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就是你們祖家莊的人一直想致本仙於死地,更加是你祖師爺,還誣罵本仙說自稱是盤古女媧等前人的師父,說出這樣大逆不道的話。”楊子憤憤地叫道。

“你““““““`”祖師爺說不出話來。

“爲了公平起見,本仙請求更換道具。”楊子一臉正氣,矗立在祖家莊大院。

“你說更換就更換嗎?你算什麼東西?”祖師爺惡言傷人。

“如果不更換,證明你們有詐。”楊子以理駁斥。

祖海是怒不可言,衝孫大人施了一禮,道:“大人,您看?”

孫大人從出生到現在還沒聽說過砍下了腦袋還能再長出來的先例,倒是聽說過障眼法;想到這裏,衝祖海疑惑地道:“難不成你們真的使用了道具。”

“大人,冤枉呀,草民可沒有使用這種卑賤的東西。”祖海原想孫大人爲自己做主,倒沒想到孫大人竟然懷疑自己。

孫大人不屑一顧地看了祖海一眼,沒好氣的叫道:“祖莊主,本官又沒有說你們使詐,只不過這楊子說的也並非全無道理。”

祖海心裏一肚子窩囊氣沒處放,又不敢明得跟孫大人對着幹。但他們的談話祖師爺聽不下去了,他快步來到孫大人與祖海面前,衝孫大人大聲道:“大人,請看這把刀是不是道具?”

孫大人看了祖師爺一眼,接過屠刀看了看,確實不像道具,既然不是道具那朱子慎究竟是什麼人,竟然有這種法力,難不成他是“““““““““?

“大人,本仙以爲,爲了公平起見,要求更換道具。”楊子的話打斷了孫大人的思路。

“怎麼個更換法?”孫大人覺得這並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

“本仙以爲,不如砍三大能人的時候用本仙的劍,而砍本仙的時候切用祖家莊的道具。”楊了提出了一個好建議。

不錯,這確實是一個最好的最公平的辦法。孫大人也感覺這辦法可行。

“大人,您要給草民做主呀,這個楊子一直在無理取鬧,戲弄我祖家莊。” 玉紅頂 祖海並不想更換道具,因爲他覺得沒有這個必要性。

“這又能怎樣?”孫大人對祖海這話感覺不知何故。

“大人,草民以爲我們不能被他楊子牽着鼻子走,所以不能更換道具。”祖海說出了自己的心裏話。

孫大人有些怒火,看了祖海一眼,不滿的吼道:“別說,本官已經決定了,就依楊子的辦。”

看來楊子的建議起到了效果,楊子的道具無非就是他的斬妖劍。祖師爺提着孤斬妖劍看了看,看不出什麼了不起的地方,心想換什麼道具,根本是你楊了貪生怕死,在拖延時間,來一個緩兵之計。‘好啊,我祖師爺今天就跟你耗上了,看看你死還是他亡。’祖師爺想着想着便來到朱子慎旁邊。接着舉起了這柄斬妖劍。

‘啊,不好。’朱子慎三人暗叫,心想三十六計走爲上計,還不如跑吧,可是自己竟然動彈不得,在細看師弟與師妹一樣面呈死色,很顯然他們也被這一種神奇的力量壓得喘不過氣來。‘怎麼辦?看來只能聽天由命。’朱子慎暗暗嘆道。

斬妖劍正在砍下,瘋狂的砍下。

“劍下留豬呀“““““““!”楊子的痛叫聲。

祖師爺那裏還想聽楊子的廢話,劍無情的砍下。“剎。”一顆腦袋就與他的身軀分了家,剎那間鮮血濺了一地。‘怎麼回事?怎麼這一次竟然會濺出鮮血?’祖師爺真的很不明白。

“師兄““““““`。”緊接着傳來兩聲哀嚎。剎那間化作兩團烏雲向天邊飛去,瞬刻便無影無蹤。而朱子慎的身子在板凳上搖擺了兩下,隨即從板凳上墜了下來,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瞬間朱子慎的頭變成了一顆豬頭。

“啊“““““`!”整個祖家莊傳來一聲聲驚叫,他們想不到祖家莊在上演血淋淋的一幕背後,還出現了神奇的一幕就是一個人被砍下了頭,轉眼間變成了豬頭。

‘啊““““““`,難道朱子慎他們三大能人是妖怪。’所有觀衆一陣驚息,暗暗叫道。

祖師爺的心中也一陣恐慌,再也沒有原來的盛氣,他的心一千次的問自己這是怎麼回事。“這很簡單,因爲他就是一頭豬。”一個異樣聲音進入了他的腦海。

祖師爺心中一陣驚叫:“誰?”

“哈哈““““““,我是誰難道你忘記了我的聲音了嗎?”那熟悉的聲音在次響起。

“你是楊子?”祖師爺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不錯,正是本仙。”不錯這正是楊子,楊子正用他的通靈之術進入了祖師爺的心神去與祖師爺對話。

“你怎麼可以進入我的心神。”祖師爺崩潰了,他不明白,可是他不明白的事還有很多。

“這小兒科的法力又算得了什麼?”楊子大聲叫喝。

“那你還有些什麼法力?”祖師爺赫然問道。

“例如本仙知道,你刀下的根本不是人而是豬,一隻千年豬妖。”楊子答道。

祖師爺愣住了,他這才記起楊子曾經兩次說要自己刀下留豬,原來他並不是罵他們。而是他們本來就是畜生。但祖師爺還是很疑惑,叫道:“這說不定是你運用法力將他朱道長變成豬的。”

“信不信由你吧,不過還有一件事本仙必須告訴你,就是你已經大禍臨頭。”楊子向祖師爺說出了這一個不祥的訊息。

‘自己大禍臨頭了嗎?’祖師爺並不知道也不相信,只知道就算自己不想砍下楊子的腦袋,但祖海與孫大人絕不會讓楊子活着,叫道:“楊子,就算祖某大禍臨頭,但是你自己呢,恐怕馬上就會變成刀下之鬼了。”

“哈哈““““““。”楊子聽罷是一陣大笑道:“你還不知道吧,本仙的頭根本就砍不下來,只會好好長在脖子上。”

“你“““““““““`?”祖師爺相信眼前這個楊子是奇人,但也並不相信楊子可以從刀下餘生。 53祖家莊之乘風使舵

孫大人已經嚇得面如死色,氣也吐不出來。(恐怖懸疑)

“大人,您醒醒。”祖海知道如果孫大人死在祖家莊,那麼自己與祖家莊就完了。

“大人!”所有的人都發出了驚叫聲。

孫大人已經嚇死了,他的三魂七魄飄飄蕩蕩向地獄而去,可他自己並不知道正步入地獄,還有些得意忘形,自己竟然可以飛了,飛上藍天。

“孫大人,你幹麻?”在他的身後傳來了叫喝聲。

“楊子,沒想到你也在呀。”孫大人馬上就聽出這個聲音是楊子的聲音。

楊子看了孫大人一眼,憤憤地罵道:“孫大人,你知道現在你是幹什麼嗎?”

“本官現在遨遊太空。”孫大人興高采烈。

這個古代一團糟 “哈哈“““““`。孫大人你怎麼不想一想,你是人根本不能遨遊太空,你要想遨遊太空,除非““““““““。”楊子賣了一關子。

孫大人一驚,是呀人怎麼可能在天上飛了;想到這裏猛然睜開雙眼,就看見了眼前的一幕幕。

“孫大人醒了。” 我就是賣豬肉的 孫大人的下人叫道。

‘孫大人醒了。’祖海總算喘了一口氣暗叫:‘謝天謝地。’

“楊子呢?”孫大人醒來第一句話就是楊子的下落。

“大人,楊子還正準備表演他的重生法力了。”下人們應道。

“快,快把他給放了。”孫大人衝下人們吼道:“快““““快點。”

“是。”下人們應了一聲,立即向楊子走了過去。

祖海一聽心想這那成,自己的三大能人已經接受了砍腦袋之役,而他楊子竟然要被放了,這還得了,這不是我祖海虧大了;想到這裏,大聲叫道:“大人,萬萬不可。”

“有何不可?”孫大人有些怒火。

“大人呀,他楊子不是什麼好東西呀?”祖海高叫道。

“何以見得?”孫大人見祖海跟自己擡槓,很是不爽。

“大人,依草民之見,應該立即將其斬首,以示公正。”祖海明知孫大人對自己的強言很是不滿,但爲了致楊子於死地,也豁出去了。

“嚊。”孫大人嚊了一聲,他當然記得在自己就將步入地獄之時,是楊子把他喚回,這次不管自己做的公正不公正,就算爲了報恩,也不能讓祖海他們把楊子給砍了,於是吼道:“他楊子是真正的大仙,能飛天入地,豈是你想殺就殺的。”

“大人““““““。”祖海這才一愣,發現到孫大人的語氣不對,他完全就是要維護楊子這個人。既然孫大人要維護楊子,草民又有什麼好說的了。就算要與孫大人對着幹,也不能明着跟他對着幹呀。

孫大人的官兵接到大人的命令,立即來到楊子面前,衝祖師爺大聲吼道:“快放了楊大仙他們。”

祖師爺愣住了,他沒想到這個楊子竟然說中了,他的頭根本就砍不下來,暗暗叫着:“楊子,祖某服了。”

“哈哈““““““`,祖師爺現在你明白了,什麼纔是真正的法力無邊了吧。”楊子也暗暗向祖師爺傳遞了自己的訊息。

“祖某服了,無話可說。”祖師爺再也不敢輕視這個看上去誇誇其談的人。

楊子師徒與無面怪隨即從板凳上安然無恙的脫險了,楊子師徒臉上帶着勝利的喜悅,從容地站在祖家莊大院。

“師父,我們又贏了。”張孫心頭涌上無限的喜悅。

楊子看了張孫一眼笑道:“張孫,你要明白在天下間永遠是邪不勝正。”

“徒兒明白,徒兒銘記在心。”張孫真切地應道。

無面怪還是一言不發,但他開始後悔自己爲什麼不能相信這個楊了,相信他真的有這種無上的法力,可以免去斬首之難。想到這裏,便來到楊子面前,“撲通”跪倒在地喊道:“叫花子有眼不識泰山,還望大仙恕罪。”

楊子看了一眼無面怪,嘆了一口氣道:“無面怪,你起來吧,本仙又沒有怪你。”

“大仙,請收叫花子爲徒吧?”無面怪忽又有了拜楊子爲師的想法,求道。

“無面怪,你心懷不正,其實你要拜本仙爲師也是心懷邪念。像你這樣的人本仙是不會收你爲徒的。”楊子感應到無面怪的內心世界,一片黑暗。

無面怪一愣,驚道:“大仙,您怎麼知道叫花子心裏的想法。”

“哈哈““““`。”楊子大聲笑道:“本仙通靈,這又算得了什麼?”

“大仙?”無面怪愣住了,他覺得這位楊大仙可能是他一生中見到最厲害的能人。

但是無面怪既然心存邪念,像這種人世上是留不得。但楊子並不會殺他,因爲這次他們畢竟是盟友,那麼他們還會不會在見面了,下一次楊子會不會殺了他,或者““““`?

“無面怪,你走吧,你今天的已經脫離了壽終正寢的時間,你會不死的。”楊子對無面怪下了逐客令。

“楊大仙“““““`。”無面怪是乎還有很多話要說。

“你走吧,本仙是不會收你爲徒的。”楊子一言即出,駟馬難追。

張孫也看不慣無面怪這死皮賴臉的人,走過來衝無面怪喝道:“叫花子,你心術不正,還是走吧。”

“大仙““““““`。”無面怪再喊了一聲,他真的很後悔,後悔自己的心術不正。但他明白了楊大仙是不可能收自己爲徒了,自己死賴着也不能得到什麼好處,還是走吧,想到這裏,帶着心聲惋惜向祖家莊外走去。

楊子與三大能人的一斗法結束了,那他們還會不會進行第二場鬥法了,因爲還有兩大能人逃回了茅山。

“大仙,孫大人要見大仙。”下人向楊子通稟。

楊了也不客氣,與張孫是大步便出現在孫大人面前。

孫大人見楊大仙來了,慌忙從大座上走了下來,衝楊子一拱手畢恭畢敬地道:“下官有眼主識泰山,得罪了大仙,還請大仙恕罪。”

“孫大人,正所謂不知者不罪。”楊子知道孫大人並不知道這其中原委,隨向孫大人還了一禮,手一揮大座道:“孫大人,請“““““`。”

“大仙,請““““““`。”孫大人也朝旁邊一張大椅子一揮手說道。

祖海再也聽不下去,來到孫大人面前大聲吼道:“大人,草民懇請將楊子這個妖人斬立絕。”

“祖莊主,你““““““““`。”孫大人對這位昔日的忘年之交感到失望。

“哈哈““““““”楊子見狀是哈哈大笑。

“你這妖人,有什麼好笑的?”祖海怒火中燒。

“祖莊主,本仙以爲就算要斬立絕,也應該是把你祖莊主給斬了。” 重生小娘子的幸福生活 楊子看了這個陰險小人一眼,叫道。

“斬本莊主,憑什麼?”祖海根本想不到這個楊了竟然說要斬了自己,自己是祖家莊的莊主,在這裏除了孫大人,又還有誰有資格說這句話。

“哈哈“““““`祖海就憑你私藏妖孽在府上禍亂人間,就應該斬你九十九次。”楊子道。

“你““““““`。”祖海氣得吹鬍子瞪眼。

“老傢伙,你罪孽深重,還好意思在這裏作威作福。”張孫看見祖海的壞人就很不爽。

祖海是理屈詞窮,來到孫大人面前便“撲通”跪倒在地,叫道:“大人,您一定要給草民做主呀。”

“祖莊主,大仙教導的是呀,這雖然不中聽,但不是有一句俗話不是說‘忠言逆耳利如行’嗎。”孫大人可不想得罪大仙,他寧可得罪祖海這個昔日的朋友。

“大人,您““““““?”祖海真的無話可說,他根本想不到孫大人竟然會爲了一個楊子這樣誇誇其談的人把老朋友拋在腦後。

“莊主,依我的意思,孫大人所言甚是,莊主還是“““““。”祖師爺走了過來,雖然他的話只說了一半,但已經很清楚了,就是讓他妥協。

‘除了妥協,還能怎麼辦?’祖海真的 54祖家莊之智鬥祖海

楊子師徒就住在祖家莊的上等客房,這時孫大人誠心誠意地前來拜訪楊子。只見楊子安靜的坐在那裏一言不發,而張孫正一個勁的在那裏哭泣。

“大仙,下官深夜造訪,沒打擾大仙吧?”孫大人對楊子師徒的舉動深感不解。

“孫大人,這是那裏話,本仙只是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還能見到大人?”楊子神祕的說道。

孫大人真的不明白楊大仙師徒這樣不凡的舉動是爲什麼,隨問:“可是下官不明白大仙何故悶悶不樂?張高人爲何如此悲痛?”

“本仙有心事呀。”楊子失落地道。

“大仙,有何心事?”孫大人真的不解大仙法力無邊,爲什麼會有心事。

“因爲本仙已經算出本仙陽壽已盡。”楊子道出了一個令人不可思議的說法。

“大仙?”孫大人一愣,他根本就沒想到楊大仙竟然也會爲了自己的陽壽擔憂,不過也難怪,誰不留戀這人世間了。

“師父“““““`”張孫趴在地上一個勁的哽咽,顯然他已經知道了師父陽壽已盡的這件事,纔會如此啼哭。

“乖徒兒,從今後你就要自己照顧自己了。”楊子感慨萬分。

“師父不要啊。”張孫是淚流滿面,趴在地上泣不成聲。他可不捨得師父就這樣不理自己撒手西去。儘管師父還這樣年輕力壯,誰都不相信師父就會這樣死去,但張孫相信師父的話,因爲師父的話從來都是很靈驗。

“不過本仙西去倒沒什麼大不了,可以早登極樂世界修成正果,爲什麼還要連累乖徒兒成不了正果,孫大人做不了父母官啊。”楊子是悲痛萬分。

“師父““““““`。”張孫愣住了,他只聽師父說他自己陽壽已盡,但不知道自己與孫大人也陽壽已盡。

“大仙,請您將這話再說一遍。”孫大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孫大人,其實你與本仙師徒一樣都陽壽已盡了。”楊子清清楚楚再說了一遍。

孫大人一驚,他可不想死,他還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一個人不想死就會有很過激的動作,孫大人子也是如此,只見“撲通”便趴在楊子面前叫道:“大仙救命呀,下官可不想死呀,下官還有妻兒老小須要下官照顧呀。”

“不,孫大人照顧的不僅是你的妻兒老小,還有草州萬民啊。”楊了補充道。

“對,下官還想讓草州萬民過上風調雨順的日子。”孫大人立即明白自己的義務與責任。

婚然不覺:忠犬教授寵妻忙 “可是恐怕你不能讓草州萬民過上好日子。”楊子當然不相信孫大人這種狗官、貪官污吏。

“大仙,下官發誓一定用畢生心血讓草州萬民過上好日子,如果不能使草州百姓過上好日子,甘願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孫大人求生之心竟然如此強烈。

“還墜入十八層地獄,永不超生。”楊子補充孫大人的話。

“大仙,只要能讓下官保住這條命,下官什麼都依大仙的。”孫大人五體投地。

‘是的,如果天下真有這樣一位好官,怎麼能讓他死了。’楊子想到這裏,大聲叫道:“孫大人,你如果記住你的承諾,遵守你的承諾,就可逢凶化吉。”

“是,大仙,從今後下官一定好好做人,不辜負大仙的期望,若非甘願墜入十八層地獄,永不超生。”孫大人爲了活命,發下毒誓。

“既然如此,本仙就給你指點迷津,保你逃過此劫。”楊子這才答應保孫大人一命,讓他爲草州萬民活下去。

“大仙,請講“““““““`。”孫大人卑躬屈膝,俯首在地。

楊子看了看孫大人與徒弟張孫,意味深長地說道:“如果本仙沒有猜錯,祖海的殺手已經馬上就要到了。”

“祖海的殺手““““”孫大人百思不得其解。

“是,祖海的殺手今晚有大動作,就是不僅要殺了本仙師徒,還要殺了孫大人。”楊子正色地說道。

“不可能的,祖海是我的朋友,他不可能對朋友如此心狠手辣。大仙,您一定是算錯了。”孫大人絕不相信祖海殺自己。

“哈哈““““““,既然大人不相信本仙,本仙也就無法保你一命了。”楊子心想你孫大人倒好,死到臨頭還把祖海這小人當朋友。

“別,別,大仙,下官聽大仙得。大仙要下官怎樣做下官就怎樣做。”孫大人儘管不相信祖海會殺自己,但有句話不是說‘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嗎。

“既然這樣你馬上換上本仙的衣服,如果有人問你這是爲什麼,你就說是本仙告訴你‘今天是你得道成仙的大好日子,’就可以了。”楊子神祕的說道。

“就這樣嗎?”孫大人真的不明白,這樣就可以逃過一死。

“你不相信本仙?”楊子不滿地道。

“不敢,下官不敢懷疑大仙。”孫大人可不敢懷疑楊大仙。

就這樣孫大人拿着楊子白天穿過的衣服匆匆離開了楊子的客房,回自己的貴賓房去了,今天晚上會發生什麼事,孫大人至今還是不明白,不知道,但對於楊大仙的話,他可不敢不信。

路在腳下,是走出來的,事在人爲,是做出來的。

夜深人靜,楊子師徒就睡在祖家莊的上等客房裏,窗外傳來了腳步聲,很多人的紛亂腳步聲,而楊子師徒已經熟睡。門開了,一羣黑衣人闖了進來,他們手中都握着刀,一柄殺死楊子師徒的刀。刀已經劈下,熟睡的楊子師徒連嚊聲都沒有發出,便見了閻王。刀手們成功了,他們飛快的躍出了楊了的客房,可他們好像並沒有完成任務,因爲他們直向東廂貴賓房奔去。東廂貴賓房是孫大人的房間,這羣刀手去東廂貴賓房幹什麼?“““““““`難道?

刀手的速度好快,瞬間便出現在孫大人的房外,房內還亮着燈,顯然是孫大人還沒有就寢。但對於刀手來說,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完成任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