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門就是客,這個道理你都不懂啊!趕快開門。”方程在外面說道。

“你知不知道,今天是大年初一,你不在家過年?跑到我這裏來,幹嘛來了?”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我剛剛給你打電話,你掛我電話,我要給你結婚,你居然拒絕我,你說我不跑到你家裏面,來興師問罪,我幹嘛去。”方程一臉正氣的說道。

“我發現你方程,就是一個神經病。”林貝兒說着話,伸手打開了房門?又回覆了以前,高貴典雅的樣子。

“其實你剛剛那個樣子,比現在好看。”房程不怕死的說道。

“你給我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你捨得嗎?我們今天結婚註冊結婚,之後我就是你的丈夫。是你的攜手,共度過下半生的人,你捨得打死我嗎?”方程直接對着林貝兒說道。

“我告訴你,方程,我可以和任何人攜,度一生,都不可能給你,攜手同行,你就放心吧。”林貝兒對着方程沒有好語氣的說道。

“你不給我攜手一生,你跟誰攜手一生。”方程聽到林貝兒的話,臉色突變,連自己都沒有察覺的說道。

“你管我呢,你不經常都說嘛,戲子無情,我現在是娛樂圈裏的戲子,你是高高在上的大總裁,我們兩個人在一起,也不合適,你想呢?”林貝兒直接切中要害的說道。

“好吧,我是說,本來只是說着玩的,但是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就現在就想跟你。結婚,你到底嫁不嫁吧!”方程直接了當的說道。

“大清早的你這是幹嘛!吃錯藥了,還是發燒了,話說現在是大年初一,也沒有人上班吧?你想結婚也沒辦法接啊。再說了,你哪,是大大總裁,只要你想結婚。你揮一揮手,那麼多單身嗯。女子都會想着,爭着搶着,要嫁給你,幹嘛非得找我呀。實在不行,我幫你徵婚,這總可以吧!你就饒了我吧!好不好。”林貝兒手握拳,對着方程擺個拜託拜託的姿勢。

“是有好多人,準備嫁給我了,但是我就。只想着你呢?”方程直接對着林貝兒說道。


“那我告訴你,我不嫁,聽明白了吧,要是沒聽明白,我再說一遍。”林貝兒突然硬氣的說道。

“那好吧,我也告訴你,你不嫁也得嫁,從現在開始,我就開始追求你,直到你願意嫁給我爲止。”方程也直接對着林貝兒說道。

“神經病!”林貝兒說完,砰的一聲吧,門給關了,起來,把自己。關到房間裏,林貝兒怎麼想,都感覺到不對勁,這個方程是不是,吃錯什麼藥了?怎麼今天嗯,大年初一什麼不做,專門來找自己麻煩吶,對林貝兒開始,他今天的所做所爲。就是吃錯藥了,或者是發燒了?如果平時方程對自己,有任何喜歡的舉動,自己也不會如此,懷疑方程,有目的,那是因爲方程,平時對自己的態度,簡直不能太差了,找不到一個比方程,更對自己差點兒人。

此時鬱悶的不只是,林貝兒一個人,還有方程自己,方纔,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幾天腦子裏面,老放着林貝兒咬自己的那件事情,現在不是報復,還是滿腦子都是林貝兒的聲音,在腦子裏,就這樣的揮之不去,方程,生怕自己掉進,愛情漩渦裏。非要整個點子,來整整林貝兒不可。

話說女明星,不都是怕傳出緋聞嗎?那他就給他點一點緋聞來。試試。

“ 喂,你不給我結婚,接下來的電視劇,你可當不上女主了啊。”方程在外面威脅的說道。

“你方大總裁這是在潛規則嗎?再說了,即使潛規則,我林貝兒,也不怕,我當不了,就是不演唄。“林貝兒直接說道。

“那你把,我們的合同,清清楚楚的看完,你跟公司的合同,工作時間需要,是三年,違約金可是3000萬,如果你要是偉約的話,先把3000萬給我拿來。”方程直接說道。

“方程你。“林貝兒說着,打開房門。

“我怎麼樣?是不是突然,感覺到我很帥。”方程說道。

“是啊,蟋蟀的蟀呀!”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好林貝兒,你給我對着幹,是不是,哪一個女孩子到我跟前,不是嬌滴滴的。哪個不是欲拒還迎的,哪個女孩的像你呀,哎不對,不是你簡直,不是女孩子,你就是。女漢子,簡直就是我的兄弟,是男人啊!所以你也不要,希望我會喜歡你,再說了,就你這樣的女孩子,我隨便一抓就是,一大堆,我只不過是覺得,你對我到底是。真沒意思,還是假沒意思。才故意試試你呢?再說了,我也不會,真和你結婚,我只是和你和合作。”方程直接對着林貝兒說道。

“真是無奸不商,連結婚都能合作,你可真夠噁心的。”林貝兒生氣的對着方程說道。

“你說錯了,不是結婚,我給你解釋一下,是女朋友現在有個電視劇,是不是叫做什麼,租個女朋友回家嗎?我現在也要用,同樣的辦法,我給你簽訂,一個合約。然後我們不存在說,潛規則,我也不碰你想怎麼過?不會怎麼着你,我們兩個人私底下,就是沒關係的兩個人,你只不過是在我父母面前,做個樣子,裝我的女朋友就可以了,下一部電視劇,絕對你做女主怎麼樣?要不要合作?你可是知道的,娛樂圈裏面,競爭力也比較大。嗯,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也許你不答應我,我就找了別人,一起合作,你知道我有那個能力更換女主的。”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 你這不是講合作,你是威脅。”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你說的不完全對,我這是威脅加利誘,怎麼樣?”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這個條件嗎?對我也是挺有好處的,但是如果以後我們沒能在一起,可怎麼辦呢,對外界要怎麼說,對媒體又要怎麼說,對你你父母,又怎麼交代。”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這個就不用你擔心了,到時候直接說我們,性格不合,分了?”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我還是不相信,要不然我們兩個人,簽訂一個合同。”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我看就沒必要了吧,因爲現在好多人,電視劇不都曝光嗎?故事的情節,設定的特別好,而且兩個人簽訂了一個合作合同,然後簽訂過之後,就被別人發現了,只是之後兩個人中間,還要鬧矛盾,我們兩個人現在算是口頭協議,你知道我的。我堂堂一個大的男人,跟你一個小明星在那裏。能不遵守合約嗎?你想想也不可能。”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 那好吧,從什麼開始。”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那就從現在開始吧!”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現在我的父母和我的妹妹,她們都在我家。在過年,而且我出來了,我出來的時候,等我回去他們肯定要問我。嗯,剛剛爲什麼出去,我就告訴他們,我交了女朋友。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我帶你回家,見他們。但是不過,有一條要求,你可千萬不要,讓他們看穿了。”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 放心吧,也不知道我平時,做什麼的?這一點還能被看穿嘛,真是小瞧我了。”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對呀!演戲是你的專業嗎?我怎麼能,質疑你的專業呢?那好吧,我們就這樣說了,那我先走了。”方程對着林貝兒說完,轉身就要走。

i“等一下,你竟然來了,把我美夢裏面,叫醒,現在我餓了,你不要請我吃頓飯嗎?”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那好吧,我請客你付錢,就這麼定”了,走吧。”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你還真是個黑商,我幫你那麼大的忙,你居然不請我吃飯也就算了,還要我付錢,你就是那麼摳嗎?你掙得那麼多錢,都怎麼花呀,你沒聽人家說嗎?錢是活不帶來,死不帶去的。”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錢是活不帶來,死不帶去,還學人家趙本山的小品,說的那一句話,不差錢兒,人活着,錢沒了,你說人活着,誰給錢,有仇呀,再說了,誰不希望錢越多,越好,再說,比如說你,你一年接那麼多戲,那麼多,廣告代言,爲了什麼呀,不就是爲了錢嗎?”方程反問着林貝兒。

“我也不完全,是爲了錢呀”!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對,是不,爲了,完全爲了錢,還有一個爲了沒出名。”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你怎麼不說我,完全是爲了紅呢?”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不用說,都能猜到,因爲本來就已經很紅了呀。還用問嗎?”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 你這是變相的誇獎我嗎?”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想得倒挺美的。”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林貝兒聽見方程這樣說,很不在的走了,走時,故意扯着自己的衣服,表示。自己還美麗呢?在抗議一樣,一聊頭髮,回眸一笑,人家不都常說嘛,這是女人善用的計量。但是林貝兒對方程這樣做,不是撩他,因爲方程從大學畢業的時候,就已經開始經營公司,且白手起家,自己創業,走到今天這一步田地,也不是說任何人,都能比得上的。嗯,如果說沒有一點點手段,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是具體用了,什麼手段,林貝兒不相管,也不想管,因爲以後。兩個人分手之後,就是分道揚鑣,各過各的,管那麼多幹嘛。再說肯定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痛苦唄,至於林貝兒爲什麼不撩方程,是因爲小心思方程一眼就能看出來。林貝兒本來對方程就沒有任何,意思,所以也就放棄撒嬌了。

方程對這個女人,也不是,怎麼很瞭解,只不過是在銀幕上,看見過他,既然要談戀愛,就要談一個有頭有臉的戀愛嗎?雖然說嗯,兩個人性格,差異很大,但是經常鬥嘴,人家不說嗎?冤家路窄,就是這樣的。以林貝兒,這樣的,性格和外貌共存的人,想不被媽媽喜歡,都不可能。所以他在找上林貝兒的。

“如果我們兩個人,一起到飯店裏面去吃飯,被狗仔給跟拍了,到時候怎麼辦呀。”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就公佈戀情唄,還能怎麼辦,本來我就不想吃個飯,還遮遮掩掩的,談個戀愛整那麼多,有的,沒的幹嘛呀。”方程對着林貝兒脫口而出。

“ 誰跟你談戀愛了,我是現在是,和你合作,女朋友,我可不是你真的女朋友。”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就是說做女朋友啊!因爲你是零緋聞,我才找到你的。而且現在一曝光,你也不吃虧呀!我堂堂一個大總裁,做你的男朋友,你丟人呀。再說了,我長得那麼帥,你帶出去也不丟人呀。”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那倒也不是,嫌丟人,我就覺得沒打算,和你談戀愛,而且在30歲之前,我不打算談戀愛的。”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是嗎?那30歲之後呢?”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到時候就再說了。”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嗯,這麼說來我跟你在一起,還挺佔光的,你流零緋聞。我也是初戀,所以我們兩個人,在一起特別合適。”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 我跟你在,一起合適,我是零緋聞,不代表沒談過戀愛,你那是。你剛剛說什麼,你是初戀。真的假的。”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如假包換!你談過戀愛?你的戀愛對象是誰呀?”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 你怎麼也像狗仔一樣,那麼像狗皮張膏藥一樣,甩都甩不掉呀。”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我哪有狗仔的鼻子靈呀,我現在只不過,是問一下,我們兩個人,私底下聊一下,怎麼啦?再說了,我們兩個人,要互相瞭解,不然的話要露餡了,怎麼辦。”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露餡就露餡了唄,反正是本來,就不是真的男女朋友。何來的真實感呀!”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那你在熒幕上給,別的男人組cp的時候,怎麼沒看出來,是假的呀,看起來也像真的情侶,一樣甜蜜呢。”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我本來就是戲子呀,人家叫我跟誰組,cp,我就跟人做cp,一樣,再說了你們這些,電視劇大亨?不都是,我們的金爸爸嗎?我們不把你們,伺候好的話,哪有我們的出頭之日啊。”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親爸爸說的真好聽。”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是金爸爸,不是親爸爸,你耳聾啊。”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 好好好,林大小姐,我耳聾,我耳背行了吧。”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說真的,你今年大年初一,怎麼不回家過年呀?”方程繼續說道。


“ 又八卦了是不是?”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方程回來,還想說什麼唄,就被林貝兒給打斷了,方程,心想着林貝兒,是不是家裏,有什麼情況,還是父母不健在了。林貝兒沒有說,自己也不好太八卦,但是他覺得如果,林貝兒能做到今天,每個電視劇,都是金主,那些女明星肯定很不容易。

林貝兒,只不過是心裏,很難受而已。從小。自己的父母,就已經不在了,她只是跟着,奶奶長大的,可是在。前兩年的時候,奶奶i呀!已經腿腳不方便,所以沒有跟,自己住在一起,奶奶一直都是在,養老院裏面。林貝兒只不過是,逢年過節的時候,回去看看,因爲做女明星實在是太忙了。但是他的經紀人,覺得他是農村的,而且父母又不在了,一直跟着奶奶,一起長大,會怕有負面行爲,所以今天大年初一。沒有讓他回去看自己的奶奶,但是到今天晚上,她肯定還是要回去的。

林貝兒一直沒有敢,告訴自己的奶奶,自己是一個。明星,如果告訴奶奶,她走上的是,演藝道路,自己的奶奶,肯定要生氣呢?因爲娛樂圈,這個大染缸,裏面把好多單純的,女孩子都。給染黑啦!所以一直也不敢說,

此時的方程看見,林貝兒一直在那裏沉思,表情也。感覺的,有點痛苦,一直問到,他家人的話,他就表情就,非常緊張。所以方程也就不敢說了,其實拋開嗯能干涉娛樂圈力的人之外,方程還是挺喜歡他的。零緋聞,又不做作,而且非常勵志,不願意,潛規則上位,跑龍套都跑了,好幾年,終於走到今天,能當女主的,不用想,都知道,這裏面的辛苦過程。

“你一直都不跟你,家人住在一起嗎?”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我沒有家人怎麼,跟我家人住在一起呀?”林貝兒坦白的說道。

“那你呢?”林貝兒對着方程問道。

“ 我跟我父母住在一起的。”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沒想到你都今年30歲了,還跟父母住在一起,還是沒斷nai的娃娃嗎?”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我說你能不能好好說話,怎麼話到你,嘴裏面都是,狗嘴裏吐出象牙來呀?”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你也沒有給我好好說話呀,你說話也是如此難聽。”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好好,我不跟你爭吵了,你想想到哪家飯店裏面去吃飯比較好。”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其實我父母早就不在了,我只有一個奶奶。而且奶奶在養老院裏的,沒有跟我住在一起,他不知道我從事演藝事業,不然的話,肯定要把他氣到了。他從小就不喜歡在,電視熒幕一樣,出現的人物,因爲他覺得那種女孩子,都是潛規則上位的,所以他並不知道,其實娛樂圈裏,還是有很多,清純的女孩子的。”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那你可以告訴她呀,一直瞞着她,也不是個辦法。”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這件事我只告訴了你,沒有告訴任何人。所以你能不能替我保密,不要告訴別人。”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好吧,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絕對不會告訴別人的,你知道我不是那種長舌婦男。”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 你還說我呢,難道你不是,也是這樣嗎?不靠家裏,靠自己,支撐這麼大的產業嗯,知情的人知道,你是白手起家,不知道的人,還以爲你是靠父母的。他們人人都會這樣想,不靠父母的話,怎麼會。能走到今天。能成爲,這樣的一個傳奇人物。嗯,打造自己的帝都王國嗎?所以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隱私,所以有些事情,不用問的太麼清楚,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嗯有些事情,只有自己經歷了,纔會清楚,所以別人是看不到自己的。,努力的。”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方程聽到林貝兒的這一些話,勝讀十年書,沒想到人貝兒,一個常年在娛樂圈裏面打滾的人,居然還懂得這一些先人,道理,對於他來說,當紅明女明星,哪一個不是靠潛規則,上位的,還是?他們有他們自己的手段,但是對於他來說。方程不傻,是個人都騙不到他,所以這也,就是多年以來,任何人,都被他看穿了目的,但是他此時此刻確看不穿林貝兒。

林貝兒一路走來,確實很不容易,但是他堅決不會做。潛規則,某些下面老闆,那一個玩物。好比一個chong物一樣,高興的時候,逗逗你,不高興的時候,一腳把你踢開,林貝兒什麼時候,也不會變得這麼低端,爲了。出名,做這種低等的事情,林貝兒這輩子都不會做的。

“你有什麼興趣愛好呀?”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不告訴你!”方程說道。

“ 你不告訴我,我怎麼了解你呀,再說了,到時候穿幫了,算誰的。你可不要到時候再說,什麼了,再來個,反臉不認人。“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所以要在生活細節中,自己慢慢觀察,你。你問我什麼,我都告訴你了,那你也說。不給嗯一眼就能被人家拆穿好不好,再說了,我現在是急需一個女朋友,見父母,冒充我的女朋友,而不是說,真的我的女朋友,所以說我爲什麼,要告訴你,讓你瞭解我呀。”方程對着林貝兒說道。

“方程,你真以爲,我要做你的女朋友,我也知道我現在人,冒充你女朋友,我是怕到時候穿幫了怎麼辦?”林貝兒對着方程說道。

“涼拌。”方程吐出兩個字。

“ 那好吧,我只能說你,這份工作。我接不了,你還是找別的女明星,幫你完成這項任務吧,我先走了。”林貝兒說道。

“ 你就這麼走了你甘心嗎?還有就是,好像我知道你最近,又想接了一個真人秀節目,對吧。”方程說道。

“ 如果你在真人秀,裏面表現得好的話,你的身份肯定會成長的往上漲,對吧。”方程繼續說道。

“你就不想,提高自己的人氣往。高處走嗎?還是隻想做一個,小小的女明星嗎?人家不都是想着,在自己的有生之年,上面找了一個大老闆,釣一個金龜婿,從此以後隱歸山林,不再付出了。人家不都這樣嗎?你怎麼跟別人不一樣啊,還要想靠着自己的努力,難道是跑龍套嘛,一點一點的學烏龜走路。你那是什麼時候能出人頭地呀。”方程說道。

“我是想出人頭地的,但是我可不想,潛規則出人頭地,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我寧願。繼續跑龍套去了,現在如果你,那麼想讓我。出局的話,不管我怎麼做,你都會,雞蛋裏面挑骨頭。然後說違約,我偉約,然後賠給你錢,那麼你做到了,現在我工作,我不接了,而且我不願意,裝冒充你的女朋友,你愛找誰。找誰,林貝兒說道。

“那好吧,你可以走了。”方程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