樣才能避免每個組不會在半路遇見。”藍海辰點頭說。

由於這次沒有再用手機定位,因此劉姨等人無法精確定位每一組的位置。也正因爲如此,他們才需要每一組儘量拉開,避免相互間遇到。

要知道人的方向感並不是那麼靠譜,尤其是在這種環境下,走偏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等等,沒用手機定位?這些人爲什麼不像上次一樣,給所有人的手機裝上定位軟件呢?這樣不是更方便,也更容易掌握每個人的一舉一動嗎?”藍海辰突然想到。

要知道昨晚的監視體系雖然被殺手破解,但並不能保證殺手每次都能成功。

畢竟這次沒有像昨晚那樣的狹長地形,殺手不太可能準確安裝無線攝像機,從而進行突然襲擊。

“所以說他們完全可以故技重施,用這個將殺手死死限定住,但他們爲什麼不用呢?”藍海辰想着看向周圍,“這周圍會不會有監控什麼的,因此他們纔不需要再裝軟件?”

但很可惜,藍海辰什麼也沒有發現。攝像頭多多少少都會發出一些光亮,在這種沒什麼遮擋的環境下不容易隱藏。

“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了。”藍海辰心想。

於是藍海辰等人只得按照劉姨的指示,先往地圖下方行走。等到幾乎觸底的時候,才拐彎向正常方向行進。

這樣雖然繞了遠路,但由於這一路實在很好走,所以也沒有費多少體力。尤其是在區域狹小的情況下,多轉轉還能避免過早到達終點。

“大家不用走得很快啊,我覺得醫生肯定是想讓我們減緩速度,只要能在6點之前到達就行。”當走到地圖下方後,女特工看看手機上的時間說。

“是啊,接下來大家把速度降一降吧,這樣下去太快了。”藍海辰也說。

就在這時,大熊的手機居然又震動起來。衆人看向手機,發現居然是一條信息發了過來。

“是誰發的?”女特工問到。

“醫生,她居然又給我發了信息。”大熊說着將信息打開,讀後一臉茫然。

“到底怎麼了?”藍海辰接過手機,見上面只寫了短短一句話。

“請4組的各位往地圖上方前進,不遠處有一顆大樹,請在那裏等待下一步行動。”

“大樹?”藍海辰翻出地圖仔細查看,果然看見自己右上方向不遠處有一棵明顯高於其他樹木的樹,甚至在地圖上被標記出來。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這指示還一步接着一步的?”女特工說,她感覺自己像是在玩遊戲一樣,一個任務接着一個任務。

“相信這些指示應該都是有深意的,爲的就是限制殺手,甚至直接找出他們!”大熊想了想表示,“所以大家還是照做吧,相信醫生一定有她的用意。”

於是衆人不得不再次改變方向,向地圖上那棵樹走去。 衆人刻意放慢腳步,一點點向那棵樹所在的方向走去。

但儘管如此他們還是很快到達了目的地。 騎遇 只見周圍的地形突然變得崎嶇起來,周圍的植被也明顯增多。那棵樹就這麼屹立在中間,十分醒目顯眼。

藍海辰走到那棵樹前上下打量着它,眉頭突然一皺。

“這棵樹怎麼看上去那麼熟悉?”藍海辰心想。

他又圍着樹轉了幾圈,來來回回仔細觀察各個細節,甚至擡頭仔細觀察樹冠,感覺越來越熟悉。

“那些每晚都存在的灰樓,以及這棵無比熟悉的巨樹,這個螺旋森林到底是怎麼回事?”藍海辰自言自語道。

“怎麼了,你是看出什麼蹊蹺了嗎?”女特工也走過來問。

“沒什麼,只是覺得似乎在哪裏見過這棵樹。”藍海辰簡單回答說。

“我覺得這棵樹很像昨晚路上的那棵。”這時青衣突然開口說。

“路上的那棵?別說還真的有點像。”藍海辰看着青衣重複道。這個女孩一路都沒有說話,突然這麼一句還真的提醒了藍海辰。

眼前這棵樹,與昨晚乖乖女查驗野狼的時的那棵十分相近。

當時江雨煙偷偷告知藍海辰乖乖女的位置,座標用的正是那棵巨樹。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這兩棵樹會這麼像?”藍海辰很奇怪的說,“還有咱們白天居住的灰樓,也都像的出奇,遊戲管理方爲什麼要這麼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