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墨顯然不覺得這動靜大,正在大聲嘲笑大白尾巴尖上開出的那多黑白相間的小花,簡直跟大白不能再配了。

而大白則用爪子捂住自己可憐的尾巴,朝遲墨怒瞪眼,又一臉可憐兮兮的朝蕭瀟眨巴著眼。

「我覺得這小花跟你真挺配的。」看著大白爪子下的尾巴尖,蕭瀟一臉真誠的說道。

大白忿忿的別過臉去,嗚嗚,你們都是壞人,都笑我的尾巴!

二人一貓在山崖上坐了半個時辰后,底下的大火才散的差不多了,但也因為這張寶符爆發出的威力,使得在銅爐城附近活動修者都不約而同的朝這個方向奔了過來。

估摸著今天是沒機會出去打劫了,蕭瀟想了想,決定去古戰場掏點法寶殘骸來換靈石,雖然她現在身上揣著不少靈石了,但誰會嫌靈石多呢,靈石這東西,當然是多多益善了。

「人太多,容易暴露,咱們換地兒。」 狂傲老公好纏人 蕭瀟抱起炸毛的大白,牽著遲墨說道。

大白哼哼唧唧的,對尾巴被燙成花充滿了怨念,更是努力的開著條件,「我要喝那個甜甜的水。」

「什麼甜甜的水?」蕭瀟反問道,最近沒有給大白喝過甜水啊。

「就是你藏身上那個瓶子里的水。」大白抓著自己的尾巴尖,小聲的答道。

蕭瀟怔了下,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頓時臉黑成了炭,她藏身上的那花蜜水,可是小白哥哥送她的,一直捨不得喝,還貼身藏著,結果……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大白這廝摸去喝掉了,她竟然才知道!

蕭瀟深吸一口氣,緩緩的吐出一句話,「大白,信不信我弄死你。」

大白嗷一聲,從蕭瀟懷裡蹦了出來,抱著開著花的尾巴尖沒命的狂奔起來。

遲墨咧嘴笑出了聲,奶聲奶氣的安慰著蕭瀟,「小九不生氣,回頭我給你調幾瓶果汁喝,咱不跟大白這種傢伙一般見識。」

聽到很快會有果汁后,蕭瀟的臉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但想起花蜜水來還是有些肉疼,畢竟那是小白哥哥送她的。

二人一貓繞過這片山林,到了古戰場,按著蕭瀟的性子,又是一陣翻找。

遲墨有些看不上蕭瀟找來的那些碎片,慫恿蕭瀟往古戰場深處挖,那裡肯定有好東西。

蕭瀟也知道那裡有好東西,沒準還能挖到完好無損的法寶,可自己修為低,只能在外圍淘,在靈氣狂暴的內圍,風險實在太大。

大白聽后,哼了聲,特傲嬌道:「你傻啊,咱們家就在最裡面,一路淘回家去不就好了,看中啥儘管拿,不用跟我客氣。」

敢情你還把古戰場當成自己的後花園了!蕭瀟一頭黑線的想到,卻並沒有掉以輕心,大白和遲墨能看出陣法禁制的所在,也能很好的避過,但自己修為不夠,陣法禁製造詣也不夠,根本做不到他們那麼從容。

在外圍挖了半天後依舊一無所獲,比起法寶殘骸來,這些碎片實在是不能入眼,蕭瀟不免有些氣餒。

想了想,覺得還是進古戰場裡面挖吧,沒準真的能挖到好東西。

「咱們換個人少的地方,然後進去挖,挖到一兩件就回家去。」蕭瀟提議道。

大白和遲墨一臉無所謂,跟著蕭瀟找了個人少的地方,然後做賊一般偷偷摸摸的進去了。

古戰場深處的陣法禁制,多得數不勝數,有大白和遲墨帶路,還是很安全的,蕭瀟小心翼翼的跟著走了一段后,立刻看到了一件半埋在土裡防具,看上去像件盔甲,外表破損的厲害,內里卻透著隱隱晦暗的藍光,乍一看去跟廢棄的防具差不多。

看到防具,蕭瀟立刻就興奮了,要是這件防具修補下就能用,那她就賺到了,以後打架又多了一張護身符。

遲墨帶著蕭瀟慢慢走近,那件防具有一半被埋在黑黝黝的土裡,卻絲毫不影響蕭瀟把它挖出來的興奮。

從儲物袋裡掏出那四級遊仙被打落的大刀,蕭瀟埋頭開始挖土。

土很硬,大刀挖動的時候還發出叮叮噹噹清脆的聲音,蕭瀟挖了足足一刻鐘才把這件防具給挖了出來。

防具剛出土,遲墨就蹲下去仔細檢查了起來,檢查完后搖了搖頭,「這防具不適合你,雖然是雷屬性的防具,但破損的實在是太厲害。」

大白跳出來嚷嚷道:「穿這破衣甲多醜啊,咱們家小九兒怎麼說也該穿件新做的天蠶軟甲。」

「嗯嗯,」遲墨點頭附和。

蕭瀟一陣無語,你們倒是給我弄件天蠶軟甲啊,天蠶絲找遍整個女媧仙界都沒一把,還軟甲,想的真美!

「要不我們去挖那個上古秘藏吧,那裡肯定有天蠶軟甲。」遲墨支著腦袋,一臉天真無邪的提議道。

「去去去!挖挖挖!」大白跳腳附議,挖上古秘藏,簡直不能更美好了! 古戰場挖法寶碎片變成了去挖上古秘藏,這思維跳躍的跨度也是醉了。

蕭瀟怒視大白,是誰嫌棄她修為低的?是誰說她去太危險了的?難不成就讓你們這兩個傢伙去嗎?

大白蹦躂了幾下,收到蕭瀟怒瞪來的目光,立刻收斂了,訕訕的開口道:「這不是多了個這傢伙嘛,有危險他抗著,咱們跑路。」

這麼乾脆的賣隊友的節奏,真的好么?!

這麼直接的說出要賣隊友,作為你的隊友,遲墨童鞋會不會先把你賣了?!

蕭瀟想了想,覺得大白先被遲墨賣的可能性比較大,畢竟大白腦瓜子沒遲墨好,加上反射弧還有點長,完完全全賣掉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

「那個秘藏應該有好東西,」遲墨也開口道,「據我所知,這銅爐城當年可是女媧仙界第一大域,宗門林立,世族盤亘,遠非如今這般蕭瑟。」

蕭瀟眨了眨眼,銅爐城挺繁華了的,可要是像遲墨說的那樣,銅爐城如今這般模樣,想來是經歷了一場曠世大戰,重建而成的了。

「這銅爐城也有近千年的歷史了,要像你說的女媧仙界第一大域,那不得追溯到上古時期了?」蕭瀟亮著星星眼,打算從遲墨口中打探點消息來。

遲墨淡淡的嗯了聲,小大人的開口道:「過去的事咱就不提了,反正吧,銅爐城是個好地方,能挖到很多很多好東西。」

「你又沒參加那一戰,裝什麼大人,吹牛也不怕牛氣吹破了。」大白非常見不得遲墨頂著奶娃的臉,裝出大人的神情,酸溜溜的說道。

蕭瀟自動忽略了那所謂的,你還沒到知道的程度之類詞,反正以她現在的境界修為,知道了也沒什麼好處,倒不如不知道好,不過,照遲墨的話來說,銅爐城能挖到好東西的可不僅僅只是古戰場一個地方!

這對蕭瀟來說絕壁是個天大的好消息,簡直比她得到一卷功法秘籍還要來的讓人振奮,因為她即將有很多很多靈石的收入!

想到一儲物袋一儲物袋的靈石,口水都要下來了,實在是太美好了哇!

大白嫌棄的甩了甩身上的毛,似乎蕭瀟的口水已經大團大團的落在他身上了。

「說干就干,走走走!」極度有挖寶藏愛好的大白,興奮的揮著小爪子道。

蕭瀟跟著猛點頭,只有遲墨面色沉靜,聲音如常道:「挖前要先找到上古秘藏的所在,還有,你的身法還要提升,一旦出現變故,也好容易走脫。」

喂喂,你們是在玩我嗎?還不知道上古秘藏的地點,就說去挖寶藏,然後大伙兒都摩拳擦掌,興高采烈的要大幹一場了,結果八字還沒一撇!

「好吧,我回去練身法,你們去找地點。」蕭瀟高漲的情緒下跌了一半,跟著遲墨出了古戰場,回到了住的地方。

大白和遲墨帶著那個門環去找寶藏了,蕭瀟掏出從五級遊仙那得到的踏雪無痕身法修鍊了起來。

踏雪無痕功法分三個部分,飛虹踏雪,伴風如雪,踏雪無痕。

聽這仨名字,蕭瀟又是一陣抓耳撓腮,好在旁邊還有註解,仔細的說明了這三部分的區別,以及修鍊的方法。

然後蕭瀟又是一臉苦惱,飛虹踏雪,踩著雪如長虹飛掠,唔,好像很簡單的樣子,但是,讓她上哪找雪去?!這大春天的,萬物復甦的季節,得跑到北域去才有雪吧!

沒雪咋辦?嗯!好辦,換水啊!

遠處山坳里有個大湖,深幽寧靜,絕壁是個練功的好去處,但是,蕭瀟不敢去啊,湖裡有荒獸,一不小心就會被當點心。

想來想去,蕭瀟覺得還是平地上摸索吧,實在不行踩踩葉子也是可以的,誰讓這裡葉子多。

一臉苦惱的蕭小蘿莉開始練習這本不合節氣不合地理的身法來,不過,練了練,發現這套身法還是非常不錯的,不僅能調整修鍊者對靈氣的掌控,更能讓呼吸配合著身法,做到進出有度,身如輕燕,比她所修鍊的功法里的身法要高明的多。

這一練又是一個下午,當蕭瀟精疲力盡的坐在樹底下看著日頭西沉,晚霞染紅了半邊天的時候,大白和遲墨相繼回來了。

大白脖子上掛著一個儲物袋,一條肥短的腿兒上還套著那個青銅門環,跑起來一顛一顛的,顯然心情很不錯。

遲墨也有個儲物袋,不用說肯定是從大白那裡搶來的,嘴裡啃了個半路摘來的野果,一路啃一路吐果皮,吃得津津有味。

「小九,咱們晚上吃蛇羹。」大白一個箭步躥到蕭瀟跟前,甩著脖子上的儲物袋滿臉興奮道。

蕭瀟解下大白脖子上的儲物袋,打開掃了眼,裡面竟然是一堆五級荒獸赤焰蛇!

不用說,蕭瀟立刻收緊了儲物袋,丟還給了大白,蛇羹倒是可以吃,讓她動手宰蛇,還不如殺了她。

大白接過儲物袋,興奮的往地上拍去,拍一下,再翻個面又拍一下,看得蕭瀟嘴角直抽搐。

喂喂,這是從哪學來的方式,裝在儲物袋裡的蛇能被你拍死嗎? 重生八零我養大了世界首富 大白這智商啊,太堪憂了!

遲墨掏出儲物袋裡的果子遞給蕭瀟,「吃果子,酸酸甜甜的,比蛇羹好吃。」

然後,又嫌棄的瞥了眼大白,淡淡道:「今兒個找寶藏,然後看到個獵蛇的農戶,把獵到的蛇裝在袋子里砸暈帶走,這廝就吵著晚上要吃蛇羹,然後就抓了一袋子蛇回來。」

好吧,其實大白的重點不是吃蛇羹,而是摔蛇!

看大白把儲物袋摔的那叫一個起勁,蕭瀟非常肯定的想到。

「找著了嗎?」蕭瀟接過果子用袖子擦了擦就啃了起來。

遲墨搖搖頭,「銅爐城的地界遠非你肉眼看到的這麼小,雖然被群山覆蓋,但上古時期的輝煌依然在。」

蕭瀟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一抬頭看到大白摔儲物袋摔完了,正在開袋子從裡面掏赤焰蛇,掏出一條還活蹦亂跳的,二話不說,抓著尾巴又狠狠摔了一下。

那赤焰蛇也不是吃素的,被大白摔到地上后,立刻從地上彈了起來,張嘴一口咬在了大白的爪子上。

大白愣了愣,然後立刻甩著爪子帶著嚎啕大哭的腔調朝蕭瀟奔了過來,「主子,它咬我,咬我痛!踩死它!」

遲墨一個閃身到了大白跟前,一腳把這隻肥貓踹了出去,連帶這爪子上那條赤焰蛇,一白一紅,華麗麗的飛了出去。

眼睜睜的看著大白如氣球般越飛越遠,蕭瀟不免有些擔憂道:「踹壞了怎麼辦?」

遲墨聳聳肩,「放心吧,他皮厚的很。」

不一會兒,遠處轟轟作響,一大群荒獸朝著蕭瀟所在的方向狂奔了過來。

蕭瀟忍不住捂住了額頭,這才多大會兒啊,竟然趕了這麼一大群荒獸過來,要這樣獵下去,銅爐城附近的荒獸都要舉家搬遷了,實在經不起大白這般大規模狩獵。

被遲墨踹飛出去的大白,興高采烈的趕這一大群荒獸回來,更是得意洋洋的沖遲墨揮著爪子,哼,本大爺獵到的荒獸最多!

遲墨撇了撇嘴,撿起地上裝著赤焰蛇的儲物袋,從裡面拽出一條赤焰蛇,開始收拾起來。

天色漸暗,二人一貓圍著篝火吃著烤蛇肉和蛇羹,吃的讚不絕口。

跟遲墨料理的食物比起來,蕭瀟做的那些,簡直就是糙的不能糙的了,扔火上烤了烤,然後撒上鹽巴之類的調料,乾巴巴,烤到帶些糊就可以下口了。

而遲墨烤出來的蛇肉,色澤金黃,入口酥香,美味的簡直要把自己的舌頭都要吃下去了。

「好好吃,以後我們的伙食都由你們來負責好不好?!」蕭瀟眨著大眼睛,極力擠出萌萌噠的表情,沖遲墨賣著萌。

大白也不甘示弱,大眼睛彎成了月牙,兩隻肥短的爪子放在臉側,嘟著小嘴星星眼的看著遲墨。

面對兩個極力賣萌的傢伙,遲墨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尤其是看到大白那張肥圓大臉擺出萌樣的時候,臉上一陣扭曲,剛吃下去的蛇羹都要反出來了,直接乾嘔了起來。

「擦,還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本大爺可是在很努力的賣萌的,至於這麼不給面子嗎,竟然還吐了!」

大白跳起來,哇啦啦亂叫著,遲墨剛才那表現,實在讓他覺得太侮辱他了,想他堂堂神獸大人,有那麼難看嗎?!

遲墨捂著嘴,艱難道:「還好,不難看。」

「那就是我難看咯!」蕭瀟咧嘴,露出一側的小虎牙,笑吟吟的說道。

遲墨打了個冷顫,捂嘴跑開,邊跑邊解釋,「沒有,是我吃太飽了。」

成功幹掉一個搶肉吃的傢伙后,蕭瀟與大白對視了一眼,一人一貓不約而同的露出了一個得意的笑容,開始風捲殘雲般掃蕩起烤蛇肉來。

回過神來的遲墨童鞋發現自己被坑了,但是一想到大白那張賣萌的肥臉,額頭青筋還是忍不住的直跳,真的是丑到不能看,為毛小九會覺得萌!

再低頭看看自己這奶娃子身材,又捏了捏自己的娃娃臉,想到天天被蕭瀟抱在懷裡的大白,遲墨童鞋又是一陣無力,尼瑪,為毛自己這麼萌的賣相還沒大白那隻丑肥貓討喜!

真相只有一個,因為遲墨童鞋你沒大白那麼無恥,那麼不要臉! 非常感謝月駦親投出的十張貴賓票,這是兔子第一次收到正式的貴賓票,好開心!么么噠!

===========

找上古秘藏還是很辛苦的,大白和遲墨每天早出晚歸的去找,蕭瀟則是修鍊,除了修鍊還是修鍊。

這樣的狀態持續了七八天後,修為已經穩定鞏固在四級遊仙巔峰后,蕭瀟實在是坐不住了,還是進城一趟吧。

說到進城,上次都到了銅爐城了,還沒進城被貼在城外的懸賞令給嚇得扭頭就跑,這次怎麼說也得進城一趟了,因為儲物袋裡那些荒獸的皮毛已經堆了滿滿三個了,蕭瀟覺得再這樣堆下去,得臭!

聽說要進城去,大白和遲墨都是一臉興奮,兩個小傢伙找上古秘藏找的也很賣力,怎耐還是毫無頭緒,這樣找下去也不是辦法,乾脆先進城裡玩一趟。

每次聽大白說起銅爐城裡的好吃,遲墨都是一臉嫌棄,卻總是眼巴巴的瞅著蕭瀟,似乎上次進城是她跟大白偷偷跑去似的。

蕭瀟迎上遲墨的目光,一拍腦袋,想到這次進城得給遲墨買上幾件小衣裳,總是穿她的衣裳也不成樣子,怎麼說那麼好看的奶娃子,必須得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走走走,現在就出發。」蕭瀟抱起大白,牽起遲墨的小手說道,順便不忘讓大白變得瘦一些,不至於被人認成小白豬。

大白忿忿的瞪了眼蕭瀟,瞅到遲墨一臉狹促的笑意,狠狠的把腦袋扭到了一旁,「變不了!」

「不是說你可以隨意變大變小嗎?瘦一些應該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遲墨笑著,露出兩個大酒窩,別提笑有多陽光明媚。

大白咬牙切齒道:「本大爺正在長身體,就這麼豐滿,怎麼變瘦!」

遲墨咂著舌,還搖著頭道:「你不知道自己正在被通緝嗎?小!白!豬!」

「你才是豬,你全家都是豬!」大白甩著毛茸茸的尾巴,怒聲回罵。

「哎,咱們都是一家人,你罵我不就是在罵自己嗎!」遲墨嘆息,一臉同情的看著大白,「你這智商都能跑出來玩,讓我這個長輩很擔憂啊!」

兩個小傢伙一陣吵鬧,蕭瀟卻心情愉快的邁著步子,心想著,一次一定要順利進城,半路上絕壁不能遇到壞她好事的人!

要說這葉家周家也是苦不堪言,銅爐城就這麼點大,兩個家族的人卻愣是找不到蕭瀟這麼一個小遊仙,說出去都忒沒臉。

於是,這種沒臉漸漸發展成了,葉家周家的人對蕭瀟恨得咬牙切齒,都快恨之入骨了。

這一現象,在蕭瀟帶著大白和遲墨走出古戰場外圍林子的時候體會到了,那古戰場外圍林子邊正坐著幾個遊仙,在小聲的抱怨著。

一會兒抱怨家族找個人都要他們沒日沒夜的守著,一會兒又罵能躲能藏的蕭瀟害他們吃了那麼多苦頭……

蕭瀟那個無語啊,你們這些個家族自己愛摻和,關我什麼事啊,又不是我叫你們來抓我的,抓不到人還抱怨,難不成我還得傻傻的送上門去讓你們剝削啊!

遲墨和大白齊齊哼了一聲,顯然在遇到共同敵人的時候,兩個小傢伙還是非常齊心的。

「去去去,你一個帶著弟弟的小遊仙在這裡瞎轉悠什麼,沒見我們在抓人嗎?」那幾個遊仙見蕭瀟帶著遲墨走近,看都沒看直接出聲趕人。

蕭瀟一見沒人認出自己來,自然是開心的不願多跟對方廢話,帶著遲墨一臉受到驚嚇般遠遠退開了。

順利出了古戰場外圍的林子,蕭瀟也沒打算回山蒼鎮的小木屋看,不管葉家是不是留了人在那裡守著,她都沒打算在這個時候送上門去。

帶著大白和遲墨到了銅爐城,過城門的時候還是出了點小意外,遲墨沒有身份玉牌,被守城的守衛給攔了下來,好在蕭瀟穿的樸素,一看就是沒多少靈石的孩子,那守衛也沒怎麼為難她,只讓蕭瀟多繳了兩塊靈石,讓她帶著遲墨早點去辦身份玉牌。

蕭瀟忙不迭的道著謝,心裡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本來還以為會被查出是懸賞令上的人不能進城,沒想到對方沒有發現,還很好心的提醒她去辦身份玉牌。

進了城后,蕭瀟先帶著遲墨去了辦身份玉牌的府衙。

女媧仙界里,不僅有宗門勢力、世家大族,也有官府勢力,宗門只管修鍊,培養弟子,官府則管理著女媧仙界的秩序,世家大族要麼依附宗門,要麼就是投靠官府。

渣受救攻記 唯獨有一類人就是被排擠在外的,那就是如蕭瀟這般的散仙,既沒有家族,也沒有宗門,更沒有官府關係,想入體系,難上加難。

也正因為如此,學院內那些家族子弟每年因為進入宗門的名額,而擠得頭破血流。

到了府衙,蕭瀟很順利的給遲墨補辦了身份玉牌,在多交二十多塊靈石的時候,心疼的她都快要哭了,那收靈石的人嘴角抽搐,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欺負小孩子了。

補辦身份玉牌這麼容易也跟蕭瀟和遲墨的年紀有關,雖然是散仙,但因為年紀小,便沒怎麼難為他們,換了是其他散仙,不多辦個一兩天,不多繳百來塊靈石,別想拿到身份玉牌。

出了府衙,二人抱著大白一拐,進了一條小巷。

遲墨抓著蕭瀟的手,正準備好生安慰一下子花出了三十多塊靈石的蕭瀟,一抬頭看到蕭瀟突然哈的一聲大笑起來,晃著遲墨的手問:「哈哈哈,我剛才演得不錯吧?我發現我竟然也有演戲的天分!哈哈哈……」

遲墨抽了抽嘴角,把剛到嘴邊的話給咽了回去,真是夠了,他才不會安慰這種跟大白一樣神經大條還臭美的傢伙!

大白從蕭瀟懷裡探出小腦袋,也跟著傻笑,笑了會兒,立刻正色道:「小九,我聞到了糖果子的味道,好甜。」

「去買!」蕭瀟大手一揮,非常豪氣的說道。

不一會兒,一人手裡都抓著一串糖果子了,大白因為身體太圓不能出來露臉,只得縮在蕭瀟的懷裡,但卻絲毫不影響他吃糖果子,兩隻爪子抱著木串,歪頭著頭,小耳朵開心的抖啊抖,吃得不亦樂乎。

一路啃著糖果子不知不覺走到了鑒寶閣,蕭瀟想了想,好像身上沒什麼可以賣的法寶,就沒再停留,徑直往不遠處的一家名喚寶華閣的店鋪走去。

進了店鋪,蕭瀟四周打量了眼,寶華閣分三層,一樓出售的是符籙丹藥功法,二樓出售的是法寶武器防具之類,三樓只接待靈仙。

蕭瀟打算給自己和遲墨置辦一些防具,遲墨直接搖頭拒絕,他告訴蕭瀟,自己跟大白一樣,都屬於妖修一脈,本體的防禦不是一般法寶能破開的,就他現在這修為,能破他防的最低也得是高階法寶才行。

難得又省了一大筆靈石開銷,蕭瀟決定一會兒多給遲墨買幾件漂亮衣裳。

接待蕭瀟的是一名二級修為的女遊仙,看到蕭瀟衣著樸素的領著奶娃子進來,心知接待的這位客人不是個大戶,翻了個白眼,懶洋洋的迎了上去。

「寶華閣內出售各類符籙丹藥法寶防具,買不起的出門左轉。」那二級女遊仙上前後,滿臉不耐道。

寶華閣內充當導購的那女遊仙披了條輕薄透肉的輕紗,輕紗下只著了一條抹胸長裙,裙腰系的很高,酥胸呼之欲出,而長裙下擺則是開著很高的叉,幾乎到了大腿根,走起路來隱隱綽綽,甚是勾人奪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