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遠眺望,在這方精神世界的盡頭,有一道遮天光幕,這光幕便是世界的外殼,透過光幕李浩然隱約可見太昊刀神殿的景象,只不過那景象太過模糊,他也無法看的清楚。

從他的位於,若要到達那一道遮天光幕,必須經歷九座如同台階般的山峰,山峰奇偉每一座之上,都擁有無盡的刀,這些刀看起平和,實際上卻蘊含著無盡的危險。

嗡!

正待李浩然放眼望去的時候,這片精神世界嗡然一震,接著一道人影顯現出來,這是太昊的一道精神投影。

這道精神投影比李浩然以往見到的精神投影要強大的多,似乎這並不單單是一個精神投影一般。

「拜見前輩!」

李浩然見太昊飄來,拱手一抱,滿懷敬意的說道。

太昊淡淡一笑,眼中帶著一絲欣慰的說道:「你很好!短短數十年的光景,竟有如今的成就,真是讓我欣慰!不過,你雖入道,卻還沒有真正的認識這方世界,你若要成神,甚至超過盤神帝,就必須要知道道的本源!」

「還請前輩教我!」

李浩然虛心討教,認真的說著。

他雖胸中藏有萬卷經典,精通各種儒門經義,對於各種武道也都深入微豪,更是在武帝的境界悟出了許多的本命神通等等,在玄黃境他也算得上是絕代天才。

加之他修鍊的各種功法,更是讓他有著層出不窮的手段,甚至還可以藉助浩氣長河的力量施展出類似結界力量的畫境,藉此鎮壓敵人抹殺強敵。

且他還從魔界一尊神的記憶之中,堪透過如何成神的秘密,更看到過玄黃境的壁壘,加之他九系元氣齊修,更是讓他對於天地大道的掌握和感知遠超常人。

然而他心中對於道仍舊是模糊!

道到底是什麼?

天地規則么?自然法則么?


亦或是掌控天下萬氣的力量,控制世界的手段?

倘若這些是道的話,李浩然已經有了體內世界,他也算是掌控了道,可他仍舊不明其義,不知其理,更不知道這所謂的道到底是什麼。

正是因為他接觸到了道,領悟到了道意,參悟了規則,這才更加的不明白何為道?

在尋常人看來,日月輪轉,四季變化,風雨雪霧,生死輪轉便是道,在武者看來永恆生死、萬物輪迴皆是道,這自然界中的一切都是道。

天下有無數的道,這些道或強大,或弱小,都能夠讓人踏足武道巔峰,讓人成為絕世強者,凌駕於眾生之上。

然而,這些就真的是道的本意呢?

沒有知道,也沒有人能夠探究的出來。


畢竟道無形,道無意,說出來的記錄在紙張中的都是前人的經驗。

李浩然精通無盡經典,早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故而在太昊言道的時候,他仍舊是恭敬的請教。

太昊沒有想過自己的一句話,會引起李浩然如此多的想法,他扭頭看向了前方的世界,指著這一片精神化生而成的世界說道:「此處乃是我的精神世界,內中蘊含著刀道最基本的力量,領悟了你就可以徹底的繼承太昊之名,甚至可以以此為跳板,看透真實道的本意!當然,這一次的感悟機會只有一次,你能夠掌握多少,就看你能否在這九峰之中領悟到什麼了!」

「前輩的意思是讓我闖過那九座山峰!」

李浩然聽的一愣,他已經做好了提出問題的想法,可沒有想到太昊竟沒有給他講道,反倒是要他去走過下方看到的那九座由無數的刀組成的山峰。

這個結果太過突然,讓李浩然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太昊一笑,神秘莫測的說道:「你想要的是完整大道,可惜這天地間無人能夠給你答案,就算是盤神帝這般的存在也不可能徹底的洞悉完整的道,我給你的只能是一個片段,這個片段在完整大道之中或許微不足道,可對於你來說,卻是真真正正所需要的東西!小子,可不要讓我失望啊……」

說著,太昊的精神一震,忽然一動,化作了一道金色的光芒,瞬息間落入了下方的諸多山脈之中。

而李浩然也在這個時候,被移動到了第一座山峰的山腳之下。

這是一座光禿禿的山峰,比其他的山峰都要,可這座山峰的地基卻極為廣闊,站在山下看去,只見山道上面的刀影忽然活躍了起來,它們正在舞刀。

「這是基礎刀法……」

李浩然看后眼神一愣,看著前方的刀影舞動,瞬間得出了結論,這些基礎刀法有的他見過,有的他沒有見過,不過對於現在的他來說,這些刀法都太過稚嫩,他甚至在看上第一眼之後,就能夠完美的推斷出後面的功法。

啪嗒!

看了許久,李浩然沒有看出什麼門道,他仍舊踏上了直達山頂的台階,在他踏上這台階的時候,整個人的力量竟忽然一下子消失了。

「怎麼回事,我的力量竟被禁錮了……不對,我的力量變得和這些演練基礎的刀影相同,莫非通關的關鍵在於這裡……」

想到這裡,李浩然朝著前方走去,當他遇到第一個刀影的時候,他發現這刀影並未攻擊他,而是任由他在旁觀看,除卻如此,他也不能夠繞過刀影踏前一步。

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阻擋著他一般,讓必須戰勝了這一道刀影才能夠踏出第二步。

嗡!

接下來,李浩然施展出了一刀,這一刀不是普通基礎刀招,而是一式破萬法的刀,此刀一出前方的刀影嗡然一動,眼看李浩然就要破開刀影的時候,他卻驚奇的發現刀影竟變得虛無起來,在下一瞬的時候避過了他的攻擊。

「怎麼回事?」

李浩然一愣,接著又憑藉他高超的刀道意志,施展出了不同的招式,不同的力量,可仍舊無法碰觸到這一柄刀。

這讓李浩然眉頭皺起,接著心思活絡的他忽的一震,想到了一個問題:「莫非是要讓我用這基礎刀招,擊敗這刀影……如此的話,這漫山遍野的刀,我到底要戰到什麼時候……」

「不管了,既然前輩看得起我李浩然,我自然不會讓他失望的!」

思量許久,李浩然精神意志忽然一凝,他沉聲一說,也放下了心中的擔子和想法,平心靜氣的放平了自己的位置,慢慢學著那刀影舞基礎刀招。

這一舞,他忽然發現,在自己眼中頗為簡單的刀招,自己掌握起來雖然快速,可在某些發力和關鍵的招式連接之處,竟有一些偏失。

「這麼簡單的東西,我竟做不好?……不可能啊!」

接著李浩然又演練了幾次,仍舊有一些地方讓他感受到了不舒服不和諧的,最後李浩然站在了原地,他看向那刀影的眼神正在漸漸的變化,隱約之間一股明悟之意,在他的心中生出,不過這種明悟有些模糊,讓他琢磨不夠。

嗡!

大約一百多次之後,李浩然的刀招終於和刀影中的一模一樣,在他剛剛施展完畢準備動手的時候,身前的刀影嗡然一震,竟然化作了一道金色的光點,瞬間沒入了李浩然的體內。

在光點沒入李浩然體內的時候,他從光點之中感受到了一股平凡、普通的感覺,這種感覺讓他有一種重回凡人的感覺。

另外在這種感覺之中,還有一絲李浩然察覺到的晦澀氣息,這股氣息他感悟的並不是多麼明顯,並未徹底的在他的心中顯露出來。

「可惜……或許只要通過了這座山峰的試練,就足以看到後面的道理……」

想到這裡,李浩然也不再糾結,緩緩呼吸,調整了自己的心態之後,繼續朝著下一步走入。

和第一步同樣的是,第二步攔路的刀影施展的仍舊是基礎刀法,此刀法比先前那一部刀法多有不同,專註的方向也不同。


有了前一次的經驗,李浩然的心也平靜了下來,他並未因為刀法的簡單而看不起刀法,反倒是認真的學著,努力的看著,如同是一個剛剛入門的刀道學徒一般。

嗡!

不多久,李浩然將這第二步的刀法徹底掌握,修鍊完美,踏入了下一步之中。

就這般,李浩然忘卻了時間,忘卻了一切,潛心沉入到了刀法基礎招式的修鍊之中,每一次的修鍊他都有不同的明悟,每一次的演練,也讓他對於刀的施展,刀的力量有了更深層次的感悟。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李浩然也不知道他到底學了多少的基礎刀法,當他最後踏在山頂上的時候,心中忽然散發出來了一抹感慨,這一抹感慨讓他的心中隱隱有些激動了起來。

「誰說平凡之中,就沒有真意!……要我說開創出這些平凡刀法招式的人,才是真正的刀道宗師,才是這刀道的開闢著,若沒有他們,又如何來的我們這些刀道強者……」

李浩然平靜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他身上的氣息在這一刻變得虛無縹緲了起來,整個人的氣質和氣息也變得平凡了起來。 第六百六十九章第二關

「不對,不對……太昊前輩讓我看的不是這些,而是……」

這個時候,李浩然眼中忽然綻放出了一團驚人的光芒,這一團光芒在綻放出來的時候,一朵蓮花在他的心中綻放出來,轉而化作了一道金色的光芒將這座山峰之中的某種力量引動。

轟隆隆!

緊接著李浩然腳下傳來了一陣陣的轟鳴聲,一道道磅礴威力湧入了他的體內,也有一道如銀月般的光芒湧入了李浩然的體內。

「……我知道了,是平凡!太昊前輩告訴我的就是平凡的力量,無論是凡人中的貧賤之人,亦或是富貴人家,還是武道中的入門者,亦或是執掌一方世界的天地大能,他們都沒有什麼值得炫耀的,因為他們就是平凡中的一員,若沒有平凡他們也走不到現在的地步……他這是在告訴我,做人不能夠忘本,平凡人也是有追求的,也是值得尊敬的……」

李浩然心中的想法和感悟如泉涌一般的流淌在了他的心間,讓李浩然瞬間明悟,這一刻他身上的平凡氣質一震,竟化作了一道精粹的刀意,瞬息之間融入了李浩然的靈魂之中。

而李浩然凝聚的那一道刀意,更是在這個時候有了一絲本質的變化,這一絲變化也正是李浩然此刻的感悟。

嗡!

不多時,第一座上化成的力量徹底的湧入了李浩然的體內,這一股力量並未提升李浩然的修為,卻被李浩然送入了他的體內世界之中。

這是一股蘊含著大道意志的力量,或許能夠讓李浩然更為強大,可現在在感悟出平凡的李浩然,卻將他注入了自己的世界,他的世界也需要這樣的力量來滋養來長大。

幾個呼吸之間,李浩然眼前出現了第二座山峰,這一座山峰和第一座不同,此山頗為險峻,看起來極為危險,似乎稍有不慎便會身死一般。

「此處山脈存在生死危險,可繞道直接踏入第三峰!」

山道前,一個古樸的石碑展現在了李浩然的眼前,石碑上書寫著一段話,這段話頗為古怪,卻帶著一股威壓。

「生死危險?這些年來我李浩然哪一天不是在刀口上舔血,何懼什麼危險!……我心中無懼,又有什麼能夠阻擋的了我呢?」

李浩然心中泛起了一抹執著,他雖知道此山定是危險萬分,可倔強的他仍舊要走上這一座山,來看一看這座山中到底隱藏著什麼力量。

嗡!

話音落下,李浩然已經踏上了山峰,在他剛剛踏入第一個台階上的時候,周圍的景象一變,他體內的力量忽然一下子消失了,自己復又變成了一介凡人。

「嗯……疼痛的感覺……」

也在這個時候,李浩然的腳掌下面傳遞出來了一股疼痛感,這股感覺他許久未曾品嘗到,今日在感受到卻是別有一番滋味。

低頭看去,只見李浩然的鞋子已經被一柄鋒利的刀鋒割裂,刀鋒將腳掌割破,破裂的傷口之處傳出了一點點的疼痛和火燒灼熱般的感覺,鮮血順著傷口滴落在了台階之上,將台階染成了紅色。

「倘若如此的話,還嚇不住我李浩然!」

李浩然淡淡的說著,他接著抬腳朝著前方走去。

噗!

腳掌剛剛落下,又有一道刀鋒升起,此刀鋒和第一個台階的刀鋒一般,仍舊割裂了李浩然的腳掌,刺痛感讓他忍不住晃悠了一下。

啪嗒!

李浩然低頭看了眼一眼,心神堅定的他,自不會被此情況嚇住,他沒有皺一下眉頭,接著朝著前方走去。

這一條山道的台階足有一千三百六十多個,每一個台階上面都有一個刀鋒,每一個刀鋒中都蘊含著不同的力量,這些刀鋒一次次的在李浩然的腳掌上面留下了一個傷口,讓他的鮮血流淌下來。

當他走到半山腰的時候,大量流血的他已經是臉色煞白,行動之間劇烈喘息,可他仍舊沒有皺一下眉頭的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半山腰前的台階已經消失了,變作了一片荊棘林,行走在裡面雖不會有生命危險,可被荊棘刺痛的感覺,卻並非是所有人能夠承受的了的。

尤其是此刻得的李浩然變成了凡人,他現在的力量連一個凡人中的壯漢都不如,且他對於身體上的疼痛更加的敏感。

可早將意志打磨的無比圓潤的李浩然,仍舊朝著下方走去。

嘶!

剛剛走入荊棘林,在荊棘刺痛血肉之軀的時候,李浩然的靈魂之中也泛起了一團刺痛,這荊棘不僅帶給了李浩然肉身上的疼痛,且還帶給他了精神上的疼痛。

「好疼!……呼……」

李浩然眉頭皺起,凝重的說著,看著前方一眼望不到盡頭的荊棘樹林,眼中閃過了一股狠勁,繼續朝著前方走去。

這一通走好似前方沒有盡頭一般,李浩然身上的衣服已經碎裂成了一條條的布條,這些布條如同彩帶一般掛在李浩然的身上,此刻的他已經成為了一個血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