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行!

葉子晨自認為是挺黑,可韓湘子就不這麼認為了……

他們得道的仙人最不缺的就是道行,可以說道行對他們來說幾乎都是可有可無。

叮咚。

韓湘子二話不說直接將道行發了過來。

您領取了韓湘子的紅包。

道行X400000。

韓湘子:大仙需要道行難道說是想要衝擊仙職,我們八仙這種都不太需要道行,上一部手機就當我從您這裡買的吧。

好小子。

很會做仙么!

幾十萬道行連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發過來,看樣子天庭的人是真不把這道行當回事呀。

不過不得不說,這賣手機真心是份好活。

當時賣零食累死累活的才賺到幾十萬道行,這手機,兩部四十萬到手。

跑到手機店又買了一部同樣的智能機,葉子晨就給韓湘子發了過去。

足足十幾分鐘,韓湘子才又出現。

「大仙,還不知怎麼才能讓我和何仙姑的感情再進一步。」

「剛才你倆的感情沒有在進一步么?」

葉子晨玩味一笑。

「不瞞大仙說,何仙姑剛才對我的感覺的確是有所變化。」

「嘿,這就對嘍。」葉子晨一副過來人的樣子指點道,「你這送手機才是第一步,不過我有一步直接能夠讓你倆感情能夠快速升溫的。」

「大仙您講。」

韓湘子神色一凜。

「你等我一會。」

話音一落,葉子晨就將手機放到兜里,拽了一下旁邊都快愣住的夏可可。

「聊完啦。」

夏可可一臉懵b,葉子晨揉了一下她的小腦袋,道。

「還沒有,不過咱們需要去幹個大事。」

「幹嘛?」

「跟我走就是了。」

伸手叫了一輛計程車,葉子晨就近找了一間珠寶店。

女人最喜歡什麼!

當然是亮晶晶的鑽戒呀!

要是韓湘子能送何仙姑一枚鑽戒,葉子晨敢肯定,絕對是一發暴擊。

說不定直接倆人就情定三生了。

「葉子晨,你帶我來這裡幹嘛呀?」

夏可可紅著小臉,她可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小心臟撲通撲通的跳著,一雙美眸也不停從葉子晨的身上掃過。

難道說,他要送她鑽戒。

「大事。」

「哦。」

夏可可乖巧的點著頭,懷著一顆小鹿亂撞的心任由葉子晨牽著手走到珠寶店的櫃檯。

「先生,要買戒指么?」

「隨便看看。」

導購小姐理解的點頭,來他們這的都抱著隨便看看的心,可既然進了這珠寶店就代表他們有購買需要。

至於最後能不能賣出去就要看她們導購的功夫了。

「把這個,這個,這個還有這個拿出來給我看一下。」

葉子晨一連串指了七八枚鑽戒,其價格也都是在三十萬以上的。

導購員都愣了一下,她在這幹了這麼久,還沒看過這麼看戒指的。

可既然顧客需要,她們當然要滿足。

敢這麼看戒指,說不定能成個大單也說不定。

正當導購員準備將戒指拿出來時候,在葉子晨的身後突然間走過來一名打扮異常妖嬈的女子。

「小李,我跟你說過多少次。在拿戒指之前,先看看他們到底有沒有購買的能力……就這樣的,一看就是窮學生,你拿出來不也是白拿么?」 第165章一元轉讓

女領班的聲音不算小,店內的不少顧客都將目光投到了這裡。

感受著周圍人的目光,葉子晨面露苦笑攤手道。

「美女,你這話是覺得我買不起?」

「你覺得你能買的起?」女領班絲毫不留情面,隨後她將目光轉到導購員的身上訓斥道,「你也是,隨便來個人就將戒指往外拿,你是想賺錢想瘋了么?」

「姜姐,顧客想看我不……」

「你還敢頂嘴?」女領班杏眸一豎,怒斥道,「姐姐就趁著現在給你上一課,看到他身上的打扮了么,渾身上下不到一千塊錢。別看他這衣服品牌,可也是A貨,就這樣的人,你覺得他能買起咱們這的鑽戒?」

葉子晨饒有興趣的站在一旁,並未動怒。

這樣的情況該說不說,他也經歷過幾次,早就習以為常了。

可夏可可不願意了!

「你這女人怎麼這樣講話,有你這樣瞧不起人的么?」

「妹妹,看樣子大學沒畢業吧。」

女領班看著夏可可的那稚嫩的臉蛋輕聲一笑。

「你管我畢業沒有。」夏可可皺著小臉,義正言辭的說道,「我是在跟你說,你這樣看不起人是不對的。」

女領班搖頭一笑,看向葉子晨的不屑越發明顯。

「妹妹,你還是年輕。等你大學畢業了,你就明白愛情其實什麼用都沒有。就像你身邊的這小哥,可能情話說的挺不錯,可跟著他,不會有結果的。」

市儈或者說錢奴!

在這位女領班的身上展露的淋漓盡致。

摸了摸鼻子,葉子晨拽住還想跟她理論的夏可可,扭過頭看向那位導購小姐。

「請將戒指拿出來,我要看戒指。」

「你這人怎麼油鹽不進,臉皮這麼厚。」

女領班蹙眉,用力的推了葉子晨一旁。

猝不及防間,站在一旁的夏可可摔倒在地上。

「你TM有病吧。」

朝著女領班怒罵,葉子晨將夏可可扶起。反覆確認她沒有受傷之後,他才蹙著眉毛走到女領班的面前。

「從一開始我就不想搭理你,你TM別太得寸進尺了。給可可道歉,我就當沒發生過這事。」

「喲,敢罵老娘,保安!」

話音一落,三四個保安就應聲圍了過來。

「把他給我轟出去。」

流浪之城 看著旁邊這幾位虎視眈眈的保安,葉子晨舔了一下嘴唇,露出玩味的笑容。

想動手!

「你確定不道歉,對么?」

葉子晨眼睛一橫,女領班露出不屑的笑容罵道。

「愣著幹嘛,將他給我轟出去。」

這群保安可不敢不聽她的話,這女人是他們店長情.婦的消息,全店的人都知道。

借著店長的由頭,她沒少在店內作威作福。

眼下雖說對方是顧客,可為了飯碗該轟也得轟。

「先生,還請您出去。」

保安做出請的手勢,葉子晨扭了扭脖子,朝著夏可可輕聲一笑。

「到旁邊等我。」

「好。」

夏可可乖巧的跑到一旁。

噼啪。

身上的骨骼噼啪作響,葉子晨也是玩味笑道。

「一起上吧。」

「住手。」

眼看著那群保安就要衝上來,珠寶店外突然間響起一道怒吼。

那名一直抱著肩膀噙著冷笑的女領班立即露出惶恐之色,其餘的幾名保安也停了下來,低下頭。

「祖總。」

祖宗?

好熟悉的稱呼啊!

回過頭,便看到祖思良劍眉深蹙,在其身邊還跟著一名帶著金絲眼鏡的女子,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葉兄。」

「這裡是祖少的產業?」

葉子晨面露玩味,祖思良突然間伸出手挑眉道。

「對,這的確是我的產業,不過很快就不是了。不知葉兄有沒有現金?多少都可以,給我!」

「喂喂喂,你這傢伙有點過分了吧。我可是在你地盤受欺負了,你找我要錢。」

「葉兄給我就是。」

從褲兜里翻出一張皺皺巴巴的一塊錢扔到祖思良的手裡,葉子晨猛翻白眼道。

「就這麼多,愛要不要。」

「足夠了。」

將紙幣放到旁邊秘書的手中,祖思良攤手笑道。

「好了,這家店是葉兄的了。」



什麼玩意!

葉子晨愣了一下,祖思良噙著笑容道。

「我以一元的價格將這家珠寶店轉讓給葉兄,稍後我會讓秘書起草合同,不過現在葉兄可以履行老闆職責了。」

「小子,會做人哈。」

抬頭指著祖思良搖頭一笑,沒想到這傢伙給他玩這一手。

裝b!

葉子晨表示最喜歡了。

瞥了一眼站在那邊面色煞白的女領班,葉子晨笑眯眯的走到女秘書的旁邊。

「聯繫一下這家店的店長。一個小領班敢這麼囂張,肯定是背後有人撐腰,告訴他,他被解僱了。」

緊接著,葉子晨又將頭轉到一開始的那個導購員的身上。

「從現在開始,你是這家店的店長了。」

「我……我么?」

導購員沒想到這麼大的餡餅會砸在她的頭上,她滿是錯愕的看著一旁的祖思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