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說,她對誰都是這般輕浮的態度? 而陳天則跟在范晶晶的身後,他對於衣服這種東西本身就不是很感興趣,所以他覺得隨便買幾套衣服應該可以了。

至於選擇衣服那就是范晶晶的事情了,陳天根本就不用操心。

「先生美女二位好!」

服務員看見范晶晶帶著陳天走進來以後,連忙笑盈盈的迎了上來。

范晶晶打扮的雖然非常的簡單,但是身上的氣質一看就不是什麼普通人,而且此時范晶晶手中拎著的那款包包乃是紀梵希的限量款,價格要在三十萬以上。

服務員每天都會跟各種各樣的有錢人打交道,所以自然一眼便可以看出來范晶晶非常的有錢,而陳天雖然穿著打扮稍微普通了一些,但是也能夠看得出來不是什麼普通人,服務員對於陳天范晶晶兩人的態度還是非常恭敬的。

范晶晶在進入專賣店以後,直接幫助陳天選擇了兩套西服,讓陳天去試一試。

因為范晶晶知道陳天根本就不差錢,所以在選擇品牌的時候,自然也不會考慮到性價比一類的東西,相反還會選擇一些更加時尚的國際大牌,畢竟有的時候有些衣服只要是是懂行的人很容易就能夠看的出來衣服的價格,參加壽宴肯定不能穿的太便宜的衣服。

而那些國際大牌設計出來的衣服款式還是非常不錯的,非常的適合陳天。

只不過范晶晶在幫助陳天連續挑選了好幾套衣服以後,范晶晶似乎都不是很滿意,所以便輕聲沖著陳天說道:「陳公子,要不然咱們還是去別的店面看看吧……」

「我穿這些衣服不好看嗎?」

陳天猶豫了一下,然後輕聲沖著范晶晶問道。

「也不是不好看,我只不過就是覺得這些衣服沒有辦法將陳公子您的氣質完全襯托出來,咱們還是去別的店看看再說吧……」

范晶晶輕聲回了陳天一句。

「好……」

陳天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便邁著步子奔著店面外面走去。

悍妻難寵 幾分鐘以後,陳天跟隨范晶晶來到了紀梵希的男裝店當中,然後開始認真的幫助陳天挑選起了衣服。

范晶晶對於自己的這個任務還是非常認真的,但是不得不說,范晶晶這樣的女生對於各種衣服的搭配還是非常精通的,畢竟范晶晶也是學設計出身的,給陳天搭配幾身衣服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僅僅不到兩個小時,范晶晶便幫助陳天搭配了好幾套衣服,這些衣服的風格都不同,但是穿在陳天的身份都非常的帥氣。

衣服的款式本身就很不錯,再加上陳天的長相還有身材氣質都非常的好,所以他在穿上了這些衣服以後那就更加的帥氣了。

范晶晶似乎也沒有想到陳天在換上了這些大牌子的衣服以後,竟然會有這麼大的變化,所以范晶晶一直都忍不住上下打量著陳天,美眸當中布滿了崇拜。

范晶晶一直都在心中暗暗感嘆如果陳天真的是自己的男朋友就好了,只不過她也知道自己是沒有辦法配得上陳天的,這種事情在心裏面想象就可以了,她根本就沒有把自己這些想法說出來的膽量。

「今天謝謝你了啊,幫我選了這麼多的衣服!」

離開了店面以後,陳天輕聲沖著范晶晶說道。

「陳公子,您要是跟我說謝謝的話,那是不是有些太見外了啊?」

范晶晶笑盈盈的沖著陳天說道。

「一碼是一碼的,今天這件事真的很感謝你,要不然我請你吃個飯吧?」

陳天輕聲沖著范晶晶說道。

「吃飯?」

范晶晶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壓身當中閃過了一絲激動,連忙說道:「好啊好啊……」

「你想吃什麼?」

陳天沖著范晶晶問道。

「我吃什麼都可以,但是我覺得陳公子咱們在吃飯之前應該先帶您去理個髮……」

范晶晶上下打量了陳天一眼,既然衣服都已經搞定了,范晶晶覺得陳天應該順便換一個時尚一點的髮型。

「我現在的髮型不好看嗎?」

陳天輕聲沖著范晶晶問道。

「也不是不好看,但是我覺得您應該換一個更加時尚一點的髮型,您的這個髮型太老土了,有些時候一個髮型對於一個人來說還是非常重要的,您要是沒有時間就去跟我去理髮店看看吧,這附近正好有一個我朋友開的理髮店……」

范晶晶吐著小舌頭俏皮可愛的沖著陳天說道。

「呵呵……」

陳天聽到了范晶晶的這句話忍不住淡淡一笑,然後輕聲說道:「行啊,既然是你朋友開的理髮店,那就當是照顧照顧你朋友的生意好了……」

「那快點走吧!」

范晶晶看見陳天答應了以後,直接伸手拽住了陳天的胳膊邁著步子奔著前面走去。

范晶晶此時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她之所以要帶著陳天去理髮,那隻不過就是想要跟陳天多待一會兒罷了,畢竟她不知道自己下一次什麼時候才能夠在碰到陳天,現在能夠跟陳天多呆一會,那她肯定要珍惜的。

而陳天覺得范晶晶說的話也是非常有道理的,所以陳天也就沒有拒絕。

幾分鐘以後,陳天跟著范晶晶來到了一個裝修的非常豪華的理髮店當中。

陳天知道,這個理髮店裝修的這麼高級,收費肯定不便宜,估計僅僅就是剪一個頭髮可能就需要好幾千塊錢。

范晶晶家裡面的條件本身就非常好,能夠算得上是標準的白富美,所以范晶晶認識的朋友自然也都是非常有錢的,能夠開一個這樣的理髮店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晶晶,你今天怎麼這麼閑著啊,竟然來我的店了……」

陳天跟范晶晶才剛剛走進理髮店,一個打扮的同樣非常漂亮的女生快步跑到了范晶晶的面前,語氣激動的說道。

「絲絲,我帶我朋友來理髮,你一會千萬要找一個厲害點的理髮師,知道不知道?」

范晶晶笑盈盈的回了一句。

許你一世安穩,伴我流年 「……」

美女在聽到了范晶晶的這句話才注意到了范晶晶身邊的陳天。

「我的天啊,好帥啊,晶晶你什麼時候認識了這麼帥的帥哥啊?他是你的男朋友嗎?」

美女絲絲捂著自己的小嘴語氣十分激動的沖著范晶晶問道。

「什麼男朋友啊?」

范晶晶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羞澀,小聲解釋道:「這位是陳公子,我的朋友……」

「陳公子你好啊!」

絲絲主動沖著陳天伸出了那精緻誘人的小手,笑盈盈的說道。

「你好!」

陳天主動跟絲絲握了握手,淡淡回了一句。

「陳公子,你有女朋友嗎?你要是沒有的話,你考慮考慮我唄……」

絲絲一邊說話一邊沖著陳天拋了個媚眼。

「絲絲,你就別鬧了好不好,人家陳公子已經有女朋友了……」

范晶晶語氣十分無奈的沖著絲絲說道。

而絲絲則淡淡一笑,嘟著小嘴說道:「這麼帥的帥哥竟然都已經有女朋友了,實在是太可惜了……」

「……」

范晶晶看著絲絲臉上的表情異常的無奈。

「陳公子,你什麼時候要是想要換女朋友了,一定要第一時間聯繫我……」

絲絲嬌滴滴的沖著陳天說道。

「絲絲,你還是快點給我們安排理髮的事情吧……」

范晶晶皺著眉頭喊道。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我現在就去給你安排最好的理髮師!」

絲絲看著陳天一笑,然後直接轉身奔著店裡面走去。

片刻之後,絲絲帶著一個理髮師走到了陳天范晶晶兩人的身邊,然後輕聲說道:「這位是我們理髮店最厲害的理髮師,技術肯定沒的說,你們要是有什麼要求就直接跟他提……」

「好,我知道了……」

范晶晶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你們忙吧,我走了啊!」

絲絲沖著陳天擺了擺手,然後直接轉身離開了。

范晶晶看見絲絲離開了以後,扭頭輕聲沖著陳天問道:「陳公子,您想要剪什麼髮型啊?」

「我隨便,你看著弄就行了……」

陳天淡淡說道。

「那我就幫你做決定了啊?」

范晶晶輕聲說道。

「好!」

陳天直接點了點頭。

范晶晶跟理髮師簡單的溝通了一下之後,便開始幫助陳天剪頭髮。

半個多小時以後,理髮師在范晶晶的建議下,重新給陳天換了一個髮型。

如果不是因為范晶晶說要帶著陳天過來理髮,陳天在重生之後還從來都沒有剪過頭髮呢!

陳天跟范晶晶忙了將近一上午的時間,終於全部都搞定了。

此時的陳天換了新的衣服,然後又換了一個新的髮型,站在范晶晶的面前,彷彿整個人都煥然一新了,給人的感覺就好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陳天的長相本身就非常的英俊,此時在搭配上這些衣服以後,那就更加的帥氣了。

即便是理髮店裡邊的那些女客人在看見了陳天以後也忍不住的紛紛扭頭看向了陳天的位置,眼神當中布滿了對陳天的愛慕之意,甚至有些人都把陳天當成是明星了,但是其實就算是娛樂圈裡面的那些明星可能都不如陳天。

畢竟陳天身上的氣質絕對不是尋常明星小鮮肉能夠比得了的。

「沒想到陳公子您打扮起來以後竟然變得這麼帥,不知道又要迷死多少人了……」

范晶晶笑盈盈的沖著陳天說道。

而陳天在聽到了范晶晶這句話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無奈,然後輕聲說道:「你說這句話的意思好像是說我之前不帥一樣……」

「我可不是這個意思,您之前也挺帥的,只不過現在看上去更帥了,就好像是電視劇裡面的明星一樣……」

范晶晶看著陳天連忙補充了一句。

而陳天則淡淡一笑並沒有說什麼。

其實陳天對於外貌這種東西本身就不是很在乎,他平時自然也不會過分的打扮自己。

「先生,您的女朋友對您實在是太好了,竟然還陪您過來做頭髮,而且還幫您挑選了最適合您的髮型,這說明您的女朋友還是非常有眼光的……」

就在這個時候,理髮師笑盈盈的說道。

而范晶晶在聽到了理髮師的這句話以後,美眸當中閃過了一絲羞澀,張嘴想要解釋自己根本就不是陳天的女朋友,但是范晶晶的這句話還不曾說出口,便聽到理髮店外面傳來了一陣喊叫聲,似乎是有什麼人正在呼喊著范晶晶的名字。

范晶晶在聽到了外面的喧鬧聲以後,美眸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 風玫單手撐在軟塌上,一手扶著軒轅虔身後的車壁,兩人距的極近,彼此間幾乎是呼吸可聞。

軒轅虔並未推開風玫,他睜眼看她,淡淡蹙眉,聲音里染了一抹含義:「赤將軍,這般戲耍本王,究竟是何意?」

「戲耍?」風玫撐在軟塌上的手抬起,勾起他散落在胸前的一縷髮絲,笑,「如何戲耍?是這般嗎?」

「嗎」字落,她突然俯身吻住男人好看的唇。

狼情脈脈

軒轅虔對著鏡子撫著自己的唇瓣,上面似乎還殘留著那一刻驚心動魄的觸感。

耳邊,是女子明麗且張揚的話語——

「現在蓋章了,你可是我的了。」

她說這話時眉眼飛揚,眼裡仿若揉捻了星光,熠熠生輝,籠住了他整顆心。

「赤將軍,請適可而止。」

他聽到自己的心跳如鼓,也聽到自己的聲音如含冰渣。

後來,是她送他回來的,下車時,她說:「你是我的,這身體也是我的,你沒權利瞎折騰,裝病也不行!」

還是被識破了……

她未進賢王府,時刻謹守著對父皇的承諾,卻讓他心中一陣發惱,當下下了馬車便頭也不回的進了府內。

此刻……有些後悔。

真想不顧一切地將人直接綁進府啊!

鏡子中的人眸光深邃暗沉,翻湧的是駭人的幽暗……懶人聽書

「主子。」墨翟匆匆忙忙從外面進來,看到軒轅虔,大鬆一口氣的模樣。

等他與赤風以及姬無殤三人打完回到停著馬車的地方,原地連車輪子都沒給他們留下。

是他們弄丟了主子與赤將軍,還是主子丟了他們?

赤風與姬無殤倒是淡定,用他們的話說,只擔心自家小姐一個不爽將別人揍了。

墨翟卻擔心那個『別人』就是自家主子,尤其是,現在這個特殊的時刻,主子已經遭遇一次刺殺了……

匆忙尋找,守城的人看到賢王府的馬車進了城,又一路詢問,追回賢王府,此時看到安然的軒轅虔,才算是真正安下心來。

軒轅虔斂眉壓下有些不受控制的情緒,抿唇:「去準備,我要進宮見父皇。」

墨翟一愣,雖然疑惑卻不多問,只道「是」,便轉身出去準備。

軒轅虔脫掉身上的月華錦袍,換上色澤明麗華貴的隆紫色常服,褪了臉上病弱的姿態,又是那人人敬畏,運籌帷幄的賢王殿下。



「你竟然沒將賢王給綁回來?!」

赤府內,姬無殤不可置信地瞪著風玫,他是真沒想到風玫會將到嘴的肥肉給送了回去,而且還是親自護送的!

風玫睨他一眼,嫌棄:「粗魯!本將軍是那樣蠻橫無理的人嗎?」

總裁,不要扯上我 姬無殤麵皮一抖:「你不是,我是!」

「赤風呢?」風玫狐疑地盯著姬無殤,「你該不會趁著我不在,又欺負我家小風風了吧?」

我在異界盤大佬 姬無殤:「……」這是什麼話?這人護赤風就如護崽一般,他什麼時候欺負到過?

「他進府時好像收到了什麼消息,去處理去了。」說著,他眉心一挑,看著院門,「吶,這不是來了。」 陳天也扭頭看向了理髮店外面,他清楚外面的那些人跟范晶晶應該是有什麼關係,要不然范晶晶絕對不會有這樣的反應。

幾秒鐘以後,一大群人衝進了理髮店當中,而此時帶頭的則是一個身穿名牌休閑服的青年,青年雖然長相一般,但是身上的氣質卻非常的囂張跋扈目中無人,進入理髮店以後便瞪著眼珠子打量著理髮店裡面的那些人。

「范晶晶,你給我滾出來……」

青年扯著嗓子大喊了一聲。

理髮店裡面的那些客人在聽到了青年的這句話全部都扭頭看向了青年的位置。

「都他媽看什麼看啊?這件事跟你們沒有關係,都別瞎看……」

青年身後的人瞪著眼珠子喊道。

理髮店裡面的客人都不敢說話,紛紛低下頭不敢看青年等人的位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