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半晌,張海長嘆一聲,回頭看了看站在三人身後的十個青年後,馬上又轉過了頭。

這十個青年見張海看來,頓時明白了是什麼意思,他這是再拿姓6的和自己這些人對比,想到這兒,十人同時羞臊的低下了頭。

「為了報仇,我們苦修了千萬年,終於成為了准帝,可是,仇人卻沒能死在我們手中,唉!」

始終沒有開口的李元奇說話了,話中帶著無奈、失落,感嘆人世滄桑變化的太快,一個天皇第二層的年輕人竟然直接將苟潤田斬殺,可他們呢!依舊蝸居在這個不見天日的荒蕪之地。

「修為到了准帝,仇人卻在這之前隕落了,如果換做是我,也一定會覺得很失落,元奇兄弟,你的准帝修為並沒有白白修鍊,一定會有大用之時,愚兄這次過來,就是有一件大事請求你們幫忙。」

馬笑天從來到這裡到現在,只是被動的接受著三人的詢問,始終沒能騰出時間說出自己這次過來的目的。

「讓我們幫什麼,笑天大哥儘管說,只要是我們能夠做到的,一定幫你。」

張海看了看身邊的李元奇和叢善,見二人點頭表示同意,他這才答應了馬笑天的請求。

「我請你們幫忙,有一個前提,就是你們想不想離開這個不毛之地,如果想離開這兒,我再請你們幫我,如果不想,我就不再提起。」

「馬大哥你這話說的,當初到這裡來,純粹是被逼無奈,誰願意在這裡長久的生活下去呀!」

張海還沒開口,李元奇先表明了自己的看法,馬笑天見此,這才接著說了下去。 ?「現在的孤月星域,所有的星球都有了主人,這一點,就算我不說你們也都明白,我想請你們幫我滅了金呂星三大家族,我用我的性命保證你們能夠成功,事後,你們三家就是金呂星的主人。八√一中文網√.」

三大星域各個星球之間的規則,張海等三人心中明白得很,沒有人禁止家族間的戰爭,如果張李叢三家聯手能夠滅了金呂星的三大家族,他們不介意做一次。

「笑天大哥,金鄭韓三家有幾個准帝?以前我知道的是兩個,難不成現在又有了變化?」

「沒有,還是兩個,不過我猜測,金家家主的老岳父是一個老牌的准帝,據傳是和孤月同時代之人,這一次,他們必然會去請這位老准帝出山,到時候,馬家沒有能力獨自面對。」

「和孤月同時代的人,我好像是聽說過這麼一個人,這人十分了得,聽說在准帝巔峰都不知道卡了多少年,恐怕我們摞在一塊也不是他一個的對手。」

張海手摸著下巴上的鬍鬚,若有所思的緩緩說著,從他的語氣上能夠聽得出來,他對這個不出世的老准帝十分忌憚。

李元奇在一邊聽著沒有開口,不過,看他皺著眉頭的樣子,明顯是在思考著什麼,等張海說完,他這才突然抬起了頭。

「我想起來了,天水星有一個人,很像你們提到的這個老准帝,傳說他的確十分厲害,孤月多次請他出山,他都沒有答應,說不定就是這個人。」李元奇的話,把這個傳說中的人物,又向現實中拉近了一步。

「老李說的這個人,很可能就是笑天大哥所說之人,你們想想,天水星是距離金呂星最近的一顆星球,相鄰兩顆星球間的人聯姻的可能性最大。」

叢善說出的理由實在是有些牽強,但是,現在只要能掛上一點鉤的,都會朝著這方面聯繫起來。

「笑天大哥,你讓我們仔細想想,畢竟這件事關係到幾百萬人的身家性命,不能像兒戲一樣輕易地下決定,大哥先在這裡住下來,這件事,我們從長計議。」

幾人說過之後,大殿頓時陷入了沉寂,過去了半晌之後,張海這才說出了自己的看法。

「三位兄弟,剛才我說了,我可以用我的性命來保證這次大戰的成功,我會以自爆神體的方式和那個老准帝同歸於盡,我只有一個請求,將來馬家還請三位照顧一二。」

馬笑天說過之後,張李叢三人都睜大了眼睛看著他,三人心中太震驚了,他們說什麼也不會想到,為了滅掉三大家族,馬笑天竟然甘願用自己的性命做賭注。

「爹,你老糊塗了吧!難道沒有看出來,他們這是不想管馬家的事兒,你還何必這麼求他們。」

馬振山在聽到老爹的話后,心裡頓時嚇了一跳,以前馬家的人都說老爹膽小怕事,甚至有的時候連他自己也都這麼認為。

此刻聽了老爹所說,馬振山頓時感動羞愧不已,整個馬家人都錯怪了老爹,自己也錯怪了老爹。

老爹為了滅殺三大家族的人,為了給家族營造出一個祥和的環境,竟然不惜獻出自己的性命,這樣的人,可能是膽小懦弱的人么?

想到這些,馬振山迅做出了決定,他必須阻止老爹的行動,大不了不用這些人的幫助。

馬振山側頭看了看6青峰,同時,想到了這個名義上大哥的恐怖,他相信,只要自己相求,6青峰肯定會幫助自己到底。

打定了主意,馬振山也沒有和6青峰打招呼,直接離開了五行空間圖。

「這位是……振山?你怎麼到的這裡?我們兩個准帝都沒有察覺,相信就算你爹也沒有看到吧!」

看見馬振山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張海和李元奇頓時一愣神,以他們兩個准帝級別的修為,竟然沒能及時的覺來人,這不能不讓人感動震驚。

「不錯,我就是馬振山,我剛才聽到了你們的談話,如果馬家的事情讓你們感到為難了,我在這裡替我爹說聲對不起,不敢勞煩你們,我們這就走。」

馬振山不由分手,邁步來到了馬笑天身邊,一把拽住了他老爹的胳膊,轉身就走,6青峰自己在五行空間圖中看著眼前的一切,心裡十分後悔。

他後悔不應該讓馬振山出來,在來到這裡之前,他就沒想到馬振山會出去,因此,五行空間圖並沒有限制他出去。

「振山賢侄且慢,我們並沒有說不幫助你們,此事事關重大,怎麼也要容我們考慮一番。」

馬振山突然出來要拽走馬笑天,張海頓時老臉一紅,他們三人和馬笑天有著無數年的交情,如果因為這件事鬧得不愉快,實在是有些不值得。

「不敢勞煩你們,我們父子惹不起金呂星三大家族,大不了也可以找一個如老鼠洞般的居所藏起來,然後等著某一天有人替我們報了仇,還不用感謝對方,這是何樂而不為的大好事。」

面對張海的挽留,馬振山沒有停下來,依舊抓著馬笑天的衣袖向外走。

突如其來的變化,弄得馬笑天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馬振山向殿外拽走,腳步機械性的跟著馬振山,眨眼就到了大殿之外。

6青峰在五行空間圖中不停地嘆息,此刻他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覺得很是為難。

此時,6青峰看見的彷彿是另一個馬振山,那個平時大大咧咧,對什麼看起來都表現的無所謂的馬振山不見了。

馬振山這話說的含沙射影,明顯是意有所指,本來坐著的三個族長都站了起來,看著漸行漸遠的父子二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馬振山你站住,未經允許就來到了此地,我們都沒有說什麼,可是你呢!竟然說我們這裡是老鼠洞,有你這麼說話的么?你把話說清楚再走。」

老一輩的三人不知道如何是好,但,年輕一輩的卻是生冷不忌,站在叢善身後的叢家五虎第一虎不幹了,一步瞬移到馬振山父子身前,擋住了二人的去路。

「我說的不對么?你們這裡就是一個老鼠洞,只不過比老鼠洞大了一些,豪華了一些,不是當年苟潤田把你們逼得到了這裡?你們像老鼠一樣在這裡苟延殘喘,當然,你們現在可以離開老鼠洞了,因為我大哥替你們報了仇,而且還不用感謝我大哥,就這麼簡單不是么?」

「我們憑什麼要感謝那些殺了苟潤田的人,他要殺是他的事兒,和我們有什麼關係,說不定他也和苟潤田有仇。」叢大虎讓馬振山氣的臉紅脖子粗,擋在馬振山身前和他分辨著。

「你們可以不感謝我大哥,因為你們本來就是一群無情無義之人,我爹交你們做朋友算是瞎了眼,實話告訴你,我大哥是和苟潤田有仇,但是請你想想,苟潤田已經突破到了天帝,如果不是我大哥殺了他,就憑你們這些人,一輩子都要住在這個老鼠洞里不敢出去。」

張海、李元奇、叢善聽了馬振山的這一番話,頓時愣在了原地,本來還想著過來拉住父子二人,因為馬振山的話過於震撼,他們竟然忘記了這茬。

在這之前,馬笑天對他們介紹了外面生的一些事情,也提到6青峰擊殺了苟潤田,但,絕對沒有說起苟潤田已經是一個天帝強者,雖然只是兩個字,聽在他們耳中卻是天差地別。

就在這三個族長站在那兒愣神的功夫,馬振山和叢大虎那裡生了誰都想不到的變化,聽了馬振山一再說起明顯帶著嘲諷他們的話,叢大虎再也忍受不了了。

「馬振山,你別太過分了,看在你我兩家無數年來的交情份上,我可以不和你計較,但,必須要教訓教訓你,也讓你知道知道,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

叢大虎可是天皇第九層修為,比馬振山這個天皇第一層的高了太多,二者根本就不在一個級別上,在他準備出手的一刻,張李叢三家的人都覺得叢大虎做的過分了,但,他們也只是覺得過分而已,並沒有上去阻止他沖向馬振山。

叢大虎向前猛地踏出去一步,就是這一步,就震動的整個山洞晃了一晃,可見,他的力量必定大得驚人。

再次邁出一步,已經到了馬振山對面,高舉如大鎚一般的拳頭,對著馬振山臉上砸了過去。

「爹,你到一邊去,讓我收拾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之人。」

馬振山鬆開抓著老爹衣袖的手,說話的同時,神體消失在叢大虎對面。

其實,不用馬振山開口,在他鬆開衣袖的同時,馬笑天早就移到了百米之外,他完全能夠阻止二人動手,但卻沒有那麼去做,因為他很想看看,馬振山和6青峰在一起,究竟學到了什麼。

馬振山突然消失在對面,叢大虎心中頓時一驚,等他從驚訝中清醒過來,馬振山已經到了他身後,抬腿一腳向他後背踹了過去。

「振山這麼做也不是不對,就讓這三家的人看看,馬家不是沒有實力,這次找上來不是哀求他們,只不過是一次雙贏的合作。」

6青峰在五行空間圖中,看著二人即將開始的打鬥,嘴裡輕聲道出了自己的看法。 ?6青峰在五行空間圖中想什麼,馬振山當然一點都不知道,他這時候想的,就是狠狠地收拾一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叢大虎。八一中★文網√く√.√8く1zく.CoM

咻!

馬振山一腳踹在了叢大虎後背上,兩米多高的龐大身軀頓時向大殿門口飛了過去,飛去的方向,剛好是三大族長所在之處。

幾乎就在馬振山一腳將叢大虎踹飛時,站在叢善身後的叢家另外四虎也飛身而出,一步竄出了大殿,直奔馬振山沖了過去。

叢大虎的神體如一隻利劍般,眨眼就到了叢善身前,如果叢善躲向一邊,他身後的族長寶座就會被一下子砸碎,如果這時候要接住叢大虎,看著大塊頭飛來的慣性,叢善心裡也沒把握。

正在他兩頭為難的時候,站在中間的張海出手了,眼看叢大虎到了身前,迅探出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腰帶,從兩把椅子的中間位置,直接到了大殿後面數十米之外,馬上就要撞在牆上時,才勉強停了下來。

馬振山只不過踹了一腳,張海就明白了,別看馬振山只有天皇第一層修為,但,三大家族的十個晚輩加在一起,也不是馬振山的對手。

不說馬振山的度比叢大虎快了多少倍,單單是對方的力量,也不是叢大虎可以相提並論的,這一腳踹下去,張海一個準帝強者拽著,還被帶出去了幾十米遠,而這個,還僅僅是一腳踹完后的慣性。

張海一把抓住叢大虎的同時,一眼就看到了叢家另外四虎也撲了過去,張海靈機一動,索性沒有把叢大虎放在地上,而是再次朝著大殿門口的方向扔了過去。

既然這些晚輩要動手,就讓他們比試去,也正好藉此機會來緩和一下雙方快要激起來的矛盾。

叢大虎在半空一個翻身,平穩的落在了地上,此刻他看不到,在他的後背衣服上,印上了一個清晰的腳印。

「給臉不要臉,明知道不是我的對手,還敢再次上來丟人。」

對付這些人,馬振山還真的不怎麼費勁,當他眼神看到張海把叢大虎又甩了過來時,心裡頓時升騰起來一股無名怒火。

叢大虎雖然再次加入了戰團,但,馬振山絲毫不懼,就算對方都拿著兵器他都不在乎,更何況都是赤手空拳,雙方根本就不是什麼生死搏殺。

叢家五虎圍城了一圈,把馬振山包圍在中間,五雙如紡車般的大拳頭舞動如飛,同時朝著馬振山砸了過去。

「來得好!」

馬振山一聲長嘯,神體瞬間消失在五人眼前,神級第三級的空間跳躍施展出來,直接出現在叢大虎身後。

「看來剛才的一腳沒有揍怕了你,這次給你來點狠的,讓你多少吃點苦頭。」

馬振山說話的同時,抬起來的右腳上頓時灌注了大量的神力,直接向他後背上再次踹了過去。

這一腳看上去和上一腳沒什麼不同,出腳的方式簡直就是上次的複製,但,明眼人馬上就覺了不同,因為在馬振山踹出去的腳上,明顯包裹上了一層耀眼的神力。

嘭的一聲沉悶的聲音響過之後,叢大虎神體直接向前飛了出去,神體在向前飛出的過程中,張口噴出了大口鮮血。

這一次,叢大虎神體飛出去的度太快,和上一次的不可同日而語,在他向前飛行的軌跡上,叢二虎正揮舞著拳頭向前砸來。

叢二虎的拳頭上,同樣閃爍著神力之光,顯然是要真的對馬振山下了狠手,可惜的是,他拳頭揮出去的同時,馬振山也閃到了叢大虎身後,並且瞬間踹出了一腳。

面對叢二虎揮舞而出的拳頭,失去了神體控制權的叢大虎躲無可躲,叢二虎想要收回拳頭也已來不及,直接一拳轟在了叢大虎的前胸。

咔嚓聲之中伴隨著一聲悶響,叢二虎一拳將叢大虎胸骨擊碎,拳頭直接砸進了胸腔,一拳搗碎了心臟。

馬振山一腳踹出去之後,對後面生的一切視而不見,神體在這塊不算太大的空間閃展騰挪,神級第三極空間跳躍施展到極致,在場的所有人在這一刻,幾乎都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嘭嘭嘭!

連續三聲悶響傳出,叢三虎叢四虎和叢五虎全部翻滾而出,分別飛向了不同的方向,但,無一例外的,全部在瞬間撞擊在遠處的大殿圍牆上。

轟轟轟轟!

轟隆隆的巨響不斷地響起,叢家四虎的神體幾乎同時爆碎,在大殿前這一片不大的小廣場上,頃刻間響起了震耳欲聾的轟鳴聲。

整個山腹空間都跟著晃了三晃,大殿的圍牆全部倒塌,立馬掀起了漫天的煙塵,在煙塵衝天而起的同時,從這片空間的不同方向,瞬間響起了一道道神體在空中急飛行的呼嘯之聲。

張家的議事大殿外生了打鬥,頓時引起了整個山腹空間的騷動,眨眼間,在大殿破碎的圍牆上空,聚集了數十萬張家族人。

「怎麼回事?我們在這裡隱藏了千萬年之久,每次出去都是小心翼翼,唯恐被別人現了,難道生了意外,還是讓仇人覺了。」

圍觀的張家人剛在空中站穩,馬上就開始有人竊竊議論起來,表著各自的觀點,更有甚者,竟然直接拿出了長槍,準備好了隨時戰鬥。

「你傻呀!睜開眼仔細看看,咱們族長還在大殿里呢!另外,李家族長和叢家族長也都過來了,他們都在大殿里站著沒動,可能是有外敵入侵么?」

繼第一個人說過之後,馬上就有人透過瀰漫的煙塵,看向大殿之內。

時間不長,瀰漫整個大殿小廣場的煙塵散盡,在原來殿外圍牆所在之處周圍,叢家五虎身影狼狽的站在那裡,看著站在中間纖塵不染的馬振山,臉上露出猶豫不決的神色。

「三大家族在這裡苟延殘喘了千萬年,恐怕什麼叫空間跳躍都不知道了吧!天皇九層初期?呵呵!也僅僅是天皇九層初期而已。」

叢家五虎雖然都是天皇第九層,可對馬振山還真是沒有挑戰性,雙方一動手,馬振山就覺他們只有神級第一級空間跳躍,不由得讓他大失所望。

其實,在五行空間圖中的6青峰看來,叢家五虎不僅空間跳躍的水平差的太多,甚至就連戰鬥經驗也比馬振山差的不是一點半點,雙方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由此也不難看出,在這個封閉的空間躲藏著,叢家五虎的那些所謂的經驗,都是平時和族人同輩切磋而來,從他們和馬振山打鬥的過程中就能現,五人在對戰馬振山時,缺少一股很辣。

馬振山就不同了,他這麼多年始終在外歷練,特別是在天王歷練之旅中,經歷了無數的生死搏殺,積累了大量經驗,一旦和敵人動手,每次都是必殺一擊。

馬振山的話不無諷刺之意,叢家五虎就算再笨也能聽得出來,抬頭看著圍觀的數十萬張家族人,這五人羞臊的恨不能找一個地縫鑽進去算了。

「哎呦!那五人不是叢家的五隻老虎么?叢家人也來我們這兒了,跟他們五個打鬥的那個年輕人是誰啊!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圍觀的人群中,馬上又有人開始了議論。

「我也不認識這個人,不過我看出了他是天皇第一層修為,還叢家五虎呢!都天皇第九層修為了,明顯是被這個天皇第一層的人給揍得不輕,丟人啊!」

這些在半空中議論的張家人,沒有一點顧忌,就這麼大聲喊叫著,聲音直接傳進了大殿,連站在殿內的三大族長都聽得清清楚楚。

叢善當然也聽到了這話,此刻,他的一張老臉更是有點掛不住了,直接背過身去,唯恐讓那些圍觀之人認出來,其實,他這麼做純粹是自欺欺人,在他沒有背過身去之前,早就有人看見了他。

「這五個所謂的叢家五虎被人揍一頓很正常,叢家本來就是三大家族中最弱的一家,不揍他們揍誰啊!」

叢善和叢家五虎的臉上,本來就火辣辣辣的難受,再加上那些圍觀之人的諷刺挖苦,就算叢善還能忍下來,叢家五虎也忍受不了。

「大哥,不能就這麼認輸了,不然的話,我們就沒臉再見人了。」

叢家五虎都是火爆脾氣,叢五虎也不例外,聽著周圍那些圍觀之人的諷刺挖苦,再也受不了了,直接拿出了長槍,就要向馬振山衝過去。

見叢五虎拿出了兵器,馬振山頓時一瞪眼,馬上也取出了自己的長槍,看著對面的叢五虎,嘴裡出一陣陣冷笑。

「你們本來就沒臉見人,已經在老鼠洞里躲避了無數年,也不在乎再多在這裡躲避一時。」緊跟著圍觀之人的一陣諷刺,馬振山又添上了一把柴,正可謂是火上澆油。

「叢家五虎,別在張家做膽小鬼,因為你們的原因,人家連我們張家都瞧不起了。」

馬振山的話打擊面太大了,似乎還真是牽連到了張家,畢竟張家也同樣躲在山腹空間,馬振山的話,無疑也把他們包括了進去。

「兄弟們,上去揍他!」

叢大虎憋得腦門子上青筋暴露,說話的同時,手中瞬間握上了一桿長槍,率先向馬振山沖了過去。

「很好,看來你們是不服,不服就過來再戰。」 ?這座山腹是張海的家族所有,李元奇家族和叢善的家族並不在這裡,今天之所以聚到了一起,也不過是好友間的正常走動。八★一中√文網く★.く81√z√★.くCoM

叢家五虎怎麼都不會想到,這次來到了張家,竟然遇到了這種事,當著大量張家族人的面吃了大虧,在圍觀的那些張家族人嘲諷下,臉上再也掛不住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