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雙雙虎視眈眈的眼睛,盯得我有點頭皮發麻,我只覺得有點轉不過彎來。

王錫山怎麼會死?昨天還好好的,怎麼會就這麼死了,而且二胖他爺爺,明明已經被我送走了啊,也不可能來殺王錫山啊。

“你們說話要憑證據,昨晚我一回來就睡了,怎麼可能去找王錫山,又怎麼會殺了他!”我說道。

“哼,你會妖術,誰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一定是我們村長今天得罪了你,你爲了報復殺了他!”又一人說道。

馬勒個巴子,報復你妹啊!

我瞬間火了,怒視着他們,冷冷的說道:“我張凡行得正,敢作敢當,沒做過的,你們也別往我身上潑髒水。”

“王錫山的死跟我無關,不管你們信不信,總之,這件事不是我做的。”

“我不知道你們爲什麼不分青紅皁白的就來說是我做的,但是我奉勸你們一句,凡事三思而後行,做事說話要有證據,否則的話,就是胡言亂語。”

“你們是二胖的鄉親,我給你們個面子,如若在過分,別怪我不客氣了!”

我看着他們,這時候,我已經徹底火了。

他們村淳,他們做事不想太多,這點我可以理解,畢竟如果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他們的確很熱情,和好客。

但是,遇到點什麼事情就往我身上推,這我就不幹了,老子又不是冤大頭,黑鍋爲毛要我來背?

我的話說得他們啞口無言,一個個面面相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顯然,是被我的話說愣住了。

“村長死了,我也很難過,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會盡量幫。但是,這事跟我無關,我希望你們能夠理智點。”我又說道。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村長家看看唄。”一人說道。

我看了那人一眼,最後還是點了點頭,說道:“好!”

我跟着他們來到了王錫山的家中,此時裏面不時能夠聽到哭聲,我進去一看,一名婦女,還有幾個年輕小夥正跪在地上,王錫山則躺在牀上,臉色有點扭曲和痛苦。

這一看就不是正常死亡。

我心中更是疑惑,走過去一看,發現王錫山的身上隱隱有着黑氣環繞。

難不成,真的還有什麼髒東西?

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也是在我將二胖他爺爺送去轉生之後便忽略掉的事情。

當初二胖出事,二胖他爸後來又被附身,去找到了王錫山,當時,種種跡象看來,明明是要針對我,而後來,我見到二胖他爺爺之時,卻沒有發現他要針對我,反而對王錫山有恨意。

當時我還覺得疑惑,現在想想,這其中,似乎還有着什麼問題。

我突然覺得背後一陣發麻。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豈不是說,我又攤上事了?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想到這一點,我在瞬間整個人就不好了。

若是我猜的沒錯的話,那這件事情肯定很棘手。

王錫山的死,應該不是他人所殺,而是被鬼所殺,因爲那黑氣,並不是簡單的黑氣,我見過了那麼多鬼物,基本上,凡是厲鬼,都會有這樣的黑氣沾染,而王錫山身上的雖然不多,但能夠到現在還沒散去,就足以說明問題了。

不過這房間之中已經沒有了什麼髒東西,雖然對於這點我也不太敢確定,畢竟我現在這半吊子水平,就連能不能看到鬼物都是時靈時不靈的。

“王錫山的死不簡單,我也不怕告訴你們,但是,我希望你們不要恐慌,不要害怕!”我轉過身,看向他們說道:“王錫山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是被鬼所殺。”

“什麼?”所有人聞言,眼中皆是露出了幾分不可思議之色,其中還帶着點恐慌。

“這不可能,你一定是在胡言亂語。”這時,跪在地上的婦女看向我,指着我說道:“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害了他,如果不是你,他怎麼會死。你還我丈夫,你還我家孩子他爸!”

“你冷靜點。”我皺眉說道:“村長的死我也很難過,但你也不能就因爲昨天我跟他有些恩怨就把什麼事情都推到我身上。”

“我之前就已經說過,這事跟我無關,但是我會盡力幫助你們。”

“如果不是你,那會是誰?別跟我說什麼鬼的,我不信。”婦女說道,看着我充滿了恨意。

我眉頭緊皺,但也沒再說什麼,這種時候,多說無益,被一口咬定,再解釋也沒有絲毫的用處。

“既然你不信,那我也不想多說什麼了,我先走了,如果再出事,別來找我。”我冷冷的說道。

熱臉貼人冷屁股上了,雖然知道對方死了丈夫一時難受,但這樣一而再再而三的往我身上潑髒水,我爲什麼還要去管這些破事?

我又不是閒得慌不要命的,根據前幾次的經驗,這種事情沾上了,就要倒大黴。

透視神醫兵王 若非無奈,我也不會主動要來幫忙,而現在倒好,忙還沒幫,已經被潑了一身的髒水。

我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王錫山的家,泥人也有三分火氣,更何況是我?

關頭村的其他村民一個個面面相覷,對於我的離開,顯然有點意外,不過他們也沒有追上來,這對於我來說也算是一件好事,不然的話,等下又把我給圍了,來興師問罪,少不了又要受一翻罪。

我回到了老宅中,正好碰到了醒來的王二胖。

此時二胖看上去情況好了很多,正揉着額頭,眼中帶着幾分疑惑。

“二胖,好點了沒有?”我走過去問道。

“凡子啊,什麼好點沒有?”二胖看着我問道。

“身體啊。”我問道。

“你說這啊,我就納悶了,一覺醒來,全身痠痛,就像被人揍了一頓一樣,哪裏都難受。”二胖一臉鬱悶的說道。

我不由得一笑,看來二胖並不知道昨晚發生了什麼。

“可能是睡不好吧。”我笑着說道。

“可能吧。”二胖點了點頭,隨後又問道:“對了,你剛去哪了,怎麼一大早就出去了?”

“臨時有事。”我說完,又看看四周,發現沒看到二胖他爸,便問道:“你爸呢?”

“怎麼了?他不是沒在這裏麼?”二胖看着我疑惑的問道。

“沒事。”我不由得疑惑了起來,二胖他爸昨晚沒在這裏?還是說只是沒跟二胖被送到同一個房間,現在還沒醒來。

我沒有告訴二胖,而是笑着說道:“你要是難受就再去休息一下吧,現在也沒什麼事。”

“好!有什麼事你喊我就是了,或者去喊村民麼,他們都熱情着呢,對了,那口棺材,千萬千萬別再去碰了!”王二胖又提醒道。

我聞言,點了點頭,心中卻是有點覺得好笑。

我現在哪裏喊敢去喊關頭村的村民,沒被他們給逮了直接火燒了就不錯了,至於那口棺材……

我再次看向那口棺材,眉頭微皺了起來,心中在這個時候多了一點猜測。

看着王二胖回去繼續休息了,我看了看四周,確定沒人之後,便走向了那口棺材。

正式遷墳時間還沒到,關頭村有什麼規矩我也不太清楚,但是現在,這口棺材是會始終放在這裏的。

我看着棺材,有點猶豫,我心中有一個猜測,那就是這口棺材,沒有那麼簡單。

裏面是二胖他爺爺的屍體沒錯,但沒準,可能還有其他的東西。

雖然這個可能性不大,但不知爲什麼,我卻始終有這種感覺。

嚥了口口水,猶豫了一下,我最終還是將手放在了棺材蓋上。

棺材蓋摸上去有點軟,長時間被埋在地下,早就已經腐朽,不然的話,也不會被我一扒就扒下來一塊。

我緩緩的推開,棺材蓋發出一聲聲茲拉茲拉的聲音,很是刺耳,我的心也在這時候開始提了起來。

終於,棺材蓋被我緩緩推開了一半,那塊被我扒下來的一部分被我拿在手中,我緩緩的低下了頭。

然而裏面的情景,卻讓我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確實有一具屍體,已經腐爛得只剩下了骨頭,而在屍體之上,一隻只蟲子爬來爬去的,一看就讓人有種作惡的感覺。

而這還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我竟然看到了二胖他爸正躺在裏面,身子抓着那具屍體,口中爬滿了蟲子。

竟然,死了!

“臥槽!”我身體忍不住後退了一步,抓了抓腦袋,只覺得背後拔涼拔涼的。

二胖他爸竟然就這麼死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且,是誰把他的屍體放到這棺材裏面的?

“二胖!”我喊道。

然而二胖並沒有回答我,我直接衝到二胖的房間,再次喊了一聲,“二胖,快起來!快點!”

“怎麼了?”二胖迷迷糊糊的看着我。

“你跟我來!”我一把將二胖從牀上拉了起來,二胖有點不情願,但還是跟我走了出去。

我將他拉到了棺材邊,二胖一看到棺材蓋打開了,立馬精神了起來,看向我,一臉不高興的說道:“凡子,不是我說你,都讓你別碰這口棺材了,你怎麼還碰?”

“你先看看裏面再說。”我皺着眉頭說道,對於二胖的抱怨並不在意。

二胖聞言,看了過去,片刻之後,二胖整個人臉色都變了。

“這怎麼可能,我爸怎麼會……”二胖臉上滿是震驚,緊接着,整個人直接癱坐在了地上,“怎麼會這樣,我爸怎麼會死在裏面?”

“二胖,節哀吧。”我拍了拍二胖的肩膀,對於這點,其實我也想不到,但是事實就擺在眼前,二胖他爸,確實就這樣詭異的死了,而且屍體還被移到了這口棺材裏面。

如果不是人爲,那就只有兩種可能,二胖他爸自己進去,自殺在裏面,還有一種可能,便是和王錫山一樣。

如果兩件事情聯繫到一起,兇手就極有可能是同一個。

而且看着二胖他爸的死狀,從屍體的現在的情況來看,死亡時間也應該是在早上。

王錫山也差不多是這個時間。

我整個人都不好了,實在是太詭異了。

如果說有點頭緒那還好說,關鍵是,現在我一點頭緒都沒有,種種猜測都只是可能性,而不是絕對。

可能這兩個字,就代表着,有機率不是如我想的那樣。

該死的,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心裏罵了一句,隨後將二胖扶了起來,二胖看上去受到了不小的打擊,自己的老爸竟然就這死了,換做是誰,都難以接受。

“你在這等着,我去通知村裏人吧,別太難過了,人死不能復生。”我嘆了口氣說道。

二胖沒有回答我,看上去雙眼有點無神。

他爸的死,對他的打擊,看來並不是一般的打。

我看了二胖一眼,二胖這樣子,讓我也有點難受。

但是現在,並不是難受的時候,二胖他爸死得蹊蹺,關頭村的村民有權知道。

沒過多久,村民們便聚集過來了,當他們看到棺材大開,二胖他爸躺在裏面的時候,一個個面露恐慌之色。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便有人跪下來,有人開頭,立馬便引起了連鎖反應。

“高人,您就救救我們關頭村吧,只有您能夠幫助我們了。” 雲傾天闕 一人說道,看着我,臉上滿是期待。

我有點無言,之前已經說過,再出事也別找我了。

一來是真被氣到了,二來也是真的因爲不想惹麻煩。

但是看到這些村民,我又心軟了。

農門長姐有空間 現在事情越來越麻煩,如果不解決的話,關頭村,真的有可能會有災難。

這裏畢竟是二胖的老家,而且死的又是二胖他爸,這讓我再次猶豫了起來。

我看向了二胖,二胖的樣子讓我很難過。

猶豫片刻,我還是點了點頭,“我可以幫你們,但是,我希望,不過我不希望你們再像前幾次那樣,動不動就往我身上潑髒水。”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們以後再也不敢了,還請您幫我們。”村民們連連應道。

我點了點頭,皺着每天,陷入了沉思。 月底了,三點有話說

不知不覺,三點開書也要一個月了。

首先,感謝陪伴我的小夥伴們,是因爲你們,我纔有動力。

謝謝!

謝謝!

謝謝!

重要的話要說三遍。

其次呢,月底了,大家手頭上應該也有不少鑽石,再不投就過期了。

三點在這裏厚顏一下,大家有的,就給我來一發唄。

來一發……

來一發!!!!

咳咳,至於鑽石是什麼,我想大家都知道,訂閱章節滿五百,或者打賞滿五千巖壁,就會有一個鑽石。

很多朋友可能會忽略掉這麼一個東西,但是三點想說的是,鑽石對每一個作者都很重要,對三點來說就更加重要了。

所以希望大家手頭上有的,給三點來點,不然浪費了多可惜。

另外呢,月底了,馬上就是新的一個月了,祝大家在新的一個月裏能夠過得更好,更開心,也希望大家能夠一直陪伴三點下去。

三點第一次來黑巖,這也是我的第一本懸疑書,也許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三點在盡力學習中,三點以人品保證,除非特殊原因,不然的話,絕不斷更!

絕不斷更!

絕對不斷!

好了,三點話就說這麼多了。

讀者羣: 473978606

喜歡的可以來找三點聊聊!!! 我回到房間的時候,已經到了中午,二胖被我送回到了他的房間,他整個人情況很不好,始終都在發愣,就好像一下子變傻了。

二胖他爸的屍體被搬了出來,棺材再次被我蓋上,只是,這一刻這口棺材,又多了些神祕。

小劉和小張他們在中午的時候也來到了我的房間,看他們的樣子,應該是知道了關頭村的變故。

本來連關頭村,算是讓他們休息一下,卻沒想到出現這樣的情況,讓他們一個個臉色都有點不好看。

當然,只有兩個人例外。

夫君他是個演技派 一個是一直憨厚的張大喜,還有一個,就是始終賴在我牀上的思思了。

他們兩個,張大喜似乎對什麼事情都很害怕,又都不在意,不管發生什麼,都不管不顧,偶爾需要他了,也裝模做樣,就好像什麼都不懂。

而思思更不用說了,什麼都跟她無關,什麼都不害怕,畢竟是敢養小鬼的主,不是一般人能夠比的,而現在,思思就依然在逗着那隻小鬼,呵呵的笑着。

“老大,出這麼大的事情了,我們該怎麼辦?”小劉坐在我旁邊,皺着眉頭問道。

“二胖他爸也死了,這不是什麼小事,而且現在二胖的情緒也很不穩定,我們這時候也走不了。這樣吧,你們這段時間就陪着二胖,至於其他的事情,你們就不要管了,也不要去攙和。等解決了,我們再一起離開。”我想了一下說道。

本來我是想讓小劉他們先離開的,但是後來想想,現在出了這麼多事情了,所有人都是懷疑的對象,就算我知道不會是小劉和小張他們做的,但那些村民就不一定了。

這個時候,離開關頭村基本上是不現實的。

“好吧,我們聽老大你的。”小劉點頭說道。

“你們先下去吧,現在也到了午飯時間,你們去看看廚房有什麼東西,先弄點吃的,我還有些事情。”我又說道。

“好吧,老大你自己也小心點。”小劉說道。

“對了大喜,你留下來。”我又喊道。

張大喜撓了撓頭,最終還是一臉不情願的留了下來。

小劉他們幾個都走了,房間裏面就剩下了我和張大喜還有正在逗着小鬼的思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